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万古天宗 > 第四百零八章百世轮回,无穷怨气!
    琴音铮鸣,如幻如蜃。』』『天籁小说Ww『W.⒉
  
      一进入琴音幻境,魏鸿羽便已迷失,恍惚间他居然变成了一个小孩,布衣赤足,褴褛不堪。
  
      转眼间,他长大成人,成为一个酒楼的小厮,地位卑下,任打任骂,掌柜是个胖子,对他百般欺辱。
  
      终于有一天,他再也忍受不住,夜晚持一尖刀,进入其中,将胖子弑杀,随后,自己也随之疯癫,最终被关入大牢,郁郁而死。
  
      但是,魏鸿羽的一缕魂魄未散,带着执念,他重生到一富户人家。
  
      然而,有王侯世子看中了他缘定三生的未婚妻,要将其强行纳娶,一言之下,棒打鸳鸯。
  
      在滔天权势的笼罩下,因为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整个家族转瞬之间烟消云散,父母全部惨死,他同样被那世子权贵的手下折磨致死,曝尸荒野,一缕魂魄怨天怨地,再次转生。
  
      这一次,他成为一个白衣胜雪,一步一杀的顶尖剑客。
  
      第一时间,他就仗剑入京师,夜闯侯府,将权贵世子满门老小尽数诛绝。
  
      然而,到这时,曾经的挚爱已然成了仇人的姬妾,并且身怀六甲,再见他时,除了满目的惊惧惶恐,剩下的,便只有那如海般的仇恨!
  
      魏鸿羽没有道出自己的身份,他也没法解释自己荒诞奇异的经历,他惨然一笑,在女子悲戚的哭声中,踏着月色,离开了侯府。
  
      血染白袍,一步一杀,最终他活着离开了京师,成就了剑圣的赫赫威名。
  
      十八年后,魏鸿羽遇到了比他更厉害的人物,用他最骄傲的剑道,生生打败,他承受了无尽的羞辱,折磨,最终悲愤而死。
  
      而那人,正是侯府世子唯一留存于世的血脉,也是他一生挚爱的腹中胎儿!
  
      再次转生,这一世他为皇子龙孙,变成当今的三皇子,自小聪慧如妖,三岁明礼,五岁成诗,阅尽天下经纶,熟读兵法战阵。
  
      上至文武百官,下至黎民寒庶,无不对其称赞夸耀,就连皇帝都对其寄予厚望,隐有废立太子之心。
  
      但是,在他九岁那年,最终还是没能躲过深宫暗局,被太子的母亲找到机会,活活毒杀。
  
      而后,这一世,他竟然转身成为君主,位极九五之尊,权倾一时,生杀予夺。
  
      时逢天下大旱,颗粒无收,门阀贵胄,上瞒天听,横征暴敛,以至于民不聊生,怨声载道,一时间落草为寇者,比比皆是,举国上下,各地烽烟四起,高喊“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与此同时,周边还有无数虎狼邻国,蠢蠢欲动,最终,反贼杀进帝宫,汹汹火海中,他带着君王最后的尊严,离开了这个世界。
  
      再一世,魏鸿羽立志改变,先从一个小兵做起,裂土封侯,进而逼宫称王,软禁君主,然后修改吏治法度,根除世家门阀,最后扫灭周边,开疆拓土,一统天下!
  
      这个时候,他志得意满,嫔妃三千,军甲亿万,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再没有人敢违抗他的命令,也再没有人能对他构成一丝威胁!
  
      到了这个时候,魏鸿羽心中无憾,以为再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打击到自己了,然而人生百年,匆匆而过,等他建立不世伟业,踏上皇权巅峰,已是迟暮老矣。
  
      所有的一切一切,都不过是幻眼云烟,在他离去之后,不过短短数十年,那鼎盛的皇朝便四分五裂,兵戈再起,全部化为飞灰,什么也不剩下。
  
      就这样,带着一缕无穷的怨气,随后,魏鸿羽整整又经历了百世之苦。
  
      有时成为世家庶子,父母见之即厌;有时才高八斗,但是最终却金榜无名,被那些世家公子占据;有时富甲天下,却一朝为兵灾所祸,片刻之间妻离子散;有时受朋友背叛,军国大计,数十万军队,灰飞烟灭!
  
      .............................
  
      生,老,病,死,爱,憎,恶,欲,求不得,放不下。
  
      喜,怒,哀,乐,忧,思,惊,恐,伤,七情,八伤,九病痨,无一不经历。
  
      举目无亲,四顾无人,父母冷眼,亲朋背叛,妻子红杏出墙,忠仆是仇人卧底,儿孙不孝,生意不顺............
  
      人间百态,世态炎凉,一一在目,历历变化,都尝了一个够。
  
      最后一世,魏鸿羽转身成为一个乞丐,在寒风雪夜之中,瑟瑟抖,一个老妇人送了他一碗粥,当时,他捧着那碗粥,一滴滴热泪,滚落到冰凉的粥碗之中,那一瞬间,他醒了过来,大彻大悟。
  
      “铮............”
  
      一声铮鸣,一曲终了!
  
      弥漫山崖的晦暗魔气,也在琴曲止歇的刹那,烟消云散,无影无踪。
  
      两人身躯一震,皆从琴音幻境中醒转过来,然而,仿佛事先约好的一般,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似乎还沉浸在幻境虚妄之中,陷入了沉默深思。
  
      断愁见此淡然一笑,也不打扰,他收起天殇古琴,起身立于崖巅,衣袍凌风,猎猎作响,负手望向天际那浑厚无边的浩瀚云海,神思悠往,也不知是看见了什么,还是想起了什么,竟是有些出神。
  
      三天后,两人先后结束感悟,具是起身恭恭敬敬的向断愁行了一礼,拜谢师恩。
  
      其中,毕步凡是感激,经历了琴音幻境的洗礼,他道心坚若磐石,万念皆通,再无不畅之感。
  
      而魏鸿羽,在感谢师恩之余,更多的却是歉疚自责,以及深深地颓丧惶恐。
  
      不同于毕步凡道心明澈,看破虚妄,他则是在一重又一重的幻境中,越陷越深,怨气执念也一世比一世更重,到最后历经百世,而不能自拔。
  
      回想起来,魏鸿羽只觉得自己实在太过无用,愧对师尊。
  
      对此,断愁暗自摇头,心中叹息:“即便是斩了那道北冥觞的血魂,觉醒了与生俱来的神目,鸿羽的心障也不是区区幻境可以化解的,看来这红尘历练,他还真得多吃些苦头!”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740/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