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阴阳先生之百鬼缠身 > 第三十九章 死神牌

  陈思南看着司徒俊文的师傅。
  这就是之前在二十一中被那女鬼打晕过去的玄诚子。
  玄诚子此时也是露出一丝尴尬的表情,本来想向这个教官赔礼道歉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玄诚子听到自己徒弟回来后把这个教官吹得是神乎其神。
  玄诚子自然想在徒弟面前灭一灭那教官的威风。
  可是没想到这个教官居然是陈思南。
  “陈小兄弟,真是英雄少年。”玄诚子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说道。
  这时候,酒店的经理迎了上来。
  “玄诚子大事!您的雅间已经准备好了!”经理说道。
  玄诚子点了点头,并没有回应这个经理,反而是对陈思南说道:“陈小兄弟,请!”
  陈思南点点头,跟着酒店经理就直接走到了二楼。
  实际上陈思南还从没有在这么大的酒店吃过饭。
  饭桌上的饭菜,起码有二十多道。
  一边吃,几人一边聊天。
  陈思南第一次在这样的大酒店里吃饭,本来是充满期待的,可是吃到后面陈思南甚至感觉这里的饭菜还不如路边的小馆子好吃。
  吃了几口也就没怎么动筷子了。
  “教官,为什么这次的考核我能通过啊!即便是看品行,恐怕我也没资格吧!”司徒俊文苦笑着说道,显然他对自己能过这个考核也是非常的意外。
  “因为你相比于其他的学员,还是有基础的,至于你的品行,我相信你!”
  “谢谢你,教官!”说完,司徒俊文一口气就干掉一杯酒。
  就在这时候,走廊外面传来一阵阵惊呼声。
  陈思南三人对视一眼,一下子就冲到了走廊外面。
  只见隔壁包房的门口围了一圈圈的人。
  那个大堂经理此时急得馒头大汗。
  此时一见陈思南等人,急忙走过来对玄诚子说道:“玄诚子道长,隔壁包房的客人中邪了!还请你去帮忙看一下!”
  “走!我倒要看看是何方妖孽!”
  玄诚子中气十足的说道。
  几人快步挤进了包房里面。
  只见一个中年男子,此时眼睛泛白,口吐白沫,双手捂住自己的脖子。
  陈思南一看,就看到这男子的背后一个女鬼正双手掐着他的脖子,狠狠的肋着他。
  陈思南正想冲过去救人。
  就在这时候,人群中冲出一名女孩。
  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穿着一身少数名族的服装。
  白净的脸庞上长着一双大眼睛,一头垂下来的头发如同瀑布一般。
  只见这个少女走过去,直接拿起桌子上的筷子,一夹那男子的中指。
  筷子因为经常和人的舌尖沾染,所以用得久点的筷子都会附带很强的阳气。
  如果有人鬼上身,用这样的筷子一夹那人的中指,就可以直接将鬼从人的身体中逼出来。
  那只鬼被这么一夹,直接放开了那个男子。
  只见女鬼惊恐的看了一眼这个少女,直接转身就跑。
  那少女轻轻一笑,双手掐诀。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斩妖缚邪,急急如律令!”
  咒语念完,那只女鬼如同身后有着一股强大的吸力一般。
  将女鬼直接吸到少女的身前。
  少女打开一个小瓶子,那女鬼直接就被收到了瓶子中。
  少女收掉这只女鬼以后,便把小瓶子收好,放到包中。
  往外走去。
  陈思南伸手一拦:“你好!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笑了笑:“帅哥!你这搭讪的方式可有点过时了!”
  说完少女直接就走掉了。
  陈思南看着少女的背影,摇摇头,刚才少女所使用的道术与师傅跟自己说过的术非常的相像。
  “教官!你这话问得实在是太没有水平了!”司徒俊文在一边说道。
  陈思南挠了挠头:“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玄诚子咳嗽一声:“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这个女孩也挺漂亮,没要到电话实在是太可惜了!”
  司徒俊文也在一边说道:“就是,教官,过几天我教你几个方法,下次保证你能要到她的电话!”
  陈思南翻了个白眼,没再解释,反正这种事情就是越描越黑。
  经过这一出事情,几人也没心思吃饭了,就这样散去了。
  陈思南打车回到张半仙家里的时候,经过筒子楼下。
  张小玲这次居然在路边摆着桌子,上面放着一副卡罗牌。
  “神婆!你还没下班啊!”
  陈思南和张小玲打着招呼。
  张小玲白了他一眼说道:“今天还差最后一个客人,不然不能下班!”
  陈思南一笑:“你们占卜界还有这样的规定啊!”
  “不是占卜界的规定,而是我张小玲自己给自己规定的!”
  陈思南看了看四周,筒子楼本来就没什么人居住,一道晚上更是了无人迹。
  “算了,看在我心情还不错,我就当你最后一个客人吧!”
  说完,陈思南就走到桌子前面的椅子坐下。
  张小玲显然也想早点下班回家,拿出塔罗牌洗了洗。
  “抽一张吧!”
  陈思南随手就抽了一张牌。
  看了看,牌上画了一个穿着破旧斗篷的人,拿着一把剑。
  “神婆!这牌是什么意思啊!”
  张小玲接过牌看了看,皱了皱眉头。
  说道:“这张牌是‘死神!’”
  陈思南问道:“死神?难道是说我印堂发黑,必有一灾?”
  陈思南心中也是调侃的成分居多,因为他根本就不信这些洋人的玩意。
  “本意为结束、放手、蜕变、结束与开始的转变,延伸为无疾而终、与过去和解。「死神」牌可以象徵任何形式的结束,无论是某种习惯需面临改变、某个生活面向的瓶颈状态、某阶段个人生涯的结束,或是某种关係的僵滞而至嘎然中止。但是,当这一战过去,却也是另一个启程。”
  陈思南听到张小玲说的倒是有摸有样的。
  可是自己却听不懂到底是什么意思。
  摇摇头:“行了行了!这些东西,反正我是不信!多少钱?”
  张小玲一笑:“最后一个客人,我都是不收钱的。”
  陈思南虽然没给钱,但是却帮着张小玲整理东西,帮忙把桌子之类的东西搬了回去。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716/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