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阴阳先生之百鬼缠身 > 第二十四章 冯旋离开

  毕云飞也露出一丝惆怅摇摇头道:“你离去吧,只要你不对付冯旋,我是不会对你动手的!”
  蓝天翔紫色的眼睛闪烁着银光:“师兄,这次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绕了这小子一次,不过下次,就算是师兄你在,我也不会放过这小子!”
  说完蓝天翔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蓝天翔离去孤寂的背影,毕云飞回想起来送蓝天翔下山历练的那一天。
  回想起蓝天翔进入师门的那一天。
  “毕师兄,我叫蓝天翔!”
  “我的愿望,是成为龙虎山第一的道长!额,对了还有师兄,算了,第一不当了,我当第二厉害的就行了!”
  “师兄,你保重,我这次下山历练完以后,你可能就要去六扇门了吧!到时候我送你一份大礼。”
  “你别问了!反正是大礼就对了!”
  实际上,毕云飞早已将蓝天翔当做自己的亲弟弟一般,虽然传出去的消息是蓝天翔被妖邪所杀,但那不过是龙虎山遮羞的掩盖。
  事实情况毕云飞又怎么会不知道,蓝天翔下山历练的时候还有一名龙虎山的师兄弟一起,可是到后来不知为何,蓝天翔竟然击杀了同行的师兄弟。
  这件事情让龙虎山掌门极为震怒。派出一名长老带领九名弟子,前去捉拿蓝天翔,可是前去捉拿的十人,全都被蓝天翔所杀,之后蓝天翔就消息全无。
  毕云飞这十年时间也四处寻找蓝天翔的踪迹,希望能劝他回头是岸。
  可是实在没想到,自己的小师弟竟然真的变成了一只妖邪。
  “师傅,你赶紧去看看陈思南吧!他快不行了!”冯旋在一旁着急的说道。
  冯旋的话,把毕云飞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走到陈思南前面,看着面前浓郁的鬼气。
  毕云飞手一划,那浓郁的鬼气如同被风吹散一般,直接消散开来。
  此时陈思南的身上,一个个煞包鼓动起来。
  毕云飞自然知道这就是那百鬼作祟。
  若是让这些煞包炸裂开来,那这些百鬼从陈思南的身体中跑出来,一定会直接反噬陈思南这个宿主,要是到那时候,毕云飞可能也控制不住局面。
  毕云飞咬破舌尖,一口舌尖血喷到陈思南腹部。
  可是这口舌尖血的阳气显然是镇压不住这百鬼。舌尖血刚喷上去,直接就被蒸发掉了。
  冯旋在一边看着,着急的说道:“师傅,你快想办法啊!”
  冯旋感觉陈思南是为了救自己才会这样的,心里的愧疚不能以言表。
  毕云飞看到这个情况,也是皱眉思索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割破陈思南的手腕!”
  冯旋一听,虽然疑惑,但是出于对师傅的信任,还是毫不迟疑的拿出斩妖剑,对着陈思南的手腕轻轻一割。
  鲜血一下就流了出来。
  毕云飞蹲下,右手接住流出的鲜血。
  感受到鲜血里的滚滚热气,毕云飞低声说道:“我就不信,至阳之刚的极阳之血还镇压不下去你们!”
  一泼,鲜血泼到了陈思南的小肚子上。
  毕云飞拿出一支毛笔,在陈思南的肚子上借用这极阳之血开始画骷髅头。
  “天圆地方,律含九方,吾今下笔,万鬼伏藏!”
  骷髅头的最后一笔,随着咒语最后一个字的落下,也是完成。
  一瞬间,天地间散发出来的鬼气,如同百鸟归巢一般,疯狂的被吸引往陈思南腹部的位置。
  陈思南身上那一个个圆鼓鼓的煞包,也朝着腹部急速移动。
  一刻钟后,画出来的那只骷髅头从红色变成了漆黑色。
  ……
  “啊!头好疼!”
  陈思南浑身无力的从床上坐起来,揉着脑袋。
  突然,他想起来自己还在和蓝天翔战斗呢。猛地抬头看向四周。
  可是陈思南却发现,自己竟然在张半仙家的房间中。
  “喂!你小子终于是醒了!昏迷了三天三夜,我都以为你挂了呢!”老张端着一碗面条,一边吃着一边走到门口说道。
  陈思南说道:“冯旋那小子呢!”
  说完,陈思南就忍着痛,跳下了床。
  “哦,你说那个臭小子啊,他和他师傅离开了,走之前还给你留了一封信呢!”
  “信在哪儿?”
  “忘了,好像被我一不小心丢到垃圾桶里了吧!”这时候张半仙面条也吃完了。
  陈思南走到客厅,看见那一桶满满的纸巾,陈思南大吼:“你就把人家留给我的信丢在这样的地方?”
  张半仙似乎也意识到有点不妥,低声说道:“下次,下次我一定注意。”
  陈思南这会疲惫得很,也懒得和张半仙废话。
  强忍着恶心的感觉,从垃圾桶里翻出了一个信封,信封上写着‘陈大哥亲启’。
  陈思南忍不住一笑,打开信。
  “陈大哥,我走了,跟着师傅回龙虎山了,师傅说只有在龙虎山才能确保我的安全,这两天实在是太感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恐怕我的命都已经没了。
  对了,说点正事,你身上的百鬼缠身,一定要尽快解除掉,我这次回龙虎山就让我爷爷去问问摩尼寺那个老秃驴到底跑到哪里去了,不过那老秃驴行事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我也没把握,所以你自己一定要抓紧修炼帝术,可不要等我可以出来见你的时候你就变成一只只知道杀人的傀偶了啊!”
  陈思南坐在沙发上,露出会心一笑:“这小子,难道不知道这个年代可以发短信的吗,居然还用写信这样老土的方法,害得我一阵恶心。”
  陈思南心中自然知道,冯旋这个人虽然外表冷漠,不过心地不坏,甚至还很热心,冷漠不过是他喜欢装酷罢了。
  张半仙拿着拖把抹布,从厕所走了出来。
  陈思南一看,戏谑的说道:“老张,看不出来啊,你居然还会打扫卫生这门手艺!”
  张半仙正拿着抹布抹着电视机,白了一眼陈思南:“你小子就别坐着说话不腰疼了!赶紧来帮我打扫,要是我闺女回来看到家里这个样子,估计我这条老命都要丢!”
  陈思南也感觉一阵有趣,听说过怕老妈的,怕媳妇的,就是没听说过怕女儿的。
  刚要起身去帮忙,却传来一阵敲门声。
  “咚!咚!咚!”
  张半仙面色大变:“糟了,那死丫头不是晚上的飞机吗,怎么现在就到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716/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