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阴阳先生之百鬼缠身 > 第一章 百鬼缠身

  陈家村,坐落在四川和湖南的交界处的一座深山中。
  陈家村的祖先是一满清贵族。
  后来家族没落,为了躲避仇家,这才躲进了深山之中。
  村子里的人,家家户户都住在这深山之中。
  这天,月圆之夜,月光明亮。
  一个四十多岁的庄稼汉,手里拿着背包,往陈家村后的义庄赶去。
  夜晚中的义庄,更是显得幽静。
  义庄很是落寞,整个义庄的牌匾,已经被蜘蛛网罩住。
  到处都是极厚的灰尘。
  庄稼汉小心翼翼进入义庄,关上门后,在义庄中的一副副棺材中寻找了起来。
  “小妹儿,在哪,在哪。”
  庄稼汉焦急的寻找着。
  很快,他打开一副棺材,棺材中躺着一具僵硬的女尸。
  女尸大约二十一二岁,穿着大喜的红衣服,很年轻,双眼瞪得老大。
  这便是古人所说的死不瞑目。
  而给这具女尸穿大红的喜服,便是要镇尸。
  庄稼汉吸了口气,咬牙说:“害死我小妹,想这样就算了?”
  他拿出自己带来的包袱,从里面拿一个拳头大小的瓷罐。
  打开后,从瓷罐里倒出一些白色粉末,随后,拿出一张烟纸,卷成了一根香烟。
  这些白色粉末,可不是什么普通东西,而是骨灰!
  他捏开女尸的嘴,把这只香烟夹在了她的嘴里。
  庄稼汉把手指放在女尸的额头:“不失其常,骨肉已成。四體已強,毛髮已就。”
  忽然,女尸口里竟然传来吸力。
  这一整支烟,竟被女尸一口吸到了底。
  而和普通人抽烟不同。
  女尸一口吸光了这根烟后,竟没有丝毫烟雾飘出。
  所有烟雾,竟都被女尸吸入了肚子中。
  随后,女尸的双眼更是瞪得突起,就好像随时要跳起来一般。
  庄稼汉又爬上义庄房檐上,取下一块瓦片,月光照在了女尸的脸庞上。
  到这时候庄稼汉的脸上才露出一丝笑容:“所有阴气都已经入体,七天之后!尸煞必成,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做完这些后,庄稼汉赶紧离开了这座义庄。
  ……
  陈家村,村长陈清水家这两天可谓是热闹非凡。
  只因为村长陈清水的孙子陈思南不知为何染上了一种怪病。
  导致浑身乌黑,更是长出一个个的脓包,有的脓包已经破裂,从里面流出黄色的脓水。
  陈清水一家带着孙子到城里到处检查,可是城里的那些专家教授一个个看了都是直摇头,不管怎么检查,就是查不出到底是什么病,还是一个好心的专家小声告诉陈清水。
  说这小子应该得了癔症,还是要找些方外人士看看才行。
  陈清水一听,也没办法,死马当活马医吧,便在十里八乡放出风声,只要谁能治好自己孙子的病,再多的钱都给。
  因为这样,陈家的门槛被江湖骗子都快踏平了。
  “哎,这也不是个办法啊!”陈清水摇着头叹气看着天色慢慢黑了下来。
  “听说这家的小子得了怪病,不知老道我来能不能讨杯酒喝喝?”
  随后一人走进了屋里,只见这人面容消廋,身上穿着青色道袍,腰间挂着一个酒葫芦。
  陈清水一拱手:“劳烦道长给我孙子看一看!”
  谁知老道手一摆:“不急!”
  说完老道便围着屋子看了起来。
  “门高胜于厅,后代绝人丁。”
  老道摇摇头,自语道。
  看起来这老道倒像是有真本事的,陈清水急忙走过去问道:“不知道长看出了什么!”
  老道说道:“你们这房子是谁给你们盖的?”
  陈清水忙说道:“这是我们一个亲戚帮忙盖的,有什么问题吗?”
  老道冷笑一下:“门是房屋的出口,非常重要;如门以人体为譬喻,门等于房屋的咽喉,故甚被重视。院子的门比厅堂的门修得还高,这可是大凶之相。”
  陈清水听老道说完后,大骂道:“这狗曰的,肯定是他干的!”
  老道可没心思听陈清水的这些恩怨:“那孩子在哪,我去看看!”
  经过刚才这一下,陈清水也明白老道是有真本事的人,顿时对老道的态度更亲切了。
  “道长,请这边跟我来!”
  老道一看到陈思南身上长的一个个脓包,眉头皱起。
  老道自然是一眼就看出小孩身上长得乃是煞包,正常来说,一般的人若是长这样的煞包不出一日便会煞气攻心而死,可是这小子居然坚持了三天还久。
  老道向陈清水要了小孩子的生辰八字一算,眼中一丝惊喜闪过。
  暗道:“没想到这次下山竟然让我遇到一个先天极阳体,师门后继有人啊!无论如何也得保住这小子一条命。”
  老道从背包中取出一张张符纸。
  贴到小孩的煞包上,用一根银针一刺,一道浓水便流了出来,不过跟以前不同的是这次的脓水竟然是黑色如墨。
  到最后一个煞包的时候,从煞包里竟然掉出来一只黑色的蝎子。
  “哼,竟然还用了巫蛊之术,到底是谁跟你家有这么大的仇怨!”老道一用力便将蝎子踩死。
  陈清水的表情也难看至极,不过却什么话都没说。
  就在这时候,外面一年轻的后生急急忙忙的跑过来。
  “村长,不好了,出事了!”
  “什么事这么慌张?”
  “村子南边的义庄,那边的蛇虫鼠蚁全都疯了一样的往外跑呢!”
  老道听后,忙问道:“那义庄现在还安放尸首吗?”
  “我那儿媳妇因为难产而死,那时候有个先生说不能下葬,必须要超度七七四十九天才行!尸体便放在那边了!”
  老道大骂一声:“赶紧过去看看!”
  本来难产而死,母亲甚至都没见到自己儿子一面,自然煞气极重,确实是不能下葬。可是这样的尸体若是不看管好,那就很容易尸变。
  一路上的蛇虫鼠蚁数不胜数,全都往反方向跑。
  “老陈,你回去让村子里的人把门窗关好,不论如何今晚都不准出来。”
  “道长,那你呢!”
  老道神情也是颇为严肃:“我得去看看怎么回事,若是尸煞已成,后果不堪设想!”
  说完也就不再理会陈清水,向着义庄的方向直奔而去。
  老道越靠近义庄就赶紧天气越冷,站在义庄门口的时候甚至都有种入冬了的感觉。
  此时义庄里面的煞气就连肉眼都可以清楚的看到。
  老道咬了咬牙,如果不管,恐怕今天陈家庄一个活口都不会有。
  “敕敕洋洋,日出东方,吾赐灵符,普扫不祥。”
  老道直接将一张符咒贴到义庄的门口。
  而义庄里的那具女尸此时直直的站了起来,一双眼睛煞白,一点眼黑都没有。
  尸煞在空气中嗅了嗅,直接扑向了老道。
  “孽畜,看剑!”
  老道拿出一把铜钱剑,一下抽到了尸煞的脸上。
  直接将尸煞打倒在地。
  “天上三奇日月星,通天透地鬼神惊。诸神咸见低头拜,恶煞逢之走不停。”
  老道念完,咬破舌尖,一口舌尖血喷到尸煞的头上。
  尸煞在地上躺着,痛苦的大声嚎叫,声音如狼虎一般。
  老道左右看了看,将灯油打倒,不一会,这义庄就燃烧了起来。
  恍惚中还能看见火焰中那尸煞的身影,想冲出义庄。
  可尸煞每一次冲击,门口那张符咒便会发出一道光芒,将她击退回去。
  这场大火烧了整整一夜,陈家村的村民们天亮了才敢靠近过来。
  整个义庄已然化为一团黑炭。
  陈清水走到老道旁边:“道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老道瞪了他一眼说道:“怎么回事,我还想问你呢,你们村子居然有人会炼尸这种邪恶之术,到底是谁?”
  陈清水面色犹豫,在老道的逼问下,吞吞吐吐的慢慢的说出了实情。
  里面那尸煞本是陈清水儿媳妇的尸体。
  当初分娩的时候,难产了,大人孩子只能保一个。
  陈清水想孙子都快想疯了,不管自己儿子怎么反对,就是坚持要孩子。
  在孩子出生后,连陈清水儿子也自杀殉情了。
  虽然难过,但是好歹有了孙子作安慰。
  本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可是没想到儿媳娘家的大哥听说消息后,天天跑到陈家村找陈清水闹。
  “我看着那王强也不像会邪术的人。”陈清水说道。
  “哼,坏人会把坏人两字写到自己的脸上吗?”老道冷哼一声。
  这时候,陈清水的电话响了起来,接了电话,陈清水脸色大变。
  老道问道:“怎么了?”
  “村子里有人给我打电话,我们家的门被撬了,说不定进了贼!”
  “一定是那王强,快回去!”
  说完,老道和陈清水便跑了起来。
  没一会两人就跑到陈清水家门口。
  站在里面的果然是那王强。
  此时王强抱着襁褓,邪邪的笑着。
  “王强,你个王八蛋,赶紧把我孙子给我放下。”陈清水焦急的吼道。
  老道也皱起眉头:“王强,那好歹是你的亲外甥,打断骨头连着筋,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呢!”
  “什么破外甥,我不稀罕,要不是因为这小子,我妹子能死吗?”
  “放心吧,我可不会杀着小子,杀他实在是太便宜他了,我要让他受尽痛苦再死!”
  “长颅巨兽,九玄煞童,五丁都司,高刁北翁,七政八灵,太上皓凶。”
  念完咒语,王强吐出一口黑气,冲到了小孩的肚子位置。
  吐出这一口黑气,王强直接倒在地上,已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老道两人急忙跑过去。
  “还好还好,我孙子没事就好!”陈清水舒了口气说道。
  “还不如直接杀掉这小子来得好呢!”老道说完直接掀开小孩的襁褓。
  陈清水才看到,在孩子的肚子中央的位置有着一个骷髅头的模样。
  “道长,这,这到底是什么啊?”
  “此乃百鬼缠身,中了此咒,每到七月十五,世间的游魂野鬼便会阴魂不散的缠在他的身上,长此已久这小子的阳寿便会耗尽。”
  “道长,我就这一个孙子,你可一定要想办法救救他啊!”
  “办法也不是没有,让这小子随我修行,待到日后修为有成破了这诅咒,再让他回来认祖归宗。”
  陈清水万般无奈,却也无可奈何,只能答应老道。
  时间如梭,一转眼,已经过去了十八年。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716/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