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吞天神主 > 第四十五章 反击

  半透明细线,散发着细微的光泽,形成一个巨大的鸟笼,将乌元化困在里面。
  而身处其中的乌元化没有一点担心,反而打量着这个鸟笼,露出感兴趣的表情。
  他问道:“小子,真没有想到,你居然还会困阵?”
  李子墨没有回答,此时他的心里已经被杀意填满,恨不得生撕了眼前这个黑袍人。
  这个黑袍人,是灭了李府满门的罪魁祸首,是李子墨不共戴天的仇敌。
  这一刻,李子墨心中的杀意恨意,前所未有的强烈,已然将要达到极限。
  “你必死!”
  李子墨一声怒喝,身子移动,来到鸟笼的边缘处,死死的瞪着乌元化。
  见李子墨居然敢不回答他的问话,乌元化微显怒色,他冷冷的说道:“你以为凭借这困阵,就能困住老夫?”
  “当然不能,只不过,困住你一时半会便可。”
  李子墨冷眼盯着乌元化,心中杀意蔓延,在默默酝酿,准备施展雷霆一击。
  他知道,就算是上古困阵也不可能困住一位控魂境大能,毕竟他连炼体境都没有达到。
  但是,只要能困住对方一时半刻,李子墨就能顺利展开自己的计划。
  “吞噬能力,开启!”
  李子墨怒吼,伸出双手,只见一道道漩涡出现,宛如一张张血盆大口。
  这些漩涡一出现,顿时周遭空间急剧波动,似乎很快将支撑不住。
  吞噬之力,无所不能。
  李子墨所想,正是要开启吞噬能力,通过困阵困住乌元化之后,利用吞噬能力,吞掉他!
  吞噬一位控魂境大能!
  李子墨的胆子,有些大了,以他区区武道十重修为,与那乌元化宛若天与地的差距,居然妄想吞掉一位控魂境大能,实在是胆大妄为。
  那些漩涡一出现,顿时让乌元化脸色巨变。
  从那些漩涡之上,他竟然感受到了一丝威胁。
  这不可思议,要知道,他可是控魂境大能,移山倒海,飞天遁地,可怕至极,居然在一道道小小漩涡上,感受到威胁之意!
  乌元化立即收起心中的大意,认真起来,再不敢有半点小瞧之色。
  咔嚓!
  他身躯一动,恐怖的元气自其身上蔓延而出,横扫向那些透明细线。
  只听一声声脆响,那些细线根本不能阻挡一丝一毫,瞬间崩溃成虚无。上古困阵,立刻被破解。
  与此同时,那一道道漩涡也出现在乌元化周遭,让他脸色大变,猛的一咬牙,发出一声低吼,身子瞬间消失不见。
  嗤!
  一声极其突兀的撕裂声音出现,随后,乌元化出现在了漩涡之外。
  他脸色惨白,左手臂不知去向,血流不止,已经染红了整个身体。
  乌元化右手不停拍动,这才止住了流血,而他的脸色,更加苍白了。
  那一道道漩涡,很快也消失不见。
  李子墨紧紧盯着那乌元化,心有不甘,他已经使出了杀手锏,竟然只是让那乌元化失去了手臂,元气大伤而已。
  没有吞掉乌元化,让李子墨有些不甘心。
  而吞掉一只控魂境大能的手臂之后,李子墨体内元气得到的飞快提升,元气充盈,让他的不甘消散了几分。
  “小子,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脸色惨白的乌元化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就如同一头发怒的野兽般,愤怒咆哮。
  一股股凶戾气息自其身上不断涌出,冲击着李子墨那还有些孱弱的身体。
  李子墨腿脚发软,心头出现一丝畏惧。
  他与控魂境大能之间,差距太大,方才若不是乌元化大意,他根本不可能让其受伤。现在乌元化愤怒之下,让李子墨连挪动一下,都变得极其困难。
  乌元化满脸狰狞,一个小小武道十重,居然让他受了如此重的伤,这简直无法置信。
  同时他也暗自后悔,若不是自己大意之下,没有第一时间破开困阵,也不会失去一条手臂。
  而让他失去一条手臂的,竟然仅仅是一武道十重,这种奇耻大辱,让乌元化异常恼火,恨不得将李子墨撕碎。
  但是乌元化没有立即动手,他不能让李子墨死的这么舒坦,他要将之慢慢折磨,让其体会世间酷刑,最终惨死。
  现在,对于李子墨来说,几乎是必死之局。
  控魂境大能,宛若天仙般高高在上,就是动一下手指头,李子墨也是必死无疑,而愤怒之下的控魂境大能,已然可以让李子墨死的不能再死。
  “小子,老夫不会让你死的那么舒坦,老夫要折磨死你。”
  乌元化森然开口,声音冷冽,如同来自九幽地狱。
  这是乌元化犯的第二个错误。
  “时间足够了。”,李子墨默默盘算。
  噗!
  他突然喷出一口精血,那精血很快化作一团血雾,将李子墨整个身体遮掩住。
  不好,此子要逃!
  乌元化猝然惊醒,一掌拍向了那团血雾。
  顿时,天地变色,控魂境大能含怒一击,实在超乎想象,天空都为之一暗。
  风云突变之后,这里留下淡淡地血腥味,而李子墨的身影,已然不见。
  “该死!”
  乌元化仰天长啸,一掌拍向了无尽天空,激起一道涟漪。
  他悔恨,他愤怒,自己再一次大意之下,竟然让那小子给逃了。
  奇耻大辱!
  这简直可以说是奇耻大辱,一个只有武道十重的小子,居然能从他这控魂境大能手中逃脱,让他怒不可遏。
  许久,乌元化才镇定下来,眸光明灭不定。
  “那小子,不仅通晓上古困阵,竟然还会上古血遁之术,当真不可思议。”
  乌元化喃喃自语,脸色阴晴不定。
  李子墨身上的秘密,有些让他猜不透,区区荒城小子,怎么会上古之术?
  很快,乌元化眼里精光一闪而过,那小子,必定是得到了上古修士的传承,这才懂得上古困阵和血遁。
  一丝贪婪之色,出现在乌元化脸上。
  上古修士的传承,必然珍贵无比,这让乌元化生出了一丝贪念。
  “以那小子的修为,纵然施展血遁之术,恐怕也跑不了多远,老夫还有机会。”
  乌元化冷笑着,身影一晃,消失在了这里。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70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