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吞天神主 > 第四十四章 噩耗

  “去吧,你已经自由了,赶紧回到东阳学院吧!”
  李子墨拍了拍狮鹫的脖颈,径直飞出了狮鹫背上,虚立在半空中。
  而那狮鹫嘶鸣一声,似乎明白了李子墨的意思,巨大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迷茫,随后,它展翅一飞,离开了这里。
  李子墨没有任何犹豫,站立在半空中,双手结印,玄妙之中透着复杂。
  与此同时,一条条细线凭空显现,在李子墨前方位置形成了一个鸟笼。
  李子墨脸色有些苍白,双手手指不断舞动,结出的手印玄奥无比。
  设置这样一个鸟笼,着实耗费了李子墨不少气力,使得他体内本就不多的元气急速消耗,连站在空中都有些力不从心。
  “困阵,结!”
  李子墨断喝一声,双手猛然间合十,完成了最后一步。
  随着李子墨的收势,前方那些细线如同又凭空消失了一般,隐匿在虚空中,不可察觉。
  一个透明的鸟笼,在李子墨前方最终成形。
  这是一种上古困阵,可以禁锢住武者的身体,但是李子墨心里没有一点把握,那神秘强者实力太强,恐怕困不住对方。
  困阵已成,李子墨紧闭双眼,轻微的呼吸间,一缕缕天地元气不断钻入他体内,滋补其身体。
  李子墨知道,成败在此一举,若是困阵能够困住那神秘强者,哪怕只有一瞬间,那么李子墨接下来,便有能用的上的手段。
  几个呼吸间,一股凛冽的杀机笼罩住李子墨。
  那神秘强者,到了!
  黑袍人有些惊讶,这个蝼蚁居然没有继续逃跑,而是在这里等他。他谨慎的用神识扫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因而,黑袍人略有安心。
  在他看来,这个蝼蚁或许是认命了,不再逃跑。
  “小子,你很有胆气,怎么不继续逃了?”
  黑袍人阴冷的开口,尤其是注意到李子墨居然还紧闭双眼,不拿他当回事的时候,心底更是杀意涌动。
  李子墨缓缓睁开眼,面无表情,平淡的看着那黑袍人。
  这黑袍人身形瘦高,一股股暴虐的气息从其身体上散发出来,令人心惊。一股极其强烈的威压将李子墨笼罩,他差点都要跪地膜拜。
  瞬间,李子墨明白过来,这是一位控魂境大能!
  “晚辈很好奇,以前辈近乎无敌的实力,为何会追杀我等?”,李子墨开口,说道。
  “嘿嘿!”
  那黑袍人冷笑一声,看着李子墨这个罪魁祸首,眼中杀意越发浓烈。
  这黑袍人,正是那鬼宗的老祖宗,也是鬼宗唯一的控魂境大能,不知活了多少岁月。
  其名,乌元化。
  通过这个名字,想必已经初见端倪,这乌元化,正是锦山城城主,乌海的父亲,乌海也是明面上鬼宗的大弟子。
  不过,乌海的真实身份,却是鬼宗太上老祖的私生子。
  因此,乌元化才如此动怒,直接灭了李府满门,还如此锲而不舍的追杀李子墨等人。
  一想到自己世上仅存的子嗣死了,乌元化便怒不可遏,全身气息暴虐。
  乌元化冷笑:“老夫乌元化,为鬼宗的太上老祖,想必你应该明白怎么回事了吧?”
  乌元化坦言相告,在他看来,李子墨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告诉死人这个秘密,也没有什么不妥的。
  “乌元化?你是锦山城城主乌海的?”
  李子墨心里咯噔一下,心口忽然有些刺痛。
  “不错,老夫正是乌海的父亲,乌海是老夫留在世上的唯一子嗣,可是居然被你们害死了,你们都该死。”
  乌元化语气更加冰冷,说到最后已是异常暴怒。
  李子墨盯着乌元化,面露惊色,不是因为乌元化是乌海的父亲,而是因为李子墨在乌元化身上,看到了五鬼噬魂诀的影子。
  “你那什么鬼宗,便是五鬼噬魂诀的传承宗派?”
  李子墨沉声问道,眉头已然紧皱。
  “不错!”,乌元化回答的十分干脆,只是有点好奇李子墨为何会知道五鬼噬魂诀。
  闻言,李子墨心头更加沉重,五鬼噬魂诀,无比邪恶,杀孽深重,直到现在居然还有传承,实在是像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上古时代遭到毁灭性打压的五鬼噬魂诀,能生存到现在,也是不易。
  随后,李子墨想起了什么,声音有些颤抖的询问:“你去过锦山城?我,我李府被你怎么样了?”
  “李府?”
  乌元化嘴角凝起一抹邪笑:“嘿嘿,李府已经从这世上,消失了,被老夫灭门,所有人,无一存活。最后那白发老者,也是被老夫一掌拍死。”
  他语气阴森冷淡,似乎这件事情没有一丝不妥,是那么的稀松平常。
  “死了?全死了?没有一人活下来?”
  李子墨喃喃自语,整个人都有些恍惚,乌元化的话,恍如晴天霹雳,让李子墨难以接受。
  他的爷爷,父亲,大伯二伯,那些李府护卫,下人,就这么死了?
  李子墨不敢相信,直至此刻,他终于明白,先前心口的绞痛是因为什么。
  死了……
  这一刻,李子墨的心都仿佛死了,不再跳动。
  一抹深深地哀恸,出现在李子墨的脸上,他气质大变,双目充血,煞气冲霄。
  乌元化冷笑旁观,脸上露出变态的快感,看着别人痛苦,他就愈发开心。
  “你李府所有人,都是被老夫所杀,嘿嘿,小子,你很快也将要去黄泉地狱,与你李家所有人一道,为老夫儿子陪葬。”
  李子墨抬起一双血眸,死死的盯着乌元化,直看到后者心里有些发毛。
  李府,灭门?
  那和蔼可亲的爷爷,性格懦弱的父亲,脾气豪爽的大伯,性情阴冷的二伯,所有的人,都死了?
  李子墨无比沉痛,他所生活了近二十年的府邸,里面熟悉的所有人,死了……
  甚至他爷爷,都是被乌元化一掌拍死……
  痛苦,布满了李子墨的身心,让他难以自拔,神情都是有些恍惚。
  李府,被灭门了……
  这一刹那,李子墨感觉心如刀绞,无边无际的痛楚,在他的身体里肆虐,世间任何一种痛苦,都比之不上。
  世上最痛苦之事,莫过于被人灭了满门。
  这样沉重打击,让李子墨苦痛与悔恨交织,他不该离开李府,或许他在李府,还有一线生机。
  然而,现实的残酷,让李子墨渐渐清醒过来。
  这一切,都是拜眼前之人所赐!
  “你,必须死!”
  李子墨缓缓开口,声音嘶哑,如同苍老了几十岁,那一双血色眸子,散发着无边杀意,席卷向乌元化。
  “死?嘿嘿,小子,你还是没有弄明白眼前的处境。”,乌元化冷笑不止。
  “困阵,出!”
  李子墨没有理会对方的嘲笑,一声冷喝。
  一条条细线出现,将乌元化团团围住,形成了一个鸟笼,将乌元化困在其中。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70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