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吞天神主 > 第十四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清晨,万物复苏,阳光明媚,空气变得清新起来,不远处一朵不知名的红花上,还清晰可见一滴宛如水晶的露水。
  在天边那一抹鱼肚白消散时,大自然彻底苏醒,各种各样纷杂的声音,汹涌而来。
  李子墨被吵醒,有些无奈的揉揉僵硬的身体,躺在地上整整一夜,让他劳累不堪,简直比与人打架还累。
  下意识的瞄了一眼床上,李子墨却惊讶的发现,睡圣并没有躺在上面,不知何时出去了。
  李子墨暗自警醒,他竟然没有发觉睡圣的动静,若是敌人,他恐怕早已死了。看来,还是昨夜太疲劳了。
  整理一下衣服,李子墨推门出去,一眼就看见正在院子里盘腿打坐的睡圣,而娇小可爱的小翠则拿着一把笤帚,正在仔细的清扫着地面。
  似乎已经习惯打坐中的睡圣,小翠小心翼翼的扫地,并没有打扫睡圣盘坐的地方。
  “少爷早!”
  看见李子墨,小翠细声细语的打了声招呼,就像蚊子叫,但声音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李子墨笑了笑,不再理会扫地的小翠,而是将目光凝聚在了睡圣身上。
  就是这个家伙,让他睡了一夜地板,到现在还腰酸背痛,隐隐作痛。
  昨夜李子墨冥思苦想一夜,都没有想到教训睡圣的方法,现在一大清早见睡圣盘坐,似乎正在修炼,李子墨顿时来了兴致。
  丝毫不顾及地上的污渍,睡圣就那么盘坐在地上,身上衣服还是那么脏乱。他呼吸平稳,有节奏的打着一声声呼噜,睡得很是香甜。
  大清早还睡觉?
  李子墨顿时无语,真不愧是睡圣,一夜还没有睡够,居然又跑到院子里睡觉。
  李子墨忽然兴奋起来,等等,这岂不是说,他报复的机会来了?
  都说人睡觉的时候,是最脆弱的时候,李子墨突然想到一个主意,能不能在不打扰睡圣的前提下,让其出丑?
  若是寻常时候,李子墨肯定没有机会,但是现在睡圣似乎已经睡过去了,这个机会千载难逢,不好好利用一下,那他就不是李子墨了。
  “嘿嘿!”
  李子墨发出一声邪笑,脸上表情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一旁的小翠摇摇头,觉得少爷脑袋出了问题,她扫完地,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小翠一走,李子墨更加肆无忌惮,他捂住嘴巴,不让自己笑的太大声,以免吵醒睡圣。
  但是心里的念头愈演愈烈,已经到了不可遏制的地步。
  李子墨小心翼翼的接近睡圣,紧闭呼吸,甚至连迷幻步都使了出来,身影变得虚无缥缈,颇为神秘。
  随手从地下捡起一块微小的石子,李子墨试探性的扔在了睡圣的面前。
  啪塔!
  一声轻响,吓得李子墨浑身一哆嗦,但看见睡圣依旧呼吸平稳,不为所动,李子墨拍拍胸口,轻舒了一口气。
  还是不放心,李子墨又拿起墙边的扫把,以一种十分缓慢的速度接近了睡圣,随后小心谨慎的捅了捅他的身体。
  此次,睡圣动了动脖子,嘴里咕哝一句话,但马上又打起呼噜来。
  睡的还真是沉啊!
  这下,李子墨彻底放心了,嘴角扬起一抹邪笑,整个人都变得异常猥琐。
  “嘿嘿,你可算栽到我的手上了,本少爷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李子墨小声说了一句,然后扯起脚下的一丛绿草,捏在手里,将之挤成草汁。顿时,他的手里满是绿草汁,有的都流出了手掌。
  这种草汁虽然无害,但是涂抹在人体上,很难消除,因此,李子墨的计划也呼之欲出。
  没错,他要将这草汁涂在睡圣的脸上,他还想画一只大乌龟。这样,耻辱就会伴随着睡圣的一生。
  李子墨邪笑连连,为自己的完美计划自鸣得意,他甚至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
  他一步步接近盘坐中的睡圣,脸上的邪笑也越来越浓。
  片刻后,李子墨来到了睡圣的跟前,面对着睡圣,李子墨发出了无声的狂笑。
  你完了,哈哈!一旦本少爷在你脸上画一只乌龟,我看你还怎么见人,这就是你欺凌本少爷的下场!
  缓缓托着手里的草汁,李子墨兴奋到无以复加,他的计划终将完成。
  “小子,你想干什么?”
  突然,睡圣睁开眼,淡淡地盯着李子墨,脸上同样挂着一抹邪笑。
  他早就发现了李子墨的举动,一直按兵不动。跟他玩,李子墨太嫩了。
  “额……”
  李子墨托着手里的草汁,当场石化。
  这一刻,李子墨心里仿佛有千万只草泥马狂奔而过!
  “前辈,早上好啊!”,好在李子墨及时反应过来,连忙将手背在身后,一脸谄媚的笑道。
  “哼!”
  睡圣冷哼一声,化圣强者的气势爆发开来,铺天盖地的压向李子墨。
  他邪笑道:“小子,从你走出房间的那一刻,本圣就知道了,就凭你还想阴我?嘿嘿,简直是太嫩了。”
  被化圣强者的气势若压,李子墨差点跪拜下来,听到睡圣的话后更是差点一口老血喷出。
  敢情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的监控之下,亏自己还洋洋自得,这根本就是不知死活嘛。
  李子墨苦涩不已,真是个老奸巨猾的家伙,虽然睡圣还是个中年人,但是比那些活了无穷岁月的老家伙都阴险。
  “前辈,晚辈只是跟您开个玩笑,对,玩笑。”,李子墨连忙开口喊道。
  “玩笑?”,睡圣邪笑:“好啊,那本圣也跟你开个玩笑,把你手上的草汁涂抹在脸上吧。”
  噗!
  李子墨差点没泪奔,当即哀求:“前辈,这使不得啊,晚辈还要靠这俊脸吃饭呢。”
  “不想?那本圣帮你?”
  睡圣不为所动,嘴角的邪笑更加明显,整个人都显得邪恶了许多。
  “那,那晚辈自己来。”
  李子墨咬牙,与其受辱,不如自己辱自己,还能保存自己那可怜的节操。
  一狠心,李子墨直接一巴掌捂在自己脸上。
  当李子墨无力的垂下手臂时,睡圣满脸愕然,紧接着脸上表情十分精彩,最后演变成难以抑制的狂笑。
  “哈哈哈!”
  睡圣疯狂大笑,脸色都涨得通红,就差没躺在地上打滚了。
  李子墨黑着脸,冷眼旁观睡圣的一举一动。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70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