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吞天神主 > 第八章 喜听好话的睡圣

  “小子,你很有胆气啊?竟然打扰本圣沉眠,使本圣多年苦修功亏一篑,你说,想怎么死?”
  中年男子冷眼瞪着李子墨,杀气腾腾。
  “呜呜”,李子墨连忙叫唤,但是被化圣强者的气息压迫,动都动不了,也说不出话,只能发出一声声呜咽。
  见李子墨那急赤白脸的模样,中年男子感到颇为好笑,气息一松,解除了禁锢。
  “前辈神武盖世,必定是一代强者,威震九天,是我人族中的佼佼者!”
  一自由,李子墨就迫不及待的开口,拍起了这位可怕强者的马屁。
  没办法,现在的李子墨根本不是化圣强者的对手,只能卑躬屈膝的讨好,毕竟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说不定这位强者一高兴,就会放过他。
  “哼,你小子倒是机灵。”,中年男子冷哼一声,看似脾气不好,实际上其目中的杀意已经消散了不少。
  李子墨一看有戏,顿时心思活络起来,飞速运转脑细胞,开始疯狂拍马屁之旅。
  “前辈,我一看您就是得道高人,修炼有成,一身仙风道骨,缥缈出尘,赛过活神仙。”
  中年男子衣衫褴褛,仅有几条布快遮住要害,落魄如乞丐,怎么也看不出出尘气质来,但李子墨已经顾不上自己的审美了,开始胡编乱造。
  开玩笑,自己的小命都是握在对方手上。
  “前辈,您一定是人族中有数的强者,不然怎么会流露出一股王霸之气,您虎躯一震,天下都要抖一抖。”
  “前辈,您举手投足之间,天翻地覆,万灵都要跪倒在您面前,被您那惊天地泣鬼神的气质所折服!”
  “前辈,您可是古往今来,让晚辈最为惊叹的人物,您力压万族天骄,脚踏无数生灵,威名震慑九天,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说到最后,原本还很享受的中年男子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连忙让李子墨闭嘴。
  同时中年男子也惊叹,这小子看起来挺老实的,怎么肚子里这么多墨水,说出来的词语一溜一溜的,让人怪舒服的。
  “行了,您小子就别拍本圣的马屁了。”,中年男子摆摆手,脸上也出现了笑容。
  有笑容了就好,您开心,咱们都开心!
  李子墨露齿一笑:“前辈说的是,您是什么人物?通天彻地的绝世之才,自然是临危不乱,视所有马屁如浮云,高尚,实在是高尚。”
  强忍着心里的呕吐感,为了自己的小命,李子墨只好违背良心,一脸谄媚。
  中年男子满意的看了李子墨一眼,浑身舒坦,只觉得轻飘飘的,如同飞翔于九霄云外。
  现在的李子墨,怎么看怎么顺眼。
  因此,中年男子心底的杀意,也消散了大半。
  不过,一看到周围光秃秃的地面,中年男子眼里就掠过一抹精光。
  他状似不在意的询问:“小子,这里都是你搞得?你是怎么做到的?还有,你是什么身份?”
  关键时刻来了,李子墨知道保命机会,就在这关键一答上。
  李子墨拱手,郑重其事的说道:“回禀前辈,这里的一切的确是晚辈所做,晚辈向来喜欢那些新奇玩意,所以在此地施放了腐蚀药水,这才导致了地表如此荒芜。晚辈是附近锦山城李家的二少爷,本名李子墨。”
  这是李子墨早已思考好的谎言,施放腐蚀药水,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反正某些厉害的腐蚀药水确实可以造成这样的结果,并且不会有痕迹存在。
  “锦山城李家?”,中年男子如是说,很显然,他没有识破李子墨的谎话。或许在他看来,李子墨不过是武道十重实力,根本无法造成这样大的破坏。
  “正是!”,李子墨再次拱手,心底一喜。这条小命,总算是保住了。
  中年男子略一思索,说道:“锦山城确实在这附近,你们李家我也听说过,据说李家老太爷是一位凝神武者。”
  李子墨连忙道:“不错,老太爷的确是锦山城除了城主之外的凝神武者。”
  李家老太爷是凝神武者,想必很多人都清楚,李子墨知道隐瞒不住,还不如照实说,也能在这中年男子面前博得一些信任。
  中年男子点点头,但也没放在心上,区区凝神武者,在他面前不值一提。
  “晚辈惶恐,还未请教前辈名讳?”,李子墨问道。
  一般来说,很多人都不愿提及自己的来历,这是一种忌讳。但是李子墨看这中年男子也不像那些心狠手辣之辈,于是大着胆子询问。
  毕竟,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中年男子也没有隐瞒,眼神有些寂寥,答道:“吾名睡圣,没有真名,从小便是如此,因为吾乃万年难遇的睡眠体质,可以在沉睡中修炼,故而得名。”
  睡圣,一位化圣强者!
  人族当中都颇有声名,很多人都很羡慕这个体质,睡一觉便能修炼,这无疑会让人羡慕不已。
  当然,锦山城是个小地方,李子墨从未听过睡圣的名号,但即便这样,李子墨也要尽力讨好。因为对方太过强大,一根指头便能碾死自己。
  “原来是大名鼎鼎的睡圣,久仰多年,一直不曾得见,今日相见,实乃上天恩赐,晚辈感激涕零。”
  李子墨尽量摆出一副兴奋到难以自持的表情,还硬生生的挤出几滴眼泪。
  见此,睡圣更加看李子墨顺眼了,觉得李子墨就如同邻家小弟弟一般。
  他笑的温文尔雅,一如邻家大哥哥。
  两人相视一笑,顿时有种莫名的情愫在里面。
  “本圣沉眠被打扰,现在没有地方可去,小子,你可要负责到底。”,睡圣半是威胁的说道。
  顿时,李子墨恍然大悟,原来这位化圣强者一开始出来吓唬住自己,是没有地方可住,感情睡圣把自己当冤大头了。
  想及此处,李子墨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一拍胸脯,李子墨强打起一丝精神,信誓旦旦的说道:“前辈尽管随晚辈来,吃香的喝辣的,绝不让前辈受苦。”
  “好,本圣跟定你了。”,睡圣满意的拍了拍李子墨的肩膀。
  李子墨苦着脸,一种被坑的感觉涌上心头。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70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