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特种兵之利刃 > 第18章 敢爱敢恨

  林梦儿的话落下,王宸愣了一下,继而沉默了下来。
  他不傻,他能听出这句话的意思,也可以猜到林梦儿用这种‘恶作剧’来表达什么。
  这时候的王宸有些后悔接取这个任务了,这并不是说他怕死,而是感情上的事情很难决断,特别是当一个人昧着良心欺骗另一个人的时候,尽管这欺骗的原因是那所谓的‘大义’!
  林梦儿是一个特殊的女孩儿,她的成长环境注定了她的内心是孤独的。
  在她孤独、无助、面临死亡恐惧的时候,王宸出现了,并且救了她,这一举动无疑将他的影子印在了林梦儿的心里,这不是普通的印记,而是犹如烧红了的铁块留下的烙印!
  “我也缺一样东西,你想知道是什么吗?”就在王宸沉默的时候,林梦儿的声音响了起来。
  王宸抬起头,眼神复杂的望着林梦儿,他很想说一句‘不必说了,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然而他却没有说出口,因为他自私了,他很清楚如果他说出那句话之后会有什么后果,林梦儿是他想在林家立足,然后取得林江海信任的唯一机会,他不能失去这个机会,这关乎着任务的成败,这个任务很重要!
  “以前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我缺什么,但自从那晚你救了我之后,我发现……我命中缺少的并不是东西,而是一个人,那个人就是你!”
  林梦儿这句话几乎是低着头说完的,她的脸颊羞红一片,不敢跟王宸对视。
  王宸望着林梦儿的样子,眼神中闪过一抹犹豫,林梦儿的意思他可以理解,这个女孩儿已经把王宸当成了一种依靠,准确的说是……王宸可以给她一种独一无二的安全感。
  这种安全感别人给不了,因为那天晚上救她的人并不是别人,是王宸。
  “你应该清楚我是什么人,跟一个杀手在一起,没有未来,没有结果,甚至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王宸不能多说什么,只能希望用理性的话来劝导她。
  “人生匆匆百年光阴,未来太过遥远,太过虚幻,我认为活着是现在,活着的时候,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光,就是未来!”林梦儿抬起头,望着王宸说道。
  王宸闻听此言,沉默了下来,没有言语,准确的来说是他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我突然对你说这些,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很随便的女孩儿?”林梦儿看到王宸不说话,黛眉皱了一下。
  “没有,我理解你的意思。”王宸摇头说道。
  “那天的时候我也跟你说过,我的童年是自己一个人走过来的,没有快乐,没有朋友,没有谈心诉苦的人!正是因为我没有过这些,所以我知道这些的珍贵,当这份珍贵出现在我面前,无论如何我都要争取一下,而你……可以给我这份珍贵的感觉。”
  林梦儿深吸了一口气,显然她说这些是鼓起了很大勇气的。
  “或许过一段时间,你会发现你的感觉是错误的,我并不是你理想中的那个人,而你我……一直活在两个世界。”王宸望着林梦儿正色说道,他真的不想伤害这个女孩儿。
  无论林梦儿的父亲是什么人,但这些跟林梦儿都是无关的,这个女孩儿是无辜的,她不应该被卷入这场战争中。
  如果可能的话,时光可以倒流,王宸肯定会换一个切入点来进入林家!
  “我认为……在一个对的时间,对的地点,然后遇到一个对的人就可以了!至于这个人是什么人,做什么事,都不需要理由,只需要心中的一种感觉!”林梦儿贝齿轻咬朱唇,轻声说道,这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女子。
  “其实……”王宸开口,但还没等他说完,便感觉左臂一阵刺痛传来,随之他的眉头深深皱起。
  “你怎么了?”林梦儿看到王宸的样子,起身问道。
  “没什么,在杀飞龙的时候……受了点儿伤而已。”王宸瞥了一眼左臂处,此时伤口已经裂开,鲜血浸湿了衣衫。
  “你别动,我去拿医药箱。”林梦儿说完便朝着一间房间跑去。
  王宸复杂的望了一眼她的背影,他的心中很无奈,但却没有任何的办法,不过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处处充满了无奈跟不如意!如果没有这些,那就不是人世间了。
  脱下长衫,王宸露出了那被流弹伤到的左臂,此时那块简单包扎的床单已经被鲜血染红了,伤口的皮肉都往外翻,如果不及时处理的话,在这个炎热的夏季里,是会发炎的。
  两分钟后,林梦儿提着医药箱跑了出来,这时候王宸已经将包扎伤口的床单拆下来了,伤口清晰的呈现在林梦儿的眼中。
  “有刀跟医钳吗?”王宸额头浮现密密麻麻的汗珠,人都不是肉造的,一块铁片在肉里,谁也不好受。
  “有。”林梦儿点了点头,将医药箱递给王宸,紧接着说道:“你别自己弄了,我喊医生吧。”
  “不用。”王宸摇了摇头,从医药箱中取出袖珍的手术刀跟医钳,毫不犹豫的将伤口割开,然后用医钳将肉里面的铁片取了出来。
  整个过程不过一秒钟的时间,将一旁的林梦儿看的呆在了那里,取出流弹铁片之后,王宸拿起消毒液倒在了伤口上,伤口顿时翻起白沫,而王宸的表情也有些扭曲,额头的汗珠更多了。
  不过这种消毒的难受感觉也就持续一会儿,当消完毒,止完血之后,王宸涂上云南白药,准备用医用纱布包扎起来。
  “我帮你吧。”这时候,林梦儿走了过来,从王宸手中接过医用纱布。
  “谢谢。”王宸呼出一口气,用一旁的纸巾擦了一下头上的汗水。
  “你经常受伤吗?”林梦儿小心翼翼的包扎着伤口,她很认真,生怕弄疼了王宸一样。
  “这是第一次受枪伤。”王宸如实说道。
  “我听说当兵的身上都有很多伤疤,你当过两年雇佣兵,雇佣兵执行任务又那么频繁,看来你运气很好呢,第一次受伤不说,身上也没多少伤疤。”林梦儿柔声说道。
  “谁告诉你当兵的身上都有很多伤疤的?”王宸问道。
  “电视上就是那样啊。”林梦儿望着王宸。
  “……”王宸无语了一下,摇头说道:“电视剧都是骗人的,当兵的身上有伤疤的很少,因为以现在枪械的威力,根本不会给你留下伤疤的机会!”
  “子弹打在人的身上,如果是手脚还好一些,大不了以后残废,如果是致命部位,一颗子弹就足以要你命了!那些留下伤疤没死的,都是好运被流弹击中的。”
  话语落下,林梦儿诧异的点了点头,沉默了下来。
  在这里有必要说一下,特种兵其实并不是如电视剧中一般,无论敌人怎样狂轰滥炸、枪林弹雨都无法伤到的神人。
  王宸很清楚,几乎每次任务回来,都会有受伤退伍的人,再精良的防弹衣以及钢盔也只能防一下流弹,根本就防不住子弹,特别是类似于一些加强的穿甲弹,足以将两个穿着最精良防弹衣的人给击穿!
  那些电视剧跟小说中挨了一枪还能继续杀敌的神人,王宸已经不想吐槽了。
  “王宸。”林梦儿一边给王宸包扎伤口,一边喊道。
  “恩?”王宸望向林梦儿。
  林梦儿包扎完毕,对着王宸的伤口轻轻吹了吹,跟其对视到一起,嫣然一笑,道:“我决定了,我要做一名医生!”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598/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