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东方玄幻 > 最强屠龙系统 > 第八章 问罪

  “你们听说了没有?那个野种竟然凝练出了异种斗气,还把李四给杀了!”
  “李四是三星斗者,修为比我们都高,怎么可能死在那个野种手上?我记得他才锻体一阶啊!而且他根本没有机会学到我们冠军侯府的修炼功法!”
  “李四的尸体就在他院子里摆着,他的夫人已经去大夫人那里告状了,听说宁龙也死在了宁奇的手中,七叔现在捉他去见老太爷了!”
  侯府里不论是直系分支还是下人丫鬟,都知道宁奇在失踪了几个月后,突然回府,一回来就出手击杀了李四这个三星斗者,让不少曾经嘲讽,欺辱过他的下人丫鬟心中惶恐,难道宁奇这野种要翻身?
  “夫人,那个野种连宁龙和李四都杀了,他会不会来杀我,毕竟当时……”丫鬟小媛站在一名贵妇人的身后,有些害怕的道。
  她的修为跟李四差不多,也是三星斗者。
  不过前面这个贵妇人身上隐隐泛着深红色的斗气,显然是一名大斗师!能成为斗王的大夫人,修为自然不会太低!
  大夫人冷笑一声:“这个野种,稍一不注意,差点就让他翻身了,异种斗气,击杀三星斗者,幸好他愚蠢的回来自投罗网,老七的儿子死在他手中,这件事老七不会罢休的,就让他们狗咬狗吧,我只要在老爷耳边吹吹风,这个野种就会被执行家法!”
  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一名龙行虎步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小媛连忙道:“见过老爷。”
  大夫人笑眯眯的迎了上去:“老爷,从神武公那里回来了?事情聊的怎么样?那条矿脉他们愿意让给我们吗?”
  宁洪天冷哼一声:“不要再提矿脉的事,让你三弟这段时间消停一点。”
  大夫人面色微微一滞,随后继续笑道:“好,不提这些事了,对了,宁奇回来了。”
  宁洪天神情冷漠的嗯了一声。
  大夫人继续道:“他杀了李四,老七还怀疑他杀了宁龙,现在带他去见老太爷,宁奇不知道怎么凝练出了异种斗气,虽然异种斗气很稀有,但是残杀家族子弟这种事,可不能放纵啊……”
  “异种斗气?他?”宁洪天眉头微微一皱。
  “嗯,其实我还有一些担忧,好多人都瞧着老爷您这个冠军侯的位子,咱们侯府里也不是一次两次捉到奸细了,宁奇那种资质都有人愿意传授修炼功法给他,恐怕不太简单……”
  大夫人道。
  “我知道了,我们过去父亲大人那里一趟,看看怎么回事,如果此逆子真的成了奸细,我亲手杀了他。”
  宁洪天满带杀意的道。
  冠军侯府,卸甲园。
  此地是上一任老冠军侯的独门小院,占地七八亩,里面有花园假山,小溪流水,老太爷平日里没事就叫上三两好友在里面喝茶下棋,快乐自在,有时候皇帝都会微服私访前来与老太爷下上两手。
  在宁洪天接任新的冠军侯之后,侯府的势力日渐西山,许多生意都被人打压,特别是神武公,他麾下有个龙家,已经抢了冠军侯府不少的生意,要不是老太爷还活着,以他的威望让一些宵小不敢有所动作,恐怕宁洪天连侯爷的爵位都保不住。
  今天,老太爷面色严肃的看着眼前这群人。
  “老七,这么大张旗鼓的,有什么事?”老太爷看了宁奇一眼,然后朝宁洪都道。
  宁洪都眼圈一红,上前跪倒在地:“求父亲给我做主,宁奇这个野种,杀了我的龙儿!”
  宁奇:“七叔不要冤枉我,我承受不起这种罪责。请老太爷明鉴。”
  “你不要狡辩了,还我夫君命来!”
  李四的妻子突然朝宁奇冲了上去,旁边的人也没阻止她,显然是故意让她这么做的。
  “大胆奴才!”宁奇反手一巴掌,银色斗气隐现,那妇人顿时惨叫一声,倒飞出去,半边脸肿起一寸高,鲜血从鼻孔里和嘴角哗哗流下,倒在地上惨嚎起来。
  “异种斗气!银色,不是淡银色……”
  老太爷眼睛一亮,也没有理会那妇人,而是朝宁奇道:“斗师了?”
  宁奇点点头:“四星斗师!”
  众人哗然,特别是刚刚赶来的宁洪天和大夫人,都被震惊到了。
  “父亲!”宁洪都低吼道。
  “闭嘴!你的事情等会再说。”老太爷横眉一竖,一星斗皇的气息顿时爆发出来,宁洪都连忙闭上嘴巴。
  宁奇第一次看见老太爷发火,也被那股斗皇的气息所震慑,老太爷看起来虽然老态龙钟,但此时的实力,与宁奇杀死的绿鳞邪龙和火焰恶龙相当,简直就是人形暴龙!
  要是爆了他,经验值会很多吧。
  这个想法一闪而过,随后宁奇有些愧疚,毕竟侯府里还拿他当子弟来看的,估计也就老太爷一人了。
  “你这股斗气是怎么练出来的?据我所知,你只会锻体诀吧?”
  老太爷凝视着宁奇道。
  宁奇:“我在天风森林里捡到一本功法,就这么练出来的。”
  大夫人顿时冷喝一声:“胡说八道,就算有功法给你捡,几个月时间你就能成为四星斗师?老太爷,我觉得这件事情很蹊跷,七叔的儿子宁龙死在了宁奇的院子里,那时候他还没失踪几个月,而他不过是区区锻体一阶,怎能杀的了一星斗者!我看他背后分明有人在操控着一切!”
  宁洪都连忙道:“大嫂说的对!父亲大人请为宁龙做主,执行家法杀了此子,否则我儿子死不瞑目啊!”
  老太爷:“宁龙,可是你杀的?”
  宁奇知道这种情况之下,他必须死不承认,看老太爷的态度,似乎并没有很生气?
  “我没杀!诚如大夫人所言,我那时候还只是锻体一阶的废物,如何能杀的了已经是一星斗者的宁奇,大夫人,我知道你很想让我死,可我就不能如你所愿,我就要站在你面前,让你天天看着我!”
  宁奇冷笑着朝大夫人看去!
  “狡辩!”大夫人冷哼道。
  宁洪天冷冷的注视着宁奇:“向你大妈道歉,你怎能把她说的如此不堪,目无尊长,该打!”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511/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