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东方玄幻 > 逆天邪神 > 第三十六章 新任家主

  “不好!”
  白长老猛然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就连他也被叶公行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狠辣做法所惊。
  只可惜现在出手太晚了,就算是他,也没有把握完全救下叶飞华,况且这还是有失公平的事。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小高台上突然出现了一道通天血光,以雷霆万钧之势朝叶公行的大印击去。
  血光耀眼,所过之处还留下了一股极为浓郁的血腥气,闻之让人心神皆震,好似全身都充满了力量。
  众人望向血光来源之处,却发现一根手指,一个少年的手指。
  “叶凡?怎么又是他?难道他能救下叶飞华不成?”
  看到少年,周遭之人又一次猜疑起来,好似叶飞华的必死之局也变的有了希望。
  因为叶凡所行之事都超出了众人的预期,此刻说不定也会有奇迹出现。
  “好强的血腥气,这是玄道武技?”白长老立于高台,对于叶凡的武技显得尤为关注。
  之前的血盾已是强大无比,现在这道血光又将如何?
  “狂妄的小子,居然敢对我出手?”叶公行撇了一眼已近在咫尺的血色寸芒,显得无比不屑。
  叶凡再是强大,也不过五重境界,叶公行不可能将之视为大敌。
  “刷!”
  血色寸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划过天际,直直的撞在了叶公行的烈日大印上。
  “轰!”
  一声巨响,无数的血光与烈日大印的炎力相撞,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元力圈,凡是圈内之物,一切都化为齑粉。
  “不……这不可能……啊……”
  看着圈内不断消逝的烈日大印,叶公行歇斯底里的大喊出声,因为随着大印一同消逝的还有他的右手,强烈的剧痛让他忘了一切。
  “砰!”
  在一声闷响下,方才还无比强横的烈日大印彻底爆裂开来,连带着叶公行的右臂都炸成了血雾。
  烈日大印一失,血色寸芒所衍生的血光顿时就缠上了叶公行,与当初对付叶蒙一般,以最快最痛苦的方式将其彻底抹杀。
  “啊……这是什么……我认输,我认输!”叶公行在血光的包围中歇斯底里的大喊着,勉强着靠着体内遗留的些许丹药之力强撑着,不需片刻,他将彻底化为血雾。
  此刻一个少年已经来到了比武场中央,脸上尽是怒色,正是叶凡。
  “叶公行,你依靠外物,不顾比赛规则,还欲杀我父亲,今日必须杀你!”叶凡无比愤怒的说道。
  其实在叶公行吞服丹药的那一刻叶凡就想出手了,叶飞华确实强大,但在不公平的情况下根本难以获胜。
  “叶凡,快收手!”就在叶公行求饶之时,白长老也适时的出现在了比武场的中央,与一同而来的还有一众族长。
  众人谁也没有想到原本最有希望登上家主宝座,且修为最高的叶公行会被一个小辈逼的走投无路。
  “白长老,你传家父武技,我在此感激,但叶公行公然破坏比赛规则,此人理应当诛。”叶凡拱了拱手,正义凛然道。
  对于白长老的视而不见,他虽然心中有些不忿,但也猜到了些什么。
  周遭许多人听了叶凡的话,皆是深以为然的点头,叶公行此刻的哀嚎实在是大快人心。
  白长老脸色焦急,望着叶公行身上的血光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他虽然看出了此技正是当初对付叶蒙的那一招,但是血光比之当初强大了岂止十倍,就连他也没有把握能击散血光。
  三滴精血催发的血色寸芒,威力几乎已经超出了归元境的范畴。
  紧握的双拳还是松了开来,白长老再次劝说道:“叶凡,你可知杀了叶公行的后果是什么,到时候老夫也保不了你们父子!”
  听到此言,叶凡脸色一顿,虽然隐约猜到了白长老有所苦衷,但其中涉及的东西有多深还是没法琢磨。
  “公然破坏比赛规则,白长老想要怎样惩戒?我可不信什么炎力丹的屁话!”叶凡终于退了一步说道,同时血气也收回了大半。
  这次叶凡一下用去了三滴精血也算是筋疲力竭,这些血气可以助他快速恢复精力,凝练下一次的精血。
  白长老焦急的神情缓和了几分,回道:“叶公行将交由长老团定夺,个中事宜还是需要长老团说了算!”
  “长老团!”叶凡皱眉间,终于缓缓撤去了所有血光。虽然痛恨长老团的作为,但以他和叶飞华现在的实力,还是无法正面与其相抗,还不如虚与委蛇,先坐上家主之位才好。
  扶起了半死不活的叶公行后,白长老终于松了口气,同时还特意传音叶凡道:“小子,有些事待你父亲成为家主后老夫再与你细说,记住,成大事者,切忌冲动!”
  叶凡点了点头,虚与委蛇并不是胆小,而是智谋的一种,当其拥有对抗长老团的实力时,自然不会再隐忍。
  “小子,你给老夫等着!”叶公行捡回了一条命,还是不忘朝叶凡威胁道。之所以被叶凡如此轻松的击败,落得这般狼狈的下场,一是因为血色寸芒确实强大,第二便是他太过轻敌了。
  “放心吧,我跑不掉,倒是你,总有一日,我还会取你人头!”叶凡无比肯定的说道。
  “噗!”叶公行一口鲜血吐出,直接被气晕过去。今时今日他这外系长老的老脸算是丢尽了。
  “心胸狭隘,自喻不凡之辈,注定有此下场!”叶凡感慨了一句,同时还瞥了一眼一旁的叶奎父女。
  后者忙向后退了一步,脸色涨红,根本不敢直视叶凡。血色寸芒一现,大印破碎,叶公行都差点命丧九泉,他们父女更没有这个本事活命了。
  这一刻的叶凡,令所有人都感到畏惧,包括白长老在内。
  有些忌惮的看了叶凡一眼,白长老重返了高台,正式将一枚玉扳指交给叶飞华,同时宣布道:“比试结果已经产生,恭喜叶飞华成为叶家新任家主!”
  此话落下,人群中顿时出现了轩然大波,在这场家族比试中,叶飞华无疑是最大的黑马。
  最后虽然是叶凡强制出手才取得胜利,但也是叶公行违规在先。
  “参见家主!”
  一时间,叶家上下五千人全都半跪在广场上,朝着已经上了高台的叶飞华行礼道。
  叶飞华亲自扶起了身旁的叶凡,同时大手一扬,满意笑道:“都请起吧,飞华初当家主,还请诸位多担待了!”
  “家主谦虚了,我等都乐意听候吩咐!”众人皆异口同声答道。
  叶凡听罢在一旁暗自点头,父亲到底经商多年,一句话中听至极,使得叶家上下瞬间接受了他。
  与人为善,何尝不是一种处世之道呢!
  当然,也有人对此不屑一顾,叶奎与清醒过来的叶公行只是冷笑,压根没有给予丝毫回应。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既然见过了家主,那便散了吧!”白长老适时走出来说道。
  “慢着!”
  正当众人欲要离去之时,叶凡却突然走了出来,打断道。
  白长老皱了皱眉头,不解道:“叶凡,你的父亲已成家主,你还有何事?”
  叶凡微微一笑,回道:“白长老,乘着现在人多,有几件事我必须代替我父亲向大家说上一说!”
  白长老望了叶飞华一眼,却见后者点了点头,并未亲自说话的意思。
  其实叶飞华深谙处世之道,他打好牌,那叶凡便要打坏牌,新官上任三把火是一定要有的,否则未来很难管理好整个家族。
  而此刻人人都忌惮叶凡,一些强硬的规矩以他出面最为合适。
  “那你说说吧,但时间不要太久了!”白长老也猜到叶凡要干些什么,言罢便孤自退了出去,离开了高台。
  他一个长老团派来的理事长老,无需遵守叶凡接下来的话语。
  叶凡面无表情的走到了高台前端,俯视着下方密密麻麻的叶家五千人,深感叶飞华肩上的重担。
  既然要干,那必须干好,既然成为叶家家主,那一切权利必须要一把抓。
  “本人叶凡,新任家主之子,现在想必很多人都已经知道我了,之所以留各位,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宣布!”叶凡不谦不卑,声音附上了一丝元力,话语传到了在场每一位族人的耳中。
  人群无比寂静,皆是乖乖的听着叶凡说话,就连叶奎等人也不敢有丝毫分心,在他们看来此刻叶凡比家主还要可怕一些。
  对于周遭的反应,叶凡很是满意,清了清嗓子道:“我前段时间前往后山修炼,无意间发现了叛贼叶飞阳所留下的一些东西,此人与白家女子通奸,已经沦为白家走狗!”
  说到此处,叶凡故意顿了一顿,捕捉到高台上各系族长神情的微妙变化后,才继续言道:“因此小子怀疑,我叶家藏有叶飞阳党羽,白家奸细,乘着此刻,正好可以一举拔除,还叶家一个太平!”
  一听到此话,高台上数位族长脸色大变,仿佛被揪到了辫子一般。并不是他们胆小,而是叶凡犀利的目光不住的在他们身上游荡着,心里有鬼者自然容易露怯。
  他们都没有想到,叶飞阳藏在后山的秘密居然这么快就被叶凡所发现。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50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