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东方玄幻 > 逆天邪神 > 第十七章 重归于好

  一时间,比武场上光芒万丈,五道看似柔和,实则威猛的光束形成了一个天地牢笼,在叶飞阳的头顶缓缓收拢,将其笼罩了进去。
  “就凭这一爪子就想对付我?老太婆你太天真了!”
  叶飞阳脸色狰狞,身躯摇晃间,全身爆射出一片金光,在虚空中形成一个宽达数米的巨拳,向头顶轰了过去。
  “砰!”
  强横的王霸之力与白光战到了一起,引得整个比武场的地面都颤动了起来,可怕的力量四散,将周遭叶凡等人都震飞了出去。
  一瞬过后,利爪与巨拳都只剩微末之力,纷纷抵消开来。
  “这……这是王霸之力,你居然修炼了白家绝技!”见到攻击被破,一直波澜不惊的叶颜太脸上终于有了些许动容。
  “没错,今日就让你这老太婆知道厉害,想要阻止我杀人,这不可能!”叶飞阳自始至终都没有放弃杀掉叶凡的想法,说话间还将仇恨的目光望向了叶凡。
  叶凡与其对视,眼中出现了浓郁的杀意,未来叶飞阳必须要死,否则他将寝食难安。
  “哼,不知好歹!”
  叶颜太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很快就从吃惊中反应过来,又是一爪压下,威势比之前强大了数倍。
  感受到头顶强烈的压迫感,叶飞阳知道这太上长老动了真怒,不敢懈怠,当即吐出了一口精血,全身再次爆发出一股王霸之力。
  天怒人怨本就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逆天武技,此刻叶飞阳更是不知死活的施展了第二重,此番两次施展已让他的身体不堪重负起来。
  漫天的金光瞬间覆满了整片天空,威势滔天,欲要挣破上空的利爪。
  但太上长老的白玉之光仿佛是另一层次的力量,巨爪之下,无论王霸之力如何挑衅,都骇然不动,且缓缓向下压去。
  一旦被这利爪接触到,叶飞阳定然会化为飞灰,死无葬身之地。
  “老太婆,你欺人太甚,我与你拼了!”
  压倒性的局势下,叶飞阳终于紧张了,歇斯底里的大吼了一声,一咬牙关,体内出现了一阵爆响。
  噼噼啪啪!
  不远处的众人清晰见到,叶飞阳全身经脉自主的爆碎开来,浮现出了无数朵灿烂的血花,鲜血四溢间,将其完全染成了一个血人。
  见到这一幕,叶颜太皱了皱眉头,不由自主的加大了手中的力量。
  “天怒人怨,舍我其谁,给我爆!”
  话音一落,叶飞阳身上的血液就尽数爆炸开来,化为丝丝血雾,融入了头顶的金光之中。
  一时间漫天金光耀眼了数倍,直让人睁不开眼睛,而太上长老所施展的利爪居然在金光下缓缓消融开来,出现了一个空洞之处,好似被什么东西给同化了一般。
  见到这一幕,叶飞阳二话不说,携着一旁半死不活的叶蒙往上一跃,便从这方空洞之处跃了出去,瞬间便没了人影。
  “该死,这叛徒,居然敢逃!”
  见人消失,叶颜太所化的虚影颤抖了一下,明显气的不轻,只可惜她此刻只能依靠那白玉佩而存在,无法乘胜追击。
  缓了片刻,叶颜太终于转过头来,望向了比武场上一众人等,当见到气息奄奄的白长老时,目光一顿,停了下来,转向自己的弟子问道:“玲珑,你和老孺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叶玲珑拱手走了出来,一脸认真道:“禀告师父,叶飞阳父子修炼白家绝技,投靠白家,此番原本是叶凡与叶蒙的比斗,却将他父子二人的恶劣行径彻底暴露了出来!”
  与此同时,叶玲珑还解释了一下白长老受伤的原因,顿时又让叶颜太气的不轻,毕竟都是长老团的人,白长老更是长老团明面上的使者,如此一来,等同于三位太上长老被打脸。
  “哼,真是山上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我长老团不干涉族内事物多年,没想到竟发生了这般让我叶家颜面扫地的事情,此事必须封口,不可外传!”叶颜太当即就下了封口令。
  只可惜叶蒙修炼白家绝技的事情满城皆知,再是封锁消息,怕也无济于事。
  叶凡等人虽然点头,但内心还是有些忧心的,这次叶家的脸怕是丢定了。
  “尔等放心,我叶家长老团定会将叶飞阳父子这两叛徒找寻出来,施以惩戒!”叶颜太也知道事情严重,只好暂时承诺一番。
  “太上长老,现如今白长老身受重伤,叶飞阳又叛族而去,我叶家已没了一族之长,还请长老为我们做主!”
  一位手拿扇子的年轻人突然从外围挤了进来,主动进言道。
  叶凡定睛一看,发现此人居然是刚被自己痛扁没几天的叶小飞。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叶飞阳一离去,家主之位被无数人觊觎,难道这叶小飞也……
  叶凡想到此处,脸色沉了几分,叶飞阳虽走,但这叶家怕依旧无法平静。
  “这位小辈说的很在理,国不可一日无君,家不可一日无主,既然如此,老孺会发布诏书,七天后,族内嫡系,旁系,外系所有人员回归家族,我会委派长老召开家族大典,竞选新任家主!”
  叶颜太大手一挥,便已是下了决定,容不得任何人更改。
  而叶小凡一听,嘴角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默默退到了后方悄然离去。
  “好了,老孺玉佩附体的时间已是不多,叶家未来,还要靠尔等继续创造!”
  言罢,叶颜太在为白长老传入一丝元力后,便消散在了玉佩之中,此等行径与邪老倒是有些相像。
  叶颜太消失的一刹那,整个叶家都沸腾了起来,家族大典即日便要召开,到时候新的家主出现,叶家五院局势又将发生重大改变。
  新家主不仅拥有居住主院的特权,更可抉择家族上下许许多多杂七杂八的事物,可谓是什么都好管,况且此刻长老团派来的监督人白长老身负重伤,自顾不暇,新家主更是可以肆无忌惮了。
  什么新官上任三把火,这新家主上任十把火都没什么大问题。
  如此大环境下,谁还顾得了叶家颜面,叶飞阳之事几乎都被甩到九霄云外去了,就连叶凡与叶蒙那绝世一战也未有人再提起,无论旁系还是嫡系,都跃跃欲试,欲要竞争一下家主之位。
  此刻叶家,倒是还有唯一一处清净之地,那便是叶凡原先所住的北院。
  夕阳下,一位少年站在被玄火烧毁的茅草屋根基上,双目微闭,望向远方,而其身旁站立着一个美丽的少女,同样仰着脑袋,望着与其相同的方向。
  两人出奇的寂静,就好似在心灵交流一般。
  终于,少年还是说话了。
  “玲珑,上次对不起了!”叶凡主动道歉,尽管心中仍有些芥蒂,但很多事情已经很明了。
  如此天才少女,太上长老之徒,岂会与叶蒙同流合污。此刻想想,叶凡觉得自己当初的想法实在有些可笑。
  叶玲珑嘴角一抿,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道:“叶凡,你是因为我救了你而向我道歉的吗?”
  叶凡没有回答,反问道:“为什么不顾性命的救我?万一你师父来迟,那……”
  说到此处,叶凡顿住了,这一刻他的内心好似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只觉无法再讲下去。
  叶玲珑美丽的笑容好似释然了一些,回道:“没有为什么,我们难道不是朋友吗?”
  “朋友?呵呵,当初确实是……”叶凡喃喃自语,眼中流出复杂的情感。
  思绪不知不觉间回到了当初,那时候两人青梅竹马,为叶家最杰出的青年才俊,一起修炼,一起吃饭,一起外出,几乎形影不离,外人的赞美与惊叹此刻还历历在目。
  但在叶凡出事的后一天,叶玲珑就消失不见了,也没再来找过叶凡一次。
  人死不可复生,有时候心死更是如此。
  “叶凡,这些年其实我都一直记着你,求你原谅我!”
  看到叶凡越发冷淡的神情,叶玲珑突然激动了起来,上前一下抱住了少年的后背。
  叶凡愣住了,刚打算好的一些说辞也卡在了喉咙里,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这是他第一次与异性这般亲密接触,丝丝独属于叶玲珑的少女清香飘入鼻尖,令叶凡一时间有些心醉神往。
  而叶玲珑俏脸通红,叶凡的后背坚毅笔挺,充满了男子气息,令她羞涩极了。
  两人就这般僵持了半响,叶凡终于反应了过来,赶忙从少女的怀抱中退了出来,脸色缓和了许多,道:“我并未恨你,只是恨我自己不争气罢了,你无需如此!”
  见少年还是有所顾忌,叶玲珑一对秋水般的眸子泪光莹莹,苦涩解释道:“现在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却还不知道我的使命,当初师傅收养我,让我来到叶家,便是充当她的眼睛,好时刻掌握叶家动态,原本你是师傅重点关注的对象,所以我才能时时刻刻在你身边,但自从你出事后,师傅就不让我与你来往了。”
  “看来这一切都不是你的本愿?”叶凡一脸无奈的表情,终于明白了这件困扰自己多年的事情。
  “当然不是,师傅养育我多年,我无法拒绝她的要求,所以才……”叶玲珑着急解释道。
  叶凡沉思片刻,终于握了握叶玲珑的小手道歉道:“这一切是我错怪你了,对不起,我们从今以后还是朋友,不是吗?”
  叶玲珑点头间,脸上出现了一丝幸福的表情。一时间,万花绽放,为这处荒凉之地添上了一抹异彩。
  看着眼前的美丽少女,叶凡的嘴角泛起了一丝会心的笑意,多年心结解开,还重拾了旧情,心情舒畅极了。
  “叶凡,跟我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叶玲珑突然想到了什么,带着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拉着叶凡朝家族东方飞奔而去。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50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