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东方玄幻 > 逆天邪神 > 第十四章 何以成道

  “天怒人怨?”见到这似曾相识的一招,在场众人都是脸色大变,白长老的神情更是臭的无法形容。
  先前叶蒙修炼此武技已是大过,没想到他的父亲,叶家的当代家主,居然也修习了白家的武技,这简直是叶家的奇耻大辱,任何叶家子弟都无法释怀。
  “叶飞阳,好你个狗贼,居然私下修炼白家绝技,莫非是投靠了白家不成?”白长老全身衣衫呼呼作响,胡子颤动着,一双老眼布满了无形的火焰。
  “叶白,立刻给我走开,我还敬重你是一代长老,如若不然,今日我就将你俩一起杀了!”
  霸王之力加身,叶飞阳显得自信不已,话语也充满了威慑力。
  “哼,当初纵容于你们父子二人,没想到最后却是生出了两条叛族的恶狗,也罢,今日老夫就来清理门户,还叶家一个清静!”
  白长老彻底看透面前之人,说话间,一步踏前,全身被纯白的元气环绕,朝着侵透在金光里的叶飞阳冲了过去。
  “砰砰砰!”
  瞬间便是交手了三招,每一击都是无比强大,外泄的元力引得整个比武场震动不已。
  “轰!”
  白长老的元力与王霸之力搅在一起,猛然爆炸了开来,将两人都震退了几步。
  “死老头,没想到你已经是九重巅峰,半步守一了,怪不得那么难缠!不过就凭这点实力,你根本胜不了我!”叶飞阳抹了把嘴角的血迹,不屑道。
  天怒人怨作为白家第一绝技,已经将叶飞阳的修为提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境地。
  “我呸,今日老夫就替霸天做主,铲除你这逆子!”白长老轻啐一声,双手成决,直接捏起了一道法印。
  白长老准备施展武技,叶飞阳却是毫无紧张,不屑讥讽道:“叶家秘境,不知多少年没有绝世武技出世,现如今的武技,不过尔尔,岂有白家的来的威猛!”
  “你敢侮辱叶家武技,看我大天叶手,给我死!”
  白长老双目一瞪,双手成掌,猛地向前推了出去。
  一时间天地被纯白元力所覆盖,两个约莫百米的巨掌在空中形成,飞速旋转间,竟快速的融合了一起,隐约间形成了一片遮天盖地的硕大树叶。
  树叶如同手掌一般,五指分明,威能无限,使得周遭那些逃离的人群也忍不住抬头骇然观望起来。
  “大千叶手,遮掩天下!今日老夫就让你见识见识叶家武技的威能!”
  白长老站在这片天地之叶下,全身白光熠熠,竟有与天地化身一体的趋势。
  一旁的叶凡望着这拥滔天威能的武技,眼中精光闪耀,不可否认,在这一击面前,他与叶蒙之前的战斗简直如同小孩子过家家。
  血色寸芒虽然强大,但也不过刹那芳华,决然没有白长老这一击这般撼天动地。
  叶家武技,定然没有众人所想那般简单。
  天地之叶下,叶飞阳全身金光时隐时灭,正承受着无与伦比的压力。
  “死老头,拥滔天威势又如何,与白家绝技相比,依旧不过蝼蚁!”
  叶飞阳咬牙切齿,说话间身上再次爆发出一股王霸之力,在空中扭曲着,翻滚着,强行抵挡着天地之叶的莫大威势。
  “天怒霸王,人怨神力,霸王之力,举世无敌!”
  随着叶飞阳的默念,那道弥漫着强大力量的王霸之力缓缓化为了一根长矛,朝着白长老头顶的遮天巨叶狠狠插了过去。
  “轰轰轰!”
  王霸之矛不住的穿刺着遮天巨叶,每一击所产生的力量都使得天地震动。
  王霸之力的霸道气息使得白长老渐渐有些不支起来,元力毕竟是最低层次的力量,与绝技之中所产生的王霸之力还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噗嗤!”
  终于,白长老大口鲜血喷出,整片天地之叶一阵颤动下,“砰”的一声消散开来。
  一时间,天地再现,叶飞阳全身金光,傲然站立场中,一脸不屑的看着已经跪倒在地的白长老。
  叶凡见状,忙上前去扶起了白长老,这老头虽然有些古板,但对于叶家倒也是真心真意。
  “小子,现在轮到你了!”
  打败白长老,叶飞阳显得越发嘚瑟,一指叶凡冷笑道。
  “叶飞阳,你叛离家族,难道不怕长老会的报复吗?”叶凡毫无畏惧指责道。
  “哼,无论如何,我今日也会杀了你,为我儿报仇!”叶飞阳冷笑,话语刚落,便一把朝叶凡的脖颈抓去。
  在王霸之力的强大威势下,叶凡根本避无可避,以他归元境三重的力量,连正常下的叶飞阳也打不过,更何况是现在。
  “小子,放心,我不会马上杀了你的,我儿被你用邪法伤的体无完肤,这一切我都会慢慢还给你的!”叶飞阳望着叶凡,脸上尽是扭曲的笑容。
  话音一落,叶凡便觉身躯传来一股极痛之感,霸道的力量仿佛要将他的身躯压为粉末。
  “王霸之力,果然霸道!”叶凡暗自心惊,要不是有蛮龙神体功护身,这一刻他已经死了。
  不过饶是拥有炼体神功,叶凡身躯还是在快速的被摧毁着,蛮龙神体功的恢复速度远远及不上王霸之力的摧毁速度。
  “哈哈哈哈,小子,这滋味不好受吧,今时今日这一切,都是你害的,今日我就让你痛不欲生!”
  叶飞阳将叶凡视为一切的魁首,要不是当初叶凡闹着要去秘境,后头也不会生这么多事。
  “砰砰砰!”
  在王霸之力的摧残下,叶凡全身血肉模糊,体内更像是爆豆子一般不住炸响着,这样下去,不需片刻,他好不容易恢复的身体又要被废掉了。
  “小子,你这又是在炼体吗?这次好像有点狠啊!”
  在其几近要痛晕过去的时刻,邪老的声音突然从玉佩中出现,好似是调侃。
  “邪老,不要开玩笑了,可有办法救我!”叶凡就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当即追问道。
  “救你本尊只需动动手指头,只是本尊不愿!”邪老没心没肺的回应道。
  “你……”
  叶凡差点没有被这话呛死,没想到这平时和蔼可亲的老头在关键时刻掉链子,难不成是要谋杀主子不成?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劳其骨,如果连这点小挫折也抵抗不了,何以成大道?”
  邪老的声音缥缈,最终消失在叶凡耳畔。与此同时,叶凡脑海中的一根弦突然被弹动了一下,瞬间明白了什么。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50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