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东方玄幻 > 逆天邪神 > 第六章 蛮龙神体

  痛揍了叶小飞等人一顿后,见天色已晚,叶凡便暂且返回了北院,而叶木也回到了南院安慰叶娟。毕竟这些日子这丫头受到的伤害非常之大。
  两人约定,第二天一早便前去大堂,与叶蒙当面对质。
  一回到小屋,叶凡就开始呼唤起邪老来。
  “刷!”
  邪老的身影破空而出,还打了个哈欠,有些疲惫道:“小子,你有什么要紧事,本尊可是要休息的!”
  叶凡也不啰嗦,在见识到叶小飞的武技后,当下羡慕,疑惑道:“邪老,我修炼万妖法典,难道没有一些妖道上的武技吗?”
  “武技是有,但是你现在的状态太差,还无法修炼!”邪老有些慵懒的回道。
  “状态太差?这是什么意思?”叶凡不解,当即追问。
  邪老瞄了他一眼,没好气道:“妖兽以强大的体魄而闻名于世,修炼妖道也是如此,万妖法典内的武技都需要靠强大的体魄作为支撑,炼体境的躯体连入门也不算!”
  “我现在已是归元境,难道还不能修炼一门两门武技吗?”叶凡有些不忿,毕竟自己这境界在邪老口中好似一文不值似的。
  “你的实力与年纪在玄道之中确实不错,只是对于妖道而言,特别是作为万妖法典的主人而言,你的实力就等同于零!”
  在见到叶凡犹如猪肝色的脸色后,邪老也发现话语有些重,继而解释道:“小子,你也不用担心,现如今万妖血佩正在改造着你的身躯,总有一天,你终将能修炼万妖法典内的无上武技。”
  邪老尽管说了安慰的话,但叶凡却并未感到舒心,这就如同捧着稀世珍宝,却只能观赏,无法利用,生出了一种极为憋气的感觉。
  况且今日他已经与叶蒙宣战,无论如何,实力必须要有所提升才是。
  “邪老,锻炼肉身,可有速成之法,我的时间不多,经不起软磨硬泡!”叶凡脸色凝重的问道。
  邪老紫色的眼珠转了一圈,好似想到了什么,微微点头道:“本尊可以将早年修习的一套炼体术传于你,只是此法一旦修炼,万分痛苦,非一般人可以忍受,如若无法坚持,反会伤及己身,远没有万妖血佩亲自为你塑体来的保险。”
  “没事,痛苦这些年来我已经尝了太多,也不差这一次两次!”叶凡欣然接受,且自信满满的说道。
  三年来的精神折磨,远比肉体来的痛苦的多。
  “既然如此,那本尊就传你此法!”邪老颇为赞赏的点了点头,苍老的脸上疲惫感一扫而空,再次一指点向了叶凡的额头。
  这次的信息量并不多,只是一套名为蛮龙神体功的炼体功法,叶凡十分顺利的接收了过去。
  与此同时,邪老的指点也在一旁响起:“蛮龙神体功,来源于以强大肉身闻名的上古妖兽蛮龙,意在让人修成蛮龙之身,水火不侵,刀枪不入,最后更能做到肢体重生,肉身不灭!”
  “这功法上所谓的五行浇筑,是何意思?”在邪老解释的时候,叶凡已将蛮龙神体功研究了一遍,只有此处无法理解。
  邪老脸色一正,难得的严肃道:“凡人之躯,想要修成蛮龙之体,属逆天之为,当受玄火,溧水,太木,己土,暗金五种力量的考验,只要能撑过五行之力其二,便可小成,如若全部撑过,便是大成,至于最后的圆满,待你足够强大了再解释也不迟!”
  “五行之力,我该从哪里去寻找这些力量?”叶凡有些茫然,这些都是自己听都没听说过的东西。
  “我可帮你释放玄火,至于其他四种,就需要你自行寻找了!”邪老倒是说出了一个大喜讯,暂时解决了叶凡目前的困惑。
  “这邪老果然非凡,居然能释放五行之力中的玄火,也不知到底是什么身份!”叶凡内心暗叹,越发觉得这万妖血佩深不可测了。
  “好了,莫要多想,快快修炼,争取在玄火淬身前提升肉体强度,减弱五行之苦。”邪老在返回玉佩前不忘告诫道,因为他只是一个器灵,想要准备这五行之力,至少需要三天时间,叶凡再是急迫,也得等这三日。
  叶凡点了点头,坐回了床上,闭上眼睛再次开始了修炼。
  万妖血佩浮现在了胸前,吞噬着天地间血色的妖气,过滤后再次传入叶凡的体内,改造着他的肉体。
  而丹田内,那两个小气团也拼命的旋转着,与万妖血佩抢夺着这些妖气,虽然得到的只是些许,但还是在显著的增长,毕竟这是妖修内等阶最高的血色妖气,任何一丝都能给叶凡的元气带来极大增长。
  要不是万妖血佩的阻隔,叶凡的境界提升定然不会只有一重那般简单。利用血色妖气来进阶归元境,就如同杀鸡用牛刀一般,根本就是暴虐天物。
  与此同时,蛮龙神体功悄然运转,在带给叶凡痛苦的同时,也在与万妖血佩一同提升着叶凡的肉体力量。
  以叶凡此刻的肉体力量,虽然到了炼体境内无敌的地步,但在妖道之中,还是太过弱小了。
  第二日一早,叶凡便从修炼中退了出来,张嘴吐出了一口浊气,只觉全身神清气爽,仿若有使不完的劲道。
  “邪老说过,三日之后便可五行淬体,真想知道,到时候的蛮龙神体是什么感觉!”叶凡暗自期盼着,打开房门,朝着林家大堂行了过去。
  昨日约好,与叶木就在林家大堂门前集合。
  刚一来到大堂门口,便见叶木被一群叶家子弟给围了起来,推搡间好似在恐吓着什么。
  “叶木,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马上滚,蒙哥也许还能放你一马!”说话者手拿一把纸扇,正是叶小飞,此人昨日被揍,却是尿性不改,此刻依旧在作威作福。
  “叶小飞,看来你胸口的伤已经好了,这次不知又打算伤在哪里呢?”
  叶凡慢悠悠的声音传来,引得叶小飞身子一阵哆嗦。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50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