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东方玄幻 > 逆天邪神 > 第二章 武道梦想

  此刻的叶木缩在人群一角,红着眼眶,低着头,根本不敢正面对视叶凡,口中支支吾吾应道:“凡哥,对……对不起,我……我……”
  听到此言,叶凡的目光彻底黯淡了下去,面若死灰,实在没想到,自己被相处多年的好友欺骗算计。
  此时此刻的他,竟连恨意都有些提不起来了。
  就在场面陷入僵局的时刻,叶蒙却是一脸正气的走了出来,指着叶凡骂道:“叶凡,原本我还认你是我堂弟,却没想到你竟是这种人,为了应付测试,竟服用断筋丸此等伤天害理的毒药,现在恶果自尝,不好受吧!”
  听到断筋丸三个字,叶凡瞳孔剧烈收缩了一下,这可是修炼人士谈之色变的毒药,服用一颗,经脉消逝,丹田化无,彻彻底底的沦为废物,再无翻身之日。
  “是你?是你在背后捣鬼?”叶凡勉强站在地上,咬牙切齿的望着叶蒙,这一刻的恨意,超过了过往一切的总和。
  “呀呀呀,叶凡堂弟,你可不要血口喷人啊,我堂堂叶家天才青年,怎会沾惹这等妖邪恶毒之物!”叶蒙毫不知耻的否认道。
  “叶木,你说实话,此事我可以不怪你!”叶凡突然转头,再次向角落的叶木望去。
  “我……我……”叶木支支吾吾,明显犹豫起来,背叛叶凡,实非他所愿。
  见到这一幕,叶蒙紧张了,他还真怕叶木脑袋错乱下说出些什么,忙插话道:“叶凡堂弟,你本就是废物一个,此刻不过是彻底了一些罢了,只要你勇于悔改,我们还是会给你机会的。”
  “叶蒙,今日之事我记下了,总有一天,林林总总,我和你算个明白!”叶凡见情形不利,也不再争论下去,转身往着北院的方向离去。
  夕阳的余光下,叶凡的背影显得萧瑟且寂寞,踉踉跄跄,竟如一个迟暮老人一般沧桑。
  无人搀扶,无人怜悯,无人关怀,就这般一人行走于黑暗萧索,悲苦凄凉间。
  叶木多少次都想冲上前去,但最后还是忍了下来,他也有他的苦衷。
  至于叶玲珑,站在一旁轻咬贝齿,皱着秀眉,不知在想些什么。
  随着叶凡的离去,这场由境界测试转换而来的闹剧也算正式结束了,叶家青年才俊们几乎都怀着沉重的心情四散而去,大家都是明眼人,当然知道这背后到底是谁做的手脚。
  望向叶蒙的目光,他们越发的忌惮了,将一个绝世天才彻底拉下神坛,这也算一个狠角色。
  “蒙儿,这件事你做的有些过分了,这般让我如何向长老们交代?”
  叶家大堂内,叶飞阳皱眉教育道。虽贵为家主,但叶家并不是他一人说了算,更容不得叶蒙胡作非为。
  “叶凡这小子一心望着恢复实力,居然还有了前去秘境的念头,万一真被他带出什么绝世功法来,那我叶家第一天才的地位岂不危险?”叶蒙满脸怨恨,极度自私的说道。
  “饶是如此,你也没必要做的这般绝吧,断筋丸出现可是大事,万一惊动长老会,那可就麻烦了!”叶飞阳依旧极为担心,生怕此事被深究。
  “父亲,你尽管放心,这一切我都已经想好了对策!”叶蒙神秘一笑,阴测测的说道。
  ……
  叶家北院,残破草屋内。
  叶凡斜躺在床上,呼吸沉重,脸色因失血过多而显得分外苍白。他不发一语,就这般抬头望天,双目空洞,彻底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中。
  废了,这次是真的废了,经脉与丹田彻底消失,武道梦想已在破碎边缘。
  “小凡,小凡!”
  就在此刻,耳边却突然传来了轻呼声,一个脸色憔悴,双鬓雪白的中年男子,正满脸慈爱的望着床上的叶凡,且轻轻摇晃着他的身躯。
  叶凡空洞的目光渐渐消散,转过头望了男人一眼,轻呼了一声:“父亲”。
  望着表情僵硬的儿子,叶飞华内心闪过丝丝阵痛,在床边缓缓坐了下来。
  他本在外地经商,在听说叶凡之事后连夜赶回了落日城,却不想是这番景象。
  叶飞华知道,这一次的打击,对叶凡而言真是致命的。
  “小凡,放弃吧,和为父一起经商,平平淡淡的过这一生又有什么不好呢?”
  叶飞华语气平和,竟劝说了起来。
  听到父亲的劝说,叶凡陡然激动了起来,大声应道:“父亲,你年轻时候也是叶家天才,难道你也甘心吗,经商?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与讨饭何异?”
  场面一下子寂静了下来,叶飞华缓了半响,才回道:“现如今世道混乱,道修,玄修,佛修,儒修,鬼修,妖修,魔修,各门各派,无数修炼者,皆争相暗斗着,而在这里,有叶家的庇护,有你大伯的镇守,也算难得的净土。”
  “大伯的庇护?哈哈哈哈!”听到此言,叶凡就如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怒道:“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与你的命运都是拜大伯所赐,三年前,要不是大伯给我们下了毒药,让人废了我们的修为,我们岂会是现在这幅模样?”
  “你……休要再提此事!”叶飞华一听急了,声音也加大了几分。
  “我知道你是为叶家大局着想,也因此一直只字未提,哪怕是族人的嘲笑,我也忍了,但是……”叶凡说到此处突然顿住了,今时今日,他已是如此,那便索性说个畅快。
  无尽恨意猛然涌上心头,叶凡大吼道:“这一次,他们居然连我最后的武道梦想都要剥夺,这一辈子,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他们!”
  见到歇斯底里的儿子,叶飞华的心底突然产生了一丝心悸,叶凡对于武道的狂热与追求远超了他的想象。
  同为天才,叶飞华也曾恨过,怒过,最终却被时间磨平了棱角。
  但叶凡不同,他还年轻,对于武道的梦想坚不可破,注定成为异数。
  “唉,你自己再好好想想吧,父亲先走了!”
  叶飞华不敢再呆在这里,生怕叶凡的执念再次唤起自己对于力量的渴望。
  在其离去的下一刻,房间之中突然出现了一道渺渺之音,似梦似真,仿若来自亘古,回荡不息。
  “善恶终有报,天道自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50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