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东方玄幻 > 逆天邪神 > 第一章 无尽耻辱

  天威大陆,人人崇尚武学修炼,弱者拳可碎石,强者力如山岳,更有大能者能斩破虚空,超越轮回,以至永生。
  大陆之上宗门林立,争斗四起,武技功法,上古殿宇,数不胜数,谁都想要逆天夺命,永生于这方世界。
  大陆极东处,有一小城,名为落日城,隶属于大陆诸多王朝之一的玄天王朝。
  此刻,落日城内,叶家北院。
  入目是一间残破的茅草屋,屋内叶凡盘膝而坐,手握一黑色小木盒,正陷入追忆。
  “大伯,我已满十六周岁,按照族规,该去秘境接受武技传承。”
  “你经脉已废,休再想武学之事,和你父亲好好经商吧!”
  “这是叶家先祖定下的规矩,大伯莫非要忤逆不成?”
  “规矩为人而定,而不是废物,三天后是武力值测试日,你如若能证明自己,我便给你这个机会!”
  回忆至此,叶凡将目光转移到了小木盒上,且缓缓打开。
  木盒里面是一颗黑不溜秋的小药丸,尽管其貌不扬,隐约间还有刺鼻味道,但对叶凡来说却是绝世圣物,寄托着他最后的希望。
  小心翼翼的将药丸捧在手中,端详一阵后,叶凡还是一口吞了下去。
  一瞬间,一股热浪从周身百骸传来,流通于那些破碎不堪的经脉间,居然并没有即刻消逝开来,而是缓慢的聚集,化为点滴元力。
  “这丹药果然靠谱,叶木这小子还真有点本事!”叶凡喜不自禁,暗自赞叹起来。
  重拾力量后,叶凡快步踏出了自己的屋子,向着比武场奔赴而去。
  叶家乃是落日城大族,占地极为广阔,共有五大区域,叶凡虽然居住在最底层的北院,但离比武场倒是颇为接近。
  只花了一会,叶凡就到达了目的地,此刻的比武场已是人山人海,沸沸扬扬,今日是武力值测试的日子,叶家几乎所有人都来到了这里,见证着小辈们的再一次成长。
  叶凡到的时候叶家小辈已经在广场上排好了队,个个神采飞扬,欲要在长辈面前一显身手。
  就如一个外人一般,叶凡默默站到了最后一个,冷漠的目光射向了前方。
  前方有一高台,上面林林总总的坐着一些长辈,而在高台下竖着一根一米粗细的大石柱,名为玄天石柱,乃是玄天皇朝专门用来测试修炼者实力的工具。
  只需将力量打在石柱上,便能显现出相应的图案,用以辨明境界。
  “第一个,叶蒙!”
  一位白胡子长老站在石柱旁报出了测试人的名字,引得周遭一片惊呼。
  作为家主叶飞阳的独子,且是年轻一辈中长辈给予期望最大的人,叶蒙理应第一个测试。
  话音落下,一个身着黑衣的青年踱步走上来前,挑衅的看了一眼处在最后方的叶凡,神秘一笑,拱手道:“叶蒙不才,献丑了。”
  “砰!”
  叶蒙硕大的拳头迅猛的砸在了玄天石柱上,引得石柱一阵颤动。
  伴随着晃动,石柱上渐渐浮现了两个球形图案,且不住旋转。
  “这……这是归元境,还已经到了二重!”
  周遭顿时沸腾起来,就连高台上的长辈也有几个站起了身,颇为赞叹的看向了下方的叶蒙。
  见到石柱上的景象,叶凡瞳孔剧烈收缩了一下,随即便恢复了正常。
  “很不错,你是第二个达到归元境的人,实乃孺子可教!”
  负责测试的长老给出了赞赏,且继续报道:“下一个,叶木!”
  一个身材微胖的少年从队伍中走了出来,同样望了最后方的叶凡一眼,微微点头,目光却不知为何有些躲闪,对此叶凡倒也没在意,对其报以鼓励的微笑。
  这是他从小的玩伴,哪怕是在此刻,两人依旧是最好的朋友。
  “砰!”
  叶木同样一拳打在了石柱上,动静却比叶蒙小了许多,石柱在抖动间显露了六条粗线。
  “炼体六重,勉强及格!”测试长老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便报了下一个人的姓名。
  接下来几人成绩都差之不多,皆在炼体六重上下浮动。
  “下一个,叶玲珑!”
  随着话音的落下,一个娇俏清纯,身着浅色轻纱的少女缓缓行了出来,曼妙的身姿,娇美的容颜,吸引了现场绝大多数少年的目光,就连叶凡也不例外,只是他的目光中带有别样情感。
  叶玲珑目光复杂的望了最后方的叶凡一眼,意味难明,最终她还是转身,朝着最前方的叶蒙微微一笑后,一拳打在了玄天石柱上。
  “炼体九重,不错,不愧为我叶家的天才少女,与叶蒙实在般配的很啊!”
  测试长老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容,夸耀道。
  听到此言,叶凡的眼神黯淡了几分,双手不由自主的握紧。
  曾几何时,测试长老也对他说过这样的话,昔日的修炼玩伴,此刻却投入了他人的怀抱,这不得不说是极为悲哀的事情。
  “下一个,叶凡!”
  当叶凡的名字出现时,周遭出奇的寂静了下来,昔日的天才,叶家第一个达到归元境的人,此刻却失去了往日的光辉,以至叶凡受尽了嘲笑与讥讽。
  如今,众人连讥讽他的兴趣也已没有,将他彻底看做了一个废物。
  在向石柱走去之时,叶凡发现自己的脚步居然有些颤抖,自己很少没有这么激动过了。
  大伯的话,也就是家主的承诺再次浮现耳旁,只要能在石柱前证明自己,无论是何境界,他都能前去秘境。
  而秘境,怕是其此生恢复身体的唯一机会了,到那时,他依旧会是叶家第一人。
  右拳缓缓抬起,犹如千金之重,这是决定命运的时刻,能否翻身,在此一举。
  体内靠着丹药而来为数不多的元力已经被叶凡尽数充斥在了右臂,朝那石柱进行了全力一击。
  “噗!”
  看似威猛的一击却只是带来了轻微的响声,就如打情骂俏一般。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叶凡的拳头从石柱上缓缓滑落,就如手臂脱臼了一般的无力。
  而他的整条右臂,竟犹如正在盛开的玫瑰枝条一般,炸开了一朵朵的血花。
  “啊……”
  轮不到叶凡思考,就觉体内传来了一股钻心刺骨的疼痛感,体内原本就伤痕累累的经脉一条条的爆碎开来,破碎的丹田也在分崩离析,不时便会消失殆尽。
  “叶凡,无境界!”
  测试长老不屑的话语更是令得叶凡气血攻心,当即一口黑血喷了出来,侵染了半片石柱。
  见到叶凡悲惨的模样,周遭众人非但没有怜悯,反而继多年后再次嘲笑起来,仿佛在嘲讽叶凡这几年来愚蠢的行为。
  折断翅膀的雄鹰,再怎么挣扎,也终究无法飞上蓝天,特别是这一次,叶凡怕是要摔的粉身碎骨了。
  “叶木,这是怎么回事?”
  叶凡无视周遭嘈杂的声音,目光如尖刀一般刺向了畏缩在一旁的叶木,沉声喝问。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50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