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我的师父是神仙 > 第39章 来自军方
    王幕生被杨毅云盯着,反射条件的同样神经紧绷起来,一瞬间杨毅云盯着他就像是被猛兽锁定,如同当年在丛林作战,被狙击手锁定了一般。
  
      这是一种能危机生命的错觉。
  
      不过,随即王幕生便放松了下来,好得是身经百战的人,单单人生阅历也想到了为什么杨毅云会锁定他,说出一句:你手上沾过血。
  
      显然是自己的职业被敏感的杨毅云察觉到。
  
      想通其中原因后,王幕生愈发的对杨毅云感到震撼。
  
      一开始只是以为他医术高超,但是现在他感受到了自己身上的煞气,能给他一种猛兽般的危险气息,这就不是寻常人能办得到了。
  
      杨毅云在猜测他,他同样在心里怀疑杨毅云。
  
      不过总的来说,在王幕生眼中的杨毅云不是坏人。这一点他能出手救治儿子便看得出来。
  
      之前他们夫妇可是和杨毅云不认识的,这次出来旅游也是偷偷的出门,没有惊动任何人。
  
      这也就说明杨毅云不知道他们一家的身份,能救一个毫不相干的人,足以证明他心地不坏。
  
      不过,此刻王幕生被杨毅云盯着,实在是压力很大,这让他心里充满苦涩,曾几何时想他王幕生也是特战精英,说一句杀人不眨眼。面对抢顶在脑门上都能毫无顾忌撒尿的主,今天反倒是被一个小青年一个眼神给弄毛躁了。
  
      深吸一了口气,看着杨毅云微笑说道:“杨先生别紧张,我王某人不是你心中所想的那种人,手中的确见过血,但却都是敌人的血,我…来自军方。”
  
      从来没有对任何毫不相干的人主动说过身份的王幕生第一次主动报上了身份。
  
      说话中王幕生从口袋拿出了一个红的小本,打开后给杨毅云看了一眼。
  
      杨毅云一眼就看到了证件上的照面是青年时候的王幕生,名字也是他的,上面的钢印等等做不了假。
  
      随即也反应过来。自己的确想岔了,如果王慕生是某个杀人犯他也住不了酒店等等。
  
      是军人无疑,气质错不了。
  
      当看看清王幕生的证件内容后,杨毅云也是心里大吃一惊,只见证件上写着总参特战的字样,少将军衔。
  
      对王幕生的身份杨毅云看到证件后,心里吸着冷气,也尴尬道:“咳咳,那啥,王…先生别介意啊,我……我也就是敏感了点,嘿嘿”
  
      王幕生看到杨毅云尴尬的样子,不拘言笑的他,也是忍不住哈哈大笑道:“不要感到尴尬,相反作为一个学生的你能有如此超出常人的洞察,实在让我吃惊,年纪轻轻不仅医术高超,洞察力也过人,敢问先生师承?”
  
      杨毅云被王幕生夸赞,有些不好意思。听着他一口一个先生的叫着,实在不习惯,连忙说道:“王先生叫我杨毅云就好,我二十一岁,应该比你儿子大了不几岁。”并没有说自己师承问题。说了就要撒谎,对王幕生这等人很难撒谎,因为人家会去查,到时候反倒不好,还不如不说。
  
      “好,我就托大,叫你一声大侄子,今天我们全家都记住你这个恩情了,谢谢!”王幕生说中对着杨毅云郑重鞠躬,之前儿子的情况他虽然不懂医。但久经沙场见过伤残的他,也知道要是没有杨毅云的出现,儿子今天就危险了,尤其今天更多的原因还是因为他引起,想想都是一阵后怕。
  
      既然王幕生叫他大侄子,杨毅云也不能失礼,再说人家年龄也摆在哪,没占便宜,刚要说几句客套话时,王幕生又给他鞠躬感谢。
  
      这一下杨毅云也吓了一跳。连连摆手道:“王叔你可折煞我了,我懂点医术,救人是应该的,客气了。”
  
      “毅云侄子,这一礼应该的。你不知道,要是我家仁儿出了什么闪失,家里老爷子一定会打死我们的,谢谢”这时候一旁的李嘉也开口说话了。
  
      三人相互客套了几句后,坐下聊天。杨毅云也问道:“对了,刚才怎么回事?好端端的你们儿子怎么将车撞倒到了墙上,不满王叔李阿姨,我就住在被撞的别墅里,还以为是地震才跑出来看看的。”
  
      “还不都是因为王黑脸。一点都不关心儿子,两父子之间都没怎么沟通过,仁儿又是个火爆脾气,平时少言寡语,可这孩子心里硬气的很,一点都不服输,结果之前和他爸吵起来,一气之下拿走了车钥匙就走,可能是因为心里气,加上下雨。一下就撞到了墙上,都怪王黑脸……”
  
      李嘉说起来都气的直哆嗦,而王幕生被她一口一个王黑脸咒骂着,也不说话,只是在一旁苦笑。
  
      杨毅云坐在一旁听着,也明白了,今天的事,其实就是一个父子之间的矛盾引起的。
  
      在李嘉的口中,王幕生因为工作的原因,很少在家里待过,尤其是青年的时候,经常在外面出任务,才是前些年,调动在了燕京。
  
      因此对于儿子很少教导沟通,加上王幕生生性严肃。教育儿子也是用部队上的口气,让儿子从小就怕他。
  
      等儿子王宗仁长大后,进入了叛逆期,就在前些天在学校打架,打伤了同学。事情闹的有点大,学校老师说王宗仁性格太孤僻,有点不合群,建议带他出去散散心。
  
      所有夫妻俩人一商量就来了西北,因为王幕生有一位生死战友的老家在西北甘省乡村。还想着在凤凰山游玩后,明天就去看望那位战友的家人。
  
      只是没想到,儿子王宗仁抱着手机一玩就是几个小时,当父亲的王幕生喊叫几声都没有理会,气得王墓善走过去摔掉了儿子手机,然后正在叛逆期的王宗仁开始顶撞老子。
  
      结果可想而知,儿子顶撞老子,后果便是被老子揍一顿。
  
      气不过的王宗仁,抓起车钥匙就跑,然后……便撞倒了杨毅云所在的别墅墙壁上。破坏了他和柳玲玲的一桩好事。
  
      作为父亲,王幕生看到儿子的惨状后,也愧疚不已,更多的是自责,没有好好陪过他。如果能和儿子好好沟通就不会有今天这一撞了。
  
      事后还要被老婆咒骂,担心家里老爷子知道后发雷霆。
  
      王家在燕京是大户!
  
      三人聊天中,躺在沙发上的王宗仁醒了过来,自己起身,就表示没有大碍。
  
      其实杨毅云耗费了那么多真气救他,自然不会有事,心里清楚的很。
  
      王幕生夫妇两人看到儿子醒来,没有大碍,又是一番对杨毅云的感谢,看外面这时候的雨也小了很多,两夫妇不放心儿子的身体,便和杨毅云告别,前往市里去给儿子做全面检查。
  
      临走的时候王幕生夫妇和杨毅云相互留下了电话,说好了,明天一起吃个饭,好好感谢杨毅云。
  
      随后,杨毅云才回到自己的别墅,柳玲玲穿着旗袍敲着二郎腿在看电视,看到杨毅云回来,还是有点脸红。开口说道:“雨快停了,你去洗洗澡烘一下衣服,我们回去,明天还有课。”
  
      “不洗了,都快干了,我们走。”
  
      “行”
  
      两人开车离开了凤凰酒店,经过了王宗仁的开车一撞,反正也没有什么情调了,还不如回去。
  
      而杨毅云也突然想起,家里貂儿香香一个在看家,没有人管它,也没给它准备食物。
  
      所以着急回去。
  
      两人出去折腾了一天,回到市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多,送柳玲玲回家后,杨毅云赶紧往家里赶。
  
      打开房门后,耳边想起了,吱吱吱的叫声。
  
      灯都没有来得及开,黑暗中都带着淡淡金的香香就跳到了他怀里,叫声中充满了委屈,似乎再说你把我一个人的丢下不管。
  
      安抚了一下香香,将灯打开,准本给馋嘴的貂儿弄吃的,可是下一刻,当杨毅云开灯后,看到了客厅的情况,瞬间就惊呆了。
  
      视线中满目狼藉!...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45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