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我的师父是神仙 > 第8章 可能要弄你
    猛然间宁武瞪大了眼珠子,他没想到杨毅云会说出这么一段话来,反应过来后,勃然大怒:“草尼玛老子今天让你知道知道马王爷长了几只眼,给我往死里打!”
  
      见过狂的,没见过这么狂的,宁武被杨毅云软绵绵中且又狂傲的话气疯了,这是第一次有学生在他面前敢这样说话。
  
      在古都市花湖区这一片,就是在校外的混混也见了他宁武也不敢狂,杨毅云是第一个。
  
      爆吼一声,一拳对着杨毅云就打了过去,直奔门面。
  
      身边的一众同学都是跆拳道社团的,一个个整天练肌肉,最不怕的就是打架,虽然宁武气急说让所有人一起揍杨毅云有点欺负人,但是宁武是他们中间的头,是社长,平日里吃喝拉撒大家可没少受他恩惠。
  
      俗话说吃妖魔的饭,跟着妖魔转!
  
      既然宁武发话,大家一起揍就是了。
  
      杨毅云眯着眼睛站在原地动都没动,等着他们打过来。
  
      这一幕在宁武和他的同学眼中就是吓傻了的表现。
  
      只有吊着胳膊在站在一旁,吃过杨毅云亏的余邵刚眼神里是担忧。
  
      宁武看到杨毅云的样子,心里冷笑脸上带着狰狞,心里想着这一拳要将杨毅云的鼻梁骨打断。
  
      然而就在他拳头距离杨毅云鼻梁三寸之际,猛然感觉手腕一紧,却是发现手腕被杨毅云给抓住。
  
      此刻的宁武脑海只有三个字----太快了。
  
      杨毅云的速度太快。
  
      下一刻他感到胳膊一震,身体不由自主的就转了起来。
  
      “碰~”
  
      一个不稳与地面来了一次亲密接吻,泪眼鼻涕瞬间就下来,经常打架的宁武知道自己的鼻子破了,没想到打杨毅云的鼻子没打成,这回自己先挂了彩。
  
      紧接着耳边响起了一连串的闷哼哀嚎,等宁武爬起来一看,顿时傻眼,心里也直抽抽。
  
      只见一众同学,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倒在了地上在哀嚎,一脸惊惧的看着杨毅云。
  
      这一刻宁武算是明白了,碰上了真正的高手,这次眼拙,阴沟翻船。
  
      场中的杨毅云毫发无损而立,脸上依旧是之前那种淡淡的微笑。
  
      栽了,彻底载了,宁武在心里说道。
  
      他没有了一丝能提起来在打的念头,因为他知道,一个人能在短短一分多种就将十二个人给干倒下的本事,绝对不是寻常人,一瞬间宁武像是泄气的皮球,气势瞬间沉落到了谷底。
  
      这次始作俑者,余邵刚更是心里如惊雷,他可是亲眼目睹了杨毅云是怎么干翻宁武一群人的,在余邵刚眼中,刚才的杨毅云简直就像是是武侠剧中的一品高手一般,一拳一脚每每都不落空,打出去便有一人倒下。
  
      而且出手奇快,和杨毅云相比,宁武这些天天练拳的就是渣渣。
  
      …………
  
      杨毅云收手后,看着满地的哀嚎,心里一阵得意,对于修真的渴望愈发的迫切了。
  
      牛逼的神仙师父,仅仅用他的元神之力,给自己改造了一下体质,就能让他获得一个人打十二个练拳人丝毫不吃亏。
  
      那么师父口中的修炼有成,可飞天遁地傲世宇内……都应该是可以实现的,想到这些他内心就忍不住激动。
  
      一眼扫过去,将余邵刚和宁武的神都看在眼里,杨毅云笑意更盛,看着宁武道:“都是同校的我也不为难你们,以后看见我绕道走,能做到么?或者说你要还不服气,可以在打一架,我随时奉陪。”
  
      说完杨毅云也不理会宁武,看了一眼余邵刚,余邵刚莫名的浑身一颤。
  
      “杨……杨毅云……这次是我不对,以后我不会在追求柳玲玲了~”余邵刚几乎是牙齿打颤说出了这句话。
  
      杨毅云呵呵一笑道:“本来要给你点肌肉记忆的,看在你这么识相的份上就不和你计较了,以后说话别那么冲,大家都是同学,大学生来的,斯文一点,走了~”
  
      看到余邵刚眼神里的害怕后,杨毅云就气消了,再者都是同校同学,也没有多大的仇怨,该教训的已经教训,目的达到,见好就手,他不是小气的人,也没有必要他们较真,有那个时间不如早点回去研究修炼。
  
      经过这一架,杨毅云对自己的战斗力,算是测试出来的一个大概,一个人打二十个应该是极限,当然首先要得是二十个普通人。
  
      已经是超人了,心里美滋滋的抬脚离开。
  
      这时候整个校外都是人,很多学上都站在远处围观,杨毅云也不想找麻烦,再不走校内校警就该出来了。
  
      看着杨毅云离去的背影,宁武和余邵刚都是一脸的难看之,今天的面子算是丢尽了,很多学生都看着。
  
      对着身边的同学道:“都起来走,请你们宵夜,别再地上丢人了。”
  
      一个个呲牙咧嘴的起身,脸上都不好看,但都没有多大事,这是刚才杨毅云下手留情了,真正用全力,一拳打死打残都是可能的。
  
      “宁武这次我欠你,今天这事儿你怎么说?”等杨毅云走远后,余邵刚才出声问宁武。
  
      宁武沉声:“还能怎么说?那家货是高手,这个亏先咽下去!”
  
      “难道就这样算了?要不找外面的人收拾杨毅云?”余邵刚阴狠说道。
  
      宁武眼睛一瞪:“我丢不起那个人,那小子很能打就算找外面的混混,也不一定管用,不过,这个面子还得找回来,否则我宁武就没办法在学校混了,听说三哥快退役了……”
  
      “三哥?你是说韩小三?”余邵刚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
  
      已经走远的杨毅云不知道,余邵刚和宁武表面上服气了,但也将这个气憋在了心里,等着某个人退役后找回场子。
  
      回到租房,洗澡之后杨毅云坐到了床上,刚要准备按照按照脑海中的修炼功法打坐修炼时,手机铃声响起。
  
      拿起电话一看是酒一个同事沈小杰打来的。
  
      “喂,结巴什么事,还没到点啊,你这么早就去了?”
  
      沈小杰说话有点口痴,所以大家都叫他结巴,也是花湖区另一所大学兼职打工的大学生,同样都是学生也家境贫寒,两人有共同话题成为了朋友。
  
      “云云云……哥,晚……晚上上上……你别来,我听到消息,有有有……一拨人在打听你,看起来不是……是是是……善茬……可能要弄你……”
  
      听完结巴断断续续的话,杨毅云挂上电话,沉思了起来。
  
      有人找自己的麻烦,而且听结巴的意思是社会上的人,杨毅云第一时间想到了昨晚的事,可能是昨天晚上救柳玲玲的祸端。
  
      打的那个青年事后听柳玲玲说叫阮文浩,是古都阮家的继承人,阮家是搞地产的,有钱有势,虽然柳玲玲提过一句,她已经告诉了家里,会让阮家吃不了兜着走,阮文浩也应该不会在出现在酒了。
  
      再加上昨晚救人,他故意脱了工作服,走的也是酒的后门,看到的服务员没几个,也都平时关系不错的,只要没人说应该不会发现自己。
  
      但是现在看来,杨毅云觉得自己想简单了,这个世界有钱有势,还真没有办不成的事。
  
      阮文浩真要查找自己,一点都不困难。
  
      按说他是为了救柳玲玲才会招惹上阮文浩的,应该将这件事告诉柳玲玲让她出面摆平,虽然不太清楚柳玲玲家里是做什么的,但是她说阮家是古都地产界的巨头,她家能和阮家有生意往来,想来也不差,由柳玲玲出面或许会更好。
  
      但是专念一样,杨毅云放弃了这个想法,他不是靠女人的人,既然昨晚出手了,就已经做好了被报复的准备。
  
      当然现在也就是个猜测,也不一定是阮文浩让人找自己,或许是别的其它什么事也说不定。
  
      心里沉思的时候,电话铃声又响起。
  
      这次是酒经理打来的,看到这个电话杨毅云心里一沉,但还是接起了电话。
  
      “张经理~”
  
      “杨毅云晚上来早点,今晚发奖金,八点之前赶不来你这个月工资就别要了。”电话里张经理说完直接就挂上了电话。
  
      杨毅云冷笑自语:“张胖子你给我挖坑呢?”
  
      看看时间现在是晚上七点二十分,杨毅云索性下楼,向着酒走去,一个月的工资那是他的血汗钱,就算是酒有坑,他现在也不惧。...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45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