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我的师父是神仙 > 第3章 小试牛刀救班花
    电话挂断,杨毅云脸有些发苦:“不知不觉竟然晚上九点了,今天晚上上班要迟到了,但愿别被扣全勤。”
  
      杨毅云出身贫寒,上大学的学费都是他晚上在酒兼职赚来的,每天晚上八点半上班,现在已经迟到半小时。
  
      急匆匆跑出公园,咬牙打的去了酒。
  
      虽然现在他得到了十二劫散仙的传承,可以说凭脑海中老邪传授的任何一门修真法门,都能混的风生水起。
  
      但是,目前他还没修炼,只不过身体被老邪元神力量洗髓伐毛后,比之常人力量大一些而已。
  
      依旧是个**凡胎,是个穷学生,兼职工作还得做下去。
  
      到酒后,经理也只是唠叨了几句,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让赶紧去工作,今天周末客人很多。
  
      杨毅云换好服务生衣服,开始穿梭在各个包厢,传送酒水,一直忙碌到凌晨两点才算是过了高峰期,得空去了厕所。
  
      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在过道上他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是班花柳玲玲。
  
      只见她被两名一看就是混子的青年搀扶着走进了包厢。
  
      杨毅云在酒见过了各种事,一看就知道柳玲玲被人下药了。
  
      要是换做其它人,这种事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可是现在,杨毅云心里纠结了起来。
  
      柳玲玲是同班同学,又是班花,和很多男生一样,杨毅云也将她当作过女神,虽然两人平日里没说过多少话,可是终究是同学。
  
      刚才的两名青年一看就混子,带她去包厢,自然能猜到结果。
  
      到底管不管……?
  
      杨毅云心里挣扎了起来。
  
      随即想想自己现在被师父洗髓伐毛改善过体质后异于常人的视听和力量,杨毅云觉得,对付两个混混应该不成问题。
  
      他一咬牙:“干了,得罪社会上的混子就得罪,老子不能让自己后悔。”如果不管,柳玲玲的一生就毁了。
  
      再则他也想试试,被师父洗髓伐毛过的身体,到底和常人只见有什么区别,就当是一次小试牛刀,反正几百斤的巨石他都能轻松抱起来,对付几个混混应该不难。
  
      脱掉工作服,杨毅云走到包厢门口敲门,半响没动静,仔细一听里面音乐声很大,索性抬起一脚踹过去。
  
      “碰~”
  
      这一脚力量之大,门扇都被他踹断裂。
  
      包厢门被杨毅云一脚踹开,但是里面的情况却是让他一愣。
  
      只见包厢里,不止是刚才进去了两个不良青年,有六个人。却不见柳玲玲的身影,在余光中看到了包厢洗手间有人影晃动,便知道她被带到了里面。
  
      一对六,人数有点超出杨毅云的预料,但是已经冲了进来他就不会后退。
  
      这时候音乐也停下,六个人全都一脸不善的看着杨毅云,一个黄毛青年瞪着眼:“你丫有病?谁啊你?”
  
      这种人杨毅云在夜场见多,也不废话一脚踹过去:“我是你大爷。”
  
      “碰~啊!”黄毛青年被杨毅云一脚踹飞落在了墙角。
  
      另外五人,手中抓起啤酒瓶对着杨毅云打了过来。
  
      “碰碰碰~”
  
      “啊啊啊……”
  
      不到半分钟,六个人全都哀嚎着躺在了地上。
  
      此刻的杨毅云对自己信心大增,他发现自己的力量和感官,敏锐的吓人,就这样的混混,别说六个,就是二十也不够他打。
  
      来不及多想,连忙走到洗手间旁边,很粗暴的一脚踹开玻璃门。
  
      “咣当~”
  
      果然,柳玲玲在洗手间,此刻正在被一名青年拔去了上衣,看样子刚要准备兽行。
  
      杨毅云送了一口气,还好及时,不然柳玲玲就毁了。
  
      杨毅云的出现,让青年有些惊慌。
  
      “你特么谁啊?知不知老子是谁?告诉你别特么多管闲事。”
  
      阮文浩在最初的惊慌后镇定了下来,他今天好不容易将柳玲玲骗来,眼看就要达成所愿,哪知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阮家和柳家是生意合作伙伴,从他两年前见到柳玲玲后,就被迷的神魂颠倒,可惜柳玲玲对他一点都不感冒。
  
      几次追求反被柳玲玲冷嘲热讽,弄的他很火大,今天终于找借口将柳玲玲骗来酒,给她下药,准备霸王硬上弓。
  
      杨毅云没有回答,直接走过去一脚踹在了阮文浩下身。
  
      “啊~”杀猪一般的惨叫后,阮文浩直接晕了过去。
  
      将地上的衣服捡起来,给柳玲玲披上,杨毅云抱起她就走。
  
      他看得出来,这个对柳玲玲图谋不轨的青年,一看就是有钱优势的纨绔,暂时还惹不起,目的是救人,赶紧离开酒再说。
  
      抱着柳玲玲从酒后门离开,一路狂奔到了一处巷子才停下喘口气。
  
      这时候,杨毅云没想到怀里的柳玲玲如双手缠在了他脖子上,眼睛迷离,对着他就开始亲吻。
  
      软软温润的嘴唇让杨毅云痴迷,但心里也知道,这是她药力发作的原因,不能乘人之危,否则就和刚才青年没什么区别了。
  
      心里患得患失的推开怀里的柳玲玲,杨毅云脑海中搜索了一下医理方面解毒之术,片刻就有了解决之法。
  
      在柳玲玲身上几处**位以点**按摩的方法给她释放体内的药力,便能让她清醒过来。
  
      最后一手完成后,怀里的柳玲玲体温不再发烫,也不再扭动**,眼神恢复了清明。
  
      可是杨毅云没想到,下一刻,柳玲玲带给他的不是一声感谢。
  
      而是一个响亮的耳光。
  
      “啪~”
  
      “是你……杨毅云?畜生你对我做了什么?”
  
      柳玲玲推开杨毅云怒吼而视。
  
      杨毅云冷不防被柳玲玲一巴掌打蒙了。
  
      特么救了你,没有感谢,还打骂?
  
      顿时杨毅云就火了:“你特么有病?要不是我你早被人圈圈叉叉了~仔细想想你在酒碰上的是什么人?”
  
      被杨毅云怒吼一顿,柳玲玲也回过神来,她只记得今天是阮文浩约她出来……只记得阮文浩给她喝了一百果汁就晕了过去。
  
      因为阮家和柳家有生意往来,阮文浩的死缠烂打,弄的她不厌烦,柳玲玲也想告诉阮文浩以后别再烦她,就来了酒见面。
  
      现在想想,柳玲玲便明白了过来,是阮文浩这个王八蛋给自己下药了。
  
      至于杨毅云这个平日在班上孤僻的同学,她听人说过他晚上在酒兼职打工,这就明白了,是杨毅云救了她。
  
      想明白后,柳玲玲在诧异杨毅云居然和平日判若两人的性格,这小子平日都不带和人接触的,没想到今天不仅救了自己,还对她怒吼,这个一点都不像班上那个孤僻的杨毅云。
  
      “对不起,我误会你了。”柳玲玲道歉。
  
      “哼,免了,别把我当成犯人就好,再见!”杨毅云心里还憋着火,对柳玲玲哼了一声就走。
  
      看着杨毅云转身就走,柳玲玲心里恨的牙痒痒,都怀疑自己魅力是不是打了三折?堂堂班花居然在这小子眼中一脸的嫌弃,就算是误会打了你一巴掌,也没必要这样?
  
      看看四周静悄悄的一个人影都没有,已经是凌晨打车都不容易,柳玲玲有点害怕。
  
      “杨毅云你等等~”她跺跺脚连连忙追了上去。
  
      杨毅云没好气道:“你跟着我干什么?回学校去啊!”
  
      “我害怕~”柳玲玲弱弱说了一声。
  
      “拜托学校也不远,十几分钟也能走过去,我是住在外面的,你自己回去!”因为晚上在酒兼职,为了上班方面,杨毅云在外面租了一个小单间。
  
      “这都已经凌晨快三点,学校大门早关闭了,杨毅云你能不能带我去酒店开房?”柳玲玲脸通红说道。
  
      “啥玩意……?”杨毅云瞪大了眼睛,他没想到柳玲玲居然会提出这么个要求。...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45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