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血魂1937 > 第43章 腰?要!
孟施晴和丫鬟画眉执意不肯住进司令部,说自己没有щww..lā天籁『小说Ww『黄浩然拗不过两个女人,只得将他们安排在离司令部不远的一处宅子。
  
  每天晚上处理完公事之后,黄浩然就会带着卫兵从后门溜进院子去。不承认关系却给自己留门,这样奇怪的事情也只有女人能做的出来。
  
  “老爷回来啦,我给您烧洗澡水去……”
  
  守在后厢房的画眉总是冒冒失失的跑到黄浩然面前行个礼,然后再留个背影消失掉。这丫头明显是在为黄浩然和孟施晴制造机会,哪有刚进门就让人脱衣服的?
  
  “不忙不忙,我先和你家小姐说会话……”
  
  “洗了再说……这样方便……”
  
  方便?这是什么意思?你把老爷我当什么人了?被小丫鬟鄙视自己的人品,这让黄浩然觉得出离愤怒。他觉得实在有必要整顿一下家宅纪律。
  
  毕竟身后还有卫兵,画眉这样说话,实在是让人太尴尬了……
  
  “你们照例还是守在外面,回去的时候,我会告诉你们的……”
  
  “是!”
  
  对于顶头上司的私事,自然是闭得越远越好。特别是这样有些丢脸的,知道多了没准会给你小鞋穿。得到黄浩然的命令,身后的卫兵们如蒙大赦,出门的度快得如同闪电一般,最后一名还知趣的带上房门。
  
  这帮小王八蛋,是拿老子当色狼了啊!
  
  心里腹诽几句,黄浩然觉得不能白白背这份罪名。既然这名声都坏了,不如索性做些坏事。
  
  于是他走进孟施晴的闺房,开始用眼神搜索佳人的踪迹。
  
  屋子两边的墙上分别挂着两幅刺绣丝帛,一幅绣的是牡丹花,牡丹不愧是中国的国花,绣的娇艳动人;另一幅绣的也是花,有荷花,蜻蜓,暂称为《蜻蜓荷花图》吧。屋子左边用一个屏风隔开了,但还是可以看到墙上挂的琵琶。虽然从未见孟施晴弹过,但却将整间屋子的格调提升了一个档次。精美的雪梨木书桌案靠在窗边,窗边的台上放者一支花瓶。正值冬天,插着一枝冬梅,花瓶是青花瓷。屋子正中央是张小桌,上面搁着四碟精致小菜,两只粉盏面对面摆放着,坐在一旁高凳上可不正是被黄浩然从重庆“掳”到宜宾的孟施晴。
  
  不愧是过惯了好日子的大小姐。明明当时只带着简单的行李,现在一有条件就将房间布置的如此精致。想到孟施晴肯定没少花费自己口袋里的钞票,黄浩然忽然觉得有些肉疼。
  
  眼下这家里穷啊~再摊上一败家娘们,日子没法过喽~
  
  “怎么?刚出门一天,就不知道自己找地方坐了?瞧你这心不在焉的样子,莫不是又遇上了哪只狐狸精?”
  
  话里有醋味,却不过份,再加上好听的声音,这就显得比较有情调了。黄浩然笑笑,走到桌边坐下,孟施晴也没有继续调侃自己的未婚夫,而是端起小火炉上的酒盅给黄浩然倒酒。
  
  “什么酒?好香?”
  
  夸酒是假,赞美人是真。可惜黄浩然这太过浅显的恭维效果不佳,被孟施晴还了一记漂亮的白眼。
  
  “竹叶青,毒死你个负心汉……”
  
  民国的女人就是这么奇怪,越是自己心爱的男人,反而越是凶悍。从清朝过来才不过几十年,却已将三从四德这些东西丢得干干净净。
  
  “那我就如你所愿……”扬起脖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然后黄浩然笑眯眯的看着对面的美人,口中啧啧作声“好!真好……”
  
  “酒好还是人好?”
  
  真是矫情,难怪古人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黄浩然摇了摇手中的酒杯,看了一眼后放在桌上,答道“都好!”
  
  “今个到显得有些呆傻了,不似往日那么灵动…是不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
  
  最近这些天老是呆在一块儿,孟施晴已经能够掌握住黄浩然的情绪变化。虽然面前的这个男人依旧保持着笑容,但却明显心中有事情。
  
  “果然厉害,什么事儿都瞒不过你~哎…养兵,实在是费钱的事情~我的口袋呀,空了……”
  
  黄浩然边说边站起身来将裤子口袋翻出来,露出里面的白布,再加上他特意装出的可怜模样,让孟施晴忍俊不住,只得伸手掩住了嘴角。
  
  “来我这里哭穷有什么用?我压箱底的东西,之前都送到田家镇去了~如今的吃穿用度,全都仰仗将军你呢……”
  
  忽而非常注意形象,忽而又凶悍的像小老虎一般,陷入爱情的女人,行为实在无法以常理揣测。
  
  “我也是穷疯了,在人前又不敢表露出来,只有跑到你这里才好抱怨几句……虽然不知道你从哪里弄来的1oo万美元,但女人钱我是不用的。那笔款子一直由徐兴华保管着,下回有空我让他送还给你……”
  
  孟施晴的美元从何处来,黄浩然伤愈之后已经从徐兴华那里得到了答案。压着款子不用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其一,他是真的认为用女人钱没面子;其二,那些满清遗老的钱并不好花,一旦真的用了,没准后面就大坑在等着自己。
  
  从袁世凯到张勋,再到现在满洲的傀儡皇帝溥仪,但凡是和满清旧势力有瓜葛的人,最后的下场可都不怎么好。
  
  “又不是我的钱,有心之人送上门的,你有用就拿去用好了~”
  
  “不方便啊……”
  
  “我还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怕跟那些人扯上关系?要不干脆由我出面,自家亲戚送给我的嫁妆,就由我来花掉。至于我愿意贴哪个男人,奉天那边总管不着了吧?”
  
  孟施晴说到“亲戚”两个字的时候明显在咬牙。她心中早已认定黄宅遭到炮击,还有袭杀黄浩然的事情八成和载泯还有那些遗老有关,谈不拢就下黑手,是满清皇室的惯用伎俩。
  
  所以那1oo万美元,就当做是溥仪小皇帝给黄家的赔款吧。
  
  由孟施晴出面来处理那笔钱,显然是最好的办法。皇家的钞票被皇家自己的格格花了,哪怕是丢到水里去听响,那也是爱新觉罗自己家的问题。只不过传扬出去,倒贴这么大笔款子给男人,总有些不好听。
  
  见黄浩然还在犹豫,孟施晴又给了他一个无法拒绝的理由。
  
  “贴男人的女子,天底下又不止我一个,夫人嫁给最高当局,不是将整个宋家都倒贴掉了吗?”
  
  可不是吗!?有这样的榜样在前面,黄浩然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哎呀~你可真是我的贤内助啊!这让我如何感谢你才好哇~”
  
  黄浩然激动的将孟施晴扯过来一把搂入怀中,这样的好女人,如此良宵,岂能辜负?
  
  嘿嘿嘿嘿嘿……
  
  纱幔落下,地动山摇……
  
  “腰~腰~你小心着点儿……”
  
  “明白~明白~要…要嘛…!切克闹!”(。)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2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