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血魂1937 > 第三十三章 交易
    二算是码宗了。呵呵。7万字章节送到!多谢各位书友刚,削:拜谢了!顺便求点月票和推荐票!多多益善!
  
      努下定决心的
  
      滕”军曹带着几个日本兵跟在千叶兵的后面朝着赵水根布下的那些”诡雷。走了过去。由于这段战壕挖的比较深。日本人的身高又普遍比中国士兵矮上很多。所以滕川军曹和他的部下们在行走的时候都没有猫着腰,他们只需要注意战场上流弹就可以了。
  
      收集“战利品“的过程总是非常令人愉快的。端着三八式步枪的日本兵们不时用步枪前端的刺刀挑开中国士兵尸体上的衣服寻找有价值的东西。一旦有所现,他们就会立刻蹲下来将东西从尸体上取走揣进口袋。等回到了后方这些战利品又会在黑市交易中变成日元或者是金、银等硬通货,被日本兵寄回国内或者被花在那些随军军妓的身上。
  
      由于中国士兵大部分是农民或者穷苦人家出身,所以日军打扫战场的收获向来不多,今天碰到了中**队的精锐部队,滕”军曹觉得火系会有些不一样!
  
      在泓沪战场和南京战场生的事情已经多次证明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中国政府嫡系部队的官兵往往会比较有钱!尤其是那些军官随身的公文包,坚持就是一座座小金库!听说第3师团有个牵运的混蛋居然在打扫战场时居然从一个黑色的公文包里面现了数十根金条!后来那家伙用一半的金条贿赔了他的长官和军医拿着一张伤残军人证明回到了日本过起了富裕的生活!在这样激动人心的例子刺激之下!前线的日本士兵们对战场上中**官的尸体产生了异常的兴翅对他们来说,每一只公事包都是一座未知的宝藏”
  
      滕”军曹丕是这些爱做梦的士兵,在他看来,那个所谓的“幸运儿”多半是军部或者陆军省为了缓和侵华日军士兵的情绪而导演的一场戏!这一切,还得从日本军队糟糕的后勤供应说忠,
  
      和日本军队的作战能力相比起来,日军的后勤供应简直就是一场悲剧!海军由于兵种的特殊性,所以他们的待遇还要好一些,帝国陆军的待遇简直糟糕到了极点!华中方面军的部分师团已经在中国战场艰苦作战了半年之久!而他们的士兵这几个月来拿到手里面的军饷都是一堆几乎等同于废纸的军票!
  
      军票这种日本政府为进行对外战争而行,由日军在所占领地区为征军用物资而强制流通使用的代用货币在掠夺中国经济的同时,也极大的打击了日军的作战士气!
  
      军票的历史,可追溯到明治十年即四7年西南战争时期。而对外的战争的军票是明治二十七年即砌年即甲午战争。当时中国清政府采用的货币是银本位制。因而参战的日本军队携带了现银,由于携行不便,日本制定了放“军用卷。即后来的军票的计戈,。而“军用卷。真正的使用却是在日俄战争期间,由日本横滨的正金银行行,参战的日军在中国的战地进行采购。
  
      旧凶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欧洲战争爆,日本站在同盟军一方,进攻德国在中国的租借地青岛。当时行了约一千万日元的“军用卷。”据说实际使用量约三百万日元。这些军票从行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是难以流通的!直到呕8年华中方面军进攻徐州的期间,居然还有中国农民拿着这种“军用卷。向日军要求兑换!可想而知日本军队行的这些军票的流通价值已经低到了怎样的地步!
  
      侵华战争初期,日军给士兵的军饷是他们在朝鲜地区使用的军票。这主要是因为当时针对中国地区军票还没有被印刷出来。由于名称的问题,这种被冠名为“朝鲜银行卷”的军票在中国战场上的流通上从一开始就极其不顺利
  
      后来为供了侵华日军在战地进行掠夺性的采购,日本军方冠冕堂皇的对外宣称声称日本为担心日军攻占上海以后日元大量流入上海这个国际化的都市,继而对日元的行情带来不利的影响,从而决定在中国战区使用军票!于是当第旧军司令长官柳川平助中将率领他的部队在杭州湾登陆时。运送第旧军的军舰上便携带着大量专为在占领区内使用的“军用手票
  
      这批昭和十二年版昭7年由日本“内阁印刷局制造。的“军用手票日本称其为“甲号票由于“甲号票”印制粗劣,纸质和图案都很粗糙,再加上没有编号小完全没有货币的风格和作为货币的心理效应。从而使得日军在最初使用这批军票时,当地的中国居民拿到军票后不是马上用它去买东西。就是换成本国的货币,能够进入流通的数额极为稀少!再到了后来,中国人开始拒收这种日本人印刷的废纸,搞的华中方面军只能用刺刀和子弹在当地收集物资。
  
      由于“甲号票。是无任何准备金不能再兑现的纸币,在钞票的背面印有警示说明:“此票一到即换正面所开日本通货,如有伪造、变造、仿造或知情行使者,均应重罚不贷
  
      也就是说即使是日军官兵也没有办法将他们手中的军票兑换成日元或者其他货币!“精明“的军部早就彻底封死了军票回流日本的可能!这样一来,难以流通“甲号票。彻底沦为了无用的废纸!
  
      当日军士兵们现他们拿着这些五颜六色的“高级废纸“根本没办小法在当地买到他们需要的东西,又不能兑换成日元寄给国内的亲人之后!这些皇军精英终于愤怒了!军部用“甲号票”支付士兵军饷
  
      在各陆军师团的激烈抗议之下,华中方面军司令部只能决定从嘟年口月开始向部队放实物抵充军饷。
  
      面对着数量庞大的军票。日军军中的物资价格开始出现了飞涨!日军官兵能够兑换到得东西也越来越少!进入愣年钥,日本普通士兵每个月得到的军票只能兑换成两包香烟外加两包火柴或者一听牛肉罐头!!
  
      让一线作战的士兵领着火柴、香烟和罐头这样东西作为自己的军饷。恐怕全世界也只有日本军部能干出这样的事情吧?
  
      实际上完全没有了收入的日军士兵只能用他们自己的方式从日战区的中国人身上榨取财富!在上海和苏州,日本兵可以为了一包香烟而开枪杀人!盗窃和抢劫更是屡禁不止!
  
      就连滕川宝曹这样比较纯粹的日本军人。也做过不少龌龊的事情!现在只要一提到“战利品“这三个字,滕川军曹就会莫名的兴奋起来!
  
      “找到了!滕军曹!就是那只皮包”。
  
      千叶兵忽然兴奋的叫了起来!他用手指指着不远处的战壕,滕”军曹顺着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了敞开的皮包和露在外面的香烟!在皮包的旁边。还有什么东西在闪着光!
  
      银元!?或者是埋在土巾的刺刀?滕川军曹当然希望是前者!
  
      滕川军曹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他身后的而几个日本兵就笑嘻嘻的冲了过去。他们当然不敢从滕川军曹的嘴里面抢东西,但是帮助滕川军曹将这些战利品收集起来,应该会得到一些好处吧?
  
      哪怕得到一根香烟,那也是舒缓紧张情绪的好东西!要知道他们可是才刚结束了一场激烈的战斗。
  
      千叶兵在弯腰去捡皮包的时候现了赵水根丢在地上的手表!这块亮晶晶的东西此刻正对千叶兵闪烁着诱惑的光芒,千叶兵甚至偷偷的回头看了滕川军曹一眼,如果军曹没有注意到这块手表,那可是一笔意外之财!
  
      很可惜。滕川军曹此刻的眼神里面满是催促和急迫,显然,这块精致的战利品没有被滕川军曹忽略掉!千叶兵只能苦笑着捡起了地上的手表,在他的旁边,两个,日本兵一人扯着皮包的一边。然后开始伸手掏里面的东西!
  
      香烟!钢笔!还有一卷中国钞票!都是些好东西!日本兵笑着将东西拿在手中一一向滕”军曹展示着,心满意足的滕川军曹点了点头,表示他很满意这次的收获!
  
      咦!千叶兵脚边冒出来的白烟是什么?旁边的地方也有!那里。是皮包之前的所在地!
  
      不好!是陷阱!!滕川军曹的神经一下子绷紧了,他大叫起来:“快跑!有。
  
      “轰!轰!轰”。
  
      连续的爆炸打断了滕川军曹的声音,他的部下和来自千叶的士兵在火光和烟幕中倒了下去!那些一直都“可爱。的战利品还是第一次变得如此危险!
  
      巧妙的设计!可怕的羽军!黄浩然的部队!果然和普通的中**队不一样!
  
      “德公!黄浩然刚刚报上来一个作战计划,他说他的第万集团军要在津浦路南线对日军动一场中等规模的歼灭战!需要战区的支援!这个黄浩然!还真是不安分!,小
  
      徐祖贻拿着机要室少将主任李扬刚刚送给他的电报,一走进李长官的办公室就大声嚷嚷了起来。由于徐州面临着日军的南北夹击,李长官和徐祖贻一直都希望能够先将南线的日本华中方面军给稳住。本来在第万集团军和引军团的阻击下,日本华中方面军司令烟俊六已经有了停止进军的打算,现在黄浩然忽然要捅上这么一刀!如果华中方面军恼羞成怒了怎么办?
  
      徐祖贻进来之前,李长官正背着双手瞧着墙上的作战地图出神。
  
      万日,华北日军突破杏花村阵地,守军被迫撤至相里集、羊山集、巨野一线。但战区在这一线布置大量兵力,不断侧击北段南下之敌,使华北日军在这一带徘徊不能南进,暂时稳定了战局。
  
      寺内寿一见津浦线南线的烟俊六始终攻击不力,决定改变策略。命令少壮派军人板垣征四郎、矾谷廉介率华北方面军的2个陆军师团南下。企图会师于台儿庄地区。华北方面军一旦在台儿庄碍手,便可策应津浦路南端日军攻势,一举拿下徐州。
  
      板垣、矾谷两师团都是华北方面军的精锐!此次进攻,华北方面军来势相当凶猛,大有要一举围歼徐州地区的中**队之势。在华北方面第二军司令官西尾寿造指挥下,日军以七八万兵力分两路向台儿庄进。一路为板垣第师团,沿胶济路西进,进逼临沂;一路为矾谷的第旧师团,该师团沿津浦路南下,直取台儿庄。
  
      眼看北线大战在即,李长官自然不希望这时候南线出什么航漏!所以当听到徐祖贻说黄浩然打算在南线对细俊六的华中方面军下手,李长官立割转过了身子:
  
      “燕谋兄!你先不要太着急!等我看完了黄浩然的电报之后再谈不迟”。
  
      考虑到黄浩然是自己花了大力气才请到战区来的援军,李长官还是决定先了解一下情况,徐祖贻气呼呼的将黄浩然给战区司令长官部的电报交给了李长官,口中还不忘记多给黄浩然上几条罪状!
  
      “这样的作战计划”看了也是白看!黄浩然只说了他要对细俊六下手,具体的作战区域和攻击时间都只字未提!第万集团军对长官司令部居然还要搞保密!德公!我看你已经把这小子给宠坏了!”
  
      李长官又安慰了徐祖贻几句。然后仔细端石:沸黄浩然来的电报,果然就和徐祖贻说的样,渊信照在电报里面说的很含糊,不过写在最后面的几句话倒是很对李长官的胃口!
  
      “职预计此次交战之后,定能使谁河两岸日军尾难顾,与我军胶着于津浦沿线,从而使日军对淮河流域的进攻宣告彻底破产”。
  
      这样的最终效果,不正是李长官朝思暮想的吗?身为参谋长的徐祖贻骑士也明白战区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稳定南线的烟俊六,然后腾出手来应付北边的板垣征四郎和矾谷廉介!他之所以这么大的火,其实主要还是因为黄浩然在电报里面居然公然提出了诸如“由第万集团军暂时节制曰集团军、引军、引军”这样的“过分。要求!
  
      被自己的“下属”这样变相的指挥着,徐祖贻这个战区的参谋长自然有些难以接受!在这方面,李长官的心胸要比徐祖贻开阔不少!只要黄浩然真的能够实现他在电报里面说的预定目标,不过交几个军的指挥权给黄浩然,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燕谋兄!我倒觉得这是件好事情!在定远、明光等地,日军都遭到了当地民众武装的袭击,被搞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更有红枪会等武装组织在皖北到处袭击日军,搅得日军日夜不得安宁!这样一来,烟俊六的华中方面军的实力其实已经打了折扣,如果黄浩然能够再歼灭他一到两个大队,我相信,津浦路南线的战事将在短时间内告一段落!这样我们才好集中力量对付华北日军”。
  
      李长官的这番话让徐祖贻的情绪缓和了一些,仔细想想作战成功之后的好处,在南线的这一仗还真有些打的价值!
  
      “是啊!皖北人素称强悍。英勇善战。有句俗话说:,纸糊的江南,铁打的皖北。
  
      日军侵入谁河流域之后。皖北民众就自组织起来帮助我们阻击日军,他们潜伏在城镇中、村庄里、山林间。日军每到一村一镇都会遭到他们的打击。的确是帮了我们不少!黄浩然打仗的本事我也不是不相信!只是他老是不愿意对战区长官部说出他的全部作战计划,掌握不了具体的情况,我总有些不太放心!”
  
      徐祖贻终于忍不住说了实话,李长官笑着拍了拍徐祖贻的肩头说道:
  
      “用人勿疑,疑人勿用!他黄浩然能够带着十几万南京卫戍军和松井石根周旋一个多月,就有本事对付烟俊六!其实他已经在这封电报里面将他的作战计哉小差不多给说出来了!燕谋兄!你看!第昭军固守炉桥地区,第7军协同第引军迂回攻击定远日军侧后,迫日军第旧师团主力由淮河北岸回援。第引军和第万集团军乘势反攻,第引集团军和第引军旋由淮河南岸向北岸集中!照这样看来,黄浩然围攻华中方面军的区域,应该在方家沟到曹老集之间!至于对象嘛!应该是日军队”。
  
      李长官不愧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他仅仅依靠黄浩然计划中要求友军运动到的位置就推断出了第万集团军的作战区域和围歼对象,在李长官的提点之下,徐祖贻很快也做出了差不多的判断。
  
      “这小子!还真是敢想!要是被他在南边弄成了!烟俊六的华中方面军都得退到淮河以南去!这样咱们对付华北日军,可就多了好几分把握!既然如此,咱们丢些面子,将南线军队指挥权都交给他吧!”见徐祖贻改变了对黄浩然态度,李长官也微笑着点了点头,黄浩然的这份津浦路南线的作战计划就这么被通过了,不过在给黄浩然下命令之前,李长官还是先了一封电报给武汉的最高当局!
  
      最高当局的确是说了他不会插手战区的事情,可不代表他不想知道徐州生的一切!更何况现在李长官要动用最高当局的嫡系部队第芍集团军在津浦路南线作战,从礼貌上说,还是应该先打个招呼比较合是,
  
      李长官可不希望最高当局和他玩“秋后算账”的把戏!
  
      武汉,最高当局的官邸。
  
      2月初的武汉,已经基本上告别了冬天,最高当局现在感到他身上的大衣有些穿不住了,全身都有些热得厉害,就连他那光秃秃的头顶上也渗满了细密的汗珠。
  
      李长官说的没错!最高当局的心头始终牵挂着徐州的战局,要不是他当面答应了李德邻不去插手战区的事情,最高当局现在哪还能在武汉做的住?
  
      蛾区在徐州坚守的时间务必得长一些!没有时间和缓冲,武汉就很难保得住!在接连丢掉了华东和华北之后,武汉是绝不能再丢了!
  
      自四年7月和日本人开战,才过了半年多的时间,中国的半壁河让,便已沦入日本人的手中,心不甘情不愿的最高当局在不得已之下只能一退再退,如今能配得上他领袖身份的城市,只剩下窗外的武汉三镇!
  
      如果武汉再失,那最高当局的政府就只能退入四川的绵绵群山之中。想想去岁金数城车如游龙、人如流水的盛世繁华,最高当局心中一阵酸楚,眼角竟涌出两朵晶莹的泪花。
  
      最高当局的情绪从来没像今天这么低落过。从推翻清廷到建立起如今的大业,最高当局一路上虽然经受过不少挫折,有几次甚至不得不一个人亡命日本,但那时候最高当局的情绪似乎都要比今天强出许多!
  
      这是因为当时在最高当局的心里,清廷已成枯木,再无回春之力了,推翻它只是早晚的事情!那时的最高当局已经看到了光明,所以信心极强。可今天,作为一国的领袖,政府的委员长,最高当局想问题、看事情的时以斗二足有此患得患失。反倒没当初那么洒脱了说到底,最高当局还是对抗战没有太多的信心,他不愿意让中国亡在他的手中!千世功名可以没有!千秋罪名却决不能有!最高当局现在甚至怀疑自己当初在决定全面对日开战的时候是不是有些太过仓促
  
      在最高当局的身后,房门被轻轻地推开。身材姣小典雅的“夫人”款款地走进了房间,她只说了一句话,就将在思绪里沉浮的最高当局拉回到现实中来。
  
      “达令小心风寒”
  
      最高当局抬头看了看眼前风姿秀逸的“夫人。”在一时的伤感之下。竟然一把抓过”夫人”细嫩的纤手放在他的手掌中抚摸着。感受着“夫人”的体温,最高当局的思绪又开始变得混沌起来
  
      “达令,从南京退到武汉,也没让你过上几天好日子,我”。
  
      说着说着,最高当局的言语变得有些哽咽起来。
  
      “夫人”嫣然一笑,玉齿微露,笑着说道;“你忘了,我们做信徒的。并不在意这些的”
  
      最高当局砸着瘪瘪的、装满假牙的嘴嗯嗯了两声之后竟不知道继续说些什么。他站起身走到窗前,背手而立。“夫人。也更随他走到了窗前。窗外的东湖湖面一片寂静。一阵凉风吹来,最高当局不禁打了个冷战。“夫人。看出最高当局今天心事颇重,于是主动开口问道;“达令,你还在为前线的战事烦心吗?。
  
      最高当局的回答则有些答非所问,他盯着东湖湖面缓缓说道:”日本人不想放过我。本党内也有不少人与日本人一个调子。我身在其中竟不知然,难免困惑啊”。
  
      说罢,最高当局有踱回沙前坐了上去。
  
      “夫人。自然明白最高当局说的话里面的“不少人”说的是谁,她含笑而立,转过身继续开导最高当局:
  
      “达令。你忘了前些日子焕章冯玉祥的字讲的那个故事吗?”
  
      最高当局侧过头若有所思,但是他并未开口。只是竖着耳朵继续聆听。
  
      “我觉得焕章说得很有道理。三国时鲁子敬劝孙权,众人皆可言和,唯主公不可。众人降曹,仍可为臣称侯。而孙权降曹,则只能轻车简从,永居人下而无出头之日。今天的情形就像是历史又转回来了,日本人能容得下你周围的所有人,甚至包括汪兆铭,但却绝容不下你!近卫的那份声明不就再清楚不过了吗?所以现在绝不能再在这个问题上迟疑不定了
  
      “夫人”可绝不仅仅是最高当局的生活伴侣,她更是最高当局政治生涯的同舟共济者。“夫人。这通一针见血的话顿时使最高当局的头脑变得清醒了许多,当年推翻清廷时那股越挫越奋的劲头仿佛又慢慢地回到了最高当局身上。
  
      最高当局按下桌上的电钮。然后告诉进来的侍卫官:“请钱室长马上来我这里”。
  
      侍卫官退下去没过一会,钱大钧就急急忙忙进了屋子。最高当局站起身。郑重地交待道:”钱室长!你马上跟战区的李长官联系一下。问问徐州会战的事情”
  
      钱大钧的手中正好拿着战区刚刚来的电报。他告诉最高当局。李长官来电说打算让黄浩然在津浦路南线打一场歼灭战,听了钱大钧的话,最高当局心中的疲惫顿时一扫而空!
  
      “哦?战区有多少把握?李德邻有多少把握?黄估臣有多少把握?。
  
      连着问了三遍”有多少把握这也反映出了最高当局现在对胜利的渴望!从南京保卫战结束之后直到现在。中**队再没能战场上打出什么像样的胜仗,这让最高当局在平时讲话的时候多少有些底气不足,他知道汪兆铭没少在背后说自己是“煮熟的鸭子…嘴硬”。
  
      现在忽然听到自己的“常胜将军”又要给自己献礼,最高当局感到十分的高兴!黄浩然作出的作战计划和别的将领作出的作战机会在最高当局眼中的分量截然不同!这是因为黄浩然到目前为止,还从来没有让最高当局失望过!
  
      “线委座,我
  
      钱大钧显然没想到最高当局会问他这些问题,而且这些问题也不应该由他钱大钧来回答,可是他又不可能让最高当局收回他的问题!急切之下。钱大钧的额头开始往外冒汗!最近最高当局已经开始重用林蔚,钱大钧的位置眼看就要不保。钱大钧可不想再这个小时候再惹最高当局不高兴!
  
      最后还是“夫人”为钱大钧解了围。“夫人。用娇嗔的口气提醒最高当局,钱大钧又不是李德邻,是没法给出答案的
  
      最高当局这才现,这一回他表现的有些太过着急了。
  
      “钱室长,你把电报留下来,我看完以后再给李德邻回电报,你先出去休息吧
  
      “是!委座!”钱大钧如释重负,他在放下电报的时候看了“夫人。一眼,眼神里面满是感激!今后他的仕途,看来都得指望“夫人”的关照了!
  
      最高当局在看完了李长官的电报之后感觉轻松了不少,和黄浩然给蛾区长官司令部的那份电报不同。李长官在给最高当局的电报里面将黄浩然可能会采用的战术和预计的战果都写的一清二楚。”字上面加上一竖,变成个。“十。字!
  
      日本人已经让最高当局损失了多少精兵!只歼灭日本人一个联队,实在是少了一些,
  
      不过,总好过老是不打胜是,
  
      “到最后还得指望黄佑臣给我提气啊!达令,你看中的
  
      最高当局在夸奖黄浩然的时候顺带着称赞了一下“夫人”这也算是最高当局对“夫人”刚才为他开解情绪的“投桃报李”面对最高当局表现出的“温柔夫人”的脸上绽开了花朵,她柔声说道:“达令。别总闷在屋里,我们出去走走吧”
  
      说完“夫人”挽起最高当局的手臂走向了门口。最高当局这一刻心里像打翻了蜜罐,甜丝丝的两个小时之后,李长官收到了最高当局的回电,内容如下:
  
      “照准!望德公坐镇指挥,建大功与津浦路南线!”
  
      最高当局还是改不掉他喜欢指手画脚的毛病!不是说了不插手战区的事情吗?怎么来个。照准呢?
  
      李长官拿着这份回电,一边看一边摇头苦笑
  
      沈老二好不容易得到了挥的机会,自然干的格外卖力!沈老二以前在当羽师师长的时候,他只需要按照黄浩然的命令作战就可以。这一次。却是由沈老二自己从头到尾来完成一次作战!如果最后打赢了,这和成就感可是难以形容的!
  
      在黄浩然的进攻意识影响下,沈老二也总是在寻找着向日军主动起主动攻击的机会,他不喜欢消极防御,因为这半年多的时间,他已经见到过了太多的惨剧!
  
      在正面的抗日战场上,中**队大多数时候都在被动挨打,沈老二在泓沪战场上亲眼见到中**队只知道猫在被炮火掀翻的掩体里面一味的死顶!
  
      那打的是什么仗啊?天上有日本人的飞机、炸弹呼啸,地上有鬼子的重炮狂轰,战车横冲直撞,中国官兵只能用他们的血肉之躯去填战壕。阻挡日本人的进攻!那哪里是打仗?纯粹就是送死!到最后中**队还是败了。而且败得极惨!有的部队退下来之后清点人数,生还者竟只有十之二三!也就是说,他们的指挥官将百分之七八十的官兵都扔在了泓沪前线的阵地上!
  
      再看看大哥的叨军吧!从泓沪到南京。从叨师到羽军再到南京卫戍军。大哥黄浩然带着他的军队迎来了一场接一场的胜利!在这些战斗里面,中**队始终没有收起他们的铁拳!攻守兼备,才是战争的正确形势!
  
      思来想去,沈老二得出了结论。战略上的失误足以毁了部队,死守防御只有等着挨打,等着死亡。必须出击,积极地扑向对手才能保护自己。现在,沈老二要在津浦路南线照着他大哥黄浩然的方式来和小小日本进行一场战斗!
  
      日本华中方面军攻占南京之后,骄狂的日本人已没有了什么兵家之忌。任由他们的部队在中国大地上乱窜,有时一个联队竟敢脱离主力跑出数百公里。方家沟的。瞅队便是如此。面对着数倍于旧联队的中国守军。添田乎居然还敢主动挑起战火!这样狂妄简直让沈老二难以相信!
  
      是时候给日本人一些教了!
  
      按照黄浩然的命令,第万集团军在津浦路南线投入的部队为羽军的羽师和凹师,以及,四军的,纠师。沈老二担任这三个师的总指挥。在囚师的援助下”凹师在方家沟的两个营支撑到了中午之后才开始主动后撤,第万集团军的防线现在敞开了一个大口子,口袋已经打开。就看日本人上不上钩了!
  
      “邵甘永啊邵甘永,就看你小子下的这鱼饵能不能调动了”
  
      接应凹师的两个营撤退的部队是师助团,团长邵甘永为了保证完成沈元龙交给他的任务,让郑涛带着他的2营去了方家沟。
  
      经过半天的激战,方家沟的凹师官兵只剩下了不到劲人,张静手里面最精锐的两个营就这样损失了7成的兵力。由此可见,凹师这个才组建的步兵师,战斗力还十分的虚弱。
  
      郑涛的2营护着四师两个营的残部,边打边撤。郑涛他们即不能跑的太快。这样的话旧联队可能会跟不上;同时他们又不能跑的太慢,要是被,旧联队缠上了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从方家沟到曹老集,要经过太平岗、八大集和新台子,全程约为口公里。郑涛的任务就是尽可能多将一些日军带到曹老集,在那里,钱国良的羽师已经严阵以待,而李玉和的纠师,则负责截断,旧联队的退路!
  
      笨重的九二式重机枪被丢弃在了方家沟阵地上,2营在这些机枪的下面塞了手榴弹,毁坏武器,并不是日军的专利!再加上炮兵的配合演出”旧联队没能从方家沟得到什么有分量的缴获!
  
      追击中**队的步兵中队和骑兵小队已经派了出去,添田乎联队长带着旧联队的主力却在方家沟阵地上停下了脚步,三井大队长没能完成他让添田享联队长在方家沟吃早饭的承诺。不过他好歹还是让添田享联队长赶上了吃中饭。
  
      三井大队在半天的交战中伤亡了约劲人,四师的损失则在朗人左右。不到:3的交换比可算不上出色的成绩,三井大队长的情绪现在有些低落。
  
      鬼见中佐和鸠山中佐则显得有些开心,日军一个步兵大队的战斗兵员在田人左右,伤亡过三分之一的三井大队在接下来的作战中,肯定没办法继续唱主角了,添田乎联队长的偏心,也应该到此为止了!
  
      “三井君!你不用这一以品一你面对的是支那人的精锐黄浩然部!汝样的战果凡灶协川不起了!我看的很清楚,黄浩然的部队先后向方家沟派了两批援军,而且战斗力都非常的出色!这说明方家沟阵地对支那军队很重要!你的大队立下了了不起的战功!”
  
      添田乎联队长的宽慰让三井中佐感动的流下泪来,他大声的吼道:“联队长阁下!我的大队还可以作战!我请求您允许我去追击支那人!他们应该已经溃不成军了!伤联队,应该完成一场歼灭战!”
  
      鬼见中佐和鸠山中佐同时冷哼了一声!怎么什么时候三井中佐都要求请战?难道旧联队只有一个步兵大队吗?什么事情都交给三井大队。那还要鬼见大队和鸠山大队做什么?
  
      “三井君!你的大队损失怎么严重,应该休整一下了!相信我们吧!我们两个。大队一定不会放过那些逃跑的支那军队!联队长阁下!鬼见大队和鸠山大队请求出击”。
  
      鬼见中佐和鸠山中佐赶紧跳出来挡在了三井中佐的前面,他们可不能让三井中佐继续表演他的“勇了!再折腾下去,支那军队就要跑远了!
  
      “不用着急!等骑兵的侦查结果送回来再追击也不迟!诸君难道没有现羽军的反应有些奇怪吗?我们已经攻占了方家沟,左右两边的中国守军却呆在阵地上纹丝不动!而且叨军到现在也没有派来反击的部队!这样的错误,羽军可不该犯”。
  
      添田乎联队长提出了他的疑问,在他看来,除非是方家沟阵地没有价值,佛则的话叨军都不应该这样的表现,可是如果方家沟阵地真的不重要的话,支那军队为什么要动用珍贵的重炮部队和多次增援?这可有些解释不通!
  
      添田乎联队长的想法本来非常的合理。可是在鬼见中佐和鸠山中佐听来,却觉得添田乎联队长这又是在袒护三井中佐!因为三井大队已经没办法完成追击和歼灭中**队的任务,添田乎联队长居然想要放弃原先预定好的计哉!鬼见中佐和鸠山中佐可不想让这次作战就这么天折!他们的大队还没有来的极表现呢!
  
      “联队长阁下!我认为菏浩然的羽军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了!在他们的所有阵地前面,都有皇军的部队存在!这便是他们不敢抽调兵力增援方家沟的原因!刚才的交战中小羽军增援上来的小股部队十分的精锐。而且他们还动用了大量的重炮!这都显示了羽军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了!联队长阁下!我们不要忘了!黄浩然的部队才刚刚结束南京会战没有多久!他现在的兵力应该极其有限!再加上前些日子的大作战!叨军已经难以为继!是我们旧联队的绝死突击!才击穿了叨军的伪装!将支那军队虚弱的事实展现了出来!我认为我们现在应该一鼓作气的凉上去!咬住羽军的主力!这才是当前最要紧的事情!”
  
      鬼见中佐抢芳,开口说话,他的这番话也的确能够给添田乎联队长一个还算合理的解释,可是添田乎联队长还是有种感觉,在前面等着队的将是一个圈套!
  
      “我们是不是应该向旅团长阁下请示一下?”
  
      三井中佐又一次恰到好处的开口了,添田乎联队长也有些心动,的确。现在向旅团长请示也是个不错的主意,毕竟旧联队已经占领了方家沟,也算是大功一件!如果旅团长不允许,旧联队继续前进。那干脆就此收兵!如果旅团长批准了,旧联队的作战计,也就意味着,旧联队从此不再是孤军奋战!这样一来在追击的时候也可以更放心一些!
  
      “不能!绝对不能向旅团部请示!”这回说话的人是鸠山中佐,他坚持认为旧联队现在不应该这么早就和旅团部联系,即使真的要联系也应该是在他们深入中**队的腹地之后的事情。鸠山申佐认为凭借,旧联队现在的实力,足以抵挡黄浩然的羽军长达数日的围攻!即使他们在追击中遭到蛾区军队的围攻,只要,旧联队主动抱成一团,结成防御圈等待援军的到来,就绝对不会有什么危险!而且,这样做还有可能将支那军队的主力牢牢的吸引在,旧联队的周围,为华中方面军的主力创造一个围歼支那军队有生力量的绝好战机!
  
      真是不得不佩服鸠山中佐的口才,经过他这么一吹嘘”旧联队的追击行动不但成了勇猛的表现,还具备了舍身成仁的精神!在这样光辉灿烂的思想面前,添田乎联队长觉得他也跟着变得高尚了起来!
  
      “报告联队长阁下!派出去的侦查骑兵已经回来了!““太好了!他们回来的真是及时!快将前原小队长请过来”。
  
      听过了了鸠山中佐和鬼见中佐的“理由。”在添田乎联队长的心中”旧联队继续追击前进的想法已经占了上风!现在,他还想听听侦查骑兵现了什么
  
      “报告联队长阁下!逃走的支那军队沿路丢弃了很多的物资和装备!他们行军队伍十分的散乱!支那军队的指挥官不时分出一些小部队来试图阻击皇军的追击,可是我们现那些小部队很快就都选择了抗命逃走!从方家沟到八大集的广阔地区,侦查骑兵没有现任何支那军队活动的迹象!他们应该是真的败退了!”
  
      前原小队长的话让添田乎联队长下定了决心!他站起来下达了作战命令!
  
      “目标!溃逃中的支那军队,保持各部之间的距离!全体出!追击前进!”
  
      “哈伊”。
  
      方家沟阵地上很快变得人声鼎沸起来,添田乎联队长的旧联队要开始行动了”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2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