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血魂1937 > 第三十二章:会面 中

  3.32会面(中)
  也不能怪这些人小心谨慎,实在是在不久之前才发生了一件大事,所以现在南京城里面的重要地方,都是十二万分小心的戒备。
  去年11月1日上午,南京四届六中全会在金陵的中央党部举行,就在开幕式后举行全体委员合影之际,摄影记者中突有一人举枪射击,只见南京的二号人物、行政院的汪院长当场中弹倒地。“行政院长遇刺”一时成为轰动全国的新闻,轰动程度盖过了四届六中全会本身。
  当时,日本策动“华北事变”,中日矛盾激化,南京内部倒汪的风潮不断,四届六中全会本是为召开确定南京内外方针的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做准备的,此际发生汪院长被刺事件,自然引起中外舆论的极大关注。
  由于刺杀案发生于集体合影之时,最高当局已到会场却没有参加照相,再加上最高当局与汪院长历史上曾经针锋相对,在不少问题上都有矛盾。
  所以最高当局一度被怀疑为刺杀事件的指使者,也牵扯了进去。
  不久之后,案件宣告侦破。
  实施刺杀汪院长的是一群爱国人士,他们强烈不满南京政府对日妥协政策,组织了晨光通讯社,周密部署,伺机以记者采访新闻的便利接近最高当局,将其刺杀。在错失几次机会后,终于确定在国民党四届六中全会开幕合影时动手。不料,最高当局竟然没有出现,实施行刺的杀手临时决定将枪口对准了汪院长,汪院长就这样鬼使神差地成了最高当局的替死鬼。
  光天化日之下,中央党部门前,行政院长长被刺!
  更可怕的是原先杀手的目标是最高当局!
  “刺杀事件”之后南京的警察和特务系统马上经历了一场*似的洗牌......
  新上任的安全部门头头恨不得把最高当局出行的轿车都换成装甲车,现在“那位”突然要见黄浩然这么一个陌生的人物,安全部门怎么能不把黄浩然查了个底掉?
  好在黄浩然的身家清白,就连孟施晴的满清遗族身份都让安全部门犹豫了好一阵子,最后还是在蒋百里画押作保的情况下才决定允许黄浩然和孟施晴面见“那位”。
  即使这般,侍卫室还是小心到了极点,临时通知汪焕之在住处等候,然后一大早带车捎上汪副旅长“突袭”白鹭洲旅馆。
  连准备的时间都没有给黄旅长留!
  黄浩然有些庆幸自己在军营里面养成的早睡早起的习惯!
  只可怜汪焕之,在接到通知以后,在旅馆房间里面整整等了十几个小时,才有机会上了侍卫室的汽车,然后就被无情的丢在了黄浩然下榻的旅社大门口......
  几个穿黑色中山装的侍卫过来拉开车门,黄浩然和孟施晴下车在侍卫的引领下进入了官邸的内部,
  官邸一楼的东侧是******的会客室,客厅的墙上悬挂着孙中山与最高当局的大幅合影照片:孙中山着中山装端坐,最高当局一副戎装,佩戴长剑,立在孙中山身后。照片的上方悬挂孙中山手书横条:"安危他日终须信,甘苦来时要共尝。"中间是一大餐厅。西侧是一间小会客室,里面的布置明亮而优雅,一排长长的落地窗,幔纱轻拢,墙上挂着意大利画家的水彩风景画,非常有女性味道。
  黄浩然快步的走过“第一夫妇”的客厅,踩着楼梯上到了二楼。
  官邸的二楼房间不多,西侧的一间房房门虚掩着,一张宽大的书桌从门缝里面露了出来,桌上摆满了线装的书本。
  很明显这是最高当局的书房。
  东侧是一间大卧室。卧室的外面也有一间客厅。卧室的东面是一个大平台,蒋百里居然从平台上冲着黄浩然挥手......
  看来蒋百里在最高当局的眼中真的不是普通人物呢!
  出入最高当局的官邸就像在他自己家里面一样。
  黄浩然小心的穿过房间走到平台上,几把西式的靠椅和一张圆木茶几搁在平台上,旁边支着一把薄纱的大阳伞,茶几上的英国茶具在阳光下反射着亮光......
  一看就知道这套茶具的价格不菲!
  黄浩然刚打算和蒋百里寒暄几句,一个好听的声音从脑后响起:
  “哦,来了啊?百里,怎么不介绍一下我的这位运财童子啊?”
  黄浩然立即“啪”的立正,站了个漂亮的军姿!
  一旁的蒋百里笑着看着有点紧张的黄浩然。
  “果然,这个小子已经猜到了他要见的是什么人了!”
  黄浩然的这份敏锐让蒋百里又对他高看了几分......
  黄浩然现在终于肯定了,蒋百里就是打算让自己见到“那位”才选择了这样一个特别的会面地点。
  黄浩然口中的“那位”就是最高当局的夫人。
  “夫人”给黄浩然第一眼的映像是震惊!1936年“夫人”即将年满40岁,穿着一身锦湖蓝旗袍的“夫人”浑身上下透满了女性的完美,黄浩然开始明白为什么这样的一个女子可以将“最高当局”给吃得死死的了。
  因为她实在太美了!!!
  孟格格见到美丽的女性,习惯性的提高了警惕,她还没有意识到面前站着的是怎样的人物。
  “夫人”看着黄浩然呆呆的看着自己,再看看明显有些“吃味”的孟施晴,心中有些莞尔,还有些骄傲。
  她仿佛又见到了那个多年前追着自己不放的“达令”......
  夫人选了个他平时喜欢的位置坐下,然后示意黄浩然放松一点。
  在“夫人”的言语中,黄浩然知道了原来“夫人”在黄浩然发起的“白银投机”中也有掺股,蒋百里从南京募集的资金里面有一半左右是“夫人”的“胭脂水粉钱”。
  黄浩然心想即使蒋百里的资金全部都是“夫人”的,以这样的数目也不值得“夫人”在官邸用这样私人的方式接见他黄浩然啊?
  要知道,能够进入官邸的人物无一不是南京系统的重要人物,这能上到二楼的更是凤毛麟角,这样私人的地方,一般都是用来接待家人的。
  ...............................................................................................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2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