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血魂1937 > 第十九章:破局 下

  3.19破局(下)
  齐少白咽了口吐沫,有些不满的瞪了汪焕之一眼,汪焕之居然贼贼的冲着他一乐,用嘴角冲茶几上的报纸撇了撇。齐少白这才把眼光集中到了面前的报纸上。
  《塘沽协定!---何姓****!》
  吓人的标题一下子跃入了齐主任的眼帘,齐少白心中一紧,一种冰凉的感觉爬上他的后背。
  赶紧展开报纸,看完内容,齐少白张着大嘴,呆了!
  一旁的王山奎、汪焕之和范介看着齐少白的模样直乐,谢文东的脸色更加的难看。
  黄浩然懒洋洋的从齐主任旁边下手的团椅上起身,走到齐主任面前,用手在齐少白的脑瓜上弹了一下,冷冷的问道:
  “齐主任,现在可以从我的椅子上起来了吗?”
  齐少白恍恍惚惚的从主位上站起来摇晃着向门外走去。
  黄浩然坐了下来,拿起一块糕点,冲着不见了三魂七魄的齐主任喊道:
  “齐主任!我的椅子坐着还舒服吧?不再坐会?”
  齐少白慢慢的回过头来,入耳的是哄堂大笑,沈老二一边笑着一边把手指的骨节捏的噼啪响。
  谢文东干脆闭上了眼睛,什么也不看。
  齐少白知道自己在暂10旅的日子到头了!
  青天白日的好天气忽然变成了大雨倾盆,不过这些他齐少白已经不在乎了,想到他即将面临的下场,齐主任的心都凉了!
  他就这样在滂沱的大雨中走出了警备司令部的大门......
  南京的何部长怎么也没有想到将“塘沽协定”的内容居然会如此完整的泄露出去,他将谈判的地点选的是隐秘的不能再隐秘了,随行人员也是一选再选,本来以为可以瞒过国内的舆论了,可是现在报纸上详尽的协定内容说明他的一切保密安排都成了无用功。
  看到报纸上《塘沽协定》的无耻内容,民众愤怒了!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熊某人不过是他何部长的一条狗而已,真正主持这次谈判的肯定是何部长!
  很多报纸直接指名道姓的对着何部长骂上了,用词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有了报纸的指点,民众们马上找到了他们宣泄的对象!
  南京的何公馆立刻遭到了民众的围攻,漫天飞舞的臭鸡蛋和烂菜叶将何公馆的大门堵了个严严实实,何部长的家眷在警察的掩护下趁夜色溜出去躲藏了起来。
  南京政府的官方宣传机器也一时间失语,没有人敢出来给何部长辩护,最高当局自然更不会出来顶这个雷,连政府里面何部长的派系势力都夹着尾巴做人,生怕再被扣上汉奸的帽子。
  33年夏天中华大地最焦头烂额的人物非何部长莫属!
  他家里面的女眷怕是最近被国人问候的最多的女性了。
  暂10旅被何部长看上的消息恰到好处的出现在了一些主流报纸上不太起眼的版面里面。
  不过不起眼并不意味着就让人看不到!
  至少有一个人注意到了,这个人就是最高当局!
  何部长在军政部长任上一干多年,为南京的军队建设是立下了汗马功劳的。
  最让最高当局满意的是何部长在官场中较少参与舞弊,更不敢培植私人势力,给最高当局留下了个没有野心的映像。
  现在何部长对暂10旅伸手捞兵权给了最高当局不安分的感觉!
  既然是何部长想要的东西,最高当局当然不会让他如意!
  很快,国防部的一纸调令,齐少白齐主任被派到四川和刘湘这个土军阀打交道,算是被发配了边疆。
  暂10旅新的政治部主任上面一时没有合适人选,于是黄浩然让汪焕之负责起这个部门。
  政治部还是政治部,可是宣传的却不再是训政纲领,而是他黄浩然的军事条例。
  谢文东这个墙头草在被沈老二暴打一顿之后,夹起尾巴做人,就像他的记忆里面从来没有过齐少白这个人一样,一口一个旅座的围着黄浩然转悠。
  可是暂10旅的人都知道,谢文东在旅里面的地位随着齐主任的离去大大的下降了......
  困难过去的时候往往就会有好事来临。
  上海那边老爷子的行动力出乎了黄旅长的预料,老爷子说要送给黄浩然的第二份礼物很快送到了暂10旅。
  1934年初,黄浩然要的德国军事顾问加入了暂10旅。
  一共11个大鼻子,带队的家伙叫冯.里奇。
  冯.里奇在原本是个德军的步兵少校参谋,因为这几年德军内部的军事改编而失去了在军队的职位,提前退伍的他只能回到多特蒙德的修车店操起了旧业。
  由于经济不景气,加上严重的通货膨胀,在几次失败的投资之后,冯.里奇的复员费赔的是一干二净,而他妻子和两个孩子也在一次车祸中也离他而去。
  于是冯.里奇开始酗酒,很快他就变卖了所有的家当,当他醒悟过来戒掉了酒瘾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在德意志生存下去了。
  这个时候,一个彬彬有礼的中国商人找上了他,告诉他在遥远的东方有一份很好的工作在等待着他。
  冯.里奇刮干净胡须,找出自己剩下的几件像样点的衣服简单的打好一件行李和这个中国商人登上了远洋轮船。
  船上还有十个和他一样走投无路的德国军人,不过这些人中军衔最高的也只不过是一个装备修理队的少尉。冯.里奇自然而然的成了这些德国军人的头。
  德国顾问的到来让暂10旅的练兵掀起了一个新的高潮,在练兵场上窜来窜去的大鼻子在暂10旅的官兵眼里感觉就像是在看西洋镜。
  王山奎和范介以前在他们原来的部队里面都和德国顾问打过交道。
  尤其是范介这个留学到过德国的高材生,更是操着一口地道的德语和这些大鼻子整天混在一起。
  沈老二说范介是想骗大鼻子的洋酒喝,汪焕之听了不停的摇头......
  34年的时候德国顾问在中国已经不是少数了,所以这批大鼻子的到来没有引起黄浩然的直属上级----皖南警备司令部的注意,只当是上峰有整编暂10旅的意思。
  既然是要被整编的部队,也就说要很快调出皖南的管区,加上汪焕之早就用大洋把皖南警备司令部的上上下下打点的舒舒服服,于是原本就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上峰对黄浩然的暂10旅干脆把两只眼睛都闭上了,随便你暂10旅折腾吧!
  暂10旅通过黄浩然“自费”的方式也加入了当时席卷中国军队的向德国军队学习的练兵热潮当中
  ..............................................................................................................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2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