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血魂1937 > 第十七章: 破局 上

  3.17破局(上)
  黄浩然摆了摆手,看着气鼓鼓的沈老二,知道这个二弟是为自己担心,于是就把怒气收了起来,招呼汪焕之和沈老二坐下,将心中的想法说给二人还有王山奎听。
  至于范介,这个人精的耳朵很好,多远他都听得见。
  “齐少白这个人其实算不得什么大患,旅里面多半是皖南子弟,对齐少白这个外来户本来就没有什么好感,齐少白现在拉拢的都是一些以前吃过军饷的中层军官,这些人在暂10旅的根基还浅,掀不起什么大的风浪,沈老二和王团长的两个团基本没有让齐少白渗透进去就是最好的证据。只要士兵掌握在我们手里面,就不怕什么!”
  沈元龙听到老大的解释,心想还真是这么个局面,齐少白虽然蹦达的厉害,但是还没有掌握到暂10旅的要害,皖南人一向团结,再说黄浩然一向对官兵友善,和官兵吃喝住在一处,就是这人心也不是齐少白几张空白委任状能换的走的!
  心中既定,沈老二的面色马上缓和了下来。
  黄浩然见汪焕之、王山奎和沈元龙一样放松了下来,知道自己还得给他们三个提提醒,不然要是对齐少白太过轻视了也不是什么好事。
  “造成目前这个局面的主要原因还是齐少白背后的大人物,要不然就凭齐少白这么个小小的上校政治部主任,是断然没有胆子对暂10旅下手的,这明显是背后的大人物授意的。”
  “所以,解决问题的关键不在我们暂10旅内部,而在南京,只有让南京的大人物打消了吞并我们的念头才能保住我们这支队伍!”
  王山奎听见南京有大人物在打暂10旅的主意再联想到齐少白的特殊职务,马上想到了那位南京的元老人物。
  若真的是这位何部长看上了暂10旅可就不好办了,这位何部长曾担任过黄埔军校的总教官,后来成为"黄埔系"中地位仅次于最高当局的第二号人物,有"蒋何"之并称,可看着黄浩然胸有成竹的样子,似乎这样近乎无解的难题在他的眼里面算不上什么事情。
  一旁的范介听见黄浩然的见解,也是暗暗心惊,这个黄浩然已经给他带来了太多的惊奇。
  那些新鲜的训练方法有些连他这个留德的高材生也没有见过,可是直觉告诉他这些方法都能很快的提升部队的战斗力!
  还有黄浩然私下里面做的那些不太能见光的事情,虽然说起来不好听,可是白花花的大洋砸下来,暂10旅的实力是刷刷的朝上蹿,要是黄浩然只想自己捞钱,这些日子花在部队上面的金钱就足够他去做个富家翁了。
  再看今天黄旅长对局面把握的如此透彻,这说明他有着一个高度政治敏锐的头脑,这样的一个人物,真的会是芜城里面的一个“混世魔王”?
  要是中国的“混世魔王”都像黄浩然一样,那小日本就不敢拿中国开刀了!
  如果说一场战争就能把个一无是处的公子哥变成英明神武的国之栋梁,他范介第一个不信!
  这个黄浩然身上一定有什么秘密!
  范介死死的盯着黄浩然,他想要看透这个人。
  黄浩然感觉到了背后炙热的目光,他暗暗的想:
  “小样,意外了吧?我就不信收不服你!”
  黄浩然解决危机的方法就是再次利用社会舆论将何部长最近风生水起的底牌----《塘沽协定》给捅了出去!
  《塘沽协定》内容如下:
  关东军司令官元帅武滕信义,于昭和8年5月25日,在密云接受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代理委员长何应钦所派军使、该分会参谋徐燕谋所提出的正式停战提议。依此,关东军司令官元帅武滕信义,关于停战协定,委任全权于该军代表关东军参谋副长少将冈村宁次,在塘沽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代理委员长何应钦所委任的停战协定全权、华北中国军代表、北平分会总参议、陆军中将熊斌,签订停战协定于下:
  一、中国军队一律迅速撤退至延庆、昌平、高丽营、顺义、通州、香河、宝坻、林亭口、宁河、芦台所连之线以西、以南地区。尔后,不得越过该线,又不作一切挑战扰乱之行为
  二、日本军为证实第一项的实行情形,随时用飞机及其他方法进行监察
  中国方面对此应加保护,并给予各种便利
  三、日本军如证实中国军业已遵守第一项规定时,不再越过上述中国军的撤退线继续进行追击,并自动回到大致大城一线
  四、长城线以南,及第一项所示之线以北、以东地区内的治安维持,由中国方面警察机关担任之上述警察机关,不可利用刺激日军感情的武力团体
  五、本协定盖印后,即发生效力
  作为以上证据,两代表于此签名盖樱
  昭和八年五月三十一
  关东军代表冈村宁
  华北中国军代表熊
  《塘沽协定》实际上承认了日本对东北、热河的占领,同时划绥东、察北、冀东为日军自由出入地区,从而为日军进一步侵占华北敞开了大门
  南京政府在这次谈判中又是输了个一败涂地......
  芜湖警备司令部里面的黄浩然这一夜是彻夜未眠,他知道这样的一纸协定签署一曝光,熊斌和他的上司何部长将陷入民众的口诛笔伐当中,是不会有闲情来惦记他的暂10旅了。
  可是中华民族的苦难却又加深了一重。
  黄浩然走到窗前,推开窗户,遥望北地......
  夜空中没有星星,连月亮也被笼罩在厚厚的云层后面,大地陷入在无边的黑暗当中......
  黑云压城!!
  黄浩然转身取过卧室里面的台灯,移到窗前,他觉得这样的夜色里面需要一点光亮......
  王山奎靠在花园的葡萄架上抽烟,今夜他忽然觉得有些憋闷,于是出来呼吸一点新鲜空气。
  黄浩然的影子不知道怎么地又浮现在了王山奎的脑海之中。
  正思索着这个看不透的旅座大人,忽然从花园前面的小楼里面透出了强烈的光亮。
  王山奎一回头,看见黄浩然举着台灯,站在窗口眺望着北方,那种热切的眼神在这样浓厚的夜色中分外的夺目。
  无边的黑暗,只有黄浩然的窗口有一点光。
  这一点光,灿烂的耀眼。
  .............................................................................................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2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