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血魂1937 > 第八章:疯狂的训练

  3.8疯狂的训练
  张二牛从他的家乡下树村回到暂10旅的时候带来了五十三个同村的青年,第二天他就被他们第1团的团长王山奎任命为3营2连1排1班的班长,如今张二牛张班长的手下掌管着十一个大头兵。
  张班长为了报答王团长的赏识,每次训练都是拼尽了全力,
  此刻张二牛班长和他的士兵们整个身体都趴在稀烂的泥水里面,一月份的天气,在这样的鬼地方呆上十分钟就能把人冻成块土疙瘩,可是1班的兄弟们觉得这冰冷的泥水里面简直舒服极了,连脑袋都不肯抬起来半公分,
  这一切都是因为在张二牛他们趴着的位置正上方十几公分的地方罩着一层铁丝网,网上还挂满了倒刺。更可怕的是在铁丝网的上面还不断的飞过一梭梭的子弹,枪弹在空中划出的轨迹火花四溅。
  这是五挺马克沁重机枪一起扫射产生的效果。
  重机枪沉重的击发声让张二牛他们班的这帮子新兵心灵饱受着摧残,趴在二牛右后方的川宝在爬过第一个四百米的时候就“哇”的哭出了声……!
  这样的烂泥塘他们今天还要爬上二十趟,旅座早就发了话,每个连队前三个完成的人有酒席和赏钱,最后面的十位负责给整个连队的泥猴子们烧洗澡水,然后把这一百多套过完了泥浆的军服和鞋子浆洗干净!
  这样寒冷的冬天,谁也不想做最后那十个人。
  每个人都在拼命向前!
  可是这该死的烂泥塘很快就耗尽了大头兵们的体力,更不要说头顶的铁丝网上方那要命的扫射,二牛他们这批通过的时候轮班负责机枪组的正好是3团沈团长那个有名的疯子,子弹像不要钱的一样从他们头上泼过去,胆小的士兵就趴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吓懵了,张二牛前面四五米远趴着3排1班的二等兵王小蒙就在原地趴了好几分钟了,二牛已经带着他的士兵从王小蒙身边爬过了两次,王小蒙是二牛的弟弟川宝手下的的士兵,川宝现在是3排1班副班长,可惜他的表现也不怎么样!
  吐了口嘴里的泥水,张二牛加速第三次从王小蒙身边爬了过去,经过的时候听到王小蒙在不停的叫着“娘啊、娘啊~~~~”
  真丢咱村人的脸!
  二牛气的踹了王小蒙一脚。
  四周都是被爆炸声和射击弄的精神崩溃的士兵的惨叫声,
  头顶的机枪和铁丝网,再加上零下好几度的泥水。
  这简直就是地狱般的训练!
  可是张班长心中没有任何怨言。
  因为刚才他亲眼看见自己的旅长就从自己的眼皮前面爬了过去,也许是累了,旅长在泥水里面翻了个身,掏出一根香烟点上,美滋滋的吸了几口,然后把烟头丢在泥水里面又翻过身来爬走了,紧跟着旅长的是二牛他们第1团的团长王山奎。
  在这些天高强度的训练开始之前,黄浩然带着几十个淞沪战场上活下来的老兵下到各个连队给他们这些新兵讲了战争的残酷。
  二牛还上前摸了摸一个老兵的伤疤。
  那是一个“三八式”刺刀造成的伤口,肌肉外翻的伤口虽然已经愈合,但看起来感觉还是那样的触目惊心!
  二牛从那个时候就决定了要玩命的练。
  为得是让自己这爹娘给的身子在送回家的时候能够完整一些。
  只有向前爬!
  什么都别管!
  二牛爬过黄旅长刚才停留的地方时在泥水里面摸到了那个旅长丢掉的烟头揣在怀里。
  他想给自己留个念想,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下意识的这么做了。
  最后张班长成了他们连队第二个完成训练的人,川宝这个副班长和他的士兵王小蒙则在那最后的十个人之中,哥俩第一次站在两个分开的队伍里面互相望着,感到说不出的别扭。
  在铁丝网烂泥塘的旁边,各式各样的训练场上面奔驰着无数的官兵,刺激神经的场面在到处上演着。
  土工作业、障碍跨越、刺杀、射击,投弹,暂10旅所有的训练场每天黄浩然都带着旅部的军官到过。
  他总是一言不发的站在训练场的一角。
  看见练得好的连队就大声鼓劲。
  看到官兵们有些懈怠的时候,黄浩然就自己带着军官们加入进去,这样每天一个个训练场转下来,黄浩然也变成个泥猴。
  黑乎乎的烂泥塘和满军营黑乎乎的官兵,这副情景许多年后那些退伍的暂10旅的老兵都还记得。
  这些魔鬼训练的创始人自然是穿越而来的黄旅座了,他把自己记忆里面战争影视剧中间用来训练新兵的桥段能搬的都搬了过来。
  不只是训练,还有军容军纪,内务条例,现在加入暂10旅的新兵知道的第一件事就是所有牙缸里面的牙刷把都得冲着东北,因为旅长说了,那个方向有我们沦丧的土地和人民,要时刻记着。
  训练间歇的时候每个连队的官兵都要开展军歌竞赛,唱的好的还有加菜。
  这样的劳逸结合也得到了范介这个留德参谋长的支持。
  黄浩然感觉范介学到了德国军官的严谨,却没有德国军官的那种死板,他觉得范介是属于中德结合的品种。
  即使有黄旅座安排的娱乐调节,很多新兵还是觉得训练是天底下最痛苦的事情。
  当然也有例外的。
  沈老二沈团长是爱死了这样的训练活动,现在他可以名正言顺的“糟蹋”子弹了,不光不会被黄老大鄙视还会偶而被夸奖上两句,沈团长简直恨不得把迫击炮也架上去轰个几下。
  当然这个疯狂的主意被黄浩然断然的拒绝了。
  要知道炮兵营可是刚刚才建立起来的,现在这些炮兵的射击精度可是糟糕的吓人,要是让他们上来“制造气氛”,估计暂10旅的营房就要改停尸房了!
  也只有沈疯子能想得出来这样疯狂的主意!用黄浩然的话就是“沈团长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其他的军官一开始也对这种训练方式有所保留,然而看着部队一天比一天有战斗力,心里面的疑惑也就逐渐打消了。
  .................................................................................................................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2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