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闪婚娇妻太迷人 > 第1179章:我们不需要
第79章:我们不需要
  
  “好吧!”既然司徒辰这么要求了,刑贝宁只好说道,虽然她觉得大侠这个称呼叫起来听顺口的。最新最快更新
  
  “但是这张卡是怎么回事?”她接着问道。
  
  司徒辰看着她手里的那张卡,那是他所有烟卡当中的能享受最好服务的烟卡的副卡。
  
  别人都说死人的恩情最难还清,现在他真的是深深的体会到了,因为无论你怎么弥补,都感觉都还不完,更何况是一条命的恩情,既然邢建军是因为他而死,那么他觉得,他只能尽力的去帮助他的家人了,回归组织后,他肯定会非常的忙,想必也没有多少时间可以亲力亲为的照顾她们母女,所以,只能用这种方式了。
  
  “这张卡……”司徒辰忽然有些语塞,他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这张卡我个人的一点的表示,邢叔平时在部队里对我帮助良多,而且最后他也是为了保护我而牺牲,我觉得欠他很多,这只是我报答的一种方式!”
  
  他微微低头,遮住眼睛闪过的一道暗芒,当日发生的场景又迅速的在他的脑海里闪过一遍,这是他极力不想回忆的画面,却时不时的从他的脑海里闪现出来。最新最快更新
  
  原来是这样,她知道,凡是拥有烟金卡的人,一定是足以傲视群雄的财富和地位,眼前这个英挺帅气的男人,也肯定是来自一个豪门吧,其实她最开始的时候就应该可以猜出来的,毕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拥有那么忠心的专属司机的。
  
  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忽然产生了一点小小的压抑感,她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将这种感觉驱逐,然后将这张卡递给司徒辰。
  
  “谢谢你,但是,我们不需要!”刑贝宁如是说道。
  
  司徒辰没有伸手去接那张卡,只是定定的看着刑贝宁。
  
  “我爸爸是特种兵,帮助和保护战友都是他引以为傲的职责,如果他在天有灵的话,一定也不希望我接受你这张卡的,这违背了他的初衷!”
  
  刑贝宁说这些话的时候,脑海里浮现的全是以前看到爸爸穿军装时英姿飒爽的样子。
  
  过了将近三十秒的时间,司徒辰才伸出手,将那张卡拿了过来,随意的装进了衣服的口袋里。
  
  看到司徒辰收回了卡,刑贝宁才算松了一口气,那张卡拿在她的手中的时候,真的给了她莫大的压力。
  
  “如果你需要什么帮助的话,就告诉我,我一定可以帮你办到!”司徒辰问道。
  
  但是刑贝宁却摇了摇头,示意她真的不需要其他的帮助。
  
  司徒辰转过头,看着病床上刑母,开口说道:“我知道有一位老中医,对于治疗像阿姨这样的病十分有经验,我可以请他过来为阿姨治病,这个难道也不需要吗?”
  
  刑贝宁蓦然睁大了眼睛,随后连连点头,赶紧说道:“需要,这个需要,如果能治好我妈妈的病,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的,请你一定要帮我请到那位神医,拜托,拜托。”
  
  “所以说,以后不要拒绝我的帮助,需要什么尽管告诉我知道了吗?”看着刑贝宁一脸急切得样子,司徒辰说道。
  
  刑贝宁有些语噎,原来大侠在这里等着她呢。
  
  但是为了能让母亲早日康复,她也顾不得那些有的没得了,赶紧顺着他的话点头,颇有些呆萌的样子。
  
  等将邢建军所有的遗物看完,刑贝宁对着刑母说道:“妈,既然爸爸的骨灰送过来了,明天我们就找个墓地,让他好好安息吧!”
  
  刑母抱着骨灰盒,尽管十分的不舍,还是点了点头。
  
  “这件事我会安排的!”司徒辰在旁边说道。
  
  “不,不用了,谢谢你,已经帮助了我们那么多,但是,作为女儿,还是让我帮我爸爸做这最后一件事吧!”刑贝宁拒绝了司徒辰的安排,对他说道。
  
  司徒辰看着她坚定的眼神,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这件事情,确实由刑贝宁这个女儿去做更为合适,“到时候,我一定会过来,送邢叔最后一程。”
  
  刑贝宁送司徒辰的走出医院的时候,想到那张烟卡,有忽然想起了买房子的事情,司徒辰这么有钱,难道……
  
  “大侠……不是,司徒辰,我家房子的事情……”她试探的问出口,心里已经打定了注意,如果房子真的是司徒辰买下来的话,她是绝对不能卖的。
  
  以他的身价,肯定看不上她家的房子,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他想用这种方式来报答他爸爸!
  
  根据刚才刑贝宁还他卡的情况来看,司徒辰知道如果他承认的话,刑贝宁绝对不会接受他的这种帮助,但是现在的她又确实需要帮助,因为仅仅依靠部队里给的一次性补助的话,根本维持不了多少时间。
  
  “什么房子?你家的房子怎么了,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助吗?”司徒辰看着刑贝宁说道,脸上是一丝不苟的表情,一副需要我做什么尽管说的样子。
  
  刑贝宁虽然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却什么都没有看出来,这才否认了自己刚才的想法,立刻说道:“没有没有,我是想说,我现在一直在医院照顾我吗,房子很久没有打扫了,就不请你回家坐了,先送你到这里吧!”
  
  司徒辰在心里想着她这个借口用的真是拙劣,但是他面上却还是丝毫不露的点了点头,说了一声好。
  
  第二天,刑贝宁在于乐的陪同下买下了一块墓地,在寸土寸金的a市,一块墓地几乎将部队和政府发放的补贴给用完了,幸好,她还留有卖房子的钱。
  
  再次看到司徒辰,是在她父亲的墓碑前,刑贝宁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妈妈,看着一身烟衣的司徒辰无比肃穆的对着墓碑鞠躬,他的身后站着好几个同样穿着烟色衣服的人,也是父亲在部队时的战友。
  
  其中有一个齐耳短发的女人,好几次用一种深深的目光看着她,让她有些搞不懂,却也不方便询问。
  
  等终于让爸爸入土为安,刑贝宁才算是了却了一件心事,专心的在医院里照顾母亲。
  
  因为有了卖房子的钱,她现在也不用像一只无头苍蝇一般四处去找工作,闲暇之余就在看看房子的信息,虽然中介说她们可以暂时住在她们之前的那个家里,但是房子已经卖了出去,不在属于她们。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4216/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