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我忽悠着圣光 > 第四百七十五章 卡拉赞
逆风小径是暮色森林和悲伤沼泽之间的唯一通道,这里不出产任何矿物,除了一些灌木,也没有什么植物能在这片被诅咒的土地上生长,连昆虫也不愿意将这里当作自己的巢穴。
  
  如果你非要在这里找出点什么的话,除了贫瘠的泥土,就只有那些徘徊不去的亡灵,以及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逆风食人魔,也只有他们才能在这片死寂的土地上繁衍生息。
  
  近几年来,一些暮色森林的贵族曾冒险去逆风小径探险并调查弥漫在那一带的奇异的死亡气息。他们进入了黑暗中的高塔,却再有没有回来。事实上,一些目击者坚称那些贵族们的亡魂依然徘徊在卡拉赞之内,痛苦地忍受着诅咒的折磨,他们将永远也无法离开塔中的支离破碎的大厅。
  
  但有些人,并不畏惧那些亡灵。
  
  “导师,你的鬼故事讲的可不怎么样。”艾尔莎饶有兴趣的看着周围。“你应该听听我哥哥讲的那些鬼故事,小时候,他经常吓的我不敢睡觉。”艾尔莎脸红了红,她响起了小时候自己被吓的钻进哥哥的被子里,哥哥没办法,只能睡在了地板上。
  
  “我是在提醒你,卡拉赞内并非真正的被废弃了,那里现在被一些不太好客的主人占据了。”卡德加扶了扶自己的兜帽,卡拉赞附近的魔网在麦迪文离开后一直都处于非常紊乱的状态,用传送书直接传送到卡拉赞周围搞不好会被抛入扭曲虚空之中,不得已之下,师徒两人只能选择步行,当然,这趟旅途不止他们两个人,还有一些达拉然的法师,甚至,罗宁都亲自来了。
  
  “卡德加大师。”罗宁一路之上都保持着足够的谨慎,进入逆风小径后,这里混乱交错的能量就让他感到了一阵不适。更不要说那些总是在他们周围游荡的食人魔了——那些家伙的皮肤天生就具有非常高的魔法抗性,一般的法师很难对付它们。
  
  “叫我卡德加就好。”法师之间的‘等级’一般都只表现在他们掌握的知识多少上,因为知识就代表了法师所掌握的力量,而卡德加和罗宁都是大法师。
  
  “那些食人魔越来越多了。”罗宁指了指道路西边的远处,几只食人魔拙劣的将自己藏在乱石堆后。
  
  “别担心。”卡德加转头笑了笑。“我有对付它们的办法。”
  
  卡拉赞的高塔已经清晰可见了,绿色的塔顶被穿透云层的阳光照亮,如宝石般闪耀着,就是在这里,卡德加度过了他的学徒生涯,也是在这里,他见证了一个伟大魔法师的堕落,也见证了一段不一样的爱情。
  
  “杀光他们!!”乱石堆后的食人魔终于忍耐不住冲了出来,罗宁惊异的发现,这些食人魔中似乎有着某种施法者存在,一个闪电组成的能量球正在向他飞来。
  
  卡德加挥动法杖,几颗巨大的火球成型,直奔那个食人魔施法者而去。
  
  笨重的食人魔没有躲开卡德加的魔法,它具有魔法抗性的皮肤也没能保护它,眨眼之间,它就哀嚎着化为了一个大火炬。
  
  “@#!#!!”罗宁还未发动手中酝酿的奥术魔法,那些食人魔突然就高喊着不知名的预言四散而逃。
  
  “这些食人魔中有萨满的存在。”卡德加指了指那个还在燃烧的尸体。“只要杀了它,其他食人魔就会逃跑。”
  
  罗宁点了点头,卡德加曾在这里生活了很长时间,他了解这些食人魔的习俗,这并不奇怪。
  
  高耸的魔法之塔越来越近,这座魔法高塔由厚重的白砖和灰泥浆混合砌成,直插云霄,比周围所有的山都高,在月光的照耀下,像是一座灯塔。塔的地基处有一圈矮墙,墙外是一个废弃的居民区,墙内除了高塔还有一个兽栏和一个铁匠铺,高度都没法和塔相提并论事实上,这座塔傲视一切,包括这里的群山。
  
  塔内是寂静的,但这不代表它毫无动静。在夜幕的拥抱下,无声的画面从窗口飘进飘出,各种幻象在露台与墙围间舞动。说它们是鬼魂并不妥当,不如说是往日如诗岁月的残影。这些往日的阴影因这座高塔塔昔日主人的疯狂而被释放出来。如今,可怕的诅咒迫使它们在这座被遗忘的高塔之中,一遍又一遍的重现昔日的情形,迫使它们演出着没有观众的默剧。
  
  “这只是一种魔力束缚现象。”卡德加对自己的学生解释道。“这里的魔网经过了改造,所有的能量都流向了塔内,即使是我还在这里跟随麦迪文学习时,那些鬼魂也经常出来‘捣乱’,事实上,它们只是被奥术具现的往日影像,真正的鬼魂可不会这么友好。”
  
  卡拉赞的钥匙早已经遗失了,卡德加站到已经生满铁锈的铁栏前,嘴里喃喃自语的念着咒语。
  
  咒语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响,粉碎了周遭的寂静。远处山中的野狼们听到了他的吟唱,本能的发出嚎叫相回应。
  
  铁栅栏在嘎吱嘎吱的声响中缓缓升起,肉眼不可见的结界缓缓退去,卡拉赞转过身,扶着帽檐点头一礼。
  
  “欢迎来到卡拉赞。”
  
  卡德加吸了口气,踏进了这个他曾经学习生活并被视为魔法圣地的地方。
  
  一个黑衣老管家就站立在门口,这个虚弱的老人托着一个银碟,头上带着一副眼罩,拖着沉重的步子缓缓走过走廊。
  
  卡德加按住艾尔莎聚起奥术的手,冲着他摇了摇头,他向前几步,直接穿过了那个老管家的身体。
  
  “往日的影像不会对我们造成任何伤害,它们只是一些影像,重复着奥术具现出的样子。”
  
  艾尔莎回头看了看,果然,那个老人只是来来回回的在门口走动,好像在等待着上门的客人一般。
  
  “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学习吗?”卡德加对着艾尔莎提问,却看了看罗宁。
  
  “就像一个间谍,我是肯瑞托议会安插在守护者身旁的耳目,肯瑞托十分想学习这位世上最强大的巫师藏在他的图书馆里的那些宝贵知识,当然,如果他的继承人是肯瑞托选出的人,那就更好了,不是吗?”卡德加自嘲的笑了笑,他没有想到,在几十年后,他会因为同样的目的回到这里,而且,还是和肯瑞托的人一起。
  
  “在那个时候,我还只是个学徒。”罗宁冲疑惑看来的艾尔莎解释道。“不过,我倒是知道,麦迪文无视肯瑞托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了,卡德加大师是他第一次回应肯瑞托的请求,也许,他预示到了什么也说不定。”
  
  “事实上,并非如此,我当时——更像是被流放的,那些紫罗兰堡的大老爷们有些害怕我。”卡德加突然对自己的学生挤了挤眼。(未完待续。)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324/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