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我忽悠着圣光 > 第四十三章 玛尔甘尼斯

  主教被班尼问的一愣,实力?他想了一会,才对班尼说道:“教会从没有这方面的划分,我们只知道,一个牧师的信仰越坚定,他的圣光就会越纯粹,越强大。教会内部的职称只是职责的分工,并不意味着实力。”
  班尼点了点头,这一点他也知道,而且不光是牧师,这个世界所有的“职业者”都没有这方面的详细划分,法师算这方面做的比较好的,他们在团体中的地位往往就代表了他们的实力,比如法师学徒,法师助理,大法师。但是在“法师”这一阶层,就没有了详细的划分,同是法师,实力差距很可能天差地别。
  “怎么突然这么问?”主教打断了班尼的思绪。
  班尼忙道:“没什么,只是突然有些疑惑,怎么判定一个牧师的实力,毕竟实力和信仰有直接的关系。”
  主教摇摇头,笑道:“你的观点倒是和那些法师很像,只有他们才设置了类似的等级制度。我们并没有这种制度,我们一直以一个人的行动来衡量他的信仰。虽然对圣光的理解也很重要,但一个言而不行的人,对圣光的传播并无帮助。”
  班尼点点头,有些明白了,说白了,就是这个世界有实力的牧师,早晚都会是个‘名人’,他们的所作所为赋予他们地位,他们的地位间接的代表了他们的实力。那么那些隐而不出的人呢?他如果遇见这种认,该如何判断他们的实力标准?这个世界可没有精神感知一说,比如这位主教,他能大概感应到主教身边的圣光之力比一般牧师纯粹,至于纯粹到何种程度,他根本一无所知。而对于自己现在的实力到底处于什么程度上,班尼也一直很疑惑。
  班尼停止思绪道:“谢谢您为我解惑,阁下。”
  主教笑着摇摇头:“这没什么。我可是啪莎的老师。”
  说道这,班尼突然想起他还不知道主教的名字,这可真是大失态。他急忙起身,扶胸一礼道:“我居然还不知道您的名字,这实在太失礼了。”
  主教笑容更深,脸上的褶皱都挤成了一朵花。
  “我叫查尔斯,查尔斯·法兰。”
  班尼又行了一礼。主教摆摆手:“老这么客套可不好,说说你接下来的打算把。”
  班尼有些疑惑,他的打算?知道了额头上的印记,还准备放任他自我发展吗?
  主教像是看出了班尼的疑惑。
  “教会不会强制命令你做什么,这点我还是能够保证的。你在践行自己的‘圣光之道’,艾伦和我说过这一点,所以教会一直都没有干预你什么。”
  班尼感激道:“谢谢您。”如果是前世,他早被关起来当秘密武器什么的了,最次也不会如此放任他自我成长。
  主教摆了摆手手:“都说不要这么客套了,说说你的打算把。”
  班尼点点头:“我想返回达隆郡。”那里还有他未完成事。
  主教慢慢点了点头:“需要什么帮助吗?”
  班尼摇了摇头:“不用了,谢谢您。斯坦索姆需要更多的资源。”
  主教叹口气:“你说的对,诅咒教派目前看来野心不小,整个安多哈尔地区应该都已经被他们感染了,你回到达隆郡后,一定要小心。”
  班尼点点头。
  主教指了指班尼的额头:“圣光之种选择了你,这是荣耀,也是责任。我希望你能始终紧记圣光的教诲。”
  班尼神情严肃道:“我必始终紧记圣光的教诲。”
  “去吧。”
  看着班尼走出去,主教轻轻的叹了一口气,17岁,还太小了啊。
  收回额头的印记,带上兜帽。班尼赶着板车直接朝达隆郡赶去。路上回想斯坦索姆之行,班尼心里总有一种怪异感。他阻止了携带瘟疫的粮食进入斯坦索姆,好像改变了历史,没有经历战斗,没有惊心动魄的过程,他觉得一切都太顺利了,顺利的不正常。
  出了斯坦索姆,班尼心里始终怪异感缠绕,让他有些心神不宁。担心达隆郡出了什么事,他赶紧加快了行进的速度。走了两天个小时,班尼停下,让马休息一会。
  班尼正在喝水,一个黑影从天而降,拴在树上的马一下瘫倒在地,像是被什么恐惧的存在吓的。
  飘在空中羊蹄子,蝙蝠翅膀。头上有两个长长的角。
  该死的,是玛尔甘尼斯。班尼倒抽一口凉气,他居然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事!
  “你好像认识我,凡人!”恐惧魔王拍打着它蝙蝠一样的翅膀,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小牧师。
  班尼没有说话,紧紧的盯着恐惧魔王,他能清晰的感到对方身上散发的强大的邪能。自己绝不是对手。
  “你破坏了我的计划,凡人。”玛尔甘尼斯突然笑了起来:“我喜欢你的聪明,为我效劳怎么样,我可以放过你,还会赐予你强大的力量和永生!”
  “代价呢?”班尼应付着玛尔甘尼斯,思考着如何脱身。
  “只需要一点点微不足道的代价!”玛尔甘尼斯对班尼更感兴趣了,他刚刚的精神魔法居然没有起作用。
  班尼不屑道:“我的灵魂吗?”
  “我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凡人!”玛尔甘尼斯大笑:“但是我在你身上感到了令人厌恶的气息。也许杀了你是一个更好的选择!”玛尔甘尼斯突然改了主意。
  “你身上的恶臭早就让我想吐了,玛尔甘尼斯!”
  班尼摘掉兜帽,纹身变为印记。身旁突然浮现出十把圣光组成的短剑。
  “纳鲁印记?”玛尔甘尼斯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尖锐:“你到底是谁?!”
  班尼并未说话,他根本没有余力说话,他所有的精神都用来控制这些圣光短剑了。十把,已经是他的极限了。班尼心里一动,圣光短剑突然冲着玛尔甘尼斯激射而出。
  “你的灵魂会告诉我的!”玛尔甘尼斯翅膀一扇,飞上半空,右手亮聚集一股黑色的能量,笼罩了自己,下一刻消失不见。
  圣光短剑刺了个空,消散于空中。玛尔甘尼斯的爪子带着邪能冲着班尼脑后扫去。一股圣光保卫了班尼,圣光护盾。圣光与邪能的碰撞发出“滋滋”的响声。
  “弱小的虫子,看你能抵抗到什么时候!”玛尔甘尼斯的爪子已经割裂了圣盾,班尼甚至能感到爪子上指甲的寒气。
  班尼心中一动,圣光束缚。光蛇毫无阻碍的穿过圣光护盾,顺着玛尔甘尼斯的爪子缠绕而上。
  “你的小把戏可真多!”玛尔甘尼斯抽回爪子,拍着翅膀飞回半空。右手聚起邪能,一把抓碎了光蛇。
  “但你太弱了,小虫子。”玛尔甘尼斯发出桀桀的笑声,看来这个小牧师得到纳鲁印记的时间尚短,杀了他!把他的灵魂献给主人!
  玛尔甘尼斯双手亮起绿色的邪能,冲着班尼一挥,绿色的邪能变成一个半月,带着“嗡嗡”声冲着班尼飞去。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324/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