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我忽悠着圣光 > 第二十四章 圣光

  班尼并没有真正晕过去,他只是陷入了一片黑暗。然后突然就感觉到身体在慢慢回归思维的控制,耳朵里突然传来了贝克的哭泣声和导师的安慰声。慢慢的睁开眼,发现并没有如小说中描写的那样,获得力量后感觉世界都不一样了。眼前的一切和以前没有什么不同。他只是对某种“存在”突然又了些若有若无的感应,那些“存在“无处不在,看不见,就是能感应到。班尼知道,那就是圣光。因为它无时无刻都在向班尼传达者某种信息。像是有人在你耳边呓语,但却不会让你感到任何厌烦。这让班尼想到了上古之神。不同的是,上古之神的呓语是蛊惑,基本就是在对你洗脑,你会很清晰的听到它表达的意思。而圣光就像是有人在你耳边念经,你听不懂它在说什么。它只是一直在传达给你一种模糊的概念。班尼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导人向善”太“小”了,不能概括这种感觉。
  旁边的哭声停了,贝克夫人看见班尼睁开了眼,赶紧扑到床前看儿子怎么样了。
  “班尼,感觉怎么样?”贝克的声音还带着抽噎声。
  “我没事,母亲。”虽然贝克对他看的很紧,让他又点束缚感,不过很幸福,前世没有享受过母爱父爱,这辈子老天算是给他补全了。
  “你都昏迷了3个多小时了,还说没事。”
  班尼这才发现天色已经有些暗了。
  “我真的没事,我刚才只是在导师治疗的时候睡着了。”
  “胡说!我刚才摇了你半天都没醒,你导师也在旁边看着呢,肯定是从马上摔下来的时候碰到头了。该死的凯恩,好好的非要带你去骑什么马。你要是出点什么事,我可怎么办!“贝克的眼泪又下来了。
  “我真的就是睡着了啊,刚才做梦见小时候事了。你摇的时候我以为是我和艾尔莎荡秋千呢。”班尼赶紧从床上跳下来,挥舞着胳膊证明。
  “真的没什么事啊?”贝克有些不放心的看了看班尼的伤口,那里已经只有一个不明显的白印了。她总算稍稍放心了一些。
  “真的,不信你问问导师。”班尼偷偷的给艾伦打着眼色。
  “贝克夫人,放心吧,我已经用圣光帮班尼治疗过了,他大概是这段时间太累了,所以睡着了。”艾伦一脸笑容的在旁边看了半天热闹了。她可不相信圣光还会对人有害,班尼就是最近神经绷的太紧了,毕竟还是个13岁的孩子。所以她一直也没太着急。
  “实在是太感谢您了!”贝克夫人不好意思的擦了擦眼泪,只要儿子没事就好了。该死的卡恩,回去非好好的教训他他,儿子以后要做个牧师,没事骑什么马!
  “母亲,您先回去吧,我想和导师说点事。“
  “不行!你都这样了,跟我回家好好休息几天。”
  “母亲,我是真的没事了,我有些学习上的事问问导师。”班尼想要问问导师关于圣光的事。母亲目前接触这些东西没什么好处,还是让他以为自己是他那个普通的儿子就好了。
  “放心吧,夫人。我会让他在9点前回家的。顺便给他放几天假。“艾伦顺手帮了班尼一把。
  “那好吧,我先回去,你也早点回来。”贝克无奈点点头答应了。
  看着贝克一步三回头的离去,班尼不好意思的冲导师笑笑。
  “麻烦您了,导师。”
  艾伦笑容不变,盯着班尼看了好一会,直到班尼都有些感觉发毛了她才开口。
  “恭喜你,班尼。你终于走入了圣光的世界。”
  “您看出来了?”班尼挠挠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导师说。
  “圣光在你身边围绕。感觉如何?”艾伦点点头。
  艾伦这么一说班尼才发现,艾伦身边的圣光比其他的地方给人的感觉更浓郁,就像是一群人在围观什么一样。虽然解释的很艹蛋,但基本就是那么回事。
  “刚才突然就能感觉到了,给人的感觉很温暖,让人心情很好。“
  “这就是圣光,它会放大人心里光明的一面。所以它是对人类最大的赠礼。”艾伦停顿了一下。“不信仰它的人,很难得到它的回应。“
  班尼吃了一惊,导师怎么知道他不信仰圣光?作为在籍的教会修道士,教会的弥散,日常的祈祷。他都是参加的,他也并没有表现出与其他修道士不同的地方。除了他更爱看书以外。
  好像知道班尼在想些什么,艾伦继续道“仰圣光是好的,但不代表不信仰就不好,圣光是很宽容的,它们的意志无处不在,但却不会强迫人们去做什么,一切依照你自己的圣光之道行事就好。“艾伦停顿了一下。“圣光虽然很少回应不信仰它的人,但它们有时候也会主动去召唤某些人。看到窗户上的五瓣花图案了吗?”艾伦指了指病房上方的长圆形窗户。“我只知道在圣光第一次回应我的祈祷时,我模糊的看到那种图像,它散发着强烈的圣光,看不清具体的样子。其他牧师也是一样的,而我们通常认为它是圣光意志的集合体,赐予人类圣光的“神”。但是它从来不会向我们传达任何明确的信息,它和其他无处不在的圣光没有不同。所以我们的信仰没有个体,我们信仰的就是圣光本身。“
  班尼看了看那个图案,终于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那个图案都感到在哪见过了,那是纳鲁的简易图案。前世他在看游戏资料时也看到过说第一个掌握圣光的牧师就是纳鲁赐福的,看来并非空穴来风。只是他前世玩游戏时没有仔细看过这些东西。所以一直也没往那方面想,真是读书读傻了,早换个思路就好了。
  “我想知道怎么使用圣光,导师。”班尼想了想,还是决定问问导师,导师更有经验一些,比他自己摸索要好,而且以导师的为人,让她知道一点秘密也没什么,只要不暴露纳鲁的存在就好了。突然有个人对你说,你整天信仰的东西在我脑子里。这不扯淡么。
  “你知道我怎么知道你并不信仰圣光的吗?”艾伦答非所问。班尼摇了摇了头。
  “因为我们从不用“使用”这个词,我们认为圣光之所以出现并发挥治愈的作用,是因为圣光回应了我们祈祷,它只是“通过”我们展现于世间。我们并不能像法师一样在身体里储存圣光。祈祷是我们唯一的途径。至于你......”艾伦停顿了一下“我虽然知道有圣光主动召唤某些人,但教会没有这方面的详细记录。你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你可以感应到圣光的存在,你可以试着“召唤”他们“说到“召唤”艾伦有些迟疑,这个词有点像法师对奥术的索求。对圣光太不尊敬了。
  PS:一更到,今天不是很忙,所以用手机码了一章,排版如果有问题我回宿舍再改。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324/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