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科幻灵异 > 我忽悠着圣光 > 第七章 夏恩版进击的北郡

  莱莎的宿舍简单,整洁。这是一个标准的修女房间,有一个小小的客厅和一个刚够放下一张床的卧室。莱莎刚刚醒来,第一次和别人睡在一起让莱莎有些失眠。虽然那个孩子很乖,没有尿床,也没有哭闹。不知道克莱尔他们怎么样了。圣光保佑,真希望他不会倔强的想要冲上去和那些野兽单挑。昨晚水晶农场的事让克莱尔非痛恨那些该死的野兽。
  “莱莎牧师,我想回去看看我的孩子,可以吗?”一位农夫小心翼翼的叫醒了正在沉思的莱莎。虽然科索恩主教安排他照顾这里的孩子,但她还是想回去看看她自己的孩子。
  “啊!当然可以,贝克夫人,那个孩子我来照顾就好了!”贝克夫人是卡索嗯主教安排来照顾那个孩子的。她在这里照顾了那个孩子半晚上,那个孩子现在已经不再发热了,而且他还饱餐了一顿。
  “谢谢您,莱莎牧师。愿圣光与您同在。”
  “您也是,贝克夫人,我送您出去。”
  “不用了莱莎牧师,我自己可以的。我在孩子旁边放了些尿布,应该够他上午用的了。”
  “好的贝克夫人,愿圣光护佑您和您的孩子。”
  “谢谢,莱莎牧师。”
  贝克夫人开门离去,莱莎走进卧室。那个孩子还在熟睡,似乎是梦见了什么,眼皮下的眼睛滴溜溜的来回转动。莱莎有些心酸,也许是梦见和父母在一起的场景了吧。可怜的孩子,莱莎甚至无从得知这个孩子的姓名。
  夏恩昨天晚上半夜醒了一次,不知道哪来的一个妇人让他饱餐了一顿原装进口的母乳。虽然什么味道都没有,越以来的第一餐还是很让夏恩满意。既然穿越的事实已经无法改变,那么健康的活下是他现在惟一该做的事,目前还有比母乳对他更好的吗?
  夏恩揉了揉有些迷茫的眼睛,习惯性的伸手去拿床头的眼镜。婴儿的小手让他摸到了自己光秃秃的小脑袋。夏恩一惊,清醒了过来。
  穿越第二天了,窗外的天色还有些暗,应该是凌晨吧。床边坐着的那个女人正注视着他。刚刚摸头的动作让那个女人的嘴角挂上了一丝微笑。一个很漂亮的女人,看起来大概20岁上下。昨晚上有些发烧,脑袋昏昏沉沉的,没有仔细看。现在看看,一头金色的短发。皮肤很白很干净。明显的白人面孔却意外的五官比较精致。眼睛很大,瞳孔是浅蓝色的。躺着的关系,他看不清女人的穿着。不过看来应该不是平民。
  女人突然伸手抱起了夏恩,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夏恩的脸。
  莱莎有些奇怪,哪有婴儿直勾勾的盯着人看的。那眼睛可没有孩子该有的好奇。反而更像是成人的眼睛,刚才看着她他的目光完全像是在审视她。
  “咿--咿---呀··”婴儿发出无意义的咿呀声。她低头看了看。婴儿好奇的四处乱看。小手闲不下似的胡乱拨弄着。腿也胡乱动了起来。应该是错觉吧,莱莎想。她拿手摸了摸婴儿的额头,完全不热了。肉嘟嘟白嫩嫩的小脸完全不像是农夫的孩子。大大的棕色的眼睛。非常可爱的一个小东西。莱莎伸手轻轻掐了掐小东西的脸蛋。也许是有些痒,婴儿拿手蹭了蹭被掐的地方,发出了“咯咯咯”的笑声。夏恩心里快崩溃了,他现在除了装嫩卖萌什么干不了。他只不过打量了一下这女人,这女人就对他漏出了点怀疑。以后还是小心点好。他还不熟悉情况和环境。装成一个正常的婴儿才是最正确的。
  “嘻嘻,你笑的像个小母鸡~”莱莎和婴儿亲昵着。
  夏恩开始后悔没好好学学英语了,他只能听懂一些简单的单词,他根本不明白整句话的意思!而他要开始至少1年的装嫩卖萌生活了,因为他根本不知道他现在是1岁还是2岁,万一太早开口说话让人当个妖怪恶魔,这中世纪的教会可不是吃素的。就算不是中世纪,也肯定是冷兵器时代,这种时代的教会一般都不是什么好鸟。烧死个奇怪的婴儿还是没任何道德压力的。夏恩假装好奇的四处乱看,继续打量着这间不大的卧室。房间明显是石制的,窗户是黄蓝相间的玻璃,窗户下方是一个上三下二的五瓣花图案。这点倒是很奇怪,教堂的窗户上一般不都是十字架的图案吗?床头的墙上挂着一个花环,上面绑着蓝色的丝带。很奇怪的似是而非的宗教风格,夏恩有限的历史知识不能肯定这到底是什么时代。不过古代欧洲能用规整的石头盖房子,不是教堂就是城堡了。他昨天刚穿越时的木屋才是平民的常态。更多的时候两根木头搭点草就是他们的住所了。那么现在,他最好的状态就是能被这个类似教会的组织收养。这样他就能度过前几年最没有保障的幼儿期。等自己熟悉了情况和环境,并具备了起码的生存技能后再做打算。从他刚刚穿越时的情况看,这个地方明显和其他什么势力处于战争之中,希望不会波及到这里。那么,他现在的目标就是装嫩卖萌,适当的表现出一些比其他婴儿更乖巧些。争取能让这个女人收养他。
  夏恩伸手朝女人的脸摸去,女人伸手抓住了他的小手摇来摇去。
  “小家伙,你说,克莱尔他们怎么样了。那些邪恶的兽人被击退了吗?啊~克莱尔就是昨天救你的那个牧师哟,他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希望圣光能保佑他别受到什么伤害。”克莱尔那家伙已经去了5个小时了吧。主教大人也该做完事情了,希望一会能请求主教大人允许他前往前线。他更希望和克莱尔一起对敌。在这里当个保姆可不是一个牧师现在该做的事。贝克夫人便能照顾他不是吗?那位夫人的丈夫是一个下士,也跟着军队去往前线了!这些该死的邪恶兽人!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324/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