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1418章 救美
    萧琪一下明白过来,他们这一招是鱼龙混杂,乍看上去是鱼,其中夹着龙,就等着暗算楚离,没想到暗算到了她身上。
  
      她神情凝重,没去管刘旷他们。
  
      刘旷道:“小姐,别管咱们,你先走!”
  
      郑佳礼摇头叹气,看看郑雪梨又看看萧琪,神情痛苦。
  
      自己女儿与自己皆为饵,钓上了小姐这条大鱼,是自己与女儿害得小姐落进陷阱!
  
      萧琪蹙眉没理他,盯着鲍方淡淡道:“你们要对付楚离,直接登门拜访即可,何须走这些歪门邪道,可笑!”
  
      “楚离就是个缩头乌龟,咱们登门他早就跑没影子,或者说是闭关,就是避不见面,那就让他自己找上门来好了!”鲍方沉声道。
  
      萧琪摇头道:“你们是想让楚离去大傅,利用地主之利暗算他吧?凭武功你们不是他对手!”
  
      “好吧,楚离武功是厉害。”鲍方点点头道:“所以呀,咱们就得用上一些别的手段!”
  
      “你们血神教确实卑鄙无耻!”萧琪轻轻摇头:“好吧,既然如此,那就领教太上长老的武功!”
  
      她平静如水,太上剑经流转,剑光越来越盛,最终雪亮如阳光直射其上,片刻后,再次生变化,雪亮寒光慢慢收敛,似乎光明都钻进了长剑中,剑身渐渐平凡无期,好像一把寻常的青锋剑,甚至还比不上寻常青锋剑,光华黯淡,似乎是一把废剑。
  
      鲍方皱眉盯着萧琪的剑,决定不理会,忽然紫袍一抖,将隐藏修为解开,顿时冲天的气势扑面而来,宛如一面山压过来。
  
      萧琪倏一闪消失,下一刻剑尖已经碰上鲍方背心。
  
      鲍方脚下如有滑轮,瞬间横挪一尺,避开的同时扭过身,掌心侧击向剑尖。
  
      剑尖上挑,直刺向掌心。
  
      鲍方右掌箕张,五指如轮转动,拨动着剑身。
  
      “叮……”他手指如铁。
  
      萧琪感觉到强横的力量从剑身传来,浑身顿时一颤,身体滞了滞。
  
      鲍方修为远胜于她,一力降十会,太上剑经奥妙无穷,在悬殊的修为之下也无能为力,想卸去力量都做不到。
  
      所谓太上长老便是隐世不出,修为远过百年,甚至两百年三百年的修为,原本坐镇于宗门之内,非生死关头不出手的人物。
  
      萧琪修为增涨虽快,却没到楚离那般程度,二十年修为抵不上两百年。
  
      鲍方身法奇快,趁萧琪一滞抢上前拍出一掌。
  
      “叮……”萧琪只来得及横剑于胸前。
  
      剧烈颤动的剑身撞在萧琪高耸胸口,她倒飞出去,在空中喷出一口血,脸色骤然苍白,这一掌的威力乎想象的强横,不愧是太上长老。
  
      鲍方猛的蹿至她身前,一掌拍下,掌心有一点殷红宛如点了朱砂。
  
      萧琪挥剑刺出。
  
      “叮……”鲍方旧技重施,五指如轮震开长剑。
  
      萧琪在空中再次喷出一口血,飞得更高。
  
      鲍方紧随其后又一掌。
  
      “叮……”萧琪竭力握住长剑,宛如稚子般无力,这般下去必死无疑。
  
      她在空中忽然深吸一口气,顾不得受创的五脏六腑,强行施展了秘术,顿时白衫猎猎飘荡,宛如欲乘风而去的仙子。
  
      她玉脸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目光异常平静,仿佛没有了人类的感情,绝对的平静。
  
      “嗤!”剑快得出奇。
  
      剑尖划过,鲍方右手小拇指掉落。
  
      “啊……”鲍方怒吼一声,难以置信。
  
      他修为深厚之极,一直在竭力冲击天神,打萧琪就像大人打小孩,万没想到会受这般大伤,小拇指竟被削掉。
  
      萧琪轻哼一声,身影闪烁虚实难测,又一剑划过。
  
      “你得死——!”鲍方怒吼着冲上,左掌殷红如血,带着腥风拍下。
  
      “嗤!”萧琪又一剑削掉了鲍方左手大拇指。
  
      施展了秘术之后,她修为暴涨,却全凝聚到了剑上,剑变得出奇的锋利,出奇的快,乎想象,这便是太上剑经的奇妙所在。
  
      鲍方不知她太上剑经之妙,大意之下连吃两次亏。
  
      鲍方脸色阴沉如铁,一声不响的扑上来。
  
      “叮叮叮叮……”掌心与剑身不停撞击,他的掌变得奇快,几乎与萧琪剑一般快,如此一来萧琪再次吃亏,修为不足。
  
      十几记硬拼之下,萧琪再次被击飞,在空中喷出一口血。
  
      鲍方狞笑着追上出掌,击中萧琪后背。
  
      “砰!”萧琪再次射出,度更快,重重落到十丈外的核树上,软绵绵的滑落,长剑跌落到一旁。
  
      她紧抿红唇,盯着缓缓走近的鲍方。
  
      鲍方狞笑着弯下腰,捡起长剑,挥舞两下:“我要把你的十根指头,十根脚趾都一一削掉,再把你的四肢都砍断,到时候看楚离会怎样,哈哈!”
  
      萧琪紧抿红唇一言不。
  
      鲍方挥舞着长剑:“要不要求求我?”
  
      萧琪不说话。
  
      刘旷嘶声大叫:“住手!住手!”
  
      鲍方扭头看向刘旷。
  
      刘旷大声道:“你要是敢害小姐,总管一定会灭掉你们血神教,一定会灭了你们血神教!”
  
      “呵呵……”四个紫袍中年都笑起来,包括正捂着心口疗伤的黄脸紫袍中年。
  
      血衣神功奇异,对精血搬运精细微妙,**受再重的伤也能很快恢复,心口被刺也只不过重创,不会一下致命,这一会儿功夫已经恢复了生机,只要好好调养便能恢复。
  
      “好吧,那咱们就等着楚离过来灭咱们!”鲍方大笑着挥起长剑。
  
      “住手!”一道惊雷般的断喝,一道黄影闪过,一个修眉朗目的俊美青年挡在萧琪身前,手按长剑灼灼瞪着鲍方。
  
      鲍方皱眉看他:“小子,你是无极剑宗弟子?”
  
      “正是。”黄衫俊美青年抱拳道:“在下周浩东见过血神教的前辈。”
  
      “无极剑宗凑什么热门!”鲍方摆摆手不耐烦的道:“让开!”
  
      “前辈如此修为,怎能与一个小女子一般见识。”周浩东摇头道:“怨不得小子多管闲事了,还望见谅!”
  
      “那你就凭本事吧!”鲍方冷哼一声,挥剑斩下。
  
      “叮……”周浩东长剑出鞘,两剑相交。
  
      周浩东后退一步,却挡住了这剑,赞叹道:“前辈果然厉害!”
  
      鲍方皱眉瞪着周浩东:“倒是名不虚传!”
  
      无极剑宗的周浩东他也听过,是年轻一辈的奇才,仅比魏无畏差一筹。(未完待续。)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2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