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1417章 钓鱼

      两刻钟后,苏茹再次出现,手里拿了一摞卷宗。
  
      萧琪摇头:“不必给我看,就说说他们去哪了。”
  
      苏茹道:“他们进了城外十里处那片核树林,再没出现,估计凶多吉少。”
  
      萧琪蹙眉不语。
  
      苏茹忙道:“小姐你要去,带李供奉他们一起吧,要不,喊全府的人一起,好像只来了四个血神教高手。”
  
      苏茹认为只有四个,不如一举歼灭之。
  
      萧琪摇头:“只来四个,自有其底气。”
  
      血神教高手远比国公府强得多,全府出动,更可能被全歼。
  
      苏茹蹙眉道:“要不,等总管回来再说吧。”
  
      “我只是探清虚实。”萧琪道:“不会惊动他们。”
  
      苏茹摇头。
  
      这哪是想不惊动就不惊动的,那四个高手足够强的话,一定会惊动。
  
      萧琪摆摆玉手,不等苏茹再说,一跃直接从窗户跳出,御风般飘飘远去,苏茹反应不及,眼睁睁看着她离开,跺跺脚,只能放弃追赶。
  
      她去了只能是拖累,只能祈盼顺利。
  
      萧琪飘飘出了国公府,进了那片核桃树林。
  
      这里是一片连绵不绝的树林,周围两旁是莽莽群山,树林里有松树、槐树、枣树、桃树,五花八门,到了春暖花开时节,五彩缤纷。
  
      她来到核树林隐匿了身形,气息伏藏于内不露一丝精气神,甚至眼光也变得恍惚空洞,不给人感应。
  
      这是敛息匿气的异术,用来藏身最妙。
  
      凭此异术她才敢独自过来,要先看个究竟,若三人皆亡她不必出现,待日后楚离回来再报仇就是。
  
      核树林一片空地上,两男一女正呆呆站在原地,少女模样寻常,眉眼间有一丝妩媚风姿。
  
      两男子一中年一青年,皆脸色苍白嘴角带血,恶狠狠瞪着对面四个紫袍中年男子,尤其是当头的一个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脸色枯黄如大病未愈,干干瘦瘦如竹竿,正伸手摸少女的脸,摇头失笑:“还以为逸国公府的侍女个个都美貌呢,不过如此嘛。”
  
      少女紧抿红唇,恼怒的瞪着他。
  
      “住手!”青年男子喝道。
  
      四个紫袍中年男子摇头失笑。
  
      黄脸紫袍中年呵呵笑道:“放心吧,她这模样我可看不上,说说吧,你们国公府的楚离呢?”
  
      “楚总管在闭关。”青年男子哼道。
  
      他双眼怒火熊熊,冷笑道:“要是总管出关,哪还容你们猖狂!”
  
      “小刘!”另一中年男子郑佳礼沉声说道。
  
      刘旷冷冷道:“上一次他们还不是被总管打得落花流水?”
  
      “啪!”刘旷挨了一巴掌。
  
      黄脸紫袍中年收回手,冷冷道:“再胡说八道,取你狗命!”
  
      “来啊!”刘旷愤怒的喝道:“有种的就把我杀了!”
  
      “以为不敢杀你?”黄脸紫袍中年冷冷道。
  
      “你们不敢!”刘旷斜睨着他,一脸不屑模样:“你们怕总管出关报复,你杀我一个,总管会杀十个抵命!”
  
      “口气倒不小!”另三个紫袍中年冷哼。
  
      “小刘,闭嘴!”郑佳礼喝道。
  
      刘旷不甘心的闭上嘴。
  
      黄脸紫袍中年笑了起来,其余三人也跟着笑。
  
      郑佳礼平静的道:“四位要打要杀悉听尊便,在下只有一个请求,放了小女,她不过是一介侍女,不是武林中人。”
  
      “好啊,放了她也成,你们两个自杀吧。”黄脸紫袍中年笑道。
  
      郑佳礼皱眉道:“就没别的办法?”
  
      “没有。”黄脸紫袍中年轻咳一声:“要不我杀了她,你们活命,要么留下她,你们两个死,只能选一条路。”
  
      “你就不怕咱们总管报仇?”刘旷咬牙切齿。
  
      他努力不去看郑雪梨,一看就心疼如绞。
  
      他从没有此刻这么痛恨自己,恨自己平时不够努力,练功不够刻苦,如果知道会遇上这种事,一定会十倍努力去修炼!
  
      他痛恨自己的无能,连自己的女人都维护不了,算什么狗屁奇才!
  
      他年纪轻轻已经是天外天高手,在国公府也是排得上号的奇才。
  
      “报仇?哈哈”黄脸紫袍中年摇头大笑道:“你这家伙脑袋不好使,咱们为何抓你们来,不就是逼楚离现身嘛,不是他找咱们报仇,是咱们找他报仇,先杀了你们,再杀其他的,不信他不出关!”
  
      “卑鄙无耻!”刘旷大喝:“什么狗屁八大宗门,狗屁!”
  
      “啪!”刘旷再挨一耳光。
  
      “噗!”他吐出一口血沫,夹杂着两颗牙齿,恶狠狠瞪黄脸紫袍中年,咬着牙不再说话。
  
      “这回老实了?”黄脸紫袍中年笑眯眯的道:“你就是贱骨头,不打不行,废话少说,拖时间也没用,选吧,你们死还是她死?”
  
      “咱们死了,你们也不会放过她。”郑佳礼摇头叹道:“所以不必再啰嗦,直接杀了咱们就是!”
  
      “哈哈,聪明人!”黄脸紫袍中年大笑道:“好吧,那你们就一块儿结伴走吧!”
  
      他说罢,一掌拍向刘旷。
  
      萧琪暗叹一口气,这般情况下,最理智的选择是视而不见,记住这四个家伙的长相,日后楚离回来再找他们找仇。
  
      可她却无法眼睁睁看着他们被杀。
  
      “嗤!”萧琪鬼魅般射至黄脸紫袍中年身后,寒光一闪,长剑已经刺进背心,从心口位置刺出。
  
      “呃”黄脸紫袍中年瞪大眼睛。
  
      “该死!”另外三人扑向萧琪。
  
      “叮叮叮叮”剑光闪动,萧琪挥出一片寒光袭向三人,却被他们掌力挡住,宛如金铁交鸣之声。
  
      萧琪太上剑经威力庞大,一时之间竟然压住了三人。
  
      黄脸紫袍中年捂着胸口瞪大眼睛,服下灵丹不肯调息疗伤,想亲眼看萧琪是怎么死的。
  
      另三个紫袍中年脸色阴沉,掌影绰绰。
  
      萧琪忽然一步跨出战圈,屈指轻轻一弹。
  
      “叮”一道激越清鸣声响起,如鹤唳如龙吟,闻之顿时精神一振,杂念顿消。
  
      两紫袍中年后退一步,显出了最后一个紫袍中年。
  
      紫袍猎猎抖动,这高大魁梧的老者露出微笑:“终于钓上一条大鱼,你是萧琪吧?”
  
      萧琪哼道:“不错。”
  
      “老夫鲍方,血神教太上长老。”紫袍中年沉声道。未完待续。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2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