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39章 移植

  随后的两天,她越发殷勤,顿顿佳肴美味加美酒。
  楚离吃得不亦乐乎,却没再多说,雪凌半信半疑的修炼。
  白天不再修炼,每到子时,起床坐好,练上半个时辰,筋疲力尽的睡下去,第二天便精力充沛。
  太阴诀修炼极耗神,她以前练上一刻钟就到极限,如今能支撑半个时辰,她觉得子时的精神格外旺盛,而且子时修炼格外的轻松。
  如此一来,她修炼时间延长,效率提升,抵得上她从前数天修炼,想想都觉得神奇。
  清晨,乌云遮住了太阳,阴沉沉的。
  楚离却心情明朗,喝着酒,吃着菜,悠然自得看着院子,灵土已经成形,可以栽种了。
  他暗中长松一口气,灵土的制法是从书中得来,这是第一次实践,其实心里也悬着。
  灵土制法是皇室秘传,国公府只得灵土,不知怎么制作,这是皇室制约国公府与武林宗派及大家族的利器。
  他读过数十本灵土方面的书,皆露出一鳞半爪,他将这些书融合贯通,总结出这一套方法。
  如今看来,自己运气不错,这套方法成功了,再往后就是试着栽种灵草,检验一下灵土的效果。
  雪凌俏生生站在楚离身边,随时给他添酒,身上散发淡淡幽香。
  她小心观察着楚离的脸色,看他心情不错,在斟酒之际,轻声说道:“公子,太阴诀为什么一定要在子时修炼呢?”
  她放下酒坛,双手奉上白玉杯。
  “感觉出效果了吧?”楚离接过玉杯,打量着簌簌青竹,漫声问道。
  “是。”雪凌轻声道:“修炼更容易也更快了。”
  楚离轻啜一口酒,放下酒杯,挟一块红酥肉送嘴里,慢慢咀嚼:“雪凌,你平时读书吗?”
  “当然,……不过时间很紧,读得不多。”
  “都读些什么?”
  “多是一些史书。”
  “武学理论呢?”
  “读过一些。”
  “想练好武,武学理论很重要,还有医书,武与医不分家。”
  “医书?”雪凌讶然。
  楚离又端起白玉杯轻啜一口:“把医书读通了,再看武学理论,会有更多的感悟。”
  “是。”雪凌轻轻点头。
  楚离如此年纪达到先天,比小姐更厉害,她渴望修成绝世武功,当然不能错过眼前的机会,把楚离当成榜样。
  楚离道:“人体内精气一直流转,就像行人走在路上,精气在子时多数聚于太阴诀的心法路线,修炼起来事半功倍,子时之外修炼有损身体,就怕你没练成太阴诀,就先垮了!”
  “这么严重?”
  “多数武功心法都伤身,练到先天才能弥补。”楚离摇头道:“先天就是一道生死关呐……”
  他叹口气,无数人倒在先天的关口,活不过六十岁,可人们却毫无畏惧,绝不甘心做普通人,所以这个世界才武学昌盛。
  雪凌紧抿红唇,声音越发轻柔:“公子,还有更快的修炼办法吗?”
  楚离抬头看看她。
  雪凌明眸亮晶晶的,带着几分恳求,高傲的她做出这种表情,越发楚楚可怜,楚离笑道:“还真有。”
  “请公子教我!”雪凌柔声道。
  楚离放下白玉杯来到小亭外,说一句“仔细看好喽”,缓缓动作,挥手、抬腿、曲伸、划圆弧,宛如后世的太极拳。
  “一共八个动作,都是练手太阴与足太阴经的,子时先练上半个小时,再练太阴诀。”
  “是。”
  “很简单的八个式子,记住了吧?”
  雪凌不好意思的道:“公子能再演练一遍吗?”
  “这次看仔细喽。”楚离一边慢慢动作,一边说道:“宜缓不宜疾,松柔虚透,万不可用拙力。”
  雪凌跟在他身后比划着,八个动作是很简单,她已经学会。
  “哟,我打扰你们啦!”忽然一声清脆笑声响起,打断了两人动作,苏茹一袭杏黄罗衫,风姿绰约的站在院口。
  楚离笑着抱抱拳。
  雪凌躬身见礼:“总管。”
  苏茹笑盈盈的进院,来到近前:“楚离,兴致不错嘛。”
  楚离摆摆手:“雪凌好酒好菜的伺候着,当然要有所回报,不值一笑,总管,请进。”
  两人进亭坐到石桌旁。
  雪凌沏了两茶盏奉上,然后轻轻退出小亭。
  亭里只剩下两人。
  苏茹轻啜一口,放下白玉茶盏,叹息道:“找到了。”
  楚离从盏上抬眼:“都找到了?”
  “嗯。”苏茹露出笑容:“费了好大的劲儿,荆槐树与明霞树都往这边运着呢,就是乌青树没敢动。”
  楚离如释重负的露出笑容,国公府不愧是势力庞大,这三种树都很古僻,都在极端环境里生长,一个人的话,可能一辈子也找不着一种。
  “我明天就动身!”
  “楚离,你真要出府?”苏茹黛眉轻蹙,担忧的看着他:“你没忘了大雷音寺吧?”
  “我装扮一下,能蒙混过去。”楚离道,这个世界没有易容术,但通过装扮的改变,也能让人形象大变。
  “太危险了!”苏茹摇头:“我看还是算了,让顾立同去!”
  楚离摇摇头:“这件事太重要,我得亲自动手。”
  “顾立同也很厉害的!”
  “放心吧,我没那么容易被堵住!”
  苏茹玉手一拍石桌,喝道:“你有这种侥幸心理,早晚死在那帮臭和尚手上!”
  乌青树难觅,难活,一动窝就死,他仗着有枯荣经,才敢试着移植,别人很难移活。
  “总管,乌青树太重要了。”楚离摇摇头:“万一出了差错,那就耽误大事,损失惨重!”
  “它再重要也没你的命重要!”苏茹没好气的道:“乌青树活了,你死了,天灵树谁弄得活?……不行,你不准去!”
  楚离无奈的看着她。
  苏茹白他一眼,哼道:“让顾立同去,他也不差,别以为天底下只有你最厉害!”
  “乌青树啊……”楚离叹口气。
  苏茹道:“你老老实实呆在府里,不准出去!”
  “……好吧。”楚离慢慢点头。
  他也是惜命之人,对大雷音寺有忌惮,真碰上了,未必能逃得掉,能不冒险就不冒险。
  苏茹这才露出笑容:“雪凌用着还顺手吧?”
  “还成。”
  “你可不准起歪念!”
  “哪敢呐!”
  “哼,你们男人呐,别忘了还有赵颖呢。”
  楚离露出苦笑,赵颖啊,脸皮太薄,因为周玉庭一番恶语还在避嫌呢,真是单纯幼稚,挺可爱的。
  苏茹抿嘴笑道:“怎么,闹别扭了?”
  楚离笑笑。
  苏茹笑容更盛:“要不要再帮你一把?”
  楚离笑道:“她的性格不宜操之过急。”
  “看来你没被冲昏头脑。”苏茹轻笑道:“还算冷静,那我就去安排顾立同移乌青树。”
  “让他小心。”楚离道:“乌青树很难伺候。”
  苏茹起身,冲他摆摆手离开了。
  ——
  雪凌这两天一直挂着笑容,越发美丽动人。
  她喜欢穿白衣,一尘不染,做事弄脏了衣裳,就马上换一件,绝不将就,即使常洗衣服也要穿白衣。
  楚离在感应着灵土的气息,种上了昙梦花与紫冥花,院子东南与西南角都种了一棵大树,一人合抱粗,很不起眼。
  两棵大树是明霞树与荆槐树,气息平稳,生机旺盛。
  昙梦花与紫冥花长势很旺很猛,比在一般土里快,依他估计,起码缩短三分之一的时间。
  他枯荣经再一催动,只需三分之一时间。
  枯荣经只在第一层,再精进的话,催熟的效果会更强,再与天灵树结合,效果绝对惊人。
  雪凌收拾完碗筷,洗刷过后,身上散发着淡淡幽香,来到楚离跟前:“公子,我这两天修炼进展很快。”
  楚离上下打量她两眼:“你练一下那八个式子。”
  “好嘞。”雪凌忙应道。
  她出了小亭,美丽脸庞一板,庄严肃重,开始演练起来,动作舒展,缓慢,优雅宜人。
  楚离扬声道:“笑容,露出笑容!”
  雪凌扯一下嘴角。
  楚离道:“一笑,则周身关窍放松,精气更灵动,要用游戏玩耍的心情来练它!”
  雪凌调整心态,笑容自然得多,动作变得更柔和。
  “嗯,就这样,还不够柔,想象自己是婴儿,不用力,只摆姿势动作,活泼轻松!”
  雪凌纠正着自己的心态与动作,精气神渐渐变得不同。
  楚离满意的点点头,雪凌的悟性很不错,比她资质强得多,用心指点一番,能调得出来。
  门外忽然响起叩门声。
  楚离用大圆镜智看到是苏茹,冲雪凌摆摆手,让她继续。
  他出了小亭拉开院门,苏茹一袭杏黄罗衫站在门外,神情严肃。
  楚离侧身伸手。
  苏茹盈盈踏进小院,扫一眼种的几棵昙梦花与紫冥花,清亮目光在两棵大树上停了片刻。
  她直接进了客厅,默默坐到太师椅上。
  雪凌已经停了动作,轻手轻脚进来,奉茶后退下,把客厅的门关上。
  楚离喝一口茶,看向苏茹:“乌青树出问题了?”
  “死了。”苏茹叹口气,无奈的道:“顾立同也算尽力了,可惜……”
  楚离皱起眉头。
  这下麻烦了,正等着它呢,明霞树与荆槐树都活了,乌青树一到,三树一合,就可以试着激活天灵树。
  苏茹唇角不知何时长了一个小水泡,声音略哑:“楚离,就不能用别的树代替?”
  楚离轻轻摇头。
  苏茹叹道:“那怎么办?”
  “没找到别的乌青树?”
  “你想干什么?!”苏茹明眸一瞪,哼道:“想出府?”
  “事到如今,只能我亲自动手。”
  “休想!”苏茹没好气的道:“要不然,弄个枝条回来,看能不能活?”
  “……不成。”楚离叹口气。
  天灵树需要三棵树气息的反哺,气息不足,天灵树不能活。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2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