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武侠仙侠 > 白袍总管 > 第10章 筑基

  第二天清晨,楚离练完功后来到月光兰花圃,昙梦花那里空空如也,不留痕迹。
  如绚烂烟火,灿烂过后化为灰烬,这就是昙梦花。
  他忽然发现地下有一丝微弱生机,大圆镜智启动,照彻地下,一颗种子静静躺在一米深处。
  这颗种子与萧琪所赠一般无二,原来,昙梦花的种子是这般来的!
  开花、结果、再有种子,这是常情,昙梦花的种子却这般,怪不得奇异罕见,渐渐绝迹。
  他心思电转,明白纸终究包不住火,现在的自己没资格将其据为己有,于是让李越送自己到玉琪岛。
  玉琪岛是东花园的十倍大,树木郁郁,楼台亭阁鳞次栉比,雕梁画栋华美之极,说不尽的富贵荣华。
  还没到达玉琪岛,他站在船头,远远就感觉到汹涌的力量在窥伺自己,随时会扑上来。
  大圆镜智启动,柳树林中有十二股力量,如山如海,任意一股都能瞬间把自己灭杀。
  “这就是小姐的玉琪岛,上去时候小心点儿,别乱走。”李越摇着撸叮嘱道:“千万小心!”
  他一脸紧张,看玉琪岛好像看怪兽。
  楚离笑着点点头。
  小船靠岸,一个中年男子从树林中闪出,静静看着他,目光锐利,仿佛能把他看透。
  楚离抱拳一礼,先报了自己的身份,求见苏总管。
  中年男子点点头没说话,站在原地不动。
  楚离静静等着,知道有人已经去通传。
  片刻功夫,苏茹一袭杏黄罗衫袅袅出现,如弱柳扶风,跟周围轻拂的柳枝浑然融为一体,一起款款摆动。
  “楚离?”苏茹摆摆玉手示意楚离不必多礼,有些惊讶的看着他:“有事吗?”
  楚离郑重的点点头,却没说话。
  “随我来吧。”苏茹明白他是想单独说,莲步轻移,速度很快,楚离大步流星跟着,来到一座小亭。
  一条栈道延伸出玉琪岛,通往湖上这座小亭,八角红柱,吊檐飞角,孤悬于湖上,僻静幽远。
  苏茹坐到绣墩上,示意楚离坐下说话:“说吧。”
  楚离坐下:“总管,还有一颗昙梦花种子。”
  “不是死了吗?”苏茹蹙眉。
  提起这事就觉得遗憾,昙梦花对女人来说最致命,青春永驻哪个女人都无法拒绝。
  先前对昙梦花种子不怎么在意,扔在一角,看到楚离种花的本事非凡,才拿出来姑且一试,没想到真能种出来。
  见到那两朵昙梦花,她无比痛恨自己的不小心,如果好好保存,说不定那颗种子不会死。
  楚离把自己的推测说给她听。
  “这么说,昙梦花一直能有种子?”
  “有这个可能,得冒险试试。”楚离沉吟道:“那两颗种子怎么来的?”
  “小姐一直收着的。”苏茹道:“是夫人的遗物,原本丢在角落里,……到底是怎么得到的没人知道。”
  “我有个推论,昙梦花失传可能与它的特性有关,果实结的种子很可能是假种,不会发芽,留在根里的那一颗才是真种子,但验证起来太冒险。”
  “那有什么呀,下次再种的时候,留一朵花呗。”
  “没那么简单的,有可能结了果实,就形不成真种子了。”楚离摇头:“岂不是一场空?”
  苏茹蹙眉,点点头,楚离想法很周密。
  楚离道:“而且我也担心,种子也有寿命,可能开花两三次之后就消失。”
  苏茹妙目盈盈盯着他:“你有什么想法?”
  楚离摇头道:“如果再弄来种子,我可以试验看看,只有这一颗,真不敢乱来。”
  苏茹似笑非笑:“这颗种子原本你可以留给自己的。”
  楚离是行家,知道这颗种子的价值,而且也没别人知道,他完全可以贪为己有,偏偏没徇私。
  据他了解,楚离是个绝顶聪明人,聪明人很难大公无私。
  楚离笑了笑:“相比这颗种子,我更在乎小姐的器重,……况且,又怎知不是小姐的考验?”
  他此举也在试探,看萧琪值不值得真心效力。
  “你倒是明白人!”苏茹轻笑:“随我来!”
  她转身袅袅离开小亭,穿过树林与几座亭台楼阁,来到一座高高屹立的楼前,类似于藏书楼的青铜楼,上写“观星楼”三个大字。
  一共三层,高有百米,站在楼下莫名升起渺小感。
  两人经过时,不时有侍女飘飘而过,轻盈无声,轻功皆不俗,修为都强于八品护卫。
  苏茹带着他直接上了观星楼楼顶。
  楼顶空旷开阔,站在其上,浩淼湖水与一座座小岛皆在眼前
  一座小茶几、两个绣墩,茶具、五盘精致的点心与水果,再无他物。
  萧琪一袭白衣正在练剑,剑光清亮如水,隔着十米远,楚离就感觉到了森森寒气,浑身起鸡皮疙瘩。
  “小姐。”苏茹来到近前,轻声唤道。
  剑光一敛,萧琪收剑,往苏茹这边一抛,望向楚离。
  楚离抱拳见礼。
  苏茹接过长剑,归入鞘内挂到墙上,说道:“楚离发现昙梦花留了一颗种子,他判断能开花,让他说吧。”
  萧琪清亮目光落在楚离脸上。
  楚离把先前的推测与担心说了一遍。
  萧琪蹙眉沉吟,片刻后抬头道:“你先让那颗种子开花,我再找找看,如果能种出十朵花,升你六品!”
  “……多谢小姐!”楚离抱拳。
  他现在八品,熬资历的话,再过十年晋七品,三十年后晋六品,六品就跃入了中层,与七品差了一品却差了很多。
  萧琪道:“我会尽快弄来种子。”
  楚离点头,面露迟疑。
  “有话就说!”萧琪道。
  楚离道:“小姐是打算把药园建在东花园?”
  “嗯,有这打算,你什么想法?”
  “我觉得,还是建在这里为好。”
  “担心安全?”
  楚离点头:“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到那时候……”
  珍奇的灵草能驱使人铤而走险,到那时,东花园首当其冲,自己与李越有性命之危。
  “我再想想。”萧琪轻颌首,这其中的利弊需要仔细权衡。
  楚离抱拳告辞离开。
  ——
  随后的一个月,他几乎足不出户,一直呆在月光兰花圃,培养月光兰,盯着昙梦花。
  昙梦花果然再次发芽生长,长势迅猛。
  他试种了神仙须,发几粒种子,摸透了它的习性,果如自己所想,怪兽般吞噬灵力。
  这些种子都发出来,一块地就废了,寸草难生,最少五年才能恢复,他可不想东花园有一块光秃秃的空地,像头发秃一块。
  他所有精力皆投注在昙梦花上,日夜与其感官相连,自己化为昙梦花,感觉着生命的怒放与寂灭,对枯荣的领悟更深。
  月光如水,月光兰花圃中,楚离独坐地上。
  他摘下两朵花,小心放于玉盒中,精神仍没断开与昙梦花的相连,体会着它的寂灭,寂灭后仍余一丝生机,死中有生,生中有死,枯荣轮回。
  灵光一闪,蓦然间,枯荣经的文字在脑海里闪现,脑海虚空浮现出枯荣树,枯荣树越发清晰浩荡。
  “轰隆”一声巨响,他眼前一黑,灵魂一跃,钻进枯荣树中,苍茫、浩瀚淹没了他的灵魂,他化为了枯荣树。
  无穷岁月,一幕一幕情景在他眼前闪现,天地毁灭,人如洪水中的蚂蚁般徒劳挣扎,痛苦惨叫,虔诚跪拜,却阻碍不了灭亡,寂灭良久,天地再开,草木生长,天地再毁灭,再开,再灭,无数次的生灭。
  在这无数次的生灭间,最顽强的不是人类,而是草木,它们吸收天地精华顽强的生长,顺天地而行,春来发芽夏开花,秋结果实冬伏藏,以大地托庇自身,汲取力量。
  好像过了很久,又似过了一刹那,楚离悠悠醒过来。
  灵魂不知何时归体,与这个世界的联系更深了一层,心神一动,整个东花园皆在大圆镜笼罩之内。
  月如银盘悬于夜幕,通过月亮位置,他推测过了一个时辰左右。
  须臾之间,沧海桑田。
  大圆镜智照彻内外,他先观照一下自己,精神力暴涨了两倍,大圆镜智往外能观照三里。
  可以与百米外的花草连接,通过大地,灵气相通,灵气变得稠密如水,与先前汲取的如雾灵气迥然有异。
  他忽然明白,草木灵气也有先天、后天,他先前能接触到后天灵气,如今可驾驭先天灵气,进入身体后,经脉鼓涨。
  运转小洗脉诀,他露出笑容,笑容扩散开,越来越盛。
  经脉放莹莹白光,不仅仅是筑基完成,而且直接完成了开脉,一步跃过第一层!
  身体被无形的力量强化,肌肉、骨骼、经脉,身体每一个部分都变得坚实异常,身体内充盈着使不尽的力量,恨不得仰天长啸。
  观照了半晌,他慢慢平静,地下昙梦花种子生机微弱,他以灵力滋润着它,恢复它的元气。
  他现在的灵气效果越强,一会儿功夫,种子生机盎然,开始发芽,继续下一轮的荣发。
  ——
  第二天清晨,苏茹袅袅来到月光兰花圃,幽香隐隐,美丽如故。
  楚离看到她美丽的脸,竟有亲切感,好像故人相见,昨晚那一个时辰让他经历了数个轮回,心境老了许多。
  再见苏茹,好像重回世间,恍如隔世。
  苏茹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小玉盒递过来:“楚离,这是两颗种子,你可以试试你的想法了。”
  楚离双手接过,把大的玉盒递给她。
  苏茹信口问:“神仙须种出来了吗?”
  楚离点头,把自己的顾虑说了。
  苏茹杏眼微睁,笑道:“不错,顾立同可没种出来呢!”
  楚离眉头挑了挑。
  苏茹道:“神仙须对马来说可是奇物,真废几块地又有什么呢!”
  “它太霸道,不适合多吃。”楚离道。
  苏茹笑道:“神仙须确实不能多吃,吃上一斤就足够了,能把马的根骨提升一等。”
  “小姐打算种的话,”楚离问:“最好去府外种。”
  苏茹弯弯眉毛蹙了蹙“我问一下小姐,……你先种昙梦花吧,已经四朵啦,再来六朵就能升到六品。”
  “没问题!”
  “他没种出来,你也不用认输了,算平手。”苏茹笑道。
  楚离笑着点头。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29/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