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五行天 > 第四百九十六章 总攻、铁篓子、不自量力的话
又是一天过去,太阳从地平线跃起,把温暖和阳光带给了沙丘。??
  
  却没有带给北海之墙。
  
  此刻北海之墙恍如凛冬,气氛凝固,每个防守阵地都是如临大敌,战士们全身紧绷,不自主瞪大眼珠子,满脸狰狞地看着前方。
  
  神之血的营地一片肃静,黑压压的血兽,就像一尊尊雕塑纹丝不动,猩红的眼睛内是对杀戮的渴望和对生命的漠然。
  
  在血兽群间,兽蛊宫的神祭手中不断抛洒出红色的血光。
  
  血光如雾,在清冷的阳光映射下,凄迷动人。
  
  星星点点的血光,没入血兽体内,血兽猩红的眼睛,变得愈红艳清澈,原始的兽性仿佛被一股奇异的力量抽走,野性和温度也随着眼睛内的红光而消失。
  
  它们的眼睛变得像红宝石一般清澈无暇,极为美丽。
  
  亲眼目睹这一幕,北海之墙上的北海士兵一阵骚动。
  
  “全体注意,不要看血兽的眼睛!”
  
  赫连菲儿大声提醒,她的神情严肃,看上去十分镇定,这份镇定也感染了其他的战士,骚动渐渐平息。谁也没有注意到,她垂在身侧的手指,在微微颤抖。
  
  敌人的总攻要开始了!
  
  叶白衣没有像之前那样,用一**的攻击来考验北海之墙,而是汇集了所有的血兽,起总攻。
  
  这场攻击的规模将是空前的,整个防线承受的压力也空前的,光是漫山遍野的血兽,就让赫连菲儿心中无比绝望,她看不到胜利的希望。
  
  一只宽厚的手掌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放松些。计划都记得么?”
  
  她的身体先是一僵,但是听到熟悉的声音,身体放松下来。不知为何,所有的压力和紧张突然之间全都消失不见,她平静下来。
  
  没有回头,赫连菲儿重重点头:“嗯,都记下了!”
  
  师北海拍拍她的肩膀,没有再说话,转身离开。他沿着防线巡视,士兵向他行礼,他平静地回礼,时不时地问“计划记得么”,或者点点头示意。
  
  说起来也奇怪,只是很平常的问话和动作,但是士兵们心中的紧张和恐惧,大大消除。
  
  大抵是因为这个魁梧巍峨的身影,值得他们信赖,并愿意为之而赴死。
  
  神之血的营地,叶白衣横亘在他面前,阻挡他大军前进的北海之墙。它还是那么巍峨雄伟,但是许多地方残破不堪,能够看到裸露的阵地。
  
  许多裸露的阵地,是师北海故意为之,那些阵地看上去随时可能被突破,实际上是死亡绝地。
  
  叶白衣早就看穿,但是他依然派人不断进攻,注视着士兵们被那一个个血磨盘绞得粉碎。
  
  那些裸露的阵地是师北海扔出的诱饵,而那些一**赴死的士兵,是他叶白衣扔出的诱饵。
  
  师北海的目的是为后方赢得更多的时间,而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师北海!
  
  这是陛下的命令。
  
  叶白衣心中不得不承认,陛下看得极准,也异常果决狠辣。陛下根本不关心他到底损失多少士兵,陛下只关心师北海有没有死。
  
  北海之墙阵地上士气的变化,被叶白衣敏锐地捕捉,他心中赞叹。
  
  师北海不愧是师北海!
  
  可惜,此时此刻,士气能够挥的作用,又有多少呢?
  
  “开始吧。”
  
  叶白衣的声音淡然,没有半点兴奋,就像早晨清冷的空气冷得刺骨。
  
  一头黑色血兽腾空而起,就像一个信号,其他血兽纷纷腾空而起,离开地面。
  
  就像一张铺在大地的巨大黑色地毯,被一只无形大手从掀起一角,然后整张黑色地毯离开地面,飞向天空。
  
  北海之墙的气氛陡然再度变得压抑,但是这次,大家心中的恐惧消减许多。
  
  他们神情坚毅,目光坚决。
  
  他们之中没有新手,这些年和神之血不知道战过多少次,心神早就异常坚韧。
  
  刚才是被对面的声势所夺,如今缓过神来,自然就没有那么害怕。大伙都是见惯生死的人,知道这场战斗前所未有的严峻,神情都很凝重。
  
  升上天空的血兽,遮天蔽日,天空都暗了下来。
  
  6慢慢蓦地扯着喉咙,嘶声高喊:“准备抵挡冲击!”
  
  话音未落,天空的血兽开始俯冲。
  
  黑压压的血兽,就像冰雹般砸下来。
  
  羽翼扇动空气的风声,上百种不同种类、数以万计的血兽咆哮、嘶鸣,混杂在一起,就像陡然掀起的滔天巨浪,狠狠朝北海之墙砸来。
  
  哪怕有北海之墙的保护,北海部的士兵们瞬间就感觉到头皮麻,一股寒意从尾椎直冲而上。
  
  沉重强壮的血兽,如同小山。
  
  上万头血兽同时俯冲,就像数以万计的陨石轰然呼啸砸向北海之墙。
  
  从天空俯瞰,黑色的巨浪,一波接一波撞击雪白的北海之墙。五颜六色的元力光芒,在黑色的怒涛之中,不断闪现。
  
  不断有血兽像下饺子般坠落,地面的血兽尸体,铺上厚厚一层,堆积如山。剩下血兽的黑色怒涛,依然疯狂、不知疲倦地撞击防线。
  
  雄伟的北海之墙,开始龟裂。
  
  鱼背城。
  
  大家围着楼兰辛苦运过来的大剑周围,啧啧称奇。
  
  “是不是有点丑?”
  
  “有点丑?什么眼光啊!明明丑爆了!一根弯了的扁担挑了七个铁篓子,嘿,大小还不一样!”
  
  “阿辉的审美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救啊。”
  
  “好想把它扳直怎么办?”
  
  ……
  
  雷霆之剑的队员们,个个都神情尴尬。大家的这些议论嘲讽,简直说出了他们的心神。此刻站在一旁,他们脸上通红,烧得厉害,恨不得地上找条缝钻进去。
  
  顾轩犹豫了很久,还是忍不住挪到艾辉身边,小声道:“老大,咱们不会以后真的就在铁篓子里面练剑吧。”
  
  艾辉纠正道:“什么铁篓子,那是剑塔!铁骨剑塔!”
  
  顾轩再多看了两眼,还是没看出,哪里像塔,但这不是重点。他低声问:“是是是,剑塔剑塔,属下的意思是,我们以后莫非要在这铁篓子剑塔里面修炼?”
  
  “以后?”艾辉摇头。
  
  顾轩脸上不由露出一丝喜色,便听到艾辉紧接着道:“是现在!”
  
  顾轩呆若木鸡。
  
  其他队员呆成木鸡群。
  
  从此开始,观看雷霆剑辉修炼,便成了重云之枪队员们闲暇时的乐趣。就连师雪漫,看到雷霆剑辉的修炼,脸上都有时会流露出一丝笑意。
  
  艾辉的伤势还没有好到能够参加修炼的地步,但是他会坐在一旁,盯着队员们的修炼。
  
  谁要是慢了半拍,或者有些走神,艾辉的声音马上就会响起。
  
  很快,队员们就顾不得满满的羞耻感。被艾辉盯上了,就意味着加罚,艾辉总能想出稀奇古怪的办法,来折磨他们。比起生不如死的加罚,那点点羞耻感,完全不需要在意。
  
  余叔看着形状奇怪的大铁件,也露出好奇之色。
  
  他从来没有见过形状如此奇怪的东西,也猜不到它的用法。可是铁篓子里面的队员,修炼却是一丝不苟,半点都不像是在闹着玩。
  
  反而是周围围观的人群,嘻嘻哈哈像是在看热闹。
  
  但是当他的目光落在艾辉身上,却满是愧疚,真不知道回去该怎么面对小姐。被关押这么多天,他没有半点怨气,松间派没有直接把他杀了,就已经非常理智。
  
  他恭恭敬敬道:“艾师。”
  
  艾辉这才注意到余叔,连忙道:“余叔过来坐,这些天委屈余叔了。”
  
  余叔的眼眶一下子红了,哽咽道:“老奴该死!害得艾师……”
  
  “现在没什么艾师了。”艾辉摆摆缠满绷带的手。
  
  余叔这才现,艾辉浑身竟然没有半点元力波动,他先是一呆,下一刻老泪纵横,痛哭流涕。他一生为6府效力,从未出现过什么纰漏,没想到在晚年闯下如此大祸。
  
  “余叔不必介怀,大师没了就没了。天无绝人之路,乐不冷前辈不就换了七八种大师之道?”
  
  艾辉语气轻松,露在绷带外面的眼睛,闪闪光,就像黑夜中璀璨的星辰。
  
  余叔愣住,他没想到艾辉不仅没有半点失落,依然充满斗志。
  
  他忽然觉得,小姐的这位师弟,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位了不起的人物。
  
  此时此刻,这种感觉是如此强烈!
  
  上一次他有这种感觉,是他跟着家主去拜访岱纲。岱纲举手投足,浑然天成,没有半点烟火气息,就像天上的仙人。
  
  当时的岱纲,远远没有后来的声望和实力。
  
  当时的余叔也还非常年轻,只是远远一眼,他就生出强烈的预感。
  
  他没有想到,在他的晚年,竟然又有人让他生出同样的预感。
  
  艾辉的语气变得严肃:“我喊余叔来,是觉得此事对师姐非常危险。草贼之前就曾对师姐不利,这次队伍中竟然混入草贼,必然有人做内应。而且我怀疑,之前师姐遭遇草贼袭击,只怕不是偶然。府中有人想对师姐不利!”
  
  余叔神情严肃,艾辉所说,也是这些天他心中所想。
  
  “我希望余叔早点回去,提醒师姐,注意安全。明秀是我师姐,她绝不会害我,我不想她出任何意外。”艾辉的语气变得锋锐,目光也变得清冷:“但是这件事,6府必须给我一个交代。是谁?想要加害与我!加害师姐!余叔觉得呢?”
  
  余叔心中一凛,沉声道:“老奴一定会如实禀报家主!相信家主一定会给艾师一个交代!”
  
  艾辉点点头,缠满绷带的脸看不出喜怒,语气淡然,目光看着远方:“大家是一家人,不伤和气是最好。有些话说起来,是有点不自量力,不过还是早说比较好,省得大家以后不愉快。倘若有人暗中阻挠,试图蒙混过关,我会自己去6府找答案。”
  
  余叔莫名心中一颤,理智告诉他,艾辉说这话有些可笑,但是不知为何,他一点都笑不出来。
  
  “老奴记得。”(未完待续。)8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2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