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五行天 > 第四百九十一章 我辈北海
云堡隐藏在厚厚的云层之中,十分隐蔽。厚实的云层,不仅能够起到掩护的作用,还能提供出色的防御。
  
  三十二公里的北海之墙,成为阻挡神之血的最终防线。
  
  但是此刻,北海之墙上已经出现零星的缺口。
  
  每一座云堡内部,都有数面云镜,可以清晰地看到外面的情况。云镜上,敌人就像密集的蜂群,从四面八方扑来。
  
  迎接他们的,是密集的湛蓝箭雨,不时有神修被射中,纷纷坠落。
  
  没有射中的水元之箭,会在空中爆裂成一团团冰冷刺骨的寒气冰屑。
  
  被寒气扫中的神修,身体会出现一个短暂的僵硬。每当这个时候,就会有沉重粗壮的湛蓝标枪,突然从云墙之中激射而出,像一道闪电穿透神修,在其身上留下一个碗口大的血洞。
  
  神修最怕的,却是镇神峰发动的攻击。
  
  镇神峰能够在五行之间转换,发动的攻击令人防不胜防。
  
  有时是巨大的银色光镰,横扫整个战场,所过之处,神修无不拦腰被斩成两截,鲜血倾洒如雨,凄厉的惨叫让人毛骨悚然。
  
  有的时候,会有几枚竹篮大小的红色火团落入战场,火团陡然爆裂,数十丈方圆内皆为焦炭,无人生还。
  
  或是突然地面跃起无数沙偶,紧紧缠抱着神修,撞向箭雨。
  
  木修的手段很少使用,因为担心藤蔓和植物遭受血毒的感染。
  
  北海之墙下,尸骨累累。
  
  陆慢慢忍不住道:“叶白衣疯了吗?”
  
  云堡内的气氛十分凝重。自从帝圣下令进攻之后,当天傍晚,叶白衣就发动了全面进攻。如同潮水般的敌人,给他们带来极大的压力。
  
  他们和神之血交战的经验非常丰富,可是这次却和以往的任何一次都不一样。扑上来的神修状若疯狂,令人不寒而栗。
  
  第一波进攻,从傍晚持续到第二天拂晓。
  
  水元力的湛蓝光芒和神修的红色血芒,把深沉绝望的夜晚照得亮如白昼,妖异可怖,连头顶苍穹的星辰都黯然失色。
  
  北海部从来没有遭遇如此疯狂的进攻。
  
  当拂晓的晨光,隐隐照亮天际,太阳还未升起,苍青寂冷的天空被硝烟熏得泛黑。密密麻麻的敌人潮水般退去,留下遍地的尸体。
  
  未死的伤员躺在血泊之中,哀嚎惨叫,无人怜悯。
  
  不时地,云墙内射出零星的蓝色水元箭,终结受伤者的生命。
  
  此时给他们一个了断,免于痛苦,就是最好的善意。
  
  俘虏和伤员,对北海部来说,是无法承受的负担。他们既无人手看管俘虏,也没有能力救治受伤的神修。
  
  哀嚎渐悄,战场重归死寂。
  
  太阳升起,温暖的阳光,无法给这些倒地的尸体带来丝毫暖意。他们失去光泽的瞳孔倒映着蓝天白云,一动不动。
  
  担心尸体太多引起瘟疫,也害怕这些尸体的鲜血被神修利用。镇神峰释放的烈火,把他们焚烧成灰烬。
  
  连续三天,一波接一波。
  
  哪怕有北海之墙,大家都觉得有些吃不消。今天北海之墙就出现了缺口,差点被敌人钻进来。是陆慢慢亲自带队,把那些神修杀出去。
  
  大家心中庆幸不已。
  
  部首一直要求他们加固工事,他们不敢偷懒,当时许多人心里还是觉得不以为然。
  
  北海之墙的规模,在整个五行天的历史上,都屈指可数。好吧,五行天都没有了,北海之墙能不能算在五行天的历史上,都难说得很。
  
  但是现在,所有人都觉得部首大人高瞻远瞩,实在英明。
  
  规模空前的北海之墙,都差点被敌人攻破,要是之前那么单薄的工事,他们可能连三天都坚持不下来。
  
  齐修远的神情也很凝重:“叶白衣就是打算用人命填,不过除了这个,也没别的办法。”
  
  赫连菲儿皱起眉头:“这需要死多少人?”
  
  三天的进攻,敌人起码丢下了超过三千的战士。
  
  如此惨重的伤亡,是北海部上下难以想象的。他们和神之血交战已久,很容易分辨出这次来的都是精锐,比他们之前交战的士兵都要更加精锐。
  
  三千精锐,换在北海部身上,基本上已经打残,没有什么战斗力。一个战部被打残,哪怕在以前的五行天,也是极为重大的损失,可是叶白衣似乎完全不在意。
  
  “他们人多。”师北海的表情很平静,他的目光扫过众人,沉声道:“我们之前就有讨论过,安木达前辈陨落之后,全面战争就要开始。这是全面战争,这场战争只会一方彻底失败才会结束。所以,丢掉所有不切实际的幻想,这场战斗会比我们想象得更困难。”
  
  其他几人都沉默不语,他们知道,部首大人说得没错。
  
  师北海没有理会他们,自顾自道:“叶白衣不是傻瓜,他选择这么做,一定是有他的打算。现在我们要搞清楚,他的打算是什么?”
  
  赫连菲儿沉吟:“这么不顾伤亡,不像叶白衣的风格,叶白衣对士兵非常爱护。属下觉得可能是他迫于帝圣的压力,才用这么极端的方式。”
  
  齐修远目露精光,接口道:“我们能不能从另外一个方面想?叶白衣必须突破北海之墙,换作我们,该怎么做?低强度的试探攻击,没什么意义。而且这样很容易变成添油战术,对他们非常不利。高强度的进攻,他们的伤亡很大,我们人员损失很小,但是注意,我们的精元豆消耗很大。”
  
  赫连菲儿脸色微变。
  
  师北海转过脸对赫连菲儿:“去问问,我们的精元豆还有多少?”
  
  赫连菲儿转身飞奔而去。
  
  大家的脸色都不太好。
  
  镇神峰不需要动用精元豆,它们本身就拥有充沛的元力。但是战士元力的恢复和修补北海之墙,都需要消耗大量的精元豆。没有精元豆,士兵恢复元力需要起码十个时辰。
  
  如果精元豆不够,北海之墙除了镇神峰还能持续地发挥作用,其他元修的战斗力就要大打折扣。
  
  这三天来,他们被敌人疯狂的进攻压得喘不过气,神经始终高度紧绷,谁都没有想到精元豆上。
  
  片刻后,赫连菲儿回来,她的脸色很差:“库存的精元豆,只剩下一半。如果战斗还是这个强度,我们坚持不了多久。”
  
  云堡内彻底安静下来。
  
  师北海很沉着,他问齐修远:“这几天战斗的幻影豆荚做好了吗?”
  
  齐修远不知道为什么老大这个时候还问起幻影豆荚,但是他点头:“都做好了。”
  
  “之前让你联系的消息村,都有联系吗?”
  
  “有联系,最大的几家都有联系。”
  
  师北海手指有节奏地轻轻敲着桌子,道:“把这些幻影豆荚发给他们,记住,在最后告诉大家,我们现在急缺精元豆。”
  
  齐修远眼前一亮:“是!”
  
  陆慢慢忍不住道:“大人,您是担心天心城……”
  
  师北海点点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道:“到现在为止,援军还没有到,我们还是孤军奋战。虽然不知道长老会是什么想法,现在来看,他们似乎并不在意我们能否守住。”
  
  其他人脸色齐齐一变。
  
  “世家和新民割裂,叶琳儿的长老会权威是个问题。中央三部可以理解为对付岱纲,那天锋和兵人呢?为何迟迟未来?”
  
  师北海表情淡然,但是言辞如刀。
  
  “叶夫人之前的话,就是能看得出,她想把其他人当炮灰。”师北海摇头:“都到了这个时候,还在算计自己人,实在让人心寒。”
  
  齐修远看着师北海:“那我们……”
  
  师北海摇头:“我和你们说这些,不是为了动摇你们的信念。而只是想告诉你们,这场战斗将会比你们想象得更加艰难。”
  
  陆慢慢急声道:“大人,他们不仁,我们何必……”
  
  师北海的目光注视之下,他说不下去。大人的目光并没有愤怒和升起,而是异常平和,但正是这种平和,让他无法说下去。
  
  让大家没有想到的是,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大人,竟然露出了微笑:“我们是为叶琳儿而战吗?不是,我们是为我们的家人、亲人而战。北海部是长老会的北海部吗?不是。我们捍卫的,守护的,是我们身后的人们。不管他们是新民还是世家,不管他们是哪座城。这是我们的使命,我们北海的使命。诸君莫忘。”
  
  说着说着,师北海脸上的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肃穆和庄重。
  
  众人只觉一股热气直冲头顶,轰然起身行礼,应诺:“是!”
  
  师北海环顾众人,眯着的眼睛里,光芒闪动,语速飞快,掷地有声。
  
  “命令!除镇神峰照常,所有元修标定攻击线从五百丈,调整到一百五十丈。”
  
  “是!”
  
  “命令!全体元修分成三队,我、赫连菲儿、陆慢慢各统率一队,分批战斗,分批休息!”
  
  “是!”
  
  “命令!齐修远统率所有工匠,从现在开始,往后修建工事和防线。授予当地征调之权,可以征调当地元修、工匠。”
  
  “是!”
  
  师北海深吸一口气,庄重道:“各位,这场战争会持续很长时间,不要把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不要因为敌人强大而气馁沮丧,不要因为暂时失利而丧失勇气。我辈北海,战意永不枯竭。”
  
  “我辈北海,战意永不枯竭!”(未完待续。)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2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