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五行天 > 第二十六章 初胜

  楼兰站在台下,脸上的面具看不出分毫,但是从他不自主握紧的拳头,还是能看得出他的紧张。他确实非常紧张,战斗他是门外汉,但是还是能看得出来,上面的局面异常的凶险微妙,稍有不慎,就会被击倒。
  当台上的艾辉,以一招不是很好看却异常凶狠的贴身绞缠,把最后一名选手击倒。早就无比紧张的楼兰顿时一跃而起,举臂高呼。
  艾辉带着十万块的奖金和几处淤青从台上下来。
  “艾辉太厉害了!”楼兰两眼冒星星,对艾辉佩服得五体投地。他从被制造出来之后,每天的生活都是千篇一律,买菜、打扫房间、学习邵师指定的知识,有时是医疗,有时是其他。
  他从来没有打过架,第一次挥舞拳头,还是揍艾辉那次。
  今天是他第一次现场观摩战斗,真是激烈啊,他都觉得自己快喘不过气来。他都忘了自己是沙偶,不需要呼吸。令人窒息的氛围,让他目不转睛,全神贯注。
  他的生活平静无波,每天都是那些重复枯燥的工作。
  以前的时候他没有觉得不好,直到今天,他忽然觉得自己的生活,缺少了一些什么。
  楼兰的目光落在艾辉脸上。
  艾辉的脸上有好几处淤青,看上去有些狼狈。然而艾辉却浑不在意,他的目光坚毅,这让他淤青带伤的脸,透着一丝冷峻和刚强,仿佛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阻挡他。艾辉的眼睛并非明亮得像星辰,而是内敛深邃,就像清晨太阳还没有升起时的远方天际,苍青微光透着冷。
  楼兰有些触动,他在艾辉身上感受到不一样的热情。这是一种冰冷的热情,沉默的热情,对待黯淡生活从未放弃的热情,在困境中孤独前行的热情。
  艾辉的安静就像深沉漆黑的夜,在默默等待天明。
  楼兰忽然明白自己缺少的什么,自己缺少的是对生活的热情。自己的生活和命运已经被复刻好,自己是要遵循命令执行。
  楼兰觉得自己的想法真没厘头。
  自己是沙偶,他提醒自己。
  艾辉注意到楼兰的目光,以为他注意到自己的脸上的淤青,浑不在意:“没事,都是小伤。这种皮外伤,都是看上去吓人。”
  两人朝外面走。
  “有本事别走!我们再来一局!”
  身后有人大声嚷叫,正是艾辉刚才最后击败的选手。对方脸上写满不服气,没错,他一点都不服气。他觉得自己之所以会输,是自己太大意了。看看那家伙用的招式,丑陋得就像是街头混混打假,输给这样的人,他当然觉得不服气。
  楼兰停下脚步,艾辉在一旁头也不回道:“别理他。”
  “怂货!懦夫!胆小鬼!”身后的那位选手气急败坏破口大骂。
  其他人也纷纷鼓噪起来,他们也觉得刚才输得莫名其妙。
  “人家好不容易撞大运赢了一次,你不能指望人家每次运气都好吧。”
  “快滚吧!”
  ……
  听着身后骂声,楼兰很生气,这些人怎么这样,明明输了还说出这么难听的话,太不应该了!
  过了一会,楼兰看艾辉依然没什么反应,忍不住问:“艾辉,你不生气吗?要不要再去把他们揍一顿?”
  “有什么生气的?”艾辉随手从路边拔了一根青草,咬在嘴里:“在蛮荒,他们已经死了。”
  楼兰有些发愣,他很难描述自己听到艾辉这句的感觉。轻描淡写的话里,透着强大的自信,又有些萧索的味道。
  楼兰好奇地问:“艾辉去过蛮荒吗?”
  “嗯。”艾辉嚼着嘴里的青草根:“在那来待了三年。”
  “好厉害!”楼兰肃然起敬。
  蛮荒对楼兰来说,是一个神秘而遥远的地方。他从来没有离开过松间城,对蛮荒的了解,全都是源自书本。但是他知道蛮荒很危险,所有讲述蛮荒的书籍里,在这一点的描述都异常的统一。他不知道在蛮荒呆三年是什么样的体验,一定很厉害吧。
  艾辉好厉害!
  楼兰现在对艾辉佩服得五体投地,他觉得这世界上,第一厉害的人是邵师,第二厉害的就是艾辉,唔,不对,两个人的厉害不一样,那就并列第一吧。
  “我们现在去哪?”楼兰想到艾辉刚刚收获的十万块现金,顿时有些开心。
  “下一家。”艾辉理所当然道。
  “下一家?难道还要继续吗?”楼兰愣了一下。
  “这么好的机会。”艾辉不自主舔了舔嘴唇,眯着眼睛,就像野兽瞄准了猎物,准备扑击。
  不知道为什么,楼兰看到艾辉这个表情,顿时心里有点发冷。果然是在蛮呆过的高手啊,连表情都这么有杀气,蛮荒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真是好奇啊。
  艾辉走入第二家道场,喧闹的声浪顿时把他们淹没。
  盲战作为一种新的赛制模式,它的流行也是有道理的。盲战是一种全新的战斗模式,对于大家来说都很陌生。它有着极大的偶然性,实力的界限在这里不是那么清晰。四宫强者被两宫强者击败,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哪怕有着绝对实力,在盲战的台上,都需要小心翼翼,稍有不慎就会阴沟里翻船。
  在盲战的状态,平时的经验完全失去作用,大家手忙脚乱笑料百出。
  艾辉走进来的时候,台上一位选手被对手抓住衣服,对手也不知道抓到的是什么,连忙用力。嗤啦,他的裤子瞬间被扯下来,露出白白胖胖的屁股。
  台下轰然大笑,尖叫声、口哨声几乎要把房顶掀翻。
  在这样的环境下,艾辉的面无表情看上去异常的另类和扎眼。艾辉很认真的观战,台上选手白花花的屁股,他就像没有看到一样。他的目光,在台上选手之中扫过。
  每个人的脸上都戴着不透光的面具,但是更让艾辉感兴趣的是,竟然是两人一组的团战!
  要是胖子在这就好了,艾辉下意识地生出这样的想法。
  他认真观察了一会,不由暗自摇头,台上的选手之间没有什么配合可言。
  要是胖子在就好了,艾辉忍不住第二次生出这样的想法。如果他和胖子联手,十拿九稳。
  他扫了一眼规则牌,必须要两人为单位参加。
  换一家?艾辉有些不甘心,他的目光扫过身旁看得极为投入的楼兰,心中一动。
  要不,让楼兰试试?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2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