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玄幻奇幻 > 五行天 > 第二十二章 端木黄昏的咆哮

  无法形容端木黄昏张开眼睛刹那间的想法,事实上,他那时大脑一片空白。
  全身凉飕飕的,一个男人双手按在自己的胸膛,还在喘着粗气。他甚至没有看清楚那人的面孔,脑袋嗡地一下,就像太阳穴挨了重重一拳,思维一片空白。
  艾辉注意到端木黄昏睁开眼睛,但是……瞳孔是涣散的?
  艾辉顿时有些着急,他见过太多的生死。刚进蛮荒的时候,苦力的数目有两千人,而活着走出来的,只有两个人。其他的人都永远倒在蛮荒泥泞的土地里,艾辉亲眼见到他们倒在血泊之中,看到他们的瞳孔一点点涣散,直至失去所有的神采。
  “楼兰,他怎么了?”
  艾辉一边问,一边手拍打端木黄昏的脸颊:“喂,伙计,没事吧,快醒醒!不要睡着!”
  楼兰似乎对眼前的状况也有些疑惑,但还是老老实实道:“他没有问题。”
  “啪啪啪!”
  艾辉的手掌用力拍打端木黄昏的脸颊。
  端木黄昏涣散的瞳孔逐渐恢复焦距,视野才逐渐恢复正常,一张脸从模糊到清晰。当他看清楚这张脸,眼睛一下子瞪圆。
  这不就是那个该死的混蛋?
  那个明明天赋差得很,还不上课、不修炼、拖整个班级后腿、烂泥巴扶不上墙的家伙?
  就是那个浪费自己无数时间、玷污自己天才之名、害得自己感染风寒的罪魁祸首?
  怒火蹭地直冲脑门,恶向胆边生,端木黄昏猛地坐起来,就要把这个可恶至极的家伙碎尸万段,忽然他的动作顿住。
  凉飕飕……
  全身都凉飕飕……
  他的表情僵住,动作僵住,过了一会,他木然低头。
  全身上下,只剩下大裤衩,腿上、手臂上全身红彤彤的掌印,和他身上其他地方苍白的肤色,形成鲜明的对比。
  噢——不!
  他瞪圆的眼眸深处瞬间露出惊恐,这个该死的家伙,对自己做了什么?
  大脑再次一片空白的端木黄昏,几乎是下意识抓过一旁的衣服,脚步踉跄连滚带爬地冲出道场。
  艾辉和楼兰动作一致歪着脑袋看着大门。
  “看来是好了,楼兰真是厉害啊。”艾辉语气透着欣喜,自己终于可以去修炼了。
  “虽然他有一段时间的状况楼兰不是太明白,但是看来是好了。”听到艾辉表扬的楼兰也透着欣喜。
  “谢谢你,楼兰,我去修炼了。”
  “艾辉,再见。”
  端木黄昏走在街道,萧瑟的寒风吹过他的心扉,他内充满绝望。他不敢回忆刚才的那一幕,不敢想象自己昏迷的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人生最昏暗的时光,就是现在。
  过了一会,端木黄昏从惊恐中逐渐冷静下来。他忽然发现自己的风寒竟然已经痊愈,他到底是出身世家大族,加之他本身的天赋非常出色,家族也是悉心培养,见识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
  此时恢复冷静之后,他联想到腿上手臂上通红的掌印,便大致明白自己的风寒湿如何痊愈的。
  他有些吃惊,那个垃圾竟然懂这样的手法?就连自诩见多识广的他,还都要脑子转个弯,才能把两者联合起来。对方却已经用这种偏门的手法,治好了自己的风寒。
  要知道,很多知识听说过是一回事,但是能够在实际中运用,却是另外一回事。
  也许这个家伙也没自己想的那么差劲?
  擅长治疗的金修?
  虽然非常奇怪,但是在五行天的历史上也不是没有出现过。或许是自己小看他了,毕竟光凭那家伙差劲的资质,是绝对无法进入感应场。倘若有什么其他的才能,感应场倒是有可能网开一面。
  冷静下来,而且知道对方式给自己治病,端木黄昏对于刚才发生的事情,就没有那么介意。不过一想到自己竟然被这么一个实力孱弱的家伙给撞得昏迷,端木黄昏的脸就不由黑下来。
  哪怕那个时候他在生病,体力枯竭,对方的攻击太突然等等,都不能够让他坦然接受自己被一个废物撞昏迷的这个事实。
  太耻辱了!
  尤其一想到夫子对他提的要求,他脸上就是火辣辣的。夫子让自己去教导一个废物,结果自己却被这个废物撞得昏迷。
  是的,他可以说很多理由。
  自己是在太大意了,太轻敌了,自己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自己的体质太差吹了一点小风就染上风寒,自己的耐力太差只不过一个夜练就让自己山穷水尽……
  但是,没有一个理由,是端木黄昏能够接受的。
  自己是天才!
  天才就是要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情!自己怎么能够和那些普通的家伙一样要求自己?那是放松,那是堕落,端木黄昏,你简直太丢人了!
  端木黄昏内心吧自己骂了个狗血淋头。
  忽然,他注意到路上行人对自己指指点点,其中有许多的女孩子。看他回头,那些女孩子掩嘴窃笑。
  不对啊!
  端木黄昏人生的经历中,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无论他走在哪里,无论什么时候,那些女人迎接他的都是灼热和痴迷的目光,他从来没有在看他的女人脸上看到过这样的表情。
  难道自己脸上有脏东西?
  走过一件兵器铺,他停下来,拿起一把打磨得锃光发亮的刀,把刀身当做镜子,照了照自己的脸。
  然后他呆住了。
  那个脸肿得像猪头一样的家伙是谁?
  他的脑海中有一道闪电掠过,一个模糊的片段就这么毫无征兆闯入他的脑海。一个模糊的身影,嘴里好像在喊着什么,双手左右开弓,在用力拍打他的脸颊,就像是连续的耳光。
  啪啪啪……
  清脆的耳光声,脸颊就像发酵烘烤的馒头,一点点膨胀鼓起,然后……
  脑海中的那张脸和现在刀面倒映的这张脸重合在一起。
  握住刀柄的手一抖,端木黄昏的嘴皮哆嗦了一下。片刻后,就像火山爆发,咬牙切齿的怒吼几乎要把兵器谱的房顶掀翻。
  “艾辉,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
  PS:晚上还有一节。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27/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