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现代言情 > 一夜强宠:禁欲总裁强制爱 > 第237章 他一点都不相信她
    苏蜜不想孩子们看出什么异样来,配合着张口,喝了一口水……
  
      接着她就拧了眉,面露痛苦。
  
      吞咽的动作,牵动了脖颈上的伤口,疼痛的厉害。
  
      “很疼?慢点喝……”
  
      傅奕臣的声音响起,耐心的拿开水杯,等着苏蜜缓过那股疼劲儿。
  
      什么人,伤是他弄出来的,现在又在孩子们面前充当好人!
  
      苏蜜吐槽,咬了咬唇。
  
      “妈咪,嘉宝给妈咪呼呼,妈咪不疼了再喝水哦。”
  
      嘉宝凑近苏蜜,鼓着腮帮子又给苏蜜吹起脖颈来。
  
      苏蜜唇角牵起,嘉贝却有些后怕,“幸亏爸比救了妈咪,要不然妈咪就被大坏蛋割断脖子了!妈咪,那个弄伤你的人被爸比揍的好惨的,爸比给妈咪报仇了,妈咪不疼不疼。”
  
      嘉贝说着,踮起脚尖来,揉了揉苏蜜的头发。
  
      苏蜜,“……”
  
      傅奕臣脸上的不自在却更甚了,这女人不会当着孩子们的面,揭穿他,告诉孩子们其实她的伤就是他弄出来的吧。
  
      他的身子僵硬了下,俊面微红。
  
      有种坏人充英雄,然后被当面揭穿的心虚。
  
      “嗯,爸比给妈咪报仇了,妈咪一点都不疼了。”女人却柔柔的说道。
  
      傅奕臣一颗心落了下来,却愈发歉疚了。
  
      “嘉贝嘉宝,妈咪刚刚醒来,身体虚弱,不要吵妈咪了,让她休息下,你们出去玩儿。”
  
      傅奕臣开口说道,嘉贝和嘉宝乖乖的点头,苏蜜却不想单独面对傅奕臣,忙开口道,“不,妈咪不累,妈咪想要嘉贝和嘉宝陪着妈咪。”
  
      “太好了,嘉宝也想和妈咪呆在一起!”
  
      嘉宝两天没和妈咪说话了,才不想妈咪刚醒来就被赶走,闻言开心的又爬了回去,躺在了苏蜜身边。
  
      傅奕臣,“……”
  
      他想瞪嘉宝两眼,将小女孩吓唬走的,可是又怕这样做,苏蜜会更生气,抿了抿唇,男人有些焦躁的妥协了。
  
      “再喝点水吧。”
  
      他将水又送到了苏蜜的唇边,苏蜜倒没拒绝,慢慢喝了起来。
  
      她伤口疼,喝的很慢,傅奕臣倒也耐心,一直不曾催促。
  
      嘉宝在旁边,叽叽喳喳的说着这两天的事。
  
      “爸比带来了直升飞机,昨天还让叔叔开着直升飞机带我和哥哥看海了……从天上看,大海好漂亮哦。妈咪快点好起来,直升飞机可好玩儿了,我们一起坐飞机看海!”
  
      “刘阿姨前天就被送回家了哦,刘阿姨说过几天请我们去她家做客呢!”
  
      “爸比说妈咪的脖子要是留了伤,就要拧断医生伯伯的手哦,妈咪不要担心……”
  
      嘉宝的话却让苏蜜略拧了拧眉头,这男人,怎么能让孩子听到这么暴力的话。
  
      她忍不住偏头责备的瞥了傅奕臣一眼,傅奕臣却眸光微亮,灼灼的看着苏蜜,“你肯理我了?”
  
      苏蜜,“……”
  
      这是理吗?!
  
      厚脸皮!她迅速扭回了头。
  
      嘉宝和嘉贝又待了一会,傅奕臣却心生焦急,他想和苏蜜把话说清楚,于是便道,“妈咪醒来还没让医生检查过,嘉宝嘉贝,下去找医生来。”
  
      “嗯嗯。”
  
      这个活儿,两个小家伙很乐意做,争相恐后的想要帮忙,跑了出去。
  
      苏蜜挣扎了下,脸色冷淡了下来。
  
      傅奕臣却从身后抱住了她,将她禁锢在自己的怀里,声音暗哑,“是我误解了你,我现在已经知道真相了,不要生气了……”
  
      苏蜜眼泪顿时就落了下来,她心里难受的厉害,“你怎么知道真相的?”
  
      “嘉贝和嘉宝都和我说了,你为了联络我,还弄伤了自己,想到医院求救。刘医生和那些保镖,我也都问过……”
  
      “所以,我说的话,你一句都不相信,你却相信他们的话?”
  
      苏蜜有些嘲讽的问道,她明明那么哀求的和他说了,她没有和傅奕臣私奔,可是他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半个字都不肯相信。
  
      想到他那时候捏着自己脖颈的残忍模样,苏蜜觉得脖颈更疼了,挣扎的也更加厉害。
  
      她的挣扎,却也令傅奕臣微恼。
  
      他一个翻身,将苏蜜压在了身下,“苏蜜,你别得寸进尺!我傅奕臣还没这么和人道过歉呢,我是有错,难道你就没错了?”
  
      他说着,俊面阴沉,捏住了苏蜜的下巴,“我说没说不准你去见周清扬,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是不是?阳奉阴违,苏蜜,你可真是玩的一把好手!”
  
      这些天,傅奕臣心中也压着火气呢,这女人不在的十天,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从来就觉得时间可以过的这么慢!那么的煎熬!
  
      傅奕臣阴沉的模样刺激了苏蜜,苏蜜眼眶微红,咬唇瞪着他。
  
      她是有错,但错不至死吧,他却差点亲手捏死她。
  
      这两天晕迷时的难受,心里的寒意,齐齐爆发,苏蜜推着傅奕臣,“你出去,我不想和你说话!”
  
      也许刘晓月说的对,傅奕臣根本就不尊重她,他也不相信她。
  
      她已经告诉他,自己和周清扬没有那种关系,可一出事,他还是马上认定她和周清扬私奔了。
  
      他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骂她是**荡妇。
  
      他甚至怂恿那个保镖杀了他,如果不是他的刺激,那个保镖不会将她伤的这么重。
  
      苏蜜禁不住想,如果弄不好,那个保镖真割断了自己的咽喉,傅奕臣是不是也能眼睁睁的无情的看着?
  
      如果真爱一个人,会因为一点误会,就可以一下子这样冷酷无情吗?
  
      她神情激动,怒目瞪着他,傅奕臣拧眉,“出去?我就不出去!你再推我一下试试?!”
  
      他说着,低头堵住了苏蜜的唇舌,苏蜜瞪大了眼睛,然后就摇头挣扎了起来,这一下子顿时狠狠扯动了伤口。
  
      她疼的泪水疯狂滚落,脖颈上的纱布沁出了血来。
  
      她的泪水蹭到了傅奕臣的脸上,流淌过两人贴合的唇瓣,涩涩的咸咸的味道。
  
      傅奕臣身子一僵,一下子停下了动作,他猛然抬起头来,就见苏蜜脸色惨白惨白的,消瘦的只剩他巴掌大的小脸儿上挂满了泪水。
  
      因为消瘦,那双水眸更大,蕴着满满的泪光,愤怒控诉,失望伤心。
  
      就那么盯着他,他心一触,低咒一声,“该死的!”
  
      他明明是想道歉,哄好她的,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就又弄成了这个样子。
  
      本书由,请记住我们网址看最新更新就到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2363/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