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一·齐楚崛起 > 第四十章 南征,目标楚国
    庆父在莒国没有呆几天,就接到了莒国国君的逐客令。
      “莒君,你怎么赶我走?”庆父有些恼火,他可是给了不少财宝的,怎么连个暂住证都拿不到?
      “阿庆,这你不能怪我,你看,鲁国的外交照会都过来了,我怎么敢留你?”
      “那,那把我的财宝还给我。”庆父急了。
      “阿庆,你别给脸不要脸了。实话告诉你,鲁国的照会是请我把你杀了,我是看在那些财宝的分上放你一马。在我改变主意之前,你最好从我的视线里消失。”
      庆父只好消失了,他带领随从们投奔齐国去了。
      莒国国君笑了,他现在得了两份财宝:一份是庆父给的,一份是鲁国送来的。
      “什么也不干,就两边得好处,这个生意合算。”莒国国君很得意,他觉得鲁国的钱很好挣。
      庆父死了
      庆父很郁闷,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混到这个分上。
      可是,随后的事情让他更郁闷。来到齐国边境的时候,齐国拒绝他入境。
      莒国要赶他,齐国还不让进,庆父没办法,就沿着莒国和齐国的边境走,来到了齐国和鲁国交界的汶水。渡过汶水,那里是公子鱼的采邑,庆父就投奔公子鱼了。
      “子鱼啊,帮帮忙吧,去帮我向季友求个情,饶了我吧,我愿意从今之后就当个农民伯伯,老死在田间。”到了这个境地,庆父也够惨。
      公子鱼觉得庆父挺可怜,答应去为他求情。
      来到曲阜,公子鱼找到鲁僖公和季友,把庆父的情况介绍了一遍,又替他求情。
      “叔,我看,就饶了他吧,好歹他也是我叔啊。”鲁僖公岁数小,心肠软。
      “不行,你哥哥你弟弟都是他杀的,要不是我一脚把你踹起来,说不准你也被他杀了。这种人,不杀不行。”季友坚决不同意。
      鲁僖公一看这个,心说:“那是你哥哥,你非要杀你哥哥,我也没办法。”
      季友在打发公子鱼回去之前,把政策交代了一遍:庆父如果自杀,那么全家平安,舞照跳马照跑,大家还是亲戚;如果负隅顽抗,那就别怪大家不认亲戚了,舅子儿子全部戍边,老婆女儿卖去齐国国家大妓院。最后特别交代一句:你看着办吧。
      公子鱼回去了,一路上就在想怎么跟庆父开这个口要,这太残忍了。
      想了一路没想明白,到了庆父房间门口,公子鱼也不敢进去,就在外面号啕大哭。
      庆父是个聪明人,他知道没戏了,他也猜到季友会给一个什么样的政策,无非跟当初叔牙一样。
      “唉,算了,死了我一个,幸福全家人,值。”
      庆父上吊了。
      一对情人,男的死了,女的怎么样?
      哀姜在邾国听说庆父死了,她很伤心,她知道自己也快了。
      果然,齐国的特使来了。关于庆父和哀姜的事情,齐桓公都知道,既然庆父已经死了,齐桓公认为应该杀死哀姜,免得她回到鲁国继续勾搭别的男人,再次败坏齐国女人的形象。
      “主公有令,”齐国特使也交代了政策,“自杀的话,运尸回鲁国,以夫人的身份下葬;不肯自杀的话,我帮你下手,尸体喂狗。”
      哀姜哭了,她大喊一声:“庆父,等等我。”
      然后,也上吊了。
      又一段凄惨的爱情故事结束了。
      为什么每一段爱情故事都这样凄惨?
      齐鲁不一样
      拨乱反正了,安定团结了。
      季友出任上卿,鲁国恢复了以往的平静。这个时候,季友向鲁僖公提出一项建议。
      “主公,你看,我们当初兄弟四个,为了国家的安定,不得不杀了二哥三哥,如今两家都落魄了,只有我一家又封地又加薪。说实话,我心里过意不去。你是我的侄子,二哥三哥的孩子也是我的侄子,我不忍心见他们混得这么惨。祖上教导我们亲亲上恩,我看,二哥三哥的后人也该加封,大家一起来掌管这个国家。”季友提出这样的建议。
      僖公一个小孩,懂得什么?当场赞成。
      于是,庆父的儿子公孙敖被封在成,就是后来的孟孙氏,公孙敖就是孟姓的始祖;叔牙的儿子公孙兹被封在郈,就是后来的叔孙氏;季友的采邑在费,又加封了汶阳,后来成为季孙氏,季友就是季姓的始祖。
      三家组成了鲁国的“政治局常委会”,分别出任司徒(季孙)、司马(孟孙)、司空(叔孙),共同执掌鲁国国政,被称为“三桓”,因为三家都是鲁桓公的后人。
      历史上,季友的做法受到广泛批评,因为“三桓”后来成为三足鼎立,架空了国君,鲁国从此衰落。但是,人们忽略了鲁国的传统文化,从这方面说,季友所做的完全正确。
      在这里,要回过头来说一说鲁国和齐国在文化上的差异。齐鲁齐鲁,其实,齐和鲁是有很大差别的。
      前面说过,姜太公就任齐国国君,周公的儿子展伯禽就任鲁国国君,两人与周公谈论治国方略。姜太公的方略是“尊贤上功”,展伯禽的方略是“亲亲上恩”。
      “鲁国的实力怕是不行了。”姜太公断言。
      “鲁国虽然实力不行,但是,齐国恐怕迟早不是太公您的子孙所有。”周公说。
      两人为什么这样说?
      “尊贤上功”的意思就是让有能力的人管理国家,让有功劳的人享受爵位。用现在话说,就是任人唯贤。这样的方法治理国家,当然要强大。
      “亲亲上恩”的意思是让亲人掌权,把好处给对自己有恩的人。用现在话说,就是任人唯亲。这样的方法治理国家,怎么能不弱小下去?
      后来的历史就是这样发展,齐国大量任用贤能人士,公族反而被冷落。我们看看齐桓公的手下,管仲和鲍叔牙都是外国移民后代,王子成父是周王室的后代,宁越、宁戚都是卫国移民,再加上公子开方、公子完等也是外国移民,而内阁里真正的公族只有隰朋、东郭牙和宾须无。
      再看看鲁国,前前后后主要掌权人物都是公族,公族之外只有曹刿和曹沫稍受重用,也都不是核心决策层成员。
      所以,两国文化的差异必然造成两国实力的差距,而且实力差距越来越大。但是,任何事情都有其两面性。
      齐国虽然强大,但是公族势力不够大,凝聚力也不够强,造成外姓越来越占据主动,最终,姜太公的子孙仅仅传到第二十四代,国家就被外姓篡夺了,这是后话。而鲁国尽管弱小,但是公族势力空前强大,外人根本难以进入高层,所以周公的后代一直传到第三十四代,鲁国才被楚国灭掉。这也是后话。
      所以,在世袭社会,任人唯贤和任人唯亲之间是个巨大的矛盾,前者可以强大但是会引发动乱,后者稳定但是不能进步,因此,严重限制了国家和社会的发展。
      唯有民主社会,才真正解决了这样的矛盾,因为国家不再是家族的,不再是某个利益集团的,而是全体人民的,任人唯贤也就不用担心被夺权。
      万事俱备
      现在,南面的鲁国彻底成了齐国的后院,而北面的燕国早就是齐国的跟班了。再加上东面的大海像齐国的天体浴场一样,齐国可以说有种舒适的感觉。
      那么西面呢?
      西面出事了。
      齐国的西面是邢国和卫国。邢国在卫国的北面,也就是今天的河北邢台一带,邢国的北面则是叫做赤翟的狄人。
      赤翟穿越邢国,长驱南下,进犯卫国,卫国此时是养鹤的卫懿公,结果被赤翟攻破首都,卫国伤亡惨重。
      这一段,前面已经有过交代。
      齐桓公接到卫国的求救之后,组成了齐、宋、曹三国军队的联合国军,遗憾的是,他们到得太晚了,或者说,卫国实在太不堪一击了。
      联合国军来到的时候,赤翟已经抢掠完毕,风光北上,顺道攻击邢国。于是邢国求救,等到联合国军来到邢国的时候,邢国都城也被破了,老百姓跟着邢国国君叔颜逃到了-网夷仪。
      是追击赤翟还是先帮助邢国复国?
      “不必追击,赤翟不是我们的大患,放过他们。”管仲建议,赤翟虽然实力超过卫国和邢国,但是并不能对齐国构成威胁。
      这个时候的管仲,已经把眼光放在了南面。
      齐桓公于是在邢国停留,因为邢国国都已经成为一片废墟,齐桓公下令三国军队就地驻扎,然后从齐国调运材料和食品,派遣工匠人手,帮助邢国在夷仪建造新都城。
      半年之后,邢国新都城建成,邢国全国上下对齐桓公感恩戴德,编了许多民歌歌颂齐桓公。
      邢国问题解决之后,齐桓公索性命令三国军队及工匠南下卫国,又从齐国运送材料,在楚丘为卫国建造新都城,半年之后完工。
      现在,来盘点一下齐国最近几年的成绩。
      救燕国,灭掉山戎的令支和孤竹;帮助鲁国平定内乱;帮助邢国和卫国建造都城,恢复国家。
      齐国四周的国家都成了齐国的铁杆兄弟,而其他的中原国家也都纷纷前来归附。
      现在,万事俱备,只等机会。
      什么机会?伐楚。
      出师有名
      第二年,也就是齐桓公二十,投靠主公,若是楚国攻打他们,怎么办?我们能救一次,能救两次,但是每次都能救吗?一次不救,他们就会亡国。所以,不让他们加入联合国才是在帮助他们。”管仲的话句句有理,都是替江国和黄国考虑。
      可是,齐桓公不愿意,自己作为盟主,怎么能拒绝别人加盟呢?谁当盟主,会不想自己的队伍壮大呢?
      最终,齐桓公接纳了黄国和江国加入联合国。(管仲死后,楚国果然讨伐黄国和江国,齐国没有救援,两国因此灭亡。)
      管仲妙计
      郑国求救,管仲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这倒让齐桓公有些惊奇。
      “仲父,我们怎么救郑国?”齐桓公问。
      “我们不救郑国。”管仲的话音刚落,齐桓公的眼珠子就瞪上来了,怎么老管又要掉链子?
      “我们直接打楚国,”管仲接着说,不仅没有掉链子,反而更强横,“我们攻打楚国,楚国必然从郑国撤军,也就等于我们救了郑国。”
      齐桓公一听,这个主意好。
      “我们怎么打楚国?”齐桓公又问。
      “我们不打楚国。”管仲又说不打楚国,把齐桓公弄得发愣,心说老管吃错药了?怎么东一句西一句的。
      “我们打蔡国。”管仲又要打蔡国。
      “仲父,一会打楚国,一会打蔡国,到底打谁?是不是我要再问,就该打鲁国了?”齐桓公真有点生气了,气得想笑出来。
      “主公,当然是打楚国。不过,打蔡国就是打楚国。我们以打蔡国为名,召集诸侯出兵,打了蔡国,向南迈一步不就是楚国了?我们不说打楚国,就是要麻痹楚国,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齐桓公服了,拐这么多弯的主意,也就是管仲这样档次的人能想到啊。
      可是,凭什么打蔡国?
      打蔡国的理由不用管仲提醒,齐桓公自己也知道。
      原来,蔡穆公的妹妹嫁给了齐桓公,算是齐桓公的三号夫人,就叫蔡姬。蔡姬长得还不错,只有一点不好,就是直肠子没心眼。有一天齐桓公高兴,带着蔡姬在湖里划船,蔡姬故意把船摇来晃去,以为齐桓公喜欢。齐桓公受不了,他本就是个旱鸭子,他害怕啊。
      “亲爱的,别摇了。”齐桓公小声说。
      “那多不刺激,我偏摇,嘻嘻。”蔡姬说,还摇。
      “不要摇了。”齐桓公有些不高兴。
      “我就要摇,嘻嘻嘻嘻。”蔡姬觉得自己挺可爱。
      “你他妈的别摇了。”齐桓公急了,大*网骂起来。
      船靠了岸,齐桓公的脸色吓得煞白。下了船第一句话就是:“你回老家去吧,齐国不欢迎你。”
      得,就为这个,齐桓公把蔡姬赶回蔡国了。
      浪漫过头了,就容易闹离婚。
      原本呢,齐桓公也是一时生气,赶走了蔡姬还挺后悔。虽说蔡姬缺心眼,但缺心眼有缺心眼的好处啊。后宫这么多女的,像蔡姬这样大大咧咧嘻嘻哈哈的还真没有第二个。这么说吧,蔡姬就属于那种看着挺讨厌,但是看不见了还真有点想的类型。
      如果蔡穆公能够好好沟通一下,替妹妹认个错,齐桓公也就派人去把蔡姬接回来了。
      可是这蔡穆公跟他妹妹一样属于一根筋,一看妹妹哭哭啼啼给退货了,火就大了。
      “妹妹,别哭,三条腿的猪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满大街都是,他不要你,咱们找更好的,绝不当活寡妇。”蔡穆公说到做到,还挺有办法,没过多久,把妹妹弄去楚国,给楚成王当小老婆了。
      多好的哥哥啊。
      齐桓公本来还等着蔡姬回来呢,听说蔡姬被转嫁给楚成王了,十分恼火,早就憋着劲要去打蔡国了。
      如今,这正好就是一个讨伐蔡国的借口。
      自古以来,要打仗,借口都是能找到的。
      南北双雄终于要亲密接触了。
      《第一部·齐楚崛起》完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4/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