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一·齐楚崛起 > 第三十八章 鲁国爱情故事
    从孤竹回到燕京,燕庄公设宴三天,款待齐国将士。
      齐桓公班师回国的那一天,燕国全国军民列队欢送,燕庄公一路相送,依依不舍。
      “今后,我们就是齐国的兄弟,齐国有用得着我们的时候,水里来水里去,火里来火里去,皱个眉头,不是好汉。”燕庄公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什么好听说什么。
      “客气客气,其实,帮助燕国也是我们的义务,谁让我们是盟主呢?今后,我们共同来为周朝的复兴奋斗吧。”齐桓公的政策水平挺高,讲的都是大道理。
      一路说话,大家都忘了走到了哪里,直到有人提醒:“主公,咱们已经到齐国了。”
      大家这才发现,不仅仅是到齐国,而是进了齐国五十里了。
      按着规矩,国君送国君,是不可以送过界的。送过界了,那就是送人的国君自降身份了。
      燕庄公无所谓,现在就是给齐桓公叫干爹他也心甘情愿。
      可是,齐桓公觉得不妥了。自从出征山戎,一路上他的表现都像圣人一样,如今出了这个小意外,那是要保持形象的。
      “来人,把这里以北割让给燕国,从此这里就是齐燕的边界。”齐桓公下令。救人命,还要送人土地,太高尚了。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燕庄公一连声的“不行”,他怎么好意思要?
      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齐桓公的话自然不会收回,无可奈何,燕庄公收了地,不敢再送了,只能目送着齐国大军走远。
      那之后,燕国在这里筑城,城名就叫做燕留,以纪念齐桓公对燕国的恩德。
      以德报怨
      北伐取得了全面胜利。
      对于齐国来说,这不仅仅是一次战争的胜利,北伐的胜利至少具有下列这些方面的伟大意义:
      首先,这是中原国家对戎狄国家的一次压倒性胜利,大长了中原的志气,大灭了敌人的威风;
      其次,这次战争检验了齐军的全天候全地理作战能力,增强了讨伐楚国的信心;
      再次,这次战争的胜利提升了齐国的威信,提升了齐桓公在诸侯中的号召力,也提升了诸侯国对联合国的信心。
      齐桓公非常高兴,还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他决定,把令支国和孤竹国后宫的美女们都送去国家大妓院,让广大淫民也分享一下胜利的成果。
      好好休息了几天之后,齐桓公想起鲁国来了,想起鲁国,他就有气。他决定攻打鲁国,所以找来管仲商量。
      “仲父,鲁国当初忽悠我们,现在我们得胜回来,是不是该收拾他们了。”
      “这个,我看,算了吧。”没料到,管仲反对。
      “为什么?”
      “一来,大家从孤竹回来,都累了,该歇歇了;二来,快过年了;三来,鲁国也不那么容易打;四来,鲁国是最讲究羞耻的国家,你打他不如羞辱他,骂他不如讽刺他,我看咱们不如把这次抢回来的宝物送些给他们去祭祀周公,他们一定会感到惭愧的。”管仲的主意不仅不打,还要给他们送东西。
      “有道理。”齐桓公一听,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小谷城
      齐国大胜归来的消息传到鲁国,鲁国君臣都有些坐立不安,担心齐国会来兴师问罪。
      这一天,鲁庄公正在那里发呆,隰朋来了。怎么办?硬着头皮,鲁庄公接见了隰朋。
      “隰大夫,这个,恭喜啊,祝贺啊,这个,啊,欢迎啊。”鲁庄公不知道该说什么。
      “托主公的福,齐军大胜而归。我家主公特地派隰朋前来进献山戎的宝物给贵国,祭祀周公。”隰朋说完,呈上清单,鲁庄公一看,哇噻,果然都是宝物。
      “这,这,唉,不说了,舅舅对鲁国那是没得说,隰大夫,今晚上我请客。”鲁庄公感动了,感动得掉下了眼泪。为什么这么感动?按照周朝的礼节,诸侯国讨伐外族得到的宝物是不能转赠其他诸侯国的,只能进献给周天子。如今齐国把讨伐山戎的宝物给了鲁国,在周礼上只能勉强说得过去,因为周公享受天子祭祀标准。这充分说明,齐桓公对鲁国是十分尊重的。
      感动之后,鲁庄公感到惭愧,打心眼里的惭愧。
      鲁庄公请隰朋退下,先去国宾馆休息。之后令人把庆父给找来了,庄公要骂他。
      “你看你出的什么馊主意?啊。你忽悠人家,如今人家回来了,不仅不责怪我们,还给我们送了这么多宝物,你就不惭愧吗?啊。人跟人的境界咋就差这么多呢?今天晚上的国宴你就别参加了,回去反思吧。”鲁庄公把庆父痛骂一顿,把庆父吓得半死,灰溜溜走了。
      晚宴上,大家喝得烂醉,隰朋一高兴,把管仲和齐桓公的对话原原本本告诉了鲁庄公,鲁庄公这才知道原来是管仲他老人家的主意,他太感激了。
      第二天,鲁庄公派了鲁国最好的设计师和工匠前往齐鲁交界的小谷,干什么?管仲的采邑在那里,鲁庄公要给他修一座城,一座全中国最新潮最舒适的小城。
      第二年,小谷城落成了。
      鲁庄公的爱情故事
      庆父很沮丧,他知道,这一顿骂不仅仅是一顿骂这么简单,他的损失可能是无法估量的。
      庆父的沮丧是有道理的。
      鲁庄公一共是兄弟四个,他是老大,老二是庆父,老三是叔牙,老四是季友。其中,季友是庄公的同母弟弟,又贤能,庄公与他的关系最为密切。
      到这里,顺便说说古人的排行方法。春秋时期的排行按伯仲叔季的顺序,伯是老大,仲是老二,叔是老三以下,季是最小的一个。所以,叔可能有很多个,但是最小的一个叫做季。其中,伯有时又用孟。兄弟姐妹是分开来排的。基于此,有人认为庆父实际上才是老大,因为他的后代叫孟孙氏。
      鲁庄公一直没有立世子,为什么?没有儿子?不是,另有缘由。
      原来,鲁庄公十六岁的时候,就跟齐襄公刚出生的女儿定了婚,那都是文姜办的事。后来鲁庄公一天天长大,可是小媳妇还在长牙,一时半会发育不上来,就算发育上来,那也要满十五岁才能嫁过来。
      那一天,鲁庄公去朗台游玩,就在那里发生了一段爱情故事。
      鲁庄公在别墅的阳台上看见了一个姑娘,一个十分美貌的姑娘,美貌到什么程度?基本上,就是一个王祖贤那样的,一看就很纯但是很有性格。
      “就是她了。”鲁庄公来了感觉,派个近侍去把“王祖贤”给召来。
      近侍去了,直接来到“王祖贤”面前。
      “姑娘,我家主公请你去一趟。”近侍说话很牛。
      “你家主公?你家主公是谁?”“王祖贤”竟然不买账。
      “是谁?鲁侯啊。走吧,别废话了,跟我走。”
      “走?凭什么让我过去?本姑娘不去。”
      “嘿。”近侍瞪了眼,这姑娘胆子也太大了,鲁侯叫她也敢不去。
      “你去不去?”近侍吓唬“王祖贤”。
      “不去。”“王祖贤”不怕。
      近侍没脾气了,干这行的基本上都是这个德性,除了吓唬人,没别的本事。他也不敢来硬的,鲁国是讲究礼仪的国家,你一个男的如果跟个女的打起来,路过的人都会来打你。你说“我不是男的,我不男不女”,那也不行。此外,近侍也看出鲁庄公喜欢这个姑娘,真把这姑娘惹恼了,主子面前说几句坏话,那是吃不了兜着走。
      正在僵持,鲁庄公自己来了。
      原来,鲁庄公在阳台上看得清清楚楚,心说这姑娘挺有性格,有意思。
      鲁庄公走近了一看,哇,这“王祖贤”比远看还要好看呢。
      “姑娘,我来了。”鲁庄公亲自上前搭讪,那近侍急忙躲到了一边。
      “你好。”“王祖贤”打个招呼,也不害怕。
      “姑娘贵姓?”
      “姓党。”
      “芳名?”
      “孟任。”
      鲁庄公知道,这附近有个小财主姓党,这姑娘该是党的女儿,名叫孟任。从这个名字可以看出孟任在家里是老几吗?对了,是大姐。
      “我是鲁侯,想请姑娘到舍下小叙,赏个脸吧?”鲁庄公发出邀请。
      “不去。”孟任一口回绝。
      “为什么?”
      “为什么?我们孤男寡女的,有什么好叙?无非就是要把我弄上你的床。”孟任的直率令鲁庄公惊讶,从来没遇上这样的一个。不过想想也是,自己无非就是想把她弄上床而已。
      “就算是,被我临幸,有什么不好?”既然被说破了,鲁庄公也来直的。
      “有什么好?始乱终弃而已,今后嫁人都嫁不出去。”
      “那就嫁给我吧。”
      “你说的啊,你要答应我做夫人,那我就去,否则,死在这里也不跟你去。”
      “那好,让你做夫人。”
      “不行,你发誓。”
      “我发誓,若是不立你做夫人,出门被车撞死。”
      “还不行,割臂为誓。”
      “好。”鲁庄公拔出刀了,在胳膊上就是一下,鲜血流了出来。
      “老公,咱们走。”
      夕阳下,孟任挽着鲁庄公的手,走进了庄公的别墅。
      多么浪漫的爱情故事啊,难能可贵的是,这样的故事发生在礼教之邦的鲁国。
      偷小叔子
      孟任终于还是没有当上夫人,不是庄公说话不算数,而是文姜坚决不同意。虽然没当上夫人,孟任还是享受了夫人的待遇,不仅基本垄断了鲁庄公的床,而且在后宫的地位仅次于文姜。
      孟任生下一个儿子,叫做公子般。
      与孟任真心相爱的鲁庄公是真的不想娶齐襄公的女儿,他一直找各种理由拖延。可是,最终在文姜以死相威胁的情况下,他还是迎娶了齐襄公的女儿。那一年,齐襄公的女儿二十岁,就成了哀姜。按着规矩,娶夫人是要两个从嫁的,其中的一个就是哀姜的堂妹,称为叔姜。叔姜,也就是姜家的三姑娘。
      娶回哀姜来没几天,孟任就撒手人寰了。鲁庄公很伤心,他是真心爱着孟任的,因为他们是自由恋爱的。也正因为想念孟任,鲁庄公对哀姜没什么兴趣。哀姜虽然长得如花似玉,又是夫人,却长期得不到庄公的雨露滋润,相反倒是叔姜更受欢迎,频频被庄公光顾,不久就生了一个孩子,名叫开。
      现在,鲁庄公有三个儿子,老大是孟任所生的公子般,老二是风氏所生的公子申,老三就是公子开。按着规矩,接班人的首选是嫡长子,也就是说应该是哀姜所生的第一个儿子。问题是,哀姜连生孩子的机会都没有。没办法,世子的位置只好空着。
      哀姜很悲哀,这也是为什么被谥号哀姜的缘故。眼看着受冷落,眼看着多情反被无情恼,哀姜要想办法了。哀姜也是个女人啊,是杏花总是要出墙的,不出这边的墙,就出那边的墙。
      公子庆父,二十八岁,身高一米八五,体重八十公斤,身材健壮,五官雄伟,善于讲黄段子。
      这样的男人,是天生的理想情人。
      哀姜,二十四岁,身高一米六五,体重五十五公*网斤,桃眼杏腮,性生活严重得不到满足,时间充裕。
      这样的女人,是天生偷情的对象。
      很快,哀姜用一个眼神把庆父勾搭过来,庆父则用一个黄段子把哀姜抱到了床上。
      一夜情开始了,随后是难舍难分。
      鲁国历史上著名的偷情故事就这样开始了,俗话叫做:偷小叔子。
      一偷二偷,两人偷得海誓山盟起来。
      “亲爱的,等那个老东西死了,你当国君吧。”哀姜开始打这个算盘。
      “宝贝,那你就当夫人,我们生生世世,永不分离。”庆父一直就有这样的想法。
      既然有了这样的想法,庆父又把叔牙给笼络过来了,答应叔牙一旦自己登基,就让他做总理。两人原本就是同母兄弟,感情一向比较好。
      内有哀姜,外有叔牙,庆父开始做起国君梦来。
      老大死了老四死了
      庄公四兄弟的性格是不一样的。
      庄公为人善良,但是不够果断;庆父倒是很果断,不过很残忍;叔牙是个二愣子,缺心眼;而季友身上有所有人的优点,而且是个正直的人。
      关于季友,是有一段故事的。
      季友出生之前,老爹鲁桓公请了一个算命的来算,算命的一算,说道:“这是个儿子,名字叫友,长大了是个总理的材料,可以光宗耀祖的。如果他死了,鲁国就不行了。”
      别说,算命的那是真有两下子,生下来一看,是个儿子,不仅是个儿子,手上天然有一个“友”字,所以就叫季友了。算对性别那不是本事,连名字都算出来了,那绝对是真功夫。
      由于哀姜一直没有孩子,而鲁庄公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接班人的问题也就一天比一天紧迫。鲁庄公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传位给公子般还是庆父,在鲁国,藏书网传位给弟弟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所以,在这个时候庆父因为那个忽悠计策挨了骂,对于他的“竞选”是个很大的利空。
      转眼又是一年,这一年是鲁庄公三十二年(前662年),鲁庄公的病越来越重,基本上就要薨了。
      躺在床上,鲁庄公让叔牙来。
      “兄弟,我就快不行了,你觉得谁来接班好些?”鲁庄公问,他还在犹豫。
      “二哥啊,兄终弟及,在情在理啊。”叔牙脱口而出,力挺庆父。
      “好,你出去凉快一会吧。”
      鲁庄公打发了叔牙,又让季友进去。
      “兄弟,我快不行了,刚才叔牙说让庆父接班,你觉得怎么样?”鲁庄公有上气没下气地问。
      “不行,庆父刻薄残忍,做事不管后果,上次忽悠齐国的事情您忘了?再说,您跟大嫂当初怎么约定的?已经对不住大嫂了,不能再对不住她的孩子啊。听我的,就立公子般,我会全力辅佐他。”季友回答得很果断,他说的大嫂,就是孟任。
      鲁庄公点点头,他觉得还是季友的话有道理。
      如此重大的事项,鲁庄公原本应该早就处理好,却拖到临死才来决定,可以说是典型的优柔寡断。
      季友不一样,他善断,而且一旦决定,下起手来决不手软。
      叔牙在外面等着,一边做着总理的白日梦。这个时候,一个内侍走了过来。
      “主公说了,请您移步到针季大夫家中等消息。”内侍传达最高指示,叔牙一听,有门,高高兴兴去了针季家里。
      过了一阵,针季回来了。
      “哎呦,公子久等了。”针季还挺热情。
      “你从宫里来?”
      “是啊,主公让我给你带了一样东西,你看看。”针季拿出一个瓶子来。
      “我看看。”叔牙不知道是什么,拿过来看,等到他看清楚了,脸色也就变了。
      瓶子上写着:鸩,剧毒,请勿食用。
      问题是,国君送给你的,那就是给你食用的。
      “这。”叔牙傻眼了。
      “主公说了,如果你自己喝,全家平安保险,待遇不变;如果你不自己喝,那你们全家都得喝,你看着办吧。”针季说,其实他在瞎编,他只是不想自己动手。
      叔牙想了想,自己喝*网也是喝,别人给灌下去,那也得喝,还把老婆孩子搭进去。算来算去,自己喝比较合算。
      没办法,叔牙把鸩给喝了,然后离开针季家回家。你说叔牙要是有点头脑,出门找个旮旯去呕吐一把,说不准就死不了。可是他哪里懂这些,懂这些他就是季友了。
      回到自己家门口,叔牙咕咚倒在地上,算是死在自己家里了。
      谁杀的叔牙?不是庄公,是季友。
      季友知道,要对付庆父,就必须杀掉叔牙。
      鲁庄公在叔牙死的当天晚上鞠躬尽瘁了。
      风遗尘整理制作。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4/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