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一·齐楚崛起 > 第三十七章 扫荡戎狄
    现在再来看一看春秋时期的中国东北部地理形势。
      在齐国灭了莱夷之后,直至大海都是周朝的地盘。实现了“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但是,在北面不同,那里的戎狄越来越多,越来越强大。为什么?因为东面是大海,莱夷要么被消灭,要么投降之后融入周朝,要么摇着小船逃往朝鲜半岛,当韩国人的祖先去了。总之,根据地被端了,没有春风吹又生的机会了。而北面不同,因为那里是茫茫的草原,鬼子们打不过就跑,追都追不上,过几年再来。
      齐国的北面紧挨着燕国,燕国的地盘在今天河北的东部,首都燕京,也就是今天的北京。燕国南面是齐国,西面是北戎,北面是山戎,东面是渤海和黄海。
      燕国的开国君主是召公奭,是邵、燕两姓和一部分盛、林、廖姓的祖先。召公和周公一样在中央担任领导,同样是世袭职位。召公的儿子在燕国任国君,立国的时候四面都是敌人,属民中多半都是戎狄,辛苦经营之后,将东面和南面的戎狄兼并,成为中原国家的北面屏障。但是,由于地处偏远,长期与中原国家隔绝,与先进文化和先进生产力之间拉开了距离,成为一个半戎狄国家。
      只是到了近年,北面和西面的压力一天比一天大,燕国才开始加强与内地的联络。
      现在,北面的山戎来侵,燕国抵挡不住,急忙向齐国求救。
      “还好成立了联合国。”燕庄公感慨。
      齐军出动
      在组织联合国军还是齐军单独行动的问题上,管仲和齐桓公的想法不一样。
      “我看还是联合国军吧,这样也可以显示我们盟主的力量。”齐桓公说,好久没有当盟主的美妙感觉了。
      “我看还是齐军单独行动吧,一来,各诸侯国有远有近,等他们来,黄花菜都凉了;第二,此去北面作战,地形崎岖,我们对戎狄的底细也不了解,可以说是一次冒险,若是胜了,一切都好,若是失利,岂不是让诸侯小看我们?所以,还是不带他们的好。”管仲的想法更加谨慎。
      齐桓公没有说话,看那意思颇有些不愿意。
      “主公,管总理说得有道理,若是联合国军出动,到时候指挥也是个问题,别再拖累我们。不过,我们不妨请鲁国出兵,一来鲁军颇有战斗力,二来两个国家也算是联合国军了。”隰朋出来出个折中的主意,算是给了齐桓公和管仲两个人的台阶。
      果然,两人都同意。
      于是,管仲和齐桓公亲率大军北上,隰朋前往鲁国,请鲁国出兵,两国军队在燕国会齐。
      出发之前,管仲命令准备一万个布袋。干什么用?谁也不知道,不过大家知道,管仲不会无缘无故准备这些布袋,一定能用上。
      齐国大军来得十分神速,他们的目标就是要消灭山戎。
      山戎探知齐军来援,不敢交手,直接撤军。于是,齐军长驱直入,来到燕京。燕庄公亲自出城迎接,设宴欢迎。
      根据燕庄公的介绍,此次前来侵犯的是山戎的令支国,地点在今天的河北承德、内蒙古赤峰一带。这个山戎国家十分恶心,动不动前来抢劫,燕国已经多次吃过他们的亏。
      “燕君,你放心,我们不来就算便宜他们,既然来了,那就不会放过他们。”齐桓公说,他在路上已经和管仲商量好了,这一次要消灭山戎,永绝后患。
      “那太好了,无限感激啊。”燕庄公高兴坏了,他求之不得。
      齐军休整三天,一边休整,一边等待鲁军前来会合。
      三天时间,大家也没有闲着。
      管仲制定的策略是这样的:优势兵力打歼灭战,不打无准备之战。在稳扎稳打的同时,最好能够找到与令支有仇的其他山戎国家的配合,由他们带路或者打头阵。将近三千年以后,日本鬼子侵略中国,采取的“鬼子进村,汉奸带路”的策略,就是从管仲那里学来的。
      一方面,管仲让燕庄公派出特务前往令支侦察。另一方面,燕庄公提出,在燕国的西北有一个山戎国家名叫无终,地点在今天河北张家口以及内蒙古南部,无终国与令支国是世仇,与燕国关系和睦。
      “管总理,按照您的构思,无终国倒是个天然盟友。”燕庄公提出。
      “好,就是他们了。”管仲当即拍板,决定邀请无终出兵,三家合兵一处,讨伐令支。
      于是,燕庄公准备了金银财宝,请无终国出兵,配合联合国军队扫荡令支。
      无终会拒绝吗?换了谁谁也不会拒绝。
      现在,黄金组合成立了。
      鲁国忽悠了齐国
      第三天的时候,隰朋来了。
      “鲁军到了吗?”齐桓公问。
      “到不了了。”隰朋摇摇头。
      原来,隰朋到了鲁国,将燕国求救的事情说了一遍,递上国书,请求鲁国出兵,与齐国组成联合国军队,讨伐山戎。
      鲁庄公紧急召开御前会议,讨论此事。这个时候,施伯、曹刿、曹沫等人都已经鞠躬尽瘁了,鲁庄公心里没底。
      “出什么兵啊?山戎来了,齐国挡着啊,干我们屁事?再者说,山戎可不是好惹的,山高水远的,别说打仗了,走到那儿都累个半死了。”公子庆父头一个反对,他是庄公的大弟弟,现任国防部长。
      国防部长都反对了,谁还愿意出这个头?
      御前会议迅速达成一致:不出兵。
      问题是,盟主来招,粗暴拒绝的话,那就违背了联合国宪章了,得罪了齐国,那也要吃不了兜着走。怎么办?
      办法很简单:答应出兵,故意磨蹭。
      于是,鲁庄公召见隰朋,答应出兵,并派庆父为主将。隰朋很高兴,心说鲁国真是兄弟,帮起忙来这么爽快。
      可是,随后隰朋就发现事情不对了。第一天,庆父说要调集战车;第二天,说是老婆病了;第三天,干脆不见隰朋,手下人说是庆父也病了。隰朋就觉得不对劲,这磨磨蹭蹭,好像根本就不打算出兵,找来齐国办事处的人去侦察,结果说是鲁国军队没有任何调动的迹象。
      “靠,忽悠我。”隰朋本是个斯文人,也忍不住要骂人了。
      怎么办?前线还等着消息呢,自己不能就这么耗下去。没办法,隰朋骂骂咧咧,第二天快马北上,向齐桓公报告情况。
      到了这个时候,隰朋是真的佩服管仲,当初幸亏没有组织联合国军,鲁国都不愿意出兵,其他国家估计也都会玩这个阳奉阴违的把戏,到时候一个国家也不响应,联合国非黄了不可。
      “收拾了山戎,再收拾鲁国。”齐桓公也很生气。
      挺进内蒙古
      根据《东周列国志》的介绍,无终国派遣了大将虎儿斑,率领骑兵两千前来助阵。
      管仲登台号令,令虎儿斑率领无终军队为前部,兼向导和特务团的任务,正印前锋为国防部长王子成父亲自担任,管仲和齐桓公统帅大军为中军,燕庄公带领燕国军队为后应。此外,粮食转运使,也就是后勤保障部部长交给鲍叔牙担任。
      令支国不是一个游牧国家,是一个守牧国家,自己有地盘,还有首都,虽说也放牧,却是在一个相对固定的区域。因此,令支国与后来的匈奴并不一样,匈奴是游牧国家,敌人来了就跑,可是令支国有城池,跑还不好跑。
      令支国国君名叫密卢,手下头号大将速买。
      “齐军来了,怎么办?”两人商量,结果速买献了一个埋伏计。
      速买率领令支骑兵在齐军来路上设了埋伏,要给齐军一个迎头痛击。具体过程不说了,速买的伏兵正好遇上了虎儿斑,于是山戎兄弟之间大战一场,虎儿斑人少,杀了一阵,人就少了一半。眼看就要全军覆没,王子成父的齐军赶到,一通狂杀,速买的部队抵挡不住,好在是骑马,再加上地形比较熟,大部分逃走,小部分被歼。
      齐国大军来到的时候,战场上正在收拾尸首,看过去,死的都是山戎人,一半无终,一半令支。还好,打了一仗,齐军没什么伤亡。
      “虎儿斑,你就带路就行了,别再打了。”管仲挺人性,再派他们打前锋,怕一个也回不去了。
      虎儿斑挺感激,一路带领齐军,向令支国首都进发。
      这一天,来到了伏龙山,过了伏龙山,就是令支国都。伏龙山上,令支国大军驻守,狭窄的山口,都用大石头堵住,无法通行。靠近一些,山上就有石头滚下。
      大军就地扎寨,这个时候,发现了问题。什么问题?令支军阻断了各处水源,方圆十里之内,无处取水。
      没有水,怎么办?打井。问题是,在哪里打井?
      “找蚂蚁窝,有蚂蚁窝的地方就有水。”隰朋建议。
      于是,找蚂蚁,找了半天,找不到。
      “夏天热,蚂蚁在北坡;冬天冷,蚂蚁在南坡,如今是冬天,一定在南坡。”隰朋又说。
      于是,在南坡找,果然找到。就在蚂蚁窝的地方挖坑,遇上隰朋,这窝蚂蚁倒了霉,可是真的就挖到了水。
      有了水,齐军军心稳定。
      “主公,我知道芝麻岭一带有一条小路,可以直通令支国都,不妨派一支部队偷袭敌后。”虎儿斑献计。
      于是,管仲分五千兵给宾须无,由虎儿斑带路,步行偷过芝麻岭,约好六日之后,直取令支国都。
      第五天傍晚,管仲命令拿出携带的布袋,全部装满土,放上战车。
      次日天亮,齐国大军全体待命。到中午,管仲见山头上令支军乱窜,知道一定是宾须无开始攻打令支首都,令支军队要回救了。
      “出发。”管仲下令,齐军战车出动,来到山口,卸下布袋。一万个布袋,一顿饭的工夫,竟然将山口堆出一条路来。而山上的令支军早已经全军撤退,根本无心防范齐国大军。
      大军过了伏龙山,直奔令支国都,恰好遇上令支军与宾须无的部队混战,齐国大军自然不会客气,一拥而上,令支军呼爹喊娘,被砍得七零八落,密卢和速买只带了几个亲兵逃走,投奔另一个山戎国孤竹国去了。
      齐国大军占领令支国都,随后燕国军队也到。
      齐桓公自然不会歇着,在令支国后宫好好潇洒了一回。
      休整三天,管仲决定讨伐孤竹国。
      说起孤竹国,还是一个很有名的国家。“不食周粟”的故事里讲到两个宁可饿死在首阳山,也不肯吃周朝粮食的兄弟,就是孤竹国的公子,一个叫伯夷,一个叫叔齐。后来孔子说他们两人是“求仁得仁”,可是周朝王室早就想灭掉孤竹。
      如今,机会来了,作为周武王的后代,管仲决定要完成祖宗的遗愿。
      孤竹国在哪里?今天河北唐山和辽宁锦州一带。
      进军东北
      从令支到孤竹,也就是从内蒙古到东北,道路十分艰难。齐军遇山开路,逢水搭桥,艰难进发。经过数日跋涉,齐军直逼孤竹国都无棣。
      孤竹国派出黄花元帅迎战,哪里是齐军对手,大败回城。
      大敌当前,怎么办?投降还是逃跑?孤竹国展开讨论。最后的结论是:一部分投降,一部分逃跑。
      谁投降?投降的任务交给了黄花元帅。
      当天晚上,孤竹国国君达里呵带队,全城军民弃城而逃,全部逃进周围山中。
      第二天一早,黄花元帅请密卢和速买吃早茶。
      “怎么这里这么静?人都走了?”密卢还问呢。
      “没错,你们把齐军引来了,我们不跑怎么办?”黄花元帅回答。
      “那元帅怎么还不跑?”密卢问。
      “我不能跑,我要投降。”
      “你投降?那我们怎么办?逃跑?还是投降?”密卢没主意了。
      “这你就不用操心了。”
      “为什么?”
      “死人还要操心吗?”
      密卢还没有回过神来,速买发现不对劲了,急忙拔刀,哪里来得及?刀还没有拔出来,人头已经落地。黄花元帅手下刀斧手一拥而上,将令支国的人一个不留,全部砍头。
      齐军准备攻城,却发现城头上没有一个人。空城计?
      正在疑惑,城门大开,就看见黄花元帅率领十多个兵丁徒步出来,手中拎着两颗人头,走近了看,一个是密卢,一个是速买。
      “我们投降,特杀死令支国国君进献。”黄花元帅投降来了。
      “城头怎么没有人?”管仲问。
      “报告总理,自从被你们打败之后,我就知道我们小国根本不是齐国的对手,就建议国君达里呵赶快投降,谁知道他还不肯,率领全城百姓向北而逃。我是想投降的,就杀了这两个家伙,前来投降。”
      管仲还是不太相信,命令虎儿斑率领无终部队随黄花元帅先进城探看。不多久,虎儿斑回来报告:城里空无一人。
      老马识途
      攻占了孤竹首都,却是一座空城。毫无疑问,等齐军一走,孤竹国君又会回来,今后照样为患中原。
      “达里呵逃去哪里?”管仲问黄花元帅。
      “逃去大夏国,准备向大夏国借兵来对抗齐国。总理如果要追,我愿意带路。”
      “好,现在就出发。”管仲急于歼灭孤竹国君,当下下令辎重留在孤竹国都,大军轻装追击,只留下燕国军队守城。
      齐国大军吃了饭,黄花元帅带路,向北进发。
      从河北到东北,再到内蒙古,两天时间,齐军马不停蹄追击孤竹国君。
      “过了前面这片戈壁就是大夏国境内了,穿过去就能追上达里呵。”黄花元帅颇有信心,依然在前面带路。
      突然,风沙大作,迎面不见人。等到风沙过去,黄花元帅不见了。地上,有几具尸体,正是那几个监视黄花元帅的齐军。
      到这个时候,管仲明白了,这是上当了。连战连胜,自己放松了警惕。
      现在,路在哪里?
      没有人知道路在哪里。
      四面望去,哪里都是陌生,哪里又都似曾相识。看天空,黄沙漫漫,根本看不见太阳。
      “探路。”管仲派出士兵,沿着八个方向找路。一个时辰过去,没有找到一条路,也没有找到一处水源。
      茫茫沙海,四望无边。找不到路,大军就只能渴死在这里。
      狡猾的孤竹人,想出了这样一条狠毒的计策来。
      关键时刻,管仲没有慌乱。
      “虎儿斑,把你最老的几匹马拉过来。”管仲下令,虎儿斑急忙将最老的几匹马拉过来。
      “放开它们,让它们自己走。”管仲又下令,虎儿斑不知道管仲要干什么,只得照办。
      齐桓公也觉得很困惑,仲父这是要玩什么游戏?
      “仲父,您不找路,放马干什么?”齐桓公问。
      “主公,俗话说老马识途,这几匹马是老马,又是无终国的马,对这种地形最为熟悉。我们只需要跟着它们走,一定能找到出路。”“老马识途”,这个成语就来自这里。
      几匹老马慢慢悠悠地走,走一阵,果然找到一片草地,吃一阵草,继续走,大约两个时辰之后,前面竟然是一片绿洲,有水有草。大家定睛一看,正是来时的路。
      一片欢呼。
      出了一身冷汗的齐国君臣决定要给孤竹国一个毁灭性的打击。
      “孤竹国一定以为我们还在沙漠里转悠,我们连夜回军,出其不意,全歼孤竹军。”管仲建议,齐桓公大声赞成。既然齐桓公都赞成了,谁还敢嫌苦怕累?
      齐国军队连夜起程,第二天傍晚已经回到孤竹国都,派特务进城打探,这才知道齐军出发当天,孤竹军队便从山中杀回,燕国军队抵挡不住,逃往山中,孤竹国夺得齐军大量辎重,十分高兴,日夜饮酒庆祝。
      “灭了他们。”管仲下令。
      齐国大军如狼似虎一般扑向孤竹国都,孤竹国君臣做梦也没有想到齐军这么快就杀了回来,当下被杀了一个措手不及。这一次,管仲可不像从前那么心慈手软,凡是孤竹国君臣,见一个杀一个。可怜孤竹国被杀得日月无光,全军覆没。
      这是管仲担任总理以来,齐军杀人最多的一次。
      燕国从此强大
      灭了令支,灭了孤竹,无终将军虎儿斑也见识了齐军的力量。
      也就是说,山戎从此之后不能再对中原造成任何威胁了。
      燕庄公率领着燕军从山里回来了。
      “燕君,这次我们算是斩草除根了。这样,令支和孤竹虽然被灭了,但是如果我们不管,几十年后又是祸患。这两个国家就都归燕国了,你要派人把守。”齐桓公辛辛苦苦打下了两个山戎国家,却把地盘给了燕国。
      “这怎么行?这应该是齐国的土地啊,我不能无功受禄。”燕庄公没有想到天上掉馅饼,不敢要。
      “不是我谦让,齐国与这两个国家并不接壤,无法管理,还是给燕国。”
      两个国君谦让了一阵,最终,燕庄公才算接受。
      燕庄公就把燕军分一部分驻扎孤竹,一部分驻扎令支。从此之后,燕国疆土扩大五百里,人民增加数十万,一跃而成为北方大国,为成为战国七雄奠定了基础。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4/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