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一·齐楚崛起 > 第三十六章 三宠
    连公子开方自己也没有想到的是,他在国家大妓院的“让贤”很快就得到了回藏书网报。
      那一天,宫里来人了,是公子开方的姑姑大卫姬派来的。
      “难道老齐请我去吃饭?一定是他打探到了那天让贤的人是我。”公子开方以为姑姑要介绍他认识齐桓公了。
      可是,好事往往不会找上门,坏事才会找上门。
      原来,齐国要出兵讨伐卫国了。为什么要讨伐卫国?
      说起来,有一段历史。前文说过,当初卫惠公公子朔曾经赶走_网周惠王,立王子颓为王。后来王子颓被郑厉公率兵杀掉,周惠王复辟。如今周惠王不知怎么想起这一段历史来,因此请求齐国出兵,讨伐卫国。齐桓公一听,好久不出兵了,正好出去转一转,于是决定出兵讨伐卫国。
      “速速回国,早作打算。”大卫姬派来的人转达完这两句话,走了。
      回去吧。公子开方到这个时候也只好回去了。
      不当世子了
      公子开方回到卫国,立即将齐桓公要来讨伐的情报报告给了父亲卫懿公。
      “行行行,别烦我,这是国防部长的事,你找他去。”卫懿公全没当回事,正跟着老鹤练鹤形拳呢。
      公子开方一看,这老爹是个什么国君啊,这非亡国不可啊。没办法,去找国防部长渠孔商量,渠孔干瞪眼:“公子啊,主公眼里只有鹤,没有人啊。我们现在是要人没人,要车没车,要钱没钱,你说我怎么办?”
      公子开方彻底傻眼了,现在自己倒成了报国无门了。
      怎么办?
      齐军很快就来了,兵临城下。
      “出击。”卫懿公下令,还练鹤形拳呢。
      没办法,渠孔带着老弱残兵们,勉强凑了一百多乘还有轱辘的战车就出城了。一仗下来,也就渠孔逃回来了,其余连战士带战车都被齐国人俘虏了。
      现在,卫懿公是真的有点慌了。把鹤安顿好之后,召开紧急御前会议。说是紧急,实际上一个多时辰才把人召集起来,因为卫懿公好多年不上朝了,别说宫里的人一时找不到大夫们的家,大夫们也忘了上朝的方向了。
      好不容易,人凑得七七八八。
      “各位鹤们,啊,不是,各位爱卿,齐国人攻打我们,我们打不过他们,怎么办?大家想想办法。”卫懿公上来就直接进入主题,没办法,上朝的规矩全都忘了。也好,省事了。
      大家最想说的话就是“让你的鹤们上啊”,可是国难当头,还是忍住了。商量了半天,大家一致认为,求和是唯一的出路。
      那么,派谁去?
      “我去。”公子开方主动请缨了,于是大伙乱哄哄地都说好,因为谁也不愿意去。
      齐桓公并不想灭掉卫国,作为盟主,轻易灭掉某个国家是不合适的。所以,他等着卫国主动投降。
      果然,卫国派使者来投降了。
      “嗯,怎么是你?”齐桓公见到公子开方的时候,禁不住吃了一惊,这不是在国家大妓院遇上的那个人吗?
      “啊,主公,咱们好像在哪里见过。”公子开方也假装吃了一惊。
      老熟人碰上了老熟人,而且是一起嫖过娼的老熟人,他们之间的距离一下子拉得很近。于是,两人谈起国家大妓院,谈起公子开方的姑姑大卫姬。说来说去,大家还是亲戚,何必呢?
      “主公,恕我直言,当年攻打王室,那都是我爷爷那个老鬼干的,跟我们没关系啊。就算这样,我爹也说了,他愿意认错,愿意向王室道歉,希望盟主能够网开一面。”谈得高兴的时候,公子开方开始谈正事。
      “嗯,你说得有道理,知错就改,善莫大焉,准予讲和。”齐桓公同意了。
      公子开方很高兴,突然想起一件什么事情来,凑上前去,轻声说:“主公,我小姑姑比我大姑姑还漂亮啊。”
      “真的?”齐桓公眼中放出光芒来。
      和平协议在当天达成,卫国公开承认错误,并且在一个月内派遣总理级别的官员前往周朝伟大首都谢罪上贡,卫国承认齐国为盟主,服从齐国的领导。
      私下里,卫懿公将小妹妹送到了齐军大营,齐桓公一看,哎呀妈呀,真是国色天香,比她姐姐还漂亮三分,于是带回齐国,就是小卫姬。
      除了小卫姬跟随齐桓公回去之外,还有一个人也非要跟齐桓公回去,谁?公子开方。
      “姑父啊,我不当卫国世子了,我去齐国当个大夫,跟着您干吧。”公子开方宁可放弃世子的宝座,要去齐国。
      “这,这怎么行?别人拼死拼活抢世子宝座,你却不要了,为什么?”齐桓公有些惊讶。
      “世子宝座算什么?姑父这样圣明的君主,一千年也遇不上一个,能够随侍在姑父身边,就是死也值了,何况只是放弃个世子宝座呢。其实何止是我,多少公子都已经投奔在姑父手下了,譬如陈国的公子完。”公子开方说得慷慨激昂,恨不得就死在齐桓公的面前。
      齐桓公很感动,他当场任命公子开方为齐国大夫,带着他一同回了齐国。
      公子开方很高兴,是真的很高兴。他早就看出来了,卫国是被老爹给折腾完了,迟早被灭,自己与其在这里守着个虚名等死,不如投靠齐桓公更实际些。再说,在齐国,有两个姑姑作后盾,自己还不吃香的喝辣的;再说了,齐国还有国家大妓院呢。
      公子完
      其实,在公子开方来到齐国之前,已经有数位外国公子在齐国当公务员了。其中一位需要特别介绍的,就是陈国来的公子完。
      说起公子完,稍有些复杂。
      当年陈桓公鞠躬尽瘁的时候,传位世子免,谁知陈桓公的弟弟公子佗的老妈是蔡国人,蔡国人就帮着佗把免给杀了,佗就当了陈厉公,厉公生了个儿子,就是公子完。厉公有个爱好,喜欢偷偷摸摸到蔡国去泡妞,结果世子免的三个弟弟公子跃、公子林和公子杵臼设了个局,找了一个漂亮妞把厉公骗到了蔡国一个草屋里,兄弟三人就把叔叔给剁了。那一年,公子完六岁。
      兄弟三人回到陈国,还好,不仅放过了公子完,还对他不错。三兄弟依次当了陈国国君,分别是利公、庄公和宣公,宣公的世子公子御寇跟公子完十分投契。后来,宣公和小老婆生了个小儿子叫公子款,决定让公子款继位,就把公子御寇给杀了。公子完怕连累自己,于是就跑到了齐国,投奔齐桓公。
      公子完的名声一向很好,齐桓公见到他之后也很喜欢,于是要让他做卿,相当于副总理。按照前面说过的不成文规矩,-网齐桓公为公子完提了一级。公子完坚决拒绝,说自己是个落难之人,有口饭吃就很感激了。于是,齐桓公让他做了工正。什么是工正?组织部长吧。
      国懿仲也很喜欢他,招他做了女婿。这样,公子完很快在齐国站稳脚跟并且混进了上流社会。
      一次,齐桓公去公子完家中喝酒,喝得高兴,眼看天黑,齐桓公要挑灯接着喝,公子完坚决拒绝。“做部下的,白天可以占用主公时间,晚上不可以。”公子完说。齐桓公很高兴,从此对他更是刮目相看。
      由于齐桓公将公子完的采邑封在田,公子完就以田为姓,是后来田姓和一部分孙姓的祖先。
      为什么要单独来说公子完?因为他的名字叫完,这意味着他将会结束什么。
      齐桓公的三宠
      公子开方成了齐国的大夫,他知道齐桓公的三大爱好,于是苦练基本功。
      白天,公子开方苦练射箭,目的是要陪齐桓公打猎;晚上,就住在国家大妓院,为的是调查清楚每个性工作者的长相、性格、服务特点,以便今后与齐桓公一起嫖娼的时候能够给齐桓公挑出称心如意的。
      功夫不负有心人,三个月后,公子开方不仅箭术高明,在国家大妓院也是门儿清,哪个姑娘叫什么,哪里来的,长得怎样,性格如何,在床上的特点怎样,甚至经期是每个月的哪几天,一一都记在心头,比老鸨还要清楚。
      准备工作做好了,公子开方请求跟随齐桓公一同打猎。齐桓公本来就喜欢公子开方,自然同意。一打猎才发现,公子开方竟然是一把好手,不仅车前马后伺候得周到,箭法也是一流。打猎之后,难免一同喝酒,这时候,公子开方就开始介绍国家大妓院里新来了什么人,什么人在床上最有情趣等等。齐桓公来了兴趣,于是一同前去国家大妓院。
      “人才啊。”齐桓公打心眼里认为公子开方是个人才。
      人才不止公子开方一个。
      齐桓公有一个小内侍,名叫貂。听这名字,还藏书网挺名贵。小内侍是干什么的?就是在后宫跑腿的小孩。貂是专门服侍齐桓公的,小孩够机灵,齐桓公也挺喜欢他。
      后来有一天,管小内侍的主管来找齐桓公汇报工作。
      “主公,貂不能干下去了。”主管说。
      “为什么?”
      “这小子那话儿流脓了。”主管说。他是个太监,把遗精说成流脓,宫里都这样说。
      “那打发他吧。”齐桓公下令。那时小内侍分为两种,一种是从小阉了的,也就是太监,这就一辈子在宫里了;另一种是没有阉的,一旦流脓了,就必须出宫,否则怕他的脓到处流,那就麻烦了。就这样,貂被送出了宫,回到自己家里。
      离开了最高领导,貂觉得很不适应,好像生活迷失了方向,失去了意义。
      “我可以没有爹没有娘,不能没有主公啊。”貂很痛苦,他很羡慕那些阉了的小内侍,可以永远待在最高领导的身边。
      “孩子,别痛苦了,过几天给你娶个媳妇,好好过日子吧。”他爹娘这样劝他。
      貂对娶媳妇没有兴趣,长期呆在宫里,他有些性变态。如今他只想着要回到宫里去,要回到齐桓公身边。
      “要这个鸟东西有什么鸟用?”那一天,貂躲在自己的屋子里,脱光了裤子,看着自己的那话儿懊恼,恰好手边就有一把菜刀,当时一激动一上火一咬牙,右手操起菜刀,左手握住自己的那话儿,就是一刀。
      手起刀落,刀过肉落。
      一年之后,貂重新在后宫上岗了,他已经永远不会再流脓了。
      齐桓公很喜欢他,因为他是一个有献身精神的人,为了伟大领袖献身的人。
      从那以后,貂就叫竖貂,因为他是个太监。
      雍巫,字易牙,齐国特级厨师。
      易牙原本是鲍叔牙店里的大厨,后来齐桓公登基,听说易牙的菜做得好,就向鲍叔牙要了过来。
      易牙的手艺名不虚传,不仅菜做得好,还总是变换着花样来满足齐桓公的口腹之欲,齐桓公想吃什么,他就想方设法去弄什么。
      这一天,易牙烤了一头乳猪,外焦里嫩,再抹上蜜糖,齐桓公咬了一口,大声叫好:“哎呀,真好真好。乳猪就是比老母猪好吃,乳猪这么好吃,不知道婴儿是不是也这么香。”
      齐桓公就随便说了这么一句,易牙记在心上。
      第二天,易牙上了一盘粉蒸肉。
      齐桓公尝了一口,又香又嫩。
      “易牙,这是什么肉?比乳猪还嫩啊。”齐桓公问。
      “婴儿肉。”易牙回答。
      “啊。”齐桓公大吃一惊,瞪大了眼睛,他想不到易牙竟然弄了婴儿肉来,“哪里来的?”
      “主公,昨天主公说想吃婴儿肉,我把自己三岁的儿子宰了,做成粉蒸肉请主公尝尝。”易牙从容地说,似乎他杀的不是自己的儿子,而是一头猪,而且是邻居家的猪。
      齐桓公再也吃不下去了。
      虽说是吃不下去,齐桓公认为易牙能够把儿子做成粉蒸肉给自己吃,那该有多么的爱自己啊。
      公子开方、竖貂、易牙,齐桓公最宠爱的三个人,齐国人称之为三宠。为了侍奉齐桓公,一个舍弃父母和世子宝座,一个舍弃了自己的命根子,一个宰了自己的儿子,他们是多么的爱齐桓公啊。可是,有人不这么认为。谁?管仲。
      向南看?向北看?
      称雄中原,齐国已经称雄中原。
      但是,人的胃口是无限的。
      “仲父,咱们什么时候讨伐楚国?”齐桓公的目标是楚国,只有征服了楚国,才能够真正说自己是天下的盟主,是真正的联合国老大。就像后来的美国,不能搞垮苏联,就算不上真正的老大。
      “不行,楚国太强大,咱们还要发展才行。”管仲如此说。
      五年之后,齐桓公问同样的问题:“仲父,我们的国力增强了一倍,是否可以攻打楚国?”
      “不行,楚国现在用子文为总理,国家安定团结,也不到处惹事,我们出师无名。”管仲如此说,他始终在关注着楚国,对于子文,他非常赞赏。
      又过了五年,齐桓公又问这样的问题:“仲父,可以攻打楚国了吗?”
      “还是不行,如今南面无事,反而是北面的戎狄强大起来,若是我们攻打楚国,戎狄趁机来攻打我们,那就失算了。依我看,先扫荡北面,再说南面。”管仲的战略视角很广,不仅仅盯着南面的楚国。
      对于齐国来说,北面的敌人才是最危险的敌人。
      很快,管仲的话应验了。
      齐桓公二十三年(前663年),燕国前来告急,山戎入侵,抵挡不住,恳请齐国出兵救援。
      救不救?
      “救。”齐桓公和管仲的意见完全一致,没这事还想打山戎呢。
      大家记得吗?当年齐僖公的时候,山戎曾经穿过燕国来打齐国,被齐郑联军击败。
      北伐
      先来补习一下世界历史知识。
      周朝初期,四周都是蛮夷,这些蛮夷的出处在哪里?当今有说法,说全世界的人都来自非洲。我们就不从非洲开始讲了。
      戎狄基本上被认为是同一起源,按着《史记》上关于匈奴的介绍,他们是夏朝的同族,也就是大禹的后代,说起来,也是黄帝的子孙。不过后来地处偏僻,逐渐与中央政府感情淡化,到了夏朝末年,就已经脱离中央政府了。再经过商朝的五百年,就彻底成了外民族。
      但是从根本上说,那还是炎黄子孙。
      东面的夷不同,他们是商朝的同族,到了商朝末期也是纷纷闹独立。周朝接管天下之后,东夷更不服气,于是被灭。说起来,也是炎黄子孙。有些韩国人总说孔子是韩国人,有道理的,因为韩国人是被姜太公赶到朝鲜半岛的东夷后代,而孔子是商朝王族后代,三千年前,他们是一家的,再往上数,黄帝也是韩国人了。所以,中国人都是韩国人,只是先有中国,后有韩国,没办法,我们直到今天还叫中国,因为中国的习俗是儿子跟着老子姓。
      而南蛮的情况略有不同,南蛮是有苗的部落,是被黄帝击败向南迁移的,此后一直南迁,到越南、柬埔寨、泰国等地。当然,后来大家都是亲戚了,不打不成亲嘛,这是后话。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4/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