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一·齐楚崛起 > 第三十四章 骂人的学问
    仪式结束,齐桓公在当地宾馆设宴,宴请鲁国客人。开宴之前,宾主有一个短暂的休息时间。在这个时间里,有人想要闹事了。谁?王子成父。
      王子成父很恼火,算上当年的乾时大战,他一共与曹沫交手四次,四次都把曹沫打得满地找牙。如今倒好,这个自己的手下败将就凭着这么个流氓无赖的方法,把鲁国的失地给要回去了,让自己的功劳变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
      “该死的鲁国人,真不要脸,他曹沫能干出来,咱们为什么不能干?何况还是咱们的地盘,主公,我也去把鲁侯给劫持了,让他再把地盘让出来,怎样?”王子成父来找齐桓公,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齐桓公也有些恼火,照着从前的性子,就这么干了,可是,现在他要考虑一下。
      “我看,就算了吧,既然已经歃血为盟了,不好反悔吧?”齐桓公的意思是算了。
      齐桓公说完,去看管仲,王子成父也看管仲,究竟怎么办,还是要管仲说了算。
      “主公,恭喜你。有了这样的想法,何愁霸业不成?要成霸业,最重要的是什么?信用。如果自己说了都不算,谁还听你的?谁还跟着你干?不错,这次曹沫确实是无赖手法,但是,如果我们连这样的盟誓都遵守的话,我们的信用不是就到了最高的等级?天下谁还不信任我们?我们发出的号令,天下谁还敢违抗?”管仲当面表扬了齐桓公,齐桓公很高兴,王子成父也就无话可说。
      国宴相当丰盛,鲁庄公一开始还很担心,是不是也会被一把匕首抵在脖子上,直到宴会结束,上车回国,这才放下心来。
      “齐国真是要称霸了,还有比他们更大度的国家吗?”回到鲁国境内,鲁桓公对曹沫说。不过,从那之后,他再也没有带曹沫出去过,这个二百五这次蒙着了,不等于每次都能蒙着。
      信用的力量
      盟会之后,齐桓公即下令各相关部门立即归还所侵占的鲁国地盘。
      这下,鲁国彻底服了,铁了心跟着齐国干了。
      消息传出去,天下诸侯一片哗然,见过守信用的,没见过这么守信用的。上一次缺席第一届联合国大会的卫国和曹国急忙派遣特使到齐国,就缺席一事进行了解释和道歉,同时表达了愿意加入联合国,在盟主齐桓公的领导下,随时为世界和平贡献力量的决心。
      “仲父,现在怎么办?”齐桓公挺高兴,问管仲。
      “趁热打铁,讨伐宋国。”
      “什么名义?”
      “破坏联合国大会章程,破坏安定团结,简单两个字:败盟。”
      “好,这这么干!”
      齐国要收拾宋国的消息传出去了,各国纷纷发表声明,支持齐国讨伐宋国,陈国和曹国还表示要派兵协同齐军行动。
      挟天子以令诸侯,听起来很熟悉,因为《三国演义》上常说。但是,这样的智慧实际上是管仲的,三国的诸葛亮也好曹操也好,现代的美国也好苏联也好,不过都是照搬学习而已。
      讨伐宋国,管仲决定还是先把周王室搬出来。齐国使臣前往周王室,通报宋国破坏联合国宪章的罪行,如今齐国准备为周王室讨伐宋国,希望王室派出一支象征性部队参与联合国军队行动。
      “没问题,单蔑,你辛苦一趟。”周釐王连宋国究竟破坏了哪一条章程都没问,直接派了大夫单蔑,拨给战车五十乘,参与联合国军行动。
      现在,有王室的授权和支持,有诸侯的协作,齐国讨伐宋国不仅合情,而且合理合法。
      齐国出兵了,管仲率领大军先行,会合单蔑和陈、曹两国军队,齐桓公随后出发。
      联合国军队第一次行动开始了。
      浩浩乎白水
      管仲不是共产党员,管仲不是优秀共产党员,管仲不是张思德、雷锋那样的优秀共产党员。
      所以,吃喝玩乐还是有的,贵族的腐朽生活是免不了的。
      齐桓公是个好色的人,每次不管干什么,总要带着美女同行。管仲与齐桓公在一起的次数多了,渐渐感觉自己也需要一个美女陪在身边,以便能够与齐桓公身边的美女相配。怎么说呢,譬如管仲约了齐桓公吃晚饭,齐桓公一高兴说“搓一把麻将”,结果发现三缺一,岂不是很扫兴?或者齐桓公和管仲谈得入港,齐桓公的美女在旁边睡着了,那也很没劲。
      所以,在老婆之外,管仲也发展了一个红颜知己,名叫婧,长得漂亮,又会说话,打牌织毛衣无所不通。有了婧之后,管仲跟齐桓公出去都会带着她,打麻将随时凑起一桌,不打麻将也可以陪着齐桓公的美女聊天解闷。
      当然,那时候没有麻将,也没有毛衣,只是说这么个意思。
      讨伐宋国,管仲带着婧随军。
      大军离开临淄三十里,路过一座山。突然从山脚下传来一阵歌声,苍凉啊,苍凉得不能再苍凉,让人听了都想进棺材里躺一会。管仲忍不住探头去看,结果看见一个放牛的人一边敲着牛角一边唱歌,这个人头发又脏又乱,脸上一块黑一块白,身穿一件破烂衣服,连肚脐眼都露在外面,脚上根本就没有鞋,简直就是个流浪汉。
      “哎,这个人挺有意思,打扮成这样,唱的歌倒颇有学问,去,给他送点酒肉。”管仲觉得此人有些不同凡响,下令手下士兵给流浪汉送点吃的,大军并不停留。
      酒肉送过去了,流浪汉饿得翻白眼,三下两下吃喝完了,问:“还有没有?”
      “没有了。”那士兵等着收盘子呢。
      “给我酒肉的是管总理吗?”
      “是。”
      “我要见他。”
      “不行,他已经走远了。”士兵心说你这一身比厕所还臭,怎么见总理?
      “那你帮我传一句话给他吧:浩浩乎白水。”
      士兵收了盘子,上马加鞭,追上了管仲。
      “总理,那人让我给您带一句话。”
      “说。”
      “浩浩乎白水。”
      管仲一愣,这词儿听起来耳熟啊,在哪儿听过?一时想不起来。
      “宝贝,你知道什么意思吗?”管仲顺口问婧。
      “我听说古诗《白水》这样写道:浩浩白水,鯈鯈之鱼。君来召我,我将安居。我估摸着,他是想出仕。”婧说。她的意思是,这个人想当高级公务员。
      管仲吃了一惊,有学问哪。一个流浪汉,就这么有学问;一个美女,又这么有学问。
      “传令,大军就地稍息,你去把那放牛的哥们儿给请来。”管仲下令。
      放牛的流浪汉来了,长揖不拜。什么是长揖不拜?就是鞠躬,不下跪。这是一个经常见到的词,一般在民间高人见到高官时候用。
      “尊姓大名?何处人氏?”管仲问。
      “老子坐不更姓,行不改名……”错了,张飞武松之流的武夫才这样说,此人不会这样说。
      “我姓宁名戚。”这里考试一下,根据前面的章节_网,他应该是哪国人?郑国人?错;楚国人?错;卫国人?终于答对了。第八章的时候说了,宁姓是卫国公族。
      “听口音,你是卫国的。”管仲听出来了。
      宁戚,卫国公族,到他这辈已经是士,家道中落,也就是破落户,沦为一般农民,但是家中有祖传图书若干,因此利用农闲时间自学成才。听说齐国在全球范围内招纳贤士,因此卖了家里的牛前来齐国寻求发展,谁知来了之后,竟然没有门路见到齐桓公和管仲,不能获得面试机会。时间一长,流落乡野,以替人放牛混口饭吃。
      管仲一听,果然被婧说中了,是来求职的。既然如此,就地面试吧。
      两个人一交谈,管仲发现,这真是一个人才啊。怎样的人才?在齐国还没有发现过这么好的人才。
      “兄弟,这样,齐侯三天之后也会路过这里,我给你一封推荐信,到时候你给他,必有重用。”管仲当时写了一封推荐信,交给了宁戚。
      宁戚谢过了,拿了信,依旧回去放牛。
      有人问,为什么管仲不当场录用宁戚,他没有这个权力吗?不然。管仲是一个为人做事很讲究的人,宁戚这样分量的人才,必须由最高领导人来任用,一来是对宁戚的尊重,二来也是把人情留给齐桓公。
      齐桓公用人
      三天之后,齐桓公来了。宁戚还是老一套,敲着牛角唱民歌。
      唱了一首河南民歌,齐桓公没反应;再唱一首山东民歌,齐桓公还是没听见。宁戚急了,开始唱禁歌。什么禁歌?翻译过来是这样的:齐国国君爱吹牛,爱吹牛啊爱吹牛,与其跟他去卖命,不如回家去养牛。
      这一次,齐桓公听见了,当时就火了:“来人,把那放牛的抓过来。”
      宁戚被抓过来了。
      “你刚才唱什么?”
      大凡有才的人,都比较高傲。宁戚刚才还在讽刺齐桓公,如果被齐桓公这么一问就赶紧求饶说好话,那就太没面子了。怎么办?继续说下去。
      “唱你吹牛。”
      “我怎么吹牛?”
      “你想做盟主,结果第一次结盟就被宋国给耍了,第二次结盟又被曹沫给劫持了,多没有面子?你自比尧舜,人家尧舜都是把天下禅让给别人,你倒好,杀了自己亲哥哥当上国君。你说,你是不是吹牛?”宁戚的话说得够狠,正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你不想活了?”齐桓公大怒,喝令手下将宁戚抓起来,就要砍头。
      “哈哈哈哈,杀了我,正说明你心虚。”宁戚大笑。
      这个时候,隰朋看出一点问题来。
      “主公,不要杀他。你看,听他口音,他是卫国人。一个卫国人,不远千里来到齐国,难道就是为了来放牛?难道就是为了骂您一顿然后被您砍掉?他脑子进水了?所以,他一定是个高人,主公应该和他好好谈谈。”隰朋的分析很有道理,宁戚都忍不住点头。
      齐桓公一听,对啊,我没招他没惹他,他凭什么骂我?他一定是个人才,他一定想跟着我干。
      所以,有人无缘无故骂你的时候,不要生气,那是因为他爱你。
      “先生,冒犯了,咱们随便聊聊?跟我混吧?”齐桓公态度友好起来。
      宁戚没有说话,而是从裤腰带里取出一封书信来,然后递给齐桓公。齐桓公一看,哎呀妈呀,幸亏没杀这个人,管仲都推荐他,并且写道“经世之才,可以重用”。
      “既然有仲父的推荐信,为什么不早拿出来?”齐桓公问。
      “如果主公本身不欣赏我,只是因为管总理的推荐而用我,那我迟早也会被炒,所以,我要先让主公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由主公来决定。”宁戚回答,他觉得那样会很没有面子。
      就这样,齐桓公留下了宁戚,让他随军同行。
      到了晚上,大军驻扎,齐桓公命令手下赶快去找一身中大夫的衣服来。
      “主公,是要任命宁戚为中大夫么?”隰朋问。
      “是。”
      “要不要先派人去卫国调查一下这个人有没有案底?如果历史清白,那时再任命他也来得及啊。”
      “不要,我看这个人是个不拘小节的人,说不准真有案底。万一查到什么案底的话,那我一定不会用他。但是,就因为一些小小的过失就损失一个人才,那不是很不合算?所以,干脆不要去调查。”
      齐桓公为什么能称霸?豁达。
      当晚,齐桓公拜宁戚为中大夫。
      这一段,成为千古美谈。
      联合国军在行动
      宋国边界,联合国大军会齐。
      周王室、齐国、陈国、曹国。其中,齐国战车四百乘,周王室五十乘,陈国和曹国各一百乘,合计六百五十乘战车。
      第一次前敌会议,齐桓公亲自主持。
      首先,王子成父拿出军事地图进行推演,提出进攻方案。随后,大家开始讨论。
      “主公,雄霸天下,第一是以德服人,实在不行,再以武力征服。如今我们的联合国大军,击溃宋国不在话下。但是,在进攻之前,不应该放弃和平解决的努力。我愿意前往宋国首都睢阳,劝降宋公,如若不成,再动手也来得及。”宁戚提出建议。
      “仲父,您看怎样?”齐桓公问管仲。
      “我也这样想,正不知该派谁去,既然宁戚主动请缨,让他去。”管仲同意,也要借此看看宁戚的实际能力如何。
      宋国的军工生产在全球是很出名的,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总是打败仗,却能很快恢复军队规模的原因。
      所以,尽管上次与鲁国大战损失惨重,内战又损失了大量战车,宋国依然很快拥有了六百乘战车。
      “怕不怕?”听说联合国军来了,宋桓公有些害怕。
      “不怕,我们的战车不比他们少。”戴叔皮嘴硬,当初逃跑的主意是他出的,如今只能撑着。
      君臣两个正在那里自己给自己打气,宁戚来了。
      “一定是来劝降的,不鸟他。”叔皮建议。
      宋桓公点点头,其实他自己心里也没底,所以他决定还是召见宁戚,看看他怎么说。
      宁戚到了,看看前面,宋桓公大咧咧坐着,面无表情,看看两边,除了戴叔皮在那里皮笑肉不笑,都是执戟卫士。
      “这些鸟国君,不能太把他们当人。”宁戚知道,与诸侯打交道,你越是怕他们,他们就越不鸟你,你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他们反而尊重你。连齐桓公都这样,宋桓公更不在话下。
      所以,宁戚来到宋桓公面前,轻轻躬身行礼,然后抬头去看宋桓公,只见宋桓公端坐不动,也不说话。
      “唉,快死的人了,不说话倒也正常。”宁戚说话才不客气,把宋桓公说成死人。
      “你这是怎么说话?”宋桓公说话了,好像要证明自己不是死人。
      “联合国大军已经兵临城下,随时攻城,到时玉石俱焚,你却还在这里呆坐,不是等死?”
      “哼,齐国无缘无故侵犯我国,正义在我这一边,我不怕。”
      “正义个屁,你知道什么叫得道多助吗?当初我家主公为了你召开联合国大会,谁知你半路逃跑,破坏盟誓,如今联合国军队得到王室支持,诸侯响应,天下人都知道你是罪有应得,你有什么正义?”
      “我不怕,宋国的战车不比联合国军少。”
      “啊呸,要是打仗就比战车多少的话,那还打什么仗,大家数数战车就分输赢了。你知道吗,宋国军队历来被称为豆腐军,你们什么时候打过胜仗?几年前跟鲁国交手,连国防部长都被抓了,你知道不久前齐国和鲁国打仗的结果吗?你们连鲁国都打不过,怎么跟齐国打啊?”
      宁戚说话一点也不客气,一边说还一边向宋桓公走过去,唾沫星子溅了宋桓公一脸。宋桓公本来就是虚张声势,如今被宁戚这么一说,越想越害怕起来,原先装出来的镇定早已经吓到了爪哇国。
      “先,先生,您说得对,我错了,我该怎么办呢?”宋桓公老实了。
      “这样问就对了,”宁戚一看宋桓公老实了,心中高兴,“我来就是要救宋国的。实话告诉你吧,我家主公虽然对你很生气,但是一来看在宋国爵位高,二来也是要以德服天下,如果你能献礼谢罪,重新加入联合国,那是可以考虑原谅你一回的。”
      “这,这,实话实说吧,你说的我不是没有想过,我是担心齐侯的胃口是不是太大。”宋桓公担心的是齐桓公狮子大开口,国库承受不了。
      “不用担心,表示一下意思就行了,齐国那么富,不需要你的东西,你想想,我们连抢鲁国的土地都还了,还稀罕你的那点东西?”
      宋桓公这下放了心,连忙派人携带白璧十双,随着宁戚前往联合国军大营求和,表态拥护齐桓公为盟主。
      “好吧,我没问题,不过,老宋要自己去周王室认错。”齐桓公放过了宋桓公,不过要他前往洛邑朝见周王,以此显示联合国是高举王室大旗的。
      就这样,宁戚靠骂人当上了齐国贵族,又靠骂人立下了第一功。
      所以,骂人不是缺点,关键要会骂。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4/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