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一·齐楚崛起 > 第三十三章 联合国大会
    三年时间,齐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民富,国强,军力大增。
      “主公,可矣。”这一天,管仲来对齐桓公说。
      “可矣,可什么矣?”齐桓公有些奇怪,他已经很长时间不关心国事了。
      “称霸。”
      “啊?称霸,算了,我看咱们还是好好过日子,甭想着称霸的事情了。”齐桓公说,他在开玩笑,从前他急管仲不急,如今管仲要下手了,他故意这样说,看管仲急起来是什么样子。
      管仲果然急了。
      “主公啊,我之所以来辅佐主公,就是为了称霸啊。如果不称霸,我待着还有什么意思?”管仲这一次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耍了。所以,再智慧的人,只要他急了,就容易上当。
      “仲父啊,我看算了。您看现在大家不是过得挺好?我也给您十二个美女,您老人家也享受享受?”齐桓公见管仲急了,索性继续玩下去。
      管仲没有说话,直接站了起来,连屁股都没有拍,转身就走。
      齐桓公一看,管仲这是要撂挑子了,不敢再开玩笑,急忙喊道:“仲父,仲父,刚才开玩笑而已,都听您的还不行吗?”
      第一次联合国大会
      按着管仲的部署,第一步算是小试牛刀。怎么个小试法:召开联合国大会,那时候叫盟会。
      “周王室这个招牌,不用白不用。这样,宋国不是发生战乱了吗?公子御说虽然登基,但那是暴力对抗的结果,在法理上不成立。如今,我们可以组织一次诸侯大会,请周王室出面,正式册封公子御说为宋国国君。这样,王室得到尊重,会感谢我们;宋国政府得到承认,也会感激我们,而我们自然就成了天下诸侯的首领了,今后奉天子以令诸侯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管仲的计策就是这样,他总是把问题考虑得很周全,总是双赢三赢四赢甚至全赢。
      “高,实在是高。”所有人都说好。
      所有人都说好,那肯定就是好。
      事情基本上在管仲的意料之中,周釐王很高兴还能有诸侯这样尊重中央政府,立即答应了妹夫的请求,派专员前往。
      宋桓公也高兴啊,这样一来,自己名正言顺了,还有组织可以依靠。
      诸侯大会在齐国的北杏召开,管仲特地布置了会场,会场的主旋律是和平友好,整个会场没有军队,连带刀的都没有,显示齐桓公对各路诸侯平等相待的态度。
      宋桓公第一个到,他很高兴,当面向齐桓公致谢。
      之后,陆陆续续到了陈宣公、蔡哀侯和邾子克。
      问题来了,鲁国、郑国、卫国等实力较强地位较高的诸侯都没有给面子,竟然一家也没有来。
      齐桓公有些恼火,还有些没面子。
      “仲父,您看,来的诸侯这么少,是不是改期算了?”
      “主公,第一次盟会,能有这么多也算不错了,俗话说,三人为众,何况我们如今有五家诸侯呢?没问题,咱们这次先把架子搭起来就算是成功了。”管仲也觉得没面子,不过这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第一次联合国大会就这样召开了,周王的特使当场册封宋桓公为宋国国君。随后,与会各国进行了诚挚而热烈的会谈,就当前的国际形势展开了全面的对话。
      大会主席齐桓公建议成立诸侯盟会,以便今后在盟主的领导下,一致对外,共同发展,为整个大周朝的繁荣作出自己的贡献。与会各国纷纷表示同意,并一致推举齐桓公为盟主。
      至此,第一届联合国大会取得了空前的成功。
      盟主齐桓公在选举之后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演讲,详细介绍了联合国今后的发展方向和奋斗目标。最后,他任命宋国和陈国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
      “我们有组织了,我们有依靠了。”与会各方奔走相告,弹冠相庆。
      第一届联合国大会宣言是这样的:“某年月日,齐小白、宋御说、陈杵臼、蔡献舞、邾子克,以天子命,会于北杏,共奖王室,济弱扶倾。有败约者,列国共征之。”基本意思就是大伙今后就上了一条船了,管他是贼船还是官船,总之是一条船,今后打架一块上。谁要是背叛了组织,大家一起去砍他。
      齐桓公五年(前681年),齐国北杏盟会,这是春秋历史上的第一次联合国大会,也是世界历史上的第一次联合国大会,比后来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的世界联合国大会要早两千多年,虽然规模小了点儿。
      临阵脱逃
      无数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组织是可以依靠的,但是也不是白依靠的。
      大家宣誓之后,盟主齐桓公提出了一个组织工作的目标:“鲁国、郑国、卫国、曹国等国家,藐视王室,不敬兄弟国家,竟然无故不假不来赴会,不教训他们不足以平民愤。各位盟友,希望大家携起手来,讨伐他们。怎么样?各位请表态。”
      好处还没得到,先要出兵了。
      其实,任何组织都是这样,一开始只能画个饼给大家,然后大家一起努力把这个画饼变成真正的山东大饼。
      与会各国纷纷表示愿意跟从齐国,讨伐无道国家。
      管仲很高兴,到目前为止,一切顺利。
      但是,他没有想到,有人要临阵脱逃了。
      晚宴很丰富,吃饱喝足,各自回到宾馆休息。明天的日程是齐桓公请来宾打猎。
      宋桓公回到宾馆,他有些闷闷不乐。
      “主公,王室的任命都有了,为何面带不郁?”随行的大夫戴叔皮问道。
      “没面子啊。你看来的这些国家,都是小国,跟我们能够相提并论的鲁国、郑国这些国家都没来。我们的爵位比齐国还高一级,如今反而做他们的跟班,你说我心里能爽吗?”宋桓公说,换了谁,都会有点不舒服。
      “嗨,不就还有两天吗,忍忍吧。”
      “两天?这就要起兵打鲁国郑国了,你说,咱们跟不跟着去?”
      “我看,如果齐国真的把鲁国郑国都给征服了,他就真是霸主了,他称霸,对咱们没有好处啊。我看,干脆,咱们跑了算了。咱们跑了,盟会基本也就算完蛋了。”戴叔皮出了个逃跑的主意。
      宋桓公一听,好啊,这个主意好啊。
      第二天天还没亮,宋桓公悄悄起床,带着随从,跑了。
      “这次开会就是为了他,他跑了?”齐桓公气得吐血,宋桓公这么一跑,第一次联合国大会的成就基本上就泡汤了,自己这个盟主只能领导那么三个无足轻重的小国,等于是老虎率领了三条狗,那不是太丢人了?
      管仲也很生气,眼看大会就要圆满成功了,谁知这最后一个晚上出了问题。
      “唉,知道有不要脸的,不知道有这么不要脸的。”管仲叹了一口气。
      齐桓公一怒之下把王子成父给叫来了,那是国防部长啊。
      “王部长,你率领一百乘战车给我追宋国那帮王八蛋,追到宋国也要追上,死的活的都要。”齐桓公下令,非要办了宋桓公不可。
      你说这宋桓公也是,跑什么呀?不想出兵也不是没有办法,到时候装病危不就行了?
      王子成父也很生气,早就看宋桓公不像个好人,当下得了命令,就要追杀宋桓公。
      这个时候,管仲摆了摆手。
      “王部长,算了,”管仲叫住了王子成父,之后对齐桓公说,“主公,公子御说这次让咱们吃了苍蝇,这个账要算,但是现在不合适。不管怎么说,毕竟他是-网来参加盟会的,如果我们杀了他,今后谁还敢来?知道的说是他逃跑在先,不知道的还说是我们设的局呢。算了,这次放过他。”
      “那,那仲父您说怎么办?”齐桓公还在气头上。
      “要称霸,就要软的硬的两手抓。胡萝卜要有,大棒也要有。盟会就是一个胡萝卜,看来效果不行,那没办法,要上大棒了。大棒先砸向谁呢?鲁国。以地位和实力而言,鲁国算是仅次于齐国了,鲁国服了,就谁也不敢不服了。这次宋国逃跑,多半也是看着鲁国没来,所以才有这个胆量。”
      “你的意思是要讨伐鲁国?”
      “对,不过还要等几个月,这一次,我亲自领军。”
      第三次山东德比大战已经箭在弦上。
      第三次山东德比大战
      齐桓公五年(前681年),齐国再次伐鲁。
      管仲亲率战车七百乘讨伐鲁国,齐桓公亲自坐镇,王子成父为先锋。这是什么规格?国家元首、总理和国防部长都上了。
      鲁国一看这个架势,也只好全国动员,六百乘战车伺候。鲁庄公亲自压阵,施伯、曹刿充当参谋,猛将曹沫出任先锋。
      双方先锋在鲁国的附庸遂相遇,王子成父与曹沫大战三场,结果曹沫三战皆败,狼狈逃回,把遂也给丢了。
      第三次山东德比大战,鲁国战败。
      战败了,怎么办?
      鲁庄公请来施伯和曹刿商量对策。
      “主公啊,管仲这个人我了解,他不是那种把人往死路上逼的人。想当初他们在鲁国避难的时候,主公对他也不错。再说了,鲁国和齐国是亲戚啊,四年前还给他们主婚呢。依我看,既然我们打不过,干脆跟他们和平谈判吧,谈判才是出路。”施伯的主意是谈判。
      “老曹,你看呢?”
      “从斗鸡的角度说,斗不过又跑不了,能谈判当然最好。”曹刿也支持。那就谈吧。
      鲁庄公派了施伯前往齐军大营,首先承认当初不参加盟会的错误,然后要求结束战争,与齐国结盟。管仲也并不想非要灭了鲁国,答复欢迎鲁国结盟,盟誓地点设在齐国的柯,盟誓代表为双方国君。
      侠客祖师爷出场
      去敌人大营参加盟誓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弄不好被扣押了,被杀了祭祖都是有可能的。
      鲁庄公有点怕,可是还是要硬着头皮上。
      谁跟鲁庄公去?谁都怕。只有一个人不怕,谁?
      “我跟主公去。”曹沫主动请缨,于是大家都笑了。
      “别人都能去,你不能去。”有人说。
      “为什么?”
      “因为你是齐国人手下败将。”
      “正是因为如此,我才去雪耻。”
      鲁庄公还是选择了曹沫,因为曹沫是手下最猛的战将,而且不要命。上一次乾时之战就多亏他保护,如果这次再有危险,只有他是最可靠的。
      柯,齐军大营。
      管仲把齐国大军布好阵势,威武雄壮,鲁庄公一到,齐国大军齐声高呼,声音震耳欲聋,鲁庄公脸色为之一变。
      两国君主会面的地点在一处临时搭建的高台上,称为坛。坛正中央是一个香案,香案上排列着各种祭祀和盟誓用品,预备着给双方君主歃血为盟,工作人员已经就位。坛下四周都是执戟卫士,齐桓公率领齐国将领们在高台下等待鲁庄公。
      鲁庄公来到,双方国君并不相见,而是各自沿着一条台阶上坛,坛上相见。按着规矩,双方君主各自只能带一个随从官员上坛,分别是管仲和曹沫。上坛之前,守坛卫士将双方携带的武器悉遭拦截。
      一步一个台阶,鲁庄公上了坛,看着周围的齐军,不由得有些害怕。现在他知道为什么鲁军不是齐军的对手了,如此整齐、如此威猛的齐军,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是他们的对手。
      双方国君在坛上相见,寒暄之后,共同参拜香案。紧接着,三通战鼓,战士呐喊,鲁庄公心惊胆战。
      战鼓擂罢,下一个议程就该歃血为盟,向天发誓了。
      可是,战鼓擂完的时候,齐国军队发现坏事了。
      曹沫的剑被扣在了下面,但是他在裤裆里预备了一把匕首。谁也没有想到,鲁庄公的人竟然敢藏一把匕首。
      两国国君站在香案的两旁,而管仲和曹沫在下一个台阶,各自在自己国君的下面。
      战鼓擂响的时候,所有人都庄严肃穆,兴奋不已,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齐国大军的身上。这个时候,曹沫悄悄地从裤裆里掏出了匕首,之后一个跨步绕过鲁庄公,一跃上了一个台阶,再一个跨步来到齐桓公的身边,贴身上去,伸左手揪住齐桓公的衣袖,右手的匕首就举在齐桓公的胸前。
      刚才还很热闹很兴奋的场景,一下子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惊呆了。有史以来,还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没有先例,所以没有人知道曹沫想干什么。
      连鲁庄公也惊得目瞪口呆,曹沫要干什么?这个时候,他只能盼望曹沫千万不要轻举妄动,要是齐桓公有个三长两短,自己不是做肉酱就是做红烧肉了。
      连见多识广的管仲也吓坏了,这真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这个时候,只有管仲离齐桓公最近,再当管跑跑肯定不合适,怎么办?没有危险要上,有危险也要上啊。
      管仲一纵身也上去了,虽说总理是个文官,但那也是练过的,打曹沫肯定不是个,但是身手还算灵活。当下也来到齐桓公身边,一只手抓住齐桓公的另一支衣袖,另一只手对曹沫摆手。
      “兄弟,千万不要乱来,有话好说。”管仲不知曹沫要干什么,先劝解再说。
      “齐强鲁弱,齐国总是欺负我们,三番五次打我们,今天我要跟你们算总账。”曹沫大声说道,手中的匕首在阳光下闪动着凶光。
      齐桓公一动不敢动,脸色吓得煞白。
      管仲一听,也吓了一跳,难道曹沫要杀了桓公?他回头看了看鲁庄公,发现鲁庄公也很紧张,放了一点心,看样子这不是鲁国君臣预先商量好的,既然这样,还有得商量。
      “那你想要怎样?”管仲沉着地问。
      “要怎样?把抢我们的地盘还给我们。上次抢了汶阳,这次抢了遂,都还给我们。”曹沫的算总账就是这么个算法。
      管仲放心了,这点要求实在算不了什么。
      “主公,答应他。”管仲对齐桓公说。
      “老曹,松手吧,我答应你。”齐桓公急忙说道。
      “多谢齐侯。”曹沫松了手,把匕首也放了回去,下了一个台阶,向齐桓公行礼之后,回到了自己原来的位置。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但是所有人都有一个疑问:现在该怎么办?齐桓公忍了这口气还是召集武士砍了曹沫?
      气氛再度紧张。
      “隰部长,开始。”管仲下令开始盟誓仪式,主持仪式的就是隰朋。
      于是,人们又松了一口气。
      顺便,在这里介绍歃血为盟。
      据《左传》记载,当时各国诸侯订立盟约,必_网须举行“歃血为盟”的仪式。其过程就是先将祭祀过天地神灵的牛的耳朵割下取血,并将牛耳放在珠盘上,由主盟者执盘,当时便称主盟者为“执牛耳”。这就是后来常用“执牛耳”比喻第一名的来由。
      主盟者率先将牛血涂在口上,这叫歃血。与盟者接着相继歃血,表示彼此之间有天地神灵为鉴,要坚守盟约,要言而有信。倘若有违约者,必将遭受神灵的惩罚,最终将像牛一样被杀死。
      仪式进展相当顺利,两国君主歃血为盟,从此结为战略性合作伙伴,继续发展两国之间业已存在的友好合作关系和裙带关系。齐国帮助鲁国发展经济,而鲁国将在全球事务中支持齐国的所有正义行动,为齐国的霸业添砖加瓦。
      两国国君盟誓之后,曹沫又过来了,齐桓公一看大事不好,转身想跑,却看见曹沫躬身行礼,说道:“两位主公,管仲是齐国总理,我愿意与他就齐国归还鲁国领土一事歃血为盟。”
      管仲还没有说话,这次齐桓公爽快起来:“算了,也别仲父了,你上来,我跟你歃血为盟吧。”
      于是,齐桓公涂了一遍牛血,对天盟誓一定归还侵占的鲁国领土。
      两国盟誓,曹沫成了绝对的主角和当日明星。如果当时就有《齐鲁晚报》的话,曹沫一定是第二天头版头条的人物,而他手持匕首的样子将成为最流行的造型。
      事实上,在司马迁《史记》中,曹沫是“刺客列传”中的第一位。从事迹上说,曹沫的事迹算不上最感人最动人最轰轰烈烈,但是,他是开山鼻祖。而刺客正是侠客的前身,因此我们说,侠客的祖师爷就是曹沫。
      全世界的大侠小侠蜘蛛侠们,向祖师爷行礼。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4/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