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一·齐楚崛起 > 第二十七章 东方红太阳升
    我们唱着东方红,当家做主站起来;我们讲着春天的故事,改革开放富起来;继往开来的领路人,带领我们走进新时代,高举旗帜幵创未来。
      ——歌曲《走进新时代》
      齐桓公的事迹符合上面这支歌的一些元素。东方红,当时齐国是中国最东方的国家;改革开放富起来,没错,齐国的改革开放大刀阔斧,老百姓很快富了起来,国家很快富了起来。
      所以,齐国走进了新时代,整个中国都走进了新时代,他们开创了未来。
      公子纠死了
      隰朋来到了曲阜,通报说是齐国特使拜见鲁庄公。果然鲁国很害怕,鲁庄公立即召见了他,说话也很客气。
      隰朋也很恭敬,打仗是打仗,自己的位置还是要放正的,他恭恭敬敬把鲍叔牙写的公函呈给了鲁庄公,公函上这样写道:外臣鲍叔牙百拜鲁贤侯,当今天下,最贤的也就是您了,其次才是我家主公。俗话说,天无二日,国无二主。我国人民已经有了自己的领导人,而公子纠不识时务不是俊杰,篡党夺权的阴谋已经被击败。如今我国国君仁慈,不忍心亲自下手干掉自己的哥哥,因此请求贵国代为主刀。而召忽和管仲两个逆贼罪大恶极,我家国君要亲自宰了他们,祭祀祖先。
      要杀自己的哥哥,还说自己仁慈,这都什么逻辑啊?
      鲁庄公看了,有些为难。他让人先把隰朋带去一个凉快地方稍息,又火速派人去请施伯。
      “老施,上次没听你的话,我错了。如今麻烦来了,你看看,怎么办?”鲁庄公把鲍叔牙的信给施伯看了。
      施伯看了信,思忖片刻,这才说话:“主公,乾时大败,我们元气大伤,如今鲍叔牙陈兵边境,就是要压我们就范。依我看,公子小白确实比公子纠要贤能,我们犯不着为了一个齐国的落魄公子而让国家陷入危险,杀。”
      这一次,鲁庄公毫不犹豫地听了施伯的话,立即派兵捉拿公子纠等三人,公子纠当场砍头,召忽和管仲都被捉拿,准备装上囚车,送往齐国。
      可是,意外发生了。
      “主公死了,我怎么可以偷生?”召忽一头撞死。
      鲁庄公一看,这多死了一个,怎么办?
      “隰朋,不好意思,召忽自杀了。”鲁庄公对隰朋说。
      “嗨,便宜他了,不过这不怪您。他要自杀,谁能看得住?”隰朋倒很通情达理,因为他根本就不用管召忽的死活。
      这个时候,有人看出问题来了。
      施伯对隰朋的反应有意外,他敏锐地发觉齐国人根本不在乎召忽,那么,齐国人究竟在乎谁?
      施伯悄悄地去看了管仲,他发现管仲看上去很轻松,完全不像那种就要被杀了去祭奠别人的人。这个时候,施伯笑了,齐国人的阴谋骗不了他。
      “主公,我看管仲的样子,十分从容,好像他知道自己根本就不会死。实话实说,这个人的才能远在我之上,恐怕整个大周也找不到第二个,如果他不死,被齐国用了,那齐国必然称霸天下,对我们是大大的不利。依我看,我们去为他向齐侯求情,他如果活下来,必然感激我们,为我所用,那时候称霸天下的就是我们了,这是上策。”施伯对管仲早已敬佩,真是英雄识英雄。
      “这,小白最恨的就是管仲了,如果我们把管仲留下来,齐国一定还要打我们。”鲁庄公犹豫,其实,最大的原因是他并不认为管仲有施伯所说的那么强,他始终记着管仲谎报射死了小白的事情,还记着乾时大战管仲第一个逃跑。
      “如果主公觉得留下他不妥,索性杀了他,不留给齐国人,这是中策。”施伯看出来了,鲁庄公对管仲没什么好印象。
      “好,杀。”鲁庄公选择了中策。
      管跑跑逃生有术
      隰朋密切关注着事态的进展,在得知施伯去见鲁庄公之后,他就很紧张。果然,他发觉鲁庄公要杀管仲,于是急忙求见鲁庄公。
      “管仲这个逆贼曾经箭射我国国君,险些致命。我国国君在我来鲁国之前一再叮嘱,一定要把管仲带回去,由他亲自杀掉,否则,他宁可不要公子纠的脑袋。”隰朋的话软中带硬,连公子纠的脑袋都不要了,潜台词就是要开战。
      鲁庄公想了想,他原本就怀疑管仲是虚有其名,既然如此,不如不杀他。
      于是,鲁庄公下令不要杀管仲,立即装上囚车,送往齐国。为什么这么急?因为他不想齐国大军总是在边境上呆着,那感觉很不爽。
      隰_网朋决定自己留下来,干什么?陪鲁庄公聊天,为什么?防止施伯来劝鲁庄公追杀管仲。他牢记着鲍叔牙的话,如果管仲有什么不测,他也没有机会回齐国了。
      事实证明,隰朋的决定是正确的。
      终于上路了,尽管坐在囚车里不是很舒服,管仲的心情还是好了许多。出发之前从看管他的士兵的议论中,他就已经察觉到,自己其实是很危险的。他知道施伯是个很有智慧的人,一定会想办法阻止自己活着回到齐国,只要没有踏上齐国的领土,危险随时存在。_网
      押送囚车的士兵们似乎没有什么积极性,别人急他们不急,管仲知道必须要让他们加快速度。
      对于逃命专家管跑跑来说,只要是逃命,总会有办法。
      “弟兄们,你们知道那个齐国姑娘的故事吗?”管仲开始说话,说到姑娘,男人们都会感兴趣。
      段子开始了,管仲会很多段子,包括黄段子。
      于是,路上开始出现笑声,大家赶路觉得不那么闷了,轻松起来,速度也就上来了。
      可是,黄段子虽然好,终究有讲完的时候,再说,管仲的嘴皮子开始发涩,都是自己在说,嗓子也受不了。怎么办?逃命专家还有办法。
      管仲的办法是:让大家的嘴皮子都动起来,让他们说。
      用现在的话说,管仲是一个词作家,也是一个曲作家,如果放在现在,他在歌曲创作方面的地位大概是李宗盛级别的。
      管仲现场编了一首歌,歌名《黄鹄》,歌词是这样的:黄鹄黄鹄,戢其翼,絷其足,不飞不鸣兮笼中伏。高天何跼兮,厚地何蹐!丁阳
      “坏的。”齐桓公挺紧张。
      “坏的是你哥哥被人杀了。”鲍叔牙说。
      “噢,这个消息是挺坏,”齐桓公松了一口气,这是什么坏消息?“那好消息呢?”
      “我把管仲给你带回来了。”
      “太好了,真是好消息,我要亲手宰了他。”齐桓公恨恨地说,这还真是个好消息。
      “可是,你不能杀他。”
      “为什么?我知道你们的交情很好,就为这个?”
      “不是,是因为你能有今天,要感谢他。”
      “为什么?”
      “我来告诉你,让我来辅佐你,是他的主意;让我们逃到国外避难,是他的主意;知道无知被杀后我们尽快赶回临淄,那是我跟他做生意时学的;说服国、高两家的手法,那也是做生意的时候他教给我的。这么说吧,没有管仲,我们就没有今天。”
      “那,他射我一箭,就这么算了?”
      “主公,这么说吧,管仲的才能,那是我远远不能相比的。如果主公就想把齐国治理好,大家安居乐业,咱不惹别人,别人也不来惹咱,那现在这帮人马就行;可是,如果主公想要称霸天下,那非管仲不可。”
      “是不是啊?”齐桓公有些不大相信,管仲能比自己的师傅还强?“好吧,先赦他不死。”
      鲍叔牙很高兴,能够免掉管仲的死罪,他就已经很高兴了。他知道,任何事情都要一步步来,太急了不行。
      三天之后,齐桓公发布命令,论功行赏,有的发财,有的升官。
      国、高两家功劳巨大,各自分得好田好地若干,其余功臣,也都有封赏。
      “老师,上卿一职就是您的了。”齐桓公要让鲍叔牙当总理。
      “不要,说实话,给我口饭吃我就很感激了。至于说到当上卿,不是我不想当,是我才能不够,我的才能,也就是奉公守法,做个良民。”
      “老师,您太谦虚。”
      “不是我谦虚,是确实不行。”“夫治国安家者,内安百姓,外抚四夷,勋加于王室,泽布于诸侯,国有泰山之安,君享无疆之福,功垂金石,名播千古。此帝臣王佐之任,臣何以堪之。”鲍叔牙说了一通,什么意思?就是当总理的这个人要能够让上级高兴,让下级快乐,让邻居敬畏,让外国鬼子害怕。这么说吧,就像炒股票,没有这个人你顶多是个大户,有了这个人你就能坐庄了。
      “那你说,谁行?”齐桓公来了兴趣,远大志向是每个人都有的。
      “管仲。”
      “好,既然老师三番五次说他行,叫他来,我跟他谈谈,看看他究竟怎么样。”
      “不行,俗话说:非常之人,必待以非常之礼。你要请他,他就是上卿,你不能像呼唤个丫环一样呼唤自己的上卿。你现在给他什么礼节,也就看出今后给他多大的信任和权力。你要从内心里把他当做父兄,当做老师,恭恭敬敬请他。这样吧,主公从今天开始斋戒,三天之后是个好日子,主公亲自去郊外迎接他。”鲍叔牙给齐桓公设计了这样一个规格,比给一般诸侯国国君的规格还要高。
      “好,师傅,我就听你的。”齐桓公咬咬牙,认了。师傅这样不遗余力地推荐,此人一定有过人之处。
      那时候齐桓公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做了一个多么伟大的决定。
      齐桓公亲自到了郊外,亲自下车请管仲上车。之后,两个人同车进城,一路说笑。齐国的老百姓不知道这个跟齐桓公在一个车上的人是谁,一打听,原来是管跑跑。大家都很惊讶:管跑跑不是国君的仇人吗?
      于是,整个齐国的老百姓都在感慨齐桓公的肚量。
      来到朝中,齐桓公请管仲落座,之后开始了亲切的会谈。
      “管老师,我有事请教。当年我爹在的时候,四邻敬畏,当时人称小霸。后来襄公继位,政令无常,荒淫无度,国势衰微。如今我刚刚登基,人心未定,四邻不服,我要富民强国,该如何做起,请老师指点迷津。”齐桓公开篇就问。
      “凡有地牧民者,务在四时,守在仓廪。国多财则远者来,地辟举则民留处;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上服度则六亲固,四维张则君令行。”管仲开始了他的宏论,而这仅仅是开场白,这段开场白是什么意思?是这样的:
      凡是拥有国土治理百姓的君主,务必要掌握好四时农事,确保粮库充盈。国家富裕,就会引来更多的百姓。合理地开发土地,百姓就会安居乐业。大家都达到温饱了,也就懂得遵守礼节了。丰衣足食,也就会明白荣辱了。君主的行为合乎法度,亲朋就可以相安无事。国家的四维(礼义廉耻)发扬,君主的命令就可以很好地施行。*网
      仓廪实则知礼节,这个伟大论断就来自管仲。
      齐桓公一听,正点啊。鲍老师也会讲治国的思想,可是没人家这么系统这么简明啊,有一搭没一搭的,哪有管老师这么明白?我爱听。
      “管老师,您说得太对了,具体点好吗?”齐桓公有兴趣。
      于是,管仲鼓起了腮帮子,开始兜售他的思想,什么思想?管子思想。伟大的管仲有一整套的治国思维和办法,而这些思维和办法绝对伟大到可以称为思想。
      三天三夜,连续三天三夜。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齐桓公都在倾听管子阐述他的管子思想,他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他几乎要说:“管老师,听君一席话,从此不读书。”
      对话是用文言文进行的,可能还有山东土话。如果我们忠实地记录这些对话,难免晦涩枯燥。所以,我们以总结的方式来介绍这次对话的内容,而对话的内容归结为管子思想。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4/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