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一·齐楚崛起 > 第二十三章 阿哥阿妹情意长
    说完周公,再说说姜太公老爷子。
      姜老爷子的故事比较多,譬如姜太公钓鱼等,这里就省省了。毫无疑问,在周朝灭商朝的过程中,老爷子居功至伟。
      有一段对话要特别说一说,周文王问姜太公怎样治理国家,姜太公说:“能称王的国家百姓富足,能称霸的国家军人富足,混日子的国家公务员富足,要完蛋的国家国君富足而百姓贫穷,所以,国富民穷是很危险的。”
      听完之后,文王立即把国库里的财富拿出来分给了百姓。
      多么伟大的姜太公啊,多么伟大的论断啊。三千年以后,我们还在呼喊要“增加老百姓的财产性收入”。
      国富民穷,真的很危险。
      灭商之后,武王将姜太公封到齐国,齐国在营丘,也就是今天的山东淄博。
      姜太公治理国家,他没有改变当地的风俗,只是简化了原有的礼节,发展工商业,鼓励养鱼贩盐。于是,齐国周边一带国家的百姓都跑到齐国来了。太公只用了三年时间治理好了齐国,而南面的鲁侯伯禽用了五年时间来改造当地的风俗和礼节。后来周公知道了齐鲁两国不同的治理方式,长叹:“齐国的方法更得民心啊,看来今后鲁国是要被齐国欺负了。”
      由于齐国强盛,召公特地对齐国下令:“东至海,西至河,南至穆陵,北至无棣,五侯*网,于是放开了淫荡。一转眼,又是四年,什么都玩腻了。
      这个时候,齐襄公想起妹妹文姜来了。
      “今兹不折,讵无来春?叮咛兮复叮咛!”齐襄公反复吟念文姜的那首诗,转眼十五个春天过去了,不知那朵桃花还能不能开。
      齐国的国书送到了鲁国,齐襄公盛*网情邀请鲁桓公前往齐国进行国事访问。
      “请携夫人一同前来。”邀请函里特意这样写道。
      鲁桓公决定接受邀请,并带着夫人一同前往。
      这个时候,大夫申需劝他:“女人出嫁之后,如果父母在,可以回去看看父母,父母不在了,没必要回去看哥哥。我看,您还是自己去吧。”
      “别担心,我有分寸,看看哥哥也没什么啊。”鲁桓公不听他的,心里说:“你知道个屁,文姜嫁给我的时候还是处女呢。”
      可是,这一次鲁桓公错了,他只知道学雷锋能捡钱包,不知道也有踩地雷的时候。
      十五年了,文姜越来越想念诸儿。
      不错,鲁桓公是个好人。可是,鲁桓公就是个书呆子,做什么都规规矩矩,刻板得要命,不会讲黄色笑话,不会玩花样,不懂得浪漫。文姜感到生活没有情趣,在鲁国远没有在齐国那样滋润。
      她盼望着能够早日见到诸儿,重温过去美好的时光。
      鲁桓公十八年(前694年),鲁桓公夫妇来到了齐国,齐襄公亲自出迎。当他看到文姜的时候,他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平静。
      “十五年了,快四十的人了,两个孩子的娘了,她怎么还是那么漂亮,还是那么迷人呢?桃花盛开,这一次该摘就要摘了。”齐襄公在想。
      欢迎是热烈的,接待是周到的,客套是虚伪的,打你老婆的算盘才是真正的。
      鲁桓公没有提防,他相信爱一个人就要相信一个人。
      晚宴结束了,鲁桓公喝得有点多,他决定回国宾馆去睡觉。
      “老公,我十五年没回来了,想去宫里看看当年的闺房,缅怀一下爹娘,好吗?”文姜提出要求,冠冕堂皇的要求。
      “去吧,早点回来。”鲁桓公爽快同意。
      文姜去了齐国的后宫,闺房没有,洞房准备了一个。
      洞房里,烛光昏暗,没有一个人。
      “桃有华,灿灿其霞。当户不折,飘而为苴。吁嗟兮复藏书网吁嗟!”文姜轻轻地进去,轻轻地关上门,轻轻地吟念。
      “桃有英,烨烨其灵。今兹不折,讵无来春?叮咛兮复叮咛!”昏暗的角落里走出一个人来。
      “诸儿哥哥。”文姜轻轻地叫。
      “文儿妹妹。”诸儿哥哥满脸淫笑。
      两个人抱在了一起,就像两个分别了十五年的情人。
      “妹妹,你终于来了,我的春天来了。”
      “哥哥,好想好想你,想你的黄段子,想你身上的味道。”
      “我讲给你听。”
      十五年的相思,十五年的压抑,干柴与烈火的相遇。
      那一刻,伦理被抛弃,欲望被点燃。
      上床,脱衣,床的吱呀声,诸儿的哼哧声和文姜的哎哟声。
      那一晚,是销魂的一晚,只恨时间过得太快。
      鲁桓公之死
      鲁桓公回到国宾馆,冷水洗了一把脸,于是有些清醒过来。
      他躺在床上,睡不着,等文姜回来。
      左等不回,右等也不回。等着等着,睡着了。
      睡到半夜,口渴得厉害,一骨碌起来要水喝,却发现文姜还没有回来。鲁桓公这下有点急了,难道真的有问题了?
      等吧,等到天亮,文姜还不见踪影,鲁桓公又沉沉睡去。
      终于,太阳出来的时候,文姜回来了。
      文姜的头发有些零乱,面容有些憔悴,眼圈也有些黑,进门的时候还打了一个呵欠。
      “夫人,你怎么夜不归宿?”鲁桓公压着怒火问。
      “嗨,熟人太多,喝了点酒。”
      “那也应该回来啊,昨天晚上,你跟谁在一起?”
      “我嫂子连妃啊,十多年不见了,叙叙旧。”
      “胡说,你嫁给我的时候,连妃还没有进宫呢,叙什么旧?”鲁桓公大怒,他的脾气很好,但是这个时候也忍不住了。
      文姜不说话了,她一直以为鲁桓公很好骗,谁知道也不好骗。
      “说,是不是跟你哥哥在一起?”
      “没,没有。”
      “哼,当初你的名声臭了大街,我力排众议好心好意娶了你,对你一心一意,谁知你不思悔改,变本加厉,你,你对得起我吗?跟自己的亲哥哥上床,你禽兽不如啊。咱们今天就走,回鲁国跟你算账。”鲁桓公发狠了,他太没有面子了。
      “呜呜呜呜。”文姜哭了,一半后悔一半害怕。
      齐襄公派人来请鲁桓公,说是要走可以,但是这么就走了怪不好意思,总要让大舅哥尽一点东道主之谊,具体说吧,请鲁桓公去郊区的别墅吃野味,顺便践行。
      盛情难却啊,况且这是人家的地盘,闹僵了没什么好果子吃。
      鲁桓公硬着头皮去了,齐襄公热情款待,就好像昨天晚上跟他上床的不是鲁桓公的老婆。
      齐襄公使劲劝酒,讲些黄段子逗鲁桓公开心。鲁桓公呢,黄段子没什么兴趣,不过酒还是要喝,不是酒逢知己的酒,是把酒浇愁的酒。
      很快,鲁桓公就喝趴下了。
      “妹夫,妹夫。”齐襄公叫道。
      “我不、不是你妹、妹夫,你、你才是是是你妹夫。”鲁桓公张开惺忪的眼,磕磕巴巴说出这辈子最后一句话。
      齐襄公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好在喝过酒之后的脸原本就有些红。
      “妹夫醉了,来人,扶他上车,送他回国。”
      一个人应声而出。谁?齐国大将公子彭生,彭生是著名的大力士。
      彭生将鲁桓公抱了起来,像抱个婴儿一样轻松。
      穿过厅堂,走出大门,车已经准备好,就停在门口。
      彭生将桓公抱上了车,这个时候,他开始用力了。
      “咔嚓。”一根肋骨断裂的声音。
      “咔嚓。”又是一根。
      “咔嚓咔嚓咔嚓……”
      “哇。”鲁桓公吐了,酒、肉,还有血。
      《史记》如此描述:齐襄公飨鲁桓公,桓公醉,使公子彭生抱鲁桓公,因命彭生折其胁,桓公死于车。
      桓公就这样死了。
      所以,雷锋精神永远都是对的,但是,学雷锋的行动要分场合,还要有技术。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4/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