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一·齐楚崛起 > 第十五章 美女是祸水
    天下唯有德者居之。
      什么意思?就是说你无德的话,拥有天下也会失去。
      其实何止天下,任何美好的东西,你没有能力保护的话,美好的东西带给你的一定是噩梦。
      美女尤其如此。
      所以,美女是祸水。
      娶漂亮老婆之前,最好看看自己的腰包,看看自己的身体,摸摸自己的脖子。如果腰包不够鼓,身体不够壮,脖子不够硬,那还是免了罢。
      艳福不是人人能享的。
      且看下面的故事。
      美女是祸水
      蔡哀侯娶了陈侯的女儿,息国的息侯也娶了陈侯的女儿,于是,蔡、息成了拐弯亲,俗称挑担。由于陈国姓妫,蔡侯的老婆叫蔡妫,息侯的老婆叫息妫。
      楚文王六年(前684年),息妫说要回陈国探亲,就路过蔡国。蔡侯一看,小姨子要路过,热情接待,设宴接风,顺便也给老丈人捎一口袋山药。
      这下坏了,热情过头了。
      从幽王开始到现在,第一号美女是褒姒,那是坏了幽王的命和西周的江山;第二号美女是宣姜,那是害得卫国十年动乱,元气大伤。现在,第三号美女出现了。谁?息妫。
      蔡侯看见息妫的时候,直接惊呆了。老婆长得够漂亮了,可是跟小姨子一比,那就是一堆狗屎了。息妫美到什么程度?说实话,现代人形容古人不容易,如果还是什么樱桃小口柳叶眉之类,太没劲。还是老办法,直接给你个现代同乡的美女去参考吧,谁呢?赵雅芝,《上海滩》里演冯程程那位。
      蔡侯本来就很色,看见小姨子国色天香,不用吃饭也饱了。当下狂咽口水,喝多了两杯,嘴里就有些挑逗了。只有一样,老婆在身边,不敢轻举妄动,因为蔡小陈大,惹不起老丈人。过了一阵,蔡妫洗手去了,蔡侯见机会来了,急忙挪动屁股,凑到息妫身边,动手动脚起来。
      息妫是什么人?春秋大剧的三号女主角啊。
      “姐夫,看把你急得。其实当初姐姐嫁给你的时候,我也想陪嫁过来。你要是真的喜欢我,就不要急在一时,万一让姐姐发现,大家尴尬,还会引起国际争端。这样,你等我一个月后回来,我先通知你,你在西面找个小城,咱们在那里相会,好好亲热亲热。”息妫一边抵挡,一边说,似乎她也早就看上了姐夫。
      “也好也好。”蔡侯想想还是这样稳妥,既然小姨子都答应了,还急什么?当下咽咽口水,把手从息妫怀里收回来,回到自己的座位。
      第二天,息妫匆匆上路了。
      蔡侯在等待。
      他在陈蔡边界的小城里准备好了偷情的地方,单等息妫的消息。可是,一个月很快过去,息妫没有消息过来。蔡侯等得心焦,于是派人去陈国打探,这才知道息妫早就回息国了。
      “被骗了。”蔡侯这个时候知道自己是被放*网了鸽子,想不到小姨子还有这样的智慧。
      没办法,蔡侯除了偶尔躲着流流口水之外,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老子要是有楚国那么大的话,就出兵去抢回来了。”蔡侯常常这样想。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蔡侯的愿望不久就实现了。
      楚国攻打息国了,而息国来向姐夫国蔡国求救。
      “如果我帮着息国击退了楚国,不是乘机就可以抢息妨回来?”蔡侯想得不错,算起来,这也算是楚国在帮自己了。
      蔡侯并不怕楚国,为什么?因为蔡国和齐国是亲戚,蔡侯以为有齐国撑腰,楚国还是很忌惮的。
      于是,蔡国出兵了。
      蔡军浩浩荡荡来到息国,四面一看,哪里有什么楚军?蔡侯心里高兴,这下好了,连楚军也不用打,直接抢小姨子就行了。
      息国都城城门大开,息侯站在城楼上大喊:“老挑,楚军已经撤了,进城来喝几盅吧。”
      蔡侯高兴,率领先头部队就进了城。刚进去三乘战车,城门突然关上了。再看,城里涌出无数的楚军。
      中埋伏了,蔡侯就这样被活捉了。
      前文说过,车战时代,主将被捉并不容易,这样瓮中捉鳖是一种方法。
      原来,息妫当初骗过蔡侯,在陈国只待了十多天,然后悄悄回到息国。回来之后,将自己在蔡国被调戏的事情说了一遍。息侯大怒,可是又打不过蔡国,怎么办?息侯这个时候想了一个类似当初申侯请犬戎打镐京的馊主意来:请楚国假装来打息国,息国向蔡国求援,等蔡军一到,设好陷阱活捉蔡侯。
      楚国当然愿意干,他们早就看蔡国不顺眼,再说息国还有不少礼物送。这样的便宜事,傻瓜才不干。
      美女真是祸水
      蔡哀侯被带回了郢,按着楚文王的意思,把他杀了,洗干净了用来祭祀祖先。
      “大王不可,蔡侯再怎么说也是一方诸侯,没有什么罪过就杀他,不吉祥。再说,若是杀了他,中原诸侯必然齐心协力来对付我们。因此,不如放了他,让他回去宣扬大王的威严和仁慈。”季梁出来为蔡哀侯说话了,他现在是楚国大夫,不忍心看着中原诸侯被杀。
      楚文王想想,也是这么回事。
      于是,蔡哀侯不杀了,不仅不杀,还要设宴款待,热烈欢送。
      欢送晚宴上,宾主进行了友好的交谈。楚文王用蛮歌蛮舞招待蔡哀侯,一曲“辣妹子辣”让蔡哀侯倾倒。
      “老蔡,怎么样?我这里的美女如何?”楚文王高兴,问道。
      “好,真好,实在是好。”蔡哀侯一个劲地拍马屁,怕什么说得不好,南蛮子再反悔了,就麻烦了。
      “哎,你说句实话,是你中原的美女漂亮,还是我这里的美女漂亮?”楚文王对这个挺有兴趣,虽然南面都是他的,但北面他去不了啊,挺想知道。
      蔡哀侯灵机一动,计上心头。心说:老挑啊,你不仁,别怪我不义。你不把我当亲戚,我也不把你当亲戚。
      “大王啊,说起来呢,是你这里的美女漂亮。不过,中原有一个最漂亮的,那是美若天仙。恕我直言,大王这里的美女与她相比,就是一堆狗屎。”
      “那个美女在哪里?”楚文王眼前一亮,哪个男人不爱美女?
      “唉,算了,还是不要告诉大王,告诉了大王,大王也没办法弄到手。”
      “快说。”楚文王急了。
      “这——”
      “快说,若是不说,杀了你!”楚文王真急了。
      蔡哀侯就是要这个效果,他笑一笑,说了:“那就是我小姨子,息侯的夫人息妫。”
      “真的?”
      “我怎么敢骗大王?不瞒大王说,我上次见到息妫之后,三天茶饭不思,一个月不碰女人,到现在做梦还梦见她。大王看,我一说到她的名字,就忍不住咽口水。”
      “嗯。”楚文王点点头,他已经没有心思再喝酒了。
      十天之后,楚文王率领大军来到息国,名义上是听说齐国有意南侵,特来巡视。
      大营扎在城外,楚文王说了:“上次来让息侯破费了,这次带了楚国特产前来,请息侯全家过来赴宴。”
      息侯敢不来?来吧,不仅来,还带了老婆。
      与随侯相比,息侯的一大不足是他缺少季梁这样的贤臣。如果有季梁这样的人物,上一次就会阻止他引狼入室,这一次一定会提醒他“找个宫女假扮息妫”。
      息侯夫妇进了大营,叙过礼,还没落座,楚王的眼睛已经直了,口水就要流下来了,盯着息妫对息侯说话了:“别、别吃了,夫人留下,你可以回家收拾行李了。”
      “啊?”息侯没听明白。
      他听没听明白其实都一样。
      在楚王看到息妫的那一瞬间,他知道蔡哀侯的话并没有夸张,自己宫中的那帮美女们在息妫的面前真的就是一堆狗屎。在那一瞬间他已经作出了决定:灭了息国,把息妫带回去。
      就这样,息妫成了楚王的夫人,就是在楚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文夫人,而息侯带着祖先的牌位搬出了城里,楚王给了他一块地和三十户农民的赋税,让他做了个小地主。
      因为美女,一个男人亡国了。
      教训,多么深刻的教训啊。
      你娶漂亮老婆了吗?
      你还敢娶漂亮老婆吗?
      美女还是祸水
      美女带来的灾难结束了?没有。
      楚文王喜滋滋乐颠颠将息妫带回了楚国,宠爱无比。从那以后,后宫的其他女人们就倒霉了,因为楚文王再不正眼看她们一下。
      但是,楚文王面临了当年周幽王类似的难题:文夫人基本不说话。
      “夫人,你怎么总是不说话?”楚文王对别人凶恶,对文夫人那是百依百顺。
      “哼,国家灭亡了,一女嫁二夫,不死就算不错了,还说什么话?”别说,文夫人还挺刚烈。
      楚文王反思了。
      反思的结果是,楚文王决定攻打蔡国,因为害得息国亡国的就是蔡哀侯。
      多么“伟大”的反思啊。
      强国一反思,弱国就遭殃。
      楚国大军一到,蔡国迎风而破。为什么?因为蔡国的战车上次在息国都被楚国人缴获了。
      于是,蔡哀侯没跟老婆团圆几天,就又登上了南下的马车。
      这一次,楚王没有杀他,也没有_网放他。九年之后,也就是如今一个义务制教育的周期之后,蔡哀侯在楚国寿终正寝。
      因为美女,一个男人背井离乡,死在他乡了。
      就此结束了?
      没有,还有家破人亡,死无葬身之地的呢。
      转眼到了楚文王十三年(前677年),楚文王鞠躬尽瘁了。为什么说他鞠躬尽瘁了,因为弄不懂他该用“崩”还是该用“薨”。
      虽说文夫人很少说话,但是孩子该生还是要生的。两个儿子,大的叫熊艰,小的叫熊恽。楚文王死的时候,两个孩子都不大,熊艰继位为楚王。
      文夫人喜欢小儿子,小儿子聪明大度果断,怎么看怎么比大儿子顺眼。
      我们来算一算,楚文王抢回文夫人之后七年就鞠躬尽瘁了。往大里说,熊艰继位那年也就六岁,弟弟熊恽也就五岁。
      五年以后,熊艰十一岁。
      熊艰不知听了什么人的建议,决定杀掉弟弟熊恽。可是,文夫人和熊恽早有防备,熊恽跑了,跑去了随国。
      怎么办?出兵随国去抓自己的弟弟?没道理,别说文夫人打死不会同意,就是大臣们也不会干。只好干瞪眼。再者说,十一岁的小屁孩懂什么?
      ―国两制的实现
      文夫人很恼火,她原本就看老大不顺眼,如今老大还要杀老二,兄弟的情分都不讲了。“好啊,你不仁,休怪老娘不义。”文夫人现在是玩二选一的游戏,为什么这样说?因为以楚国的实力,打破随国杀死熊恽是很轻松的事情,而熊艰长大之后迟早会这么做。
      也就是说,要么趁老大还小,现在杀了他;要么,等老大长大,杀了老二。
      文夫人很快作出了选择,杀老大。
      文夫人派人悄悄找到随侯,之后从随国找到杀手,悄悄潜入楚国,在文夫人的接应下,在一个昏暗的夜晚,“咔嚓”,十一岁的熊艰被扭断了脖子。
      不要以为亲娘就不会杀自己的儿子。现在我们来回想郑庄公的忍,那是多么的英明啊。
      《史记》上这样记载:庄敖五年,欲杀其弟熊诨,恽奔随,与随袭弑庄敖代立,是为成王。
      庄敖是谁?就是熊艰,因为当楚王当得不好,死后连个王的谥号都没得到,冤不冤?
      十一岁,连遗精的年龄都还没到,就这么死了,这个王真是白当了。
      为什么熊艰死得没人同情?有一个说法,就是楚国人怀疑他是随侯的遗腹子。
      不管怎样,老大死了,老二就当了王。
      楚成王,楚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王。
      成王很聪明,他知道自己太小,稳定比什么都重要。于是他决定停止向北方的扩张,以防北方诸侯讨伐。他派人向周王室进贡,再次表达一国两制的意思。
      这一次,周朝王室很客气。为什么?大凡要分裂祖国的,那是要毫不客气地制止的;但是已经分裂出去的,主动回来表示要一国两制的,祖国的怀抱是要敞开的。打个比方,楚国第一次申请一国两制,那是分裂行为,必须制止;第二次申请一国两制,那是回归,自然要欢迎。
      《史记》记载:使人献天子,天子赐胙(音作),曰:“镇尔南方夷越之乱,无侵中国。”于是楚地千里。
      什么是胙?就是古代祭祀用的肉。说周王回送了几块肉,告诉楚王:南面就交给你了,不要来侵略中原诸侯。于是楚国专心向南面扩张,地盘越来越大。
      现在,一国两制不仅是事实,而且得到了中央的确认。
      美女是躲不过去的祸水
      宫廷内乱解决了,一国两制也实现了。
      美女还是祸水吗?
      俗话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美女,就是躲不过去的祸水。
      这一次的受害者是楚文王的弟弟、楚成王的叔叔王子善,也就是子元。
      自从楚文王鞠躬尽瘁之后,子元就当了令尹,而斗伯比退居二线了。
      子元对文夫人的美色可以说是垂涎已久,梦里都想。从前哥哥在,自己最多也就是想想。如今哥哥死了,嫂子成了寡妇,那颗寂寞的心难道不需要男人来安慰?子元动了贼心。可是,有贼心不可怕,可怕的是有贼心没贼胆。
      那时候斗伯比还在,子元很怕他,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为什么子元会怕斗伯比?来说说楚国的特殊情况。
      从楚武王的爷爷开始,楚国国君才开始有谥号。武王的爷爷熊仪谥号叫若敖。若敖的儿子熊坎继位,谥号叫霄敖,霄敖的儿子熊旬继位,谥号叫鼢冒。http://若敖的另一个儿子执掌楚国军权,从那以后成为世袭,楚国的军权始终在这个家族手中,这个家族就称为若敖氏,有的时候,这个家族的首领也被称为若敖。
      在楚国,若敖家族的地位仅次于楚王,而其军事实力还在楚王之上。
      若敖氏因为被封在斗邑,因此以斗为姓。
      斗伯比就是若敖家族的首领。
      那一年,成王十五岁,斗伯比死了,子元觉得机会来了。
      大致算一下,就算文夫人十五岁嫁给息侯,十六岁被楚王抢走,到那会儿最少也该三十三岁了。可是,风韵不仅仅是犹存哪,那简直就是风华正茂。
      斗伯比死了,成王还小,可是子元还是没胆。怎么办?
      子元有诗人的气质,他决定要感动文夫人,让文夫人主动投怀送抱。用句现代话说,那就是要泡文夫人。
      子元在后宫旁边修建了自己的房子,然后住了进去,养了一帮歌男舞女。每天干什么?唱情歌。什么情歌?无非就是些“老鼠爱大米”、“阿妹阿妹我爱你”、“你寂寞,我伤心”等等,专门要勾搭隔壁的文夫人,盼着文夫人什么时候被感动了,忍不住了,发情了,然后从后宫翻墙过来跟自己偷情。
      过了不久,文夫人真是忍不住了。不是被子元的执著所感动,而是被外面没日没夜的流氓歌曲吵得休息不好。文夫人派人出来找到子元,对他说:“先君以是舞也,习戎备也。今令尹不寻诸仇雠,而于未亡人之侧,不亦异乎!”(《左传》)
      翻译过来,就是:“兄弟啊,你哥哥在世的时候,总是练习武功,时常准备争锋天下。如今你可好,天下那么多敌人不去对付,反而在寡妇隔壁唱流氓歌,变态啊!?”
      挨了骂,子元不生气,还挺高兴,他觉得这是文夫人在提醒他:我喜欢有抱负的男人。
      于是,子元决定做点什么有意义的事情来讨好文夫人。什么事情?文王不是只打到随国吗?我要打到郑国。
      当一个男人为了一个女人疯狂的时候,他什么都能做出来。
      为女人疯狂并且死于非命,子元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4/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