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一·齐楚崛起 > 第十章 人鹤情未了
    二子乘舟,泛泛其景。愿言思子,中心养养!
      二子乘舟,泛泛其逝。愿言思子,不瑕有害?
      ——《诗经·邶(音被)风·二子乘舟》
      又一段《诗经》,又一段故事,感人的故事。
      这样的故事只有春秋这样的时期才会有。
      而这段故事,讲述的就是急子和公子寿的故事。
      兄弟情深
      宣公和宣姜的计划被公子寿听到了。
      有的时候你很难想象,同样在后宫长大,有的人很残忍很贪婪,有的人很仁慈很友爱。
      整个春秋历史上最糟糕最残忍最愚蠢的卫宣公,偏偏有两个最好的儿子。
      上天很公平吗?上天很不公平吗?
      按理说,公子寿将是杀死急子的最大受益者,因为急子一死,他就是世子。
      可是,公子寿根本就没有想自己要当世子了,他想的只有一点:哥哥不能死,我要救他。
      公子寿找到了急子。
      “哥哥,你快逃命吧。”公子寿将宣公和宣姜的阴谋一口气告诉了急子,他知道,只要急子逃出卫国,到任何一个国家,以他的贤名,他都是受欢迎的座上宾。即便有一天自己继承了国君的位置,也可以还给哥哥。
      “逆父命求生,不可。”(《左传》)急子如此说。意思是不听老爹的命令而求生,那是不行的。
      实际上呢,急子知道这一切都是宣姜的谋划。他知道宣姜恨自己,但是他还在内心深处爱着宣姜,今生得不到,只好来生了。如果自己的死能让宣姜高兴,那就是死了也值。
      公子寿再三恳求哥哥逃走,可是急子坚持不走。
      见劝不动哥哥,公子寿失望地走了。
      急子临行的前一天,公子寿来为急子饯行了。
      兄弟两个一夜痛饮,都知道这是生离死别。
      虽然急子是哥哥,但是论起酒量,公子寿远在他之上。兄弟俩一杯一杯地喝着,也不知喝了多少,急子昏昏睡去。
      等到黎明来临,急子从睡梦中醒来。
      “弟弟呢?”急子问。
      “公子寿走了。”手下人说。
      “那我们出发吧。”急子下令。
      于是,所有人整理行囊,准备上路。
      可是,急子发现少了一样东西。什么东西?白旄。
      白旄去了哪里?什么人来过?
      除了卫士,只有一个人来过,那就是公子寿。
      “难道是弟弟偷走了?”急子急了,他急忙令人去找公子寿。时间不长,手下人回报:“公子寿带了随从,持着白旄,登船走了。”
      “啊!”急子大吃一惊,他比谁都明白,这将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什么呢?
      “快上船。”急子下令。
      急子匆匆下船,一路上催促随从快撑船,以便在到达莘野之前赶上公子寿。
      船很快,可是急子还是嫌慢。
      将要到莘野的时候,终于看见了公子寿的船,急子松了一口气:“还好,追上了。”
      “公子,不是追上了,是遇上了。”随从提醒,急子这才注意到,公子寿的船是迎面而来的。
      急子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他急忙让随从迎上去,将来船截住。
      两艘船越来越近,两船之间相隔两丈上下,相对而行。急子手中持剑,纵身一跃,轻飘飘跳到了对面的船上。急子的随从都吃了一惊,但是没有人能够跳过去,只得眼看着两条船之间越来越远。
      公子寿的船上,没有公子寿,只有十多个凶神恶煞的壮汉,个个都在盯着急子,手上都拿着刀。
      急子毫不畏惧,他扫视了一遍,见到角落里的白旄。
      “你们杀了他?”急子问。
      那伙人有些诧异,怎么这个人上来就这样问?他怎么知道?他难道要为这个人报仇?
      那伙人点点头。
      “他在哪里?”急子问,他有些不敢相信。
      一个人提过来一个人头,谁?公子寿。
      急子哭了,一边哭一边说:“弟弟,你这是何必呢?你死了,爹会伤心的。”
      船上的人都提起了刀,他们紧张死了。杀了兄弟,大哥来了。从大哥刚才跳船的身手和眼前的从容来看,这分明就是一个超级武林高手,也许大家的命都要没了。如果他们知道他们要杀的就是鼎鼎大名的卫国第一剑客公子急子,借他们一个胆子也不敢接这个活。
      急子抬起了头。他要出手了?
      急子没有出手,他开口了。
      “你们杀错人了,该杀的是我,不是他。”急子说,说得很真诚。
      船上的人们更害怕了。
      “来,杀了我吧。”急子说,更加真诚。
      每个人都怕得发抖,杀了这么多年的人,第一次有人要主动送死的,这肯定是个阴谋。
      “求求你们,杀了我吧,否则你们是拿不到赏金的。”急子哀求起来。
      谁敢来杀他?
      河水流得不快,但是水足够深。如果不是在船上,那伙人早就逃跑了。如今无路可逃,只能发抖。
      “杀了我吧。”急子很急,他大吼一声,向那伙人走去。
      为首的一个慌了手脚,他以为急子要向自己攻击,情急之下,绝望地将手中的刀向急子砍来。
      刀光,血光。
      急子倒在刀下。
      那伙人半天才回过神来,他们真的没有想到,这真是一个自己来送死的人。
      他们是一伙在江湖上混的江洋大盗,他们并不知道自己要杀的人是谁,只是有人出了赏金让他们杀人。他们万万想不到,他们杀的是卫国的两个公子。
      他们决定带上急子的人头,多一个不多,可是万一急子说的是对的呢?
      两个公子兄弟相爱,争相替死。
      卫国人为了纪念他们,就有了上面的《诗经》里的诗。
      感慨,感慨。
      无限感慨。
      人和人的境界,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乱伦
      两颗人头放在宣公的面前,他傻眼了。
      最出色的两个儿子,被自己同时害死了,而自己还要给杀死自己儿子的人银子。杀死自己的老子要下地狱,害死自己的儿子同样要下地狱。
      宣公昏过去了。
      宣姜也昏过去了。
      要害急子的是他们,可是真的看到急子人头的时候,他们都后悔了。更令他们后悔的是,公子寿竟然也死了。
      与自己的两个儿子相比,宣公就是一坨狗屎。
      受了惊吓的宣公不到半年就死了。
      害人者害己,如果真的有阴间,不知道宣公怎样见他的两个儿子。
      公子朔即位,就是卫惠公,时年十五岁。
      卫惠公即位的第四年(前697年),左公子泄、右公子职和大夫宁-网跪为急子抱不平,联合起来赶走了卫惠公。卫惠公逃往齐国,投奔舅舅齐襄公。那时候,齐僖公已经薨了。
      赶走了卫惠公,左右公子立急子的同母弟弟黔牟为君。
      现在有个问题,宣姜怎么办?按常规,废为庶人,赶回老家。
      可是,宣姜是齐襄公的妹妹,而齐国是得罪不起的。因此,经过临时治安委员会的紧急磋商,决定请宣姜搬出后宫,另行安置到一处豪宅,一级保卫,太后待遇不变。
      这样就行了吗?卫国人认为行了,但是,齐襄公有意见。
      原本齐襄公是有帮助外甥夺回君位的想法的,可是他有一个顾虑,因为他正向周朝王室求婚,而黔牟是周王的女婿。从这个角度说,暂时还是不要得罪了黔牟。但是,不得罪黔牟不等于没有想法。
      黔牟有个同母弟弟,也就是急子的弟弟,名叫昭伯,也叫公子舒。齐襄公想要保全妹妹宣姜,还不想让宣姜当寡妇,于是想出一个匪夷所思的主意来:让宣姜嫁给公子舒。
      宣姜是愿意的,至少可以不用当寡妇。可是公子舒不干,尽管夫人刚刚死了,尽管宣姜依然很风骚,可是那是他后妈,而且这个后妈还给老爹生了两个儿子,这不是乱伦吗?
      乱伦就乱伦,为了国家利益,就是乱伦也干了。国家利益永远大于个人利益,不是吗?
      在齐襄公和黔牟的双重压力下,公子舒把后妈娶回家了。事实证明宣姜真的很有女人的魅力,之后他们很恩爱,生了五个孩子,只是不知道这五个孩子该叫卫惠公哥哥还是叔叔。这五个孩子老大齐子夭折,老二公子申和老三公子毁后来都当了卫国的国君,两个女儿一个做了宋桓公的夫人,一个做了许穆公的夫人。许穆公夫人又叫许穆夫人,《诗经》中的《鄘风·载驰》、《邶风·泉水》都是她的作品,她是我国第一位女诗人。
      一个人先后嫁给父子三个,生了三个诸侯和两个诸侯夫人,宣姜的肚子很厉害啊。
      卫懿公养鹤
      卫国的荒诞剧并没有结束。
      在卫惠公被赶走八年以后,齐襄公终于决定要把外甥弄回卫国去。齐国发兵了,卫国根本不是对手,直接被攻占。于是左右公子被杀,看在周王女婿的份上,黔牟被送去了周朝的伟大首都投奔老丈人,而大夫宁跪逃到了秦国。
      卫惠公复辟了,十二年之后,他怨恨周朝收留了黔牟,于是攻打周朝,赶走了周惠王,立王子颓为周王。又过了六年,卫惠公鞠躬尽瘁了,他的儿子卫懿公继位,这一年是公元前669年。
      卫懿公继承了卫国的伟大传统——荒唐。
      与他爷爷的极端好色不同,卫懿公一点也不好色,他只好一点:鹤。
      卫懿公是个很变态的人,他不喜欢女人,他疯狂地喜欢鹤。他并不看重金钱,为了一只喜欢的鹤,他肯花重金购买。于是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许多人来献鹤。
      后宫里,宫女不多,鹤多,比宫女还多。而宫女们的主要工作不是伺候后妃们,而是伺候鹤们。
      如果到现代来当个动物保护协会的会长,卫懿公会是一个合适的人选。
      卫懿公养了几百只鹤,只要不出门,就跟鹤们在一起游戏;只要出门,就带着鹤们一同出去,鹤们排成两排,井然有序。于是,只要卫懿公出门,那就是天下奇观。
      如果仅仅是这样倒也不算什么,卫懿公偏偏想象力丰富,他给鹤们加官晋爵,鹤大夫、鹤将军、鹤夫人等等。《史记》记载:卫懿公好鹤,鹤有乘轩者。卫懿公封的各种官爵那不是虚的,是有相关待遇的。鹤官员们出门,都要享受相应级别的待遇,譬如公车,譬如保卫等级,譬如交通管制等。鹤夫人有自己的宫室,卫懿公还会临幸它们,做出些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这架势下去,卫懿公恨不得生个鹤宝宝就好了,死了好把宝座传给鹤宝宝。每一次鹤下蛋,卫懿公都盼望着能够孵出一个人头鹤身的“天使”来。如果有鹤被临幸致死,卫懿公就会以夫人的级别隆重安葬。
      卫懿公一门心思在养鹤上,百姓的死活就不闻不问,百姓吃不上饭,鹤却吃山珍海味。将军打了仗立了功没得升迁,鹤将军作为文职官员却动不动涨半级,上朝的时候一站,鹤比人还靠前。更可气的是,鹤有的时候还骑在人的头上拉屎。
      怨声载道。除了鹤,只要是人,没有不恨卫懿公的。
      其实,鹤们也不是都满意卫懿公,譬如那些公鹤们就很吃醋。
      “卫鹤公”,卫国的人们都这样称呼卫懿公。
      你说卫康叔挺好的人,怎么生了这么一帮衣冠禽兽的不肖子孙呢?
      凉拌鹤肉
      报应总是会来的,报应迟早都要来的。
      卫懿公九年(前661年),北方的狄人赤翟决定进攻卫国。他们穿越卫国北面的邢国,大军南下,卫国全境震动。
      养鹤的卫懿公也慌了,现在他知道,除了养鹤,世界上还有很多事情应该去做。
      征兵、练兵,虽然晚了,但是还是要做。
      可是,老百姓跑了,没有人来当兵。你平时不把老百姓当人,老百姓凭什么为你卖命?将军们一个个托病不肯出来,既然打仗也没有功劳,谁还愿意打仗?
      卫懿公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这些草民和将军这个时候都不爱国了?都不肯为国效力了?都不为了大家舍弃小家了?难道保卫国家不光荣吗?
      “为什么?”卫懿公怒斥他的大臣们。
      “君好鹤,鹤可令击翟。”《史记》里这样记载大臣们的回答。这个时候,大臣们也忍不住他们的愤怒了。
      是啊,鹤将军什么也不用干,就是扭扭屁股摆摆羽毛,就比我们军衔还高,工资还高,让它们上战场啊!
      “各位爱卿,寡人知错了,怎么办?”卫懿公老实了,赶紧求教。
      “怎么办?凉拌。”大夫石祁子应声说道,他是石碏的孙子,他经常在反思爷爷当初大义灭亲是不是灭对了,因为大义灭亲的后果他都看到了。
      “怎么凉办?”这个时候卫懿公是真急了,连讽刺也没有听出来。
      藏书网“老百姓第一恨你,第二恨你的鹤们,要保全你,就得把鹤们杀了,剁巴剁巴,煮熟了,做成凉拌菜给大家吃,以解大家心头之恨。”石祁子的凉拌也就这个意思。
      “那还等啥,杀鹤。”在老命和宠物之间,卫懿公毫不犹豫选择了老命。
      历来的君王们都是这样,自己的命是命,别人的命不是命。
      鹤何辜?
      鹤将军、鹤大夫、鹤夫人,凡是鹤,都惨遭毒手。唉,人生祸福相依,鹤生也是一样啊。
      屠杀。在鹤的历史上,这大概是最惨烈的一次大屠杀。
      凉拌鹤肉出街了,卫国的老百姓们都抢着吃它们,那时候不用担心禽流感。其实,鹤们能干什么?
      不管怎样,老百姓出了一口恶气,有人愿意为国效力了,凉拌鹤肉起到了效果。
      替罪鹤,典型的替罪鹤。
      卫国沦陷
      卫国的军队凑在一起只有不到两百乘战车,因为卫懿公登基之后的九年里,卫国就没有练过兵,也没有新添过战车,相反,原有的战车大量损坏。
      有人问,那么多军费干什么用了?很简单,都用在鹤身上了。买鹤养鹤,羽毛保养,卵巢(专门给鹤夫人孵蛋的地方)保养,宫室专车等,哪一样不花钱?
      将军们也都不练兵了,干什么了?有门路的养鹤,没门路的养鸡,反正都没闲着。
      这一百多乘战车,再加上几千号志愿兵,根本就不够鬼子打啊。
      到了这个时候,卫懿公才想起来赶快派人出去诸侯国求救。
      晚了,确实晚了。
      九年来,卫国与诸侯国基本没有往来,职业外交官都退休了,没退休的又没有外交经验。卫懿公派了一批人出去,结果诸侯国的态度基本一致:早干什么去了?你们不是有鹤将军吗?
      这下可好,凉拌鹤肉都没用。
      只有两个国家答应“看看吧”:一个是齐国,算是亲戚;另一个是宋国,两个国家算是一衣带水的传统友谊。
      可是,远水不解近渴,说来说去,还要靠自己。
      卫懿公亲自带兵北上抗战了。大概是觉得鹤夫人们都死了,自己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卫懿公作战竟然十分勇猛。可是鬼子实力实在太强了,人多而且个个强悍,乱刀一挥,卫懿公也成了凉拌菜,一魂直追鹤夫人去了。
      歼灭了卫军,鬼子长驱直入,攻入卫国都城,之后残忍屠城,放火焚烧。卫国公族仓皇南逃,直到黄河,多亏了宋国派船接应,这才逃过南岸,来到漕邑,清点人数,只剩下七百二十人。
      此后,从共邑和滕邑两地移民,凑够四千多人,这才勉强立公子硕的儿子申为国君,就是卫戴公。没几天,戴公鞠躬尽瘁,再立戴公的弟弟毁为文公。
      卫国从此衰落,再也没有能够恢复元气。
      这个时候我们再来认真地反思一下大义灭亲。
      从大的道理来说,石碏大义灭亲,杀死了篡党夺权的州吁,那是正确的。但是,如果我们来对照被“大义”灭掉的州吁和随后的卫国君主们,就会发现,州吁是不应该被灭掉的。
      州吁之后,卫国主要经历了卫宣公、卫惠公和卫懿公。卫宣公除了淫荡和乱伦之外,什么也不知道,而州吁是一个会打仗的有为青年。卫惠公呢?他竟然率军攻打周王并且将周王赶走而另立新王,这比篡党夺权更加大逆不道。与之相比,是州吁对周王室的尊重。卫惠公攻打周王的原因是周王收留了自己的哥哥黔牟,与州吁相比,卫惠公的气量显然不够,当初卫宣公逃到了小国邢国,州吁也并没有出兵去捉他回来。至于养鹤的卫懿公,就更加不能与州吁相提并论了。
      而更有说服力的还有这样一个事实:
      州吁的爷爷卫武公,是康叔以来卫国最出色的国君,正是在他的手中,卫国变得强大,并且将爵位从侯升到了公。卫武公是怎样当上国君的?他就是杀掉自己的哥哥而篡党夺权的。
      如果州吁没有被大义灭亲,很可能他就是第二个卫武公。
      所以,不要一听到篡党夺权就以为是坏事。
      这一点,后面还会有许多的例证。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4/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