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读 > 历史军事 > 说春秋之一·齐楚崛起 > 第九章 荒淫无度
    新台有泚,河水弥弥。燕婉之求,籧篨(音渠锄)不鲜。
      新台有酒,河水浼浼。燕婉之求,籧篨不殄。
      鱼网之设,鸿则离之。燕婉之求,得此戚施。
      ——《诗经·邶风·新台》
      什么意思?
      河上新台照眼明,河水溜溜满又平。只道嫁个称心汉,缩脖蛤蟆真恶心。
      新台高高黄河边,黄河平平水接天。只道嫁个称心汉,癞皮疙瘩讨人嫌。
      下网拿鱼落了空,拿个蛤蟆在网中。只道嫁个称心汉,嫁个缩脖丑老公。
      这首诗,讲的就是下面的故事。
      勾搭后妈
      石碏大义灭亲之后,卫国把在邢国避难的桓公的同母弟弟公子晋迎回来继位,就是卫宣公。
      如果以为正统的就是好的,那就大错特错了。
      这个卫宣公说起来比州吁只坏不好,说句公道话,石碏的大义灭亲弄回这么个东西来,真是不值。
      卫宣公没有州吁那么能干,也没有像石厚那么有才干的哥们帮着出谋划策,可是,他在淫荡和不要脸上比州吁厉害得多。他爹庄公有个小妾名叫夷姜的,年轻貌美,宣公早早就跟她勾搭上了。后来庄公鞠躬尽瘁了,宣公索性就把夷姜偷运出宫,金屋藏娇。再之后,夷姜生了个孩子,名叫急子,又叫伋。
      当上国君之后,卫宣公就把夷姜立为后,急子就成了世子。看看十六岁了,公子急子生得眉清目秀,英俊异常,风度翩翩之外,还十分懂得道理,文武全才,剑术精妙,人称天下第一公子。整个天下都知道,卫国的世子是个好孩子。
      所以后世有人总结,说私生子往往优秀,不知道公子急子是不是第一个例子,反正孔子是私生子。
      闲话少说,卫宣公有个这么好的世子,心想给他娶个媳妇吧,把这事情就交给了公子急子的老师右公子姬职。
      右公子接了这个活,一合计,公子急子太优秀了,郎才女貌,要给他找个天下最漂亮的女孩子做媳妇才对得起他。一打听,说是齐国僖公的女儿漂亮得倾城倾国,算是天下最漂亮的了。
      右公子于是带着礼物和单位介绍信就去了齐国,齐僖公听说是来给公子急子求婚,很高兴,二话没说,把大女儿许配出去了。原来,齐僖公有两个女儿,都那么漂亮。右公子临走之前,齐僖公还特地把大女儿叫出来见了一面,好让右公子放心。
      右公子回去之后向宣公作了详细汇报,一个劲夸奖齐僖公的大女儿多么漂亮,跟世子多么般配,那是绝对的金童玉女。
      齐僖公的大女儿究竟漂亮到什么程度?咱们也别用右公子的形容词了,就想想年轻时候的林青霞吧,原籍在同一个地方,就跟她差不多。
      “很好,很好。”宣公很高兴。
      右公子万万没有想到,宣公动了贼心。
      新台,强占儿媳
      卫宣公在淇水边上修建行宫,取名新台。修新台干什么?宣公的说法是给朝中公卿们消暑度假,类似如今的干休所或者疗养院。但实际上,他另有打算。
      新台修得很快,华丽而别致。设计是世界一流,装修材料也都是最好的。
      “孩子,你长大了,该出去走动走动了,宋国国君过几天祝寿,你就代表我去一趟,也算是增进两国传统友谊。”宣公把急子打发去了宋国,右公子也一同前往。
      把急子打发走了,宣公找来左公子泄,派他前往齐国迎亲。
      “直接送到新台,我要先看看,把把关。”宣公叮嘱。
      左公子去了齐国,呈上单位介绍信和聘礼,那边齐僖公热情接待,回赠了不少陪嫁珍宝,高高兴兴把个女儿送上车,前往卫国成亲。
      齐国公主知道自己要嫁给天下第一公子急子,心情十分激动,恨不得一步飞到急子的身边。坐车、乘船,折腾了两天,终于来到卫国。下了船,就看见一座宫殿,十分的新颖别致,公主见了,心情更加激动,想不到急子为自己修了这样一栋宫殿。
      这是哪里?新台。
      带着激动的心情,公主成亲了。
      婚礼当晚,算不上隆重,似乎宾客也不多。公主虽然觉得奇怪,还是没有想太多。蒙着盖头,她什么也看不见,不过她幸福得什么也不想看了。
      拜完天地,夫妻入洞房。
      “噗。”新郎吹灭了洞房里的灯。
      脱衣,上床。
      两只大胖手抱住了公主,然后一身的肥肉压在了公主的身上。
      “急子,你怎么这么胖?”公主有些失望,她想象中的急子应当是瘦削健壮的。
      “呼哧呼哧。”喘气的声音。
      “急子,你说话啊。”
      “呼哧呼哧。”
      公主更加失望了,急子原来是个急色鬼,二话不说,就是上床,上了床也不说二话。而且,急子在床上明显是个老手,手法熟练,花样翻新,不是说还没有成过亲吗?看来是个花花公子。
      一夜无话。
      天亮了,公主在一阵鼾声中睁开眼睛,转头去看自己的夫君。不看也就罢了,一看吓出来一身鸡皮疙瘩。
      自己身边躺着个什么人?
      肥头大耳,身材臃肿,一脸的麻子,张着嘴还在流口水。
      这是急子?十七岁的急子?这简直就是霜打了的癞蛤蟆。
      “啊。”公主一声尖叫。
      癞蛤蟆醒了过来,看见公主尖叫,他嘿嘿笑了。
      “你,你是急子?”
      “嘿嘿,我是急子——他爹。”
      “呃。”
      公主昏过去了。
      于是,就有了那一首《诗经》里的诗。
      在霸占了儿媳妇之后,不知是出于羞愧还是想在一个清静的地方多享受娇嫩美女,宣公就住在新台,不肯回去了。
      尽管齐国是大国,尽管公主是齐国的公主,但是此时身在卫宣公的淫爪里,她也无可奈何,只得认命。在痛哭恳求上吊跳楼都没有效果之后,她接受了命运。
      天鹅肉就这样掉在了癞蛤蟆的嘴里,好一块羊肉就这样喂了狗。
      即便是齐僖公后来知道了这件事情,他也只能接受现实。生米煮成了熟饭,齐国的公主就这样成了宣公的夫人,因此今后她的名字就叫做宣姜。
      勾搭了后妈,又强占了儿媳妇,这个卫宣公真是三代通吃。
      卫宣公什么时候才回到了自己的都城?直到宣姜的肚子已经大了起来。
      回到都城,卫宣公第一件事就是为急子娶了一个老婆,算是补偿他。急子默默地接受了,他是个孝子,他愿意把最好的给自己的父亲,更何况,他不给也不行。
      成亲之后,急子搬出了后宫。而卫宣公急匆匆地为他娶了老婆,最真实的用意就是让他搬出去,以免见到宣姜的时候尴尬,或者说得更明白一点,怕儿子把本该属于他的老婆勾搭走。
      宣姜心情郁闷,整天躲在自己的房间里不愿意出门,倒也正中宣公下怀。
      偶遇,重燃希望
      转眼,宣姜的肚子越来越大,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生下来一个十分可爱的小公子,取名公子寿。
      儿子的出世让宣姜的心情好了许多,不管怎样,儿子是可爱的。渐渐地,宣姜愿意出门走走,在宫里四处转转,抱着儿子看看花草鱼虫。
      世界很小,世界原本就很小,而不是到了今天才变得很小。所以,宣姜碰上急子就是一件必然要发生的事情。
      那一天,阳光明媚,微风轻拂,空中,蜻蜓正在交尾。宣姜让宫女抱着孩子出来散步,看见一个公子走了过来。谁?急子。虽然搬了出去,急子还是常常会回来看看自己的娘。
      当宣姜遇上急子,两个人都愣住了。
      “这就是传说的急子吗?”宣姜的脑海里浮现出这样的字样,她猜对了。玉树临风、英气逼人是她对急子的评价,急子是她所见过的最帅的少年了。_网
      “难道,难道就是她?”急子的头有些大了,他也猜对了。知道宣姜漂亮,不知道宣姜这么漂亮。尽管生完孩子不久,身材还没有完全恢复,宣姜依然是艳光四射。
      四目相对,两个人的脸都红了。
      就连几个宫女都看得目瞪口呆,这难道不就是传说的金童玉女吗?
      急子慌忙走开了,不敢回头看,因为他能够感受到宣姜灼热的双眼,就紧紧地扑在自己的后背上。
      从那次偶遇之后,两个人都陷入了痛苦中。
      原本已经决定认命的宣姜又在心头燃起了希望,急子才是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才是她想要而且应该得到的男人。
      “如果能够与急子在一起,就算浪迹天涯,远走戎狄,下田种地也心甘情愿啊。”宣姜的性格是敢想敢为的,也不管自己已经有了公子寿,当时下了决心,要找机会与急子私奔。
      而急子也同样陷入困惑。
      人非草木,面对美女,谁也不能泰然自若。
      急子也是这样,他也是人。
      尽管此前他选择了忍受,选择了认命。可是,他现在无法忘怀宣姜的美貌和她那双勾魂摄魄的眼睛。在他的心里,五味瓶已经被打翻,苦辣酸甜咸五味杂陈。
      “她原本应当是我的女人。”急子想。可是,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他不像宣姜那样果断。
      不管怎样,他抑制不住想要再见到宣姜的冲动。
      尽管想法上有差距,行动上却有了默契。
      宣姜开始找借口去夷姜那里聊天,实际上是想在那里碰上急子。而急子也增加了去看望母亲的次数,同样也是希望碰上宣姜。而此时,宣公放松了警惕。他以为有了公子寿的宣姜就已经死心塌地跟自己了。
      两个人确实碰上过,而且不止一次。每一次遇上,宣姜都会抛媚眼送秋波,而急子有时紧张,有时微笑。因为有夷姜在,两个人也只能限于这样的沟通。
      功夫不负有情人。
      终于,这一天两个人在夷姜的屋里遇上,而夷姜恰好出去方便了。
      两人世界,现在是两藏书网人世界。孤男寡女,会发生什么?
      机会难得,机会难得啊。
      “急子,为什么我每次使眼色,你都装作没有看见?”宣姜顾不得许多了,她直截了当地问。
      “我,我真没有看见。”急子不敢去看宣姜的眼,他怕自己把持不住。
      “难道我不够美?”
      “不,你很美。”
      “难道你不知道我原本是你的女人?”
      “我……”急子顿了一下,轻声说,“可是,可是,我父亲……”
      “你父亲怎么了?我是你的,你为什么不带我走?”
      急子一时没有说话,在心里,他曾经有过这样的冲动,但是,但是,“公子寿呢?公子寿怎么办?”
      急子一急,把心里话说出来了,这是他的顾虑。
      “带走。”
      “可是,公子寿是我弟弟啊。”急子的意思是,那会乱伦的。
      就在这个时候,夷姜回来了。
      于是,对话中断了。
      私奔,晚了一步
      在那一次对话之后,急子的心情异常烦躁起来。
      父亲、美女,在父亲和美女之间只能选择一个,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他在两者之间摇摆,如果第一天晚上梦见和宣姜私奔,第二天晚上又会梦到严词拒绝她。
      急子始终下不了决心,一晃过去两个多月。两个月来,急子不敢去夷姜那里,他怕遇上宣姜,怕见到她那双勾魂儿又冒火的眼睛,他不敢面对。
      有困惑,找老师。
      急子壮着胆子,把自己的困惑和苦恼都告诉了老师右公子职。
      “老师,我该怎么办?”
      “我问你,你很看重世子的位置吗?”右公子职问。
      “不,我兴趣不大。”
      “好,那我告诉你,带她走。也不用去戎狄,你们逃去齐国就好。齐侯的原意就想要你做他的女婿,他不会责怪你。”右公子职的意见倒是旗帜鲜明,他一直因为这件事情耿耿于怀,总在暗地里骂宣公不是个东西。
      “可是,可是,名分上岂不是很不好听?”
      “还说什么名分?你难道不知道当初你娘就是你爷爷的人?你爹做得出来,你怎么就不能做?再说,那原本就是你的老婆。”
      总之,右公子职做了大量的思想工作,最终,让急子动了心。
      “好,老师,我听你的。”急子下了决心,好青年也有追求爱情的权利。
      在决定了与宣姜私奔之后,急子开始做准备,盘缠、衣物都准备妥当,又派人去探看前往齐国的道路。一切准备好了,又过了十多天。
      急子来到宫内探望母亲,明是探望母亲,实际上是来找宣姜。
      母子二人言谈之间,急子问起了宣姜最近的情况。
      “一个多月没来过了。”
      “怎么不来了?”急子吃了一惊,忙问。
      “你不知道?她又怀上了。”
      急子就觉得嗡的一声,头都大了。
      就在那一刻,他知道一切都已经晚了,一切都完了。如果说从前有一个公子寿已经够麻烦的话,如今又怀上一个,到时候就是两个弟弟,怎么办?而宣姜大着肚子,怎么带她走?等到她生了孩子,黄花菜早就凉了。
      黄花菜确实凉了。
      作为两个孩子的娘,宣姜死心了。
      而急子不仅仅死心了,他是心死了。
      转眼间,两个孩子长大了。大的是公子寿,小的是公子朔。
      急子把郁闷都藏在心头,他爱宣姜,但是他知道一切都没有可能了。不过,他把对宣姜的爱转到了宣姜的儿子身上,他喜欢公子寿和公子朔,只要有机会,就会带着他们玩。
      可是,宣姜永远都不知道急子曾经的决定,她所知道的就是急子拒绝了她。她恨急子,她恨自己得不到急子。她不再想和急子私奔,而是想如何报复他。
      世界上最可怕的恨就是因爱生恨,世界上最可怕的恨就是女人的恨。
      报复,终于来到
      转眼间十六年过去,到了卫宣公十八年(前701年)。急子三十三岁,公子寿也十六岁了。而宣公因淫荡过度,身体一天不如一天。
      这么多年来,宣姜一直没有找到报复急子的机会,事实上,她知道自己一辈子也不会找到报复急子的机会,因为急子品行端正,行事谨慎,你找不到他任何的疏漏,而整个卫国没有一个人不喜欢他。
      宣姜知道时间已经不多了,一旦宣公鞠躬尽瘁了,急子当了国君,自己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所以,宣姜决定动手了。
      宣公又卧病在床了,最近他总是生病。
      宣姜和公子朔坐在床边,把宫女们都打发了出去,然后,她开始哭。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宣姜的哭声把宣公从睡梦中吵醒。
      “夫人,你为什么哭?难道?难道我要死了?”宣公惊讶地问,他很关心自己。
      “不是你要死,是我们母子三人要死了,呜呜呜呜……”宣姜说。说完,接着哭。
      “啊,你们为什么要死?”宣公有些摸不着头脑。
      “急子怨恨我们母子,每天都在发誓要杀死寿和朔,把我抢回去做老婆,你要给我们做主啊。”宣姜对宣公说。
      “这——”宣公有些犹豫,毕竟口说无凭啊。
      宣姜见宣公犹豫,她急了,一把拉过公子朔,对宣公说:“好,你不管,反正迟早我也要做急子的老婆,朔,来,叫爷爷。”
      宣姜的话正中宣公的软肋,宣公最怕的就是儿子再把宣姜抢回去,那笑话可就闹大了。
      “你说怎么办?”宣公问。
      “他不死,我们就死,你说怎么办?”宣姜反问。
      这次轮到宣公一咬牙一跺脚一拍屁股一瞪眼了,他决定杀了自己的大儿子。可是,明杀不行,那样名声就太坏了。
      “这样,你爹正要讨伐纪国,要我们这里出兵帮忙,我就派急子出使齐国,持着白旄(音毛)前往,约定出兵日期。路上乘船,到莘野下船,到时候我们在那里埋伏下人,让他们见持白旄的就杀,拿着白旄和人头回来领赏,你看如何?”这是卫宣公的主意。什么是白旄?古时代表国家出使,旗帜上端会系上牦牛尾,诸侯级别的用白色,就是白*网旄。
      宣公和宣姜就这样定了杀人的计策,他们没有想到,隔墙有耳。谁?
  
手 机 站:http://m.bixiadu.com/bxd-1964/
微信扫一扫,添加收藏便可想读就读。